1013 老子的后台/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年挖了挖耳朵眼,眼神淡定的瞟了我一眼轻笑:“成虎兄,我第二次劝你,不要掏出枪,不然你一定会后悔,不信的话,你可以转身看看农业大楼的顶层。”

我没敢回头,谁知道会不会趁着我愣神的功夫,这家伙突然冲上来朝我心口怼上两刀,陆吾的人办事特别狡猾,根本不分方式,只讲究结果,我嘲讽的撇撇嘴说:“我很好奇,明明你现在就可以干掉我,为什么不动手?难道干掉对手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说:刚才我说过了。杀手不问对错,只讲酬劳,这次格杀你,也是应两个雇主的要求,现在钱还没有到位。等酬劳支付到我的卡上,我自然会动手,下次见吧,成虎兄!

说罢话,他嚣张的转身就打算离开,大大咧咧的把后背暴露在我眼前,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我会偷袭他,他越是表现的有恃无恐,我越不敢掏枪,生怕自己还没来得及动手,脑壳就让人给嘣碎。

“狗日的,说的老子好像是案板上的肥肉,你想啥时候切啥时候就能动手,别说我没警告你,如果陆吾的人再敢动我一指头。我保证让你们有来无回!”我攥着拳头冲他身后低吼。

青年转过身子,刚准备开腔,他的后背就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跟刚才我撞他不同,这次那个杀手被撞的往前挪动了两步,他诧异的回过去脑袋,我也愕然的望向杀手的身后。

当看清楚撞杀手的人模样时候,我瞬间乐开了花,杀手的身后站了一个穿件浅蓝色牛仔服,脑袋顶上扎着根“猪尾巴”小辫的男人,男人手里攥着根烤肠,一边吃一边往前走,看都没看那个杀手一眼,径直望向了我。

“结巴怪,你他妈死哪去了,老子都快被人给欺负死了,你看看我这一身伤,差点让人直接干进阎王殿,你这保镖真不靠谱,说话不算数。”我故意装出一副哭腔。朝着迎面走过来的男人嘟囔,没错!那家伙居然是消失很久的朱厌,朱厌面色呆滞,平静的扫视了我一眼吐出句:“谁?”

我像是个被欺负了的小孩,总算盼到了自家大人过来。瞬间扬眉吐气的指着他身后的那个杀手说:“就是你后面那个王八蛋是挑头的!你说过不会平白无故帮着我伤人,可是他特么的要宰了我!这事儿你管不管吧?”

朱厌将最后一口烤肠狼吞虎咽的塞进嘴里,抹了抹嘴巴上的油渍,木讷的点点头说:“管!”然后侧头望了眼身后那个杀手,朝他勾了勾手指头命令式的招呼:“过来!”

那个杀手这会儿的脸色明显变得极其不自然,再也没有刚才对我时候的狂妄,如临大敌一般的往后缩了缩身子低喝:“怎么?”

我咧嘴大笑起来:“麻痹的,刚才不是欺负老子没人吗?怎么现在看到老子的后台就立马怂了?”

“你过去!”朱厌望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小卖部冲我摆手。

“好嘞,爷!”我没任何废话。赶忙跑了过去,一直跑到那间小超市的门口,我才鼓足勇气朝着身后的农业大楼,二十多层楼高的房顶上,确实蹲着一个人影。距离比较远,我看不太清楚那个人影具体在干嘛,说不准真是个狙击手。

“朋友,不关你的事儿,我奉劝你不要管陆吾的事儿。否则,天涯海角,我们一定追杀到底!”那杀手明显就是怂了,色厉内茬的搬出自己的组织吓唬朱厌。

朱厌不为所动,呆滞的脸上不见任何表情:“过来!”

“你敢碰我。我的狙击手肯定会打爆你的头。”杀手已经心生退意,慢慢的往后挪动两腿。

“开枪前,杀掉你!”朱厌慢丝条理的解开牛仔服扣子,猛地一把丢向天空,接着一个俯冲已经闪到了那杀手的跟前,单手掐住了他的脖颈,那杀手刚刚要把手伸向后腰,朱厌速度更快,先他一步,从他腰后摸出匕首,一刀狠狠的刺在那杀手的小腹上。

然后硬扳着那个杀手的身体,和那对方的位置发生掉转,将自己的脑袋藏在那杀手的脸后,这个时候朱厌刚刚抛起的那间牛仔服才“唰”的一下落在地上。

朱厌歪了歪脖颈冲着杀手说:不想杀人,但别碰他!

