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你幼稚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我一顿抢白,杰西的脸上明显挂不住了,横眉歪嘴的咒骂:“Youbastard!如果你的两条方案我都不选呢?你准备拿我怎样?”

“削你呗,还能咋地!”我侧了侧脖颈,朝身后“幼虎堂”的小兄弟们摆摆手,十个少年闷着脑袋。拎起铁锤,就涌了过去。

当初从少管所里把这帮虎崽子弄出来,我希望的就是把他们培养成一柄尖刀,只要我一声令下,甭管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们都会豁了命的跟我干,刘云飞没让我失望,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培养出来他们人多人少,士气不倒的凶狠劲。

十个少年,宛如十道黑色闪电,一声不响的冲向杰西一伙。

杰西同样摆了摆手,他身后的那群小混混们叫嚣着迎了过来,两帮人迅速厮打在一起,我们的人很好认,清一色的短头,黑色运动装,而且手里都拎着半米来长的铁锤,那玩意儿别看笨拙,但实际杀伤力巨大,抡圆了随便一甩就能撂倒好几个人,碰上就得伤,最重要的是十虎身上那股子舍我其谁的势头瞬间压倒了对方,一个冲击过去,对面就躺下十多个马仔。

一瞬间砍刀和铁锤碰撞在一起的清脆声,叫骂声。受伤的惨嚎声,响成了一片,刘云飞站在我旁边轻声问:“三哥,要不我过去搭把手吧?他们人确实多。”

十虎都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平常吃住在一起,之间的关系既像是师生,又像是兄弟,激斗才刚一开始,十虎中已经有两个少年被对方砍中了肩膀,他会紧张,再正常不过。

“不急,我刚好检验一下他们的战斗力,这帮兔崽子明天可是要跟我到上海去的,要是这么脆的话,我就得考虑换人了。”我摆了摆手,点着一根烟,不紧不慢的吐了口烟圈。

我怀里揣着把手枪,随时随地都可以制止住这场混战。

两边的拼斗仍旧如火如荼的继续着,职业混混和街头马仔的区别渐渐清晰出来,别看十虎的年龄小,但这帮熊玩意儿从小都是桀骜不驯的问题少年,如果我没有把他们保释出来的话,估计他们中很多将来都能成为石市的小老大,对方虽然比我们人多好几倍,叫骂的声音很大。但实际上已经开始败退。

混战中,我看到四五个马仔合伙砍伤一头“幼虎”,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我是想要练兵,但不想看到这帮王者的“未来”被砍翻。赶忙掏出了手枪,准备遏制住混战。

这个时候异状突发,正在跟各自对手拼杀的其他九头“幼虎”全都不管不顾的一窝蜂涌向受伤的兄弟,甚至还有一个小家伙,直接抡圆了铁锤砸在对方马仔的脑袋上,那个倒霉的马仔哼都没来及的哼一声,就满头是血的倒在地上,其他“幼虎”也全都跟疯了似的,照着那个马仔的身上、脑袋上卯足劲的狂抡铁锤。

令人不寒而栗的惨嚎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半分钟不到,那个马仔就被砸的血肉模糊,出气多、进气少,一瞬间杰西的那群小弟们全都傻眼了,街头群殴。很少有人奔着要命去的,这架势我从旁边看着都心惊胆战,更不用那帮社会小哥了。

打群架就是这样的,只要把对方的气势盖过去,那离赢就不远了。

终于。杰西的小弟中有人仍下砍刀,掉头逃跑了,很快那帮小混混就如同山倒一般的溃散开来,把个杰西气的从原地又蹦又跳的叫骂,终究只是一帮乌合之众。即便人多也没什么卵用。

对方逃窜,十虎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像是等待命令一般的立在原地。

我撇了一眼坐在车里的朱厌,寻思这么热血澎湃的一场恶战肯定能引起他的注意,指不定他一高兴,又随手教虎崽子们点东西,哪知道这家伙竟然四仰八躺的翘着二郎腿打盹,两只脚从窗口伸出来,一抖一抖的好不自在。

我舔了舔嘴唇朝着杰西撇了撇眉头道:“小崽子,交钱还是准备被我砸店?”

此时杰西身边也就剩下不到十多个忠心耿耿的马仔,他脸色发白的指着我叫吼:“赵成虎,你别太过份了,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我就..报警!”

“噗..”我一下子笑喷了,这小崽子是真好玩。耍横耍不过,就拿警察出来当挡箭牌,这副阴损的性格绝对随他爹。

我耸了耸肩膀说:“在哪玩就得讲哪的规矩,你要是喜欢玩黑呢,我等你喊人。你要是愿意经公呢,那就等我把你的场子都砸完。然后报警,我不想跟你说太多废话,整的好像欺负小孩儿似的。”

见到自己的人没什么大碍,刘云飞松了口气。乐呵呵的打趣道:“可不就是欺负小孩儿嘛,三哥你和吴晋国称兄道弟的打交道,按辈分这小崽子都得喊你声叔。”

杰西深吸两口气恶狠狠的瞪着我:“你到底想怎么样?最近我们青年帮可没惹过你吧?”看架势是打算玩拖延时间的战术,他还是太嫩了,瞅他那点小伎俩,我就知道丫要干什么,反正我的来意本来就是吸引足够的目光,也没有揭破。

我装作没有觉察出来狗日的意图,微笑着说:“解散青年帮,或者把场子都关门,我说的够清楚不?”

“你不要太欺负人。”这小伙也跟我演上了,红口白牙一脸委屈,整的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

我打了个哈欠,朝着“十虎”摆摆手道:“继续砸,云飞你去看看地上那个小混混死没死透。没死透的话送进医院,死透了就花钱找几个人进去扛罪。”

刘云飞“嗯”了一声,走向那个血肉模糊的混混,十虎则操起铁锤径直冲向隔壁的“青年咖啡厅”,一阵叮铃咣当的脆响,我眼瞅着咖啡厅的玻璃、门全都被砸烂了。

杰西站在原地,阴狠的瞪着我,牙齿咬的“吱嘎吱嘎”的作响。

我长出一口气,像是教训儿子似的朝他努嘴道:“你老家是纽西兰的对吧?待会抓紧时间回去吧,大人之间的战斗,你个小孩儿别老跟着瞎掺和,刀枪无眼,伤着、碰着都是一辈子的事儿,你爹运气好,碰上我这么个讲究的对手。要是别人早把你小子绑架撕票了。”

“呵呵..赵成虎你可真不要脸,你敢碰我吗?你敢动我一下,我爸肯定双倍奉还给你的家人,祸不及家人的道理我懂,你和我爸只是心照不宣的谁也没有触碰这个底线罢了。”杰西一点不带犯怵的,两手抱在胸前冷笑。

如果不是因为我身上还有伤,其实我很想跟他过过招,这小篮子手上有点功夫,之前我俩交过手,没有分出胜负。

说话的功夫“十虎”从咖啡厅里拖着铁锤走出来,“欧式”的咖啡厅顷刻间他们给拆成了“稀式”,当然是稀巴烂的稀,我刚要下令,让十虎再把“青年洗浴中心”也给砸了的时候,一辆宝红色的小轿车急促的开了过来。紧跟着就看到杜馨然从车里跑下来朝我喊:“赵成虎,你干什么?”

敢情杰西这个小兔崽子没有喊他爸,而是把杜馨然给叫过来了,我一阵头疼的拍了拍自己脑门,女人天生母性泛滥。看到这副场景,指定会认为是我在欺负他。

因为跑的太着急,快到我身边的时候,杜馨然差点摔倒,我赶忙搀了她一把,杜馨然一把甩开我,扫视了一眼周围被我们砸烂的咖啡厅和宾馆,气的脸色通红的从我胸口上推了一把说:“你幼稚不?就算砸烂人家的店人家就服气了?以后就不做生意了?”

“馨然姐姐..”杰西带着哭腔,蹲到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哽咽起来。

我面色同样严肃的说:“我是在办事,请你不要妨碍我可以吗?”

“办什么事?杰西比你小好几岁,你欺负他不觉得脸红吗?虽然他之前确实到你的地盘去闹过事,但是经过我的劝阻,他已经改好了,现在你们做你们的生意,他们做他们的生意,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仗势欺人?我知道你和吴晋国有仇,可是杰西没有怎么样过你吧?”杜馨然气的浑身直哆嗦,胸口一起一伏的煞是好看。

“嗯?你劝说他不到我场子闹事的?”我狐疑的望向杜馨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