我当时就站在距离他们六七米开外。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惊愕的直接长大了嘴巴,衣服扔高再落下,这中间顶多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别看我叙述了这么多,实际上一连贯的动作特别快,快到周围过来过去的行人,都没有注意到,朱厌已经轻松完成了一次格杀,正如他说的那样。他只是不想杀人,否则的话那个杀手恐怕已经毙命了。

朱厌揪着那个杀手的领口,借助他的身体走到我跟前,然后一把推开杀手,皱了皱眉头低喝:“滚!”

那杀手惊惧的瞟了一眼我和朱厌,什么都没说,捂着血流不止的小腹,步履蹒跚的离开。

“刚才咋不直接弄死他呢?”我埋怨道朱厌。

朱厌伸直脖子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农业大楼”,估计是看那个狙击手撤没撤,然后他慢慢走到刚才交手的地方,捡起来自己的牛仔服外套,拍了拍尘土,喃呢:“罪不至死!”

“卧槽,陆吾的人差点弄死我,你看看我身上的伤口。胖子还从医院躺着呢,天灵盖差点让人削掉。”我扯着自己的衬衣领子冲朱厌诉苦。

朱厌瞟都没瞟我一眼,伸出三根手指头道:“啊就..啊就,陆吾不好惹,他..惹到他们的话...他们就像狗皮膏药似的。处处黏着你。”

“有你在,我怕啥?”我牛逼哄哄的挺起了胸脯,这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只要他在你旁边,即使什么都不做,哪怕天塌下来了,你都会觉得无比的安全,对我而言,朱厌就是那棵大树。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朱厌穿好外套。朝我撇了撇嘴巴:“啊就..我..饿了!”

“我去,牛逼了啊,出去晃悠了一段时间,都会四个字四个字的往外蹦了。”我靠了靠朱厌的肩膀,这家伙看起来像是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实际上心肠很热,我相信这货指定一直都在暗中盯着我,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我刚刚从陆吾的人手底下受了气,他马上就出现。

朱厌没接我的话茬。重复嘟囔:我饿了!

“饿了?那饿着吧,老子兜里也一毛钱没有,正寻思怎么回医院呢。”我耸了耸肩膀,对别人我不敢横,但是对朱厌我分外的理直气壮。因为我知道他绝对不会伤害我。

朱厌二话没说,闪身就钻进了背后的那间小超市里,几分钟后他抱着一大堆的面孔、火腿肠走了出来,与此同时还有两个保安从身后拉拉扯扯的拽着朱厌结账,朱厌是真不拿我当外人。昂了昂下巴颏指向我:“他给钱!”

两个保安立马张牙舞爪的冲我围了过来。

我咒骂着跺脚:“老子没钱,我也不认识他。”

那俩保安可能觉得我比朱厌面善,不依不饶的薅扯我的衣裳,杜馨然好几千块钱给我买的礼服,瞬间被他们揪的皱皱巴巴,我一急眼直接掏出怀里的手枪指向两个保安低吼:“要多少?说,想要多少,我马上到银行给你们抢去!”

俩保安吓得“嗷”一嗓子,跌跌撞撞的逃回了超市里。

“王者龙头?丢人!”朱厌一边往嘴里塞火腿肠,一边瞥着眉头白眼我。

“你不丢人?你跑人家超市里抢个鸡毛!”我从朱厌的怀里夺过来一袋面包,撇了撇嘴巴。

我俩边吃边往前走,原本我还寻思着到陆峰那借点钱的,看到朱厌瞬间忘了这茬,朝着朱厌挪揄的笑着说:“朱哥,朱老师...”

朱厌直接将咬了一般的火腿肠塞进我嘴里,摇头道:“免开尊口!”

“你奶奶个哨子的,都不等老子要说啥,你就直接拒绝。”我破口大骂起来。

朱厌斜楞眼睛上下扫视我两眼道:“啊就..我不收徒..也不帮你带人..”说着话,他猛地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拉到旁边,我刚要骂娘,一辆黑色的汽车带着一阵狂风从我身边飞驰而过,紧跟着一阵“吱”的急刹车的声音,轮胎在地面划出了一条惊心触目的印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