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金融街运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馨然柳眉倒竖,气鼓鼓的说:“不是我,难道还会是你吗?”

我刚张嘴准备说话,杜馨然打断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是什么傻甜白,也没有同情心泛滥,我比任何人都明白想在这个社会生存就必须经历各种尔虞我诈,但杰西是我朋友,我一直拿他当成弟弟看待,你又是我..是我朋友。我只是单纯的不希望你们之间闹的不死不休。”

“不是,我想说...”我摆摆手解释。

杜馨然再次打断我的话,颦着眉毛说:“你就不能大度一点吗?杰西还是个孩子。”

“我日勒,我想说你踩我脚了!”我痛苦的指了指地面,杜馨然脚上穿着一双根儿特别尖的皮靴,此刻正踩在我左脚的大拇指上,疼的我眼泪都快掉下来。

“啊!”杜馨然惊呼一声,赶忙收回了鞋子,朝我不好意思的道歉。

我咽了口唾沫说:“可我和吴晋国之间肯定得有一个人倒下,或者离开石市。”

“那是王者和远东集体的事情,是两个势力的博弈,以后的事情谁也没法断定,你没必要把仇恨强加到一个孩子身上吧?”杜馨然咬着嘴唇看向我,一对明媚的眸子里带着一丝丝恳求。

面对杜馨然的目光,我是打心眼里不忍拒绝,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想跟一个小孩儿玩玩闹闹,可他是吴晋国的儿子,而且也参与了好几次围攻我场子的事情。”

“我可以保证杰西以后都不会再参与你们的争斗。”杜馨然朝我轻声说道:你也别再难为他了好么?

“你可以保证?”我有些不信的盯着她的眼睛。

杜馨然点点头,回头又望了一眼杰西问:对,我可以保证。杰西,姐姐可以替你做这个担保吗?如果你答应,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就一定要算数。

“他不来惹我,鬼才想理他。”杰西揉了揉眼睛站起身子。

“哦了,那就皆大欢喜了。”我顿时间眉开眼笑,比划了OK的手势,说刘云飞摆手:“云飞,招呼咱家兄弟收队吧!”

刘云飞做出个撤退的姿势,十虎有条不紊的钻进车里,然后他问我:“三哥,我现在就去买明天到上海的机票吗?”

“等会儿吧,把我送到金融街,你再去置办。”我点了点头。

杜馨然迷惑的望向我问:“你明天要到上海?”

“对啊,我媳妇马上要生了,我得过去陪着她,所以王者如果有什么困难,还希望你能及时伸出援助之手,杜家是石市有名的老牌家族,底蕴、根基都比我们要深厚的多。”我朝着杜馨然诚心实意的抱拳。

“你真的有妻子?”杜馨然杏仁一般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落寞的神色。

我点点头说,当然啦!你当我跟你开玩笑呢?我要是没媳妇,昨晚上咱俩都那样了,我能不下手?我是不想耽误你,而且我也不适合吃软饭。

“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没有妻子的话,会考虑我?”杜馨然的口气瞬间变得轻快很多,说完以后又觉得有些不合适。尴尬的辩解:“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单身的话,咱们其实还是有机会的?算了..我什么都没说过,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不许再欺负我弟弟了!”

越描越乱。杜馨然的脸色直接臊红到了脖颈,急冲冲的又钻回自己的小车里,绝尘离去。

“呃?说到底她都没答应要不要帮我。”我无语的望着汽车离去的背影,看来女人和男人确实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物。

杜馨然离开,杰西刚刚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立马收起来,咬牙切齿的瞪着我低吼:“赵成虎,你不用太嚣张,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到脚下,等着看吧!”

我撇了撇嘴角。干脆没理他,只当是一个小孩儿口出狂言罢了。

我们坐车离去,杰西仍旧两眼通红的瞪着我看,一副恨不得把我吞下去的模样,朱厌懒散的坐直身子。看了我一眼,结结巴巴的说:“用不用..我把..我把做掉?”

“不用,只是一个小瘪三而已!”我无所谓的摆摆手,猛不丁看向朱厌问:“你不是说不会平白无故帮我欺负人的吗?”

“啊就..啊就..他的眼神..很..很危险,而且他不是..不是中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朱厌又回头望了一眼车外的杰西说道。

我捏了捏鼻梁说:“没事儿,谁都是从这么大岁数过来的,桀骜不驯很正常,他也就是有个好爹。可以允许他胡作非为,等吴晋国垮台了,他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更不用说养一大票马仔了。”

主要我也不想因为这事儿交恶了杜馨然,可能是因为昨晚上的事情吧,对杜馨然我总觉得有种愧疚感。

我们来到“金融街”,街道完全改变了模样,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拔地而起,喧闹代替了幽静,在街口靠近正中心的位置有一座大花坛,用鲜花堆砌出“王者”两个大字,看起来霸气十足。

不远处的大厦上,很多楼面已经挂起了招牌,“某某投资银行”,“某某证劵中心”。整条街道多了一丝严谨,少了几分休闲,给人的感觉到这地方好像就是来谈正事的。

“阿贵真是个人物!”我由衷的赞叹道。

刘云飞给唐贵打了个电话,然后带着幼虎堂的小崽子们离开,去准备明天的出行。我和朱厌站在街口等待,时不时能看到很多名贵的豪车来回穿梭,一些大腹便便,或者脑袋谢顶的中年人进进出出那些高楼大厦里面。

我朝着不停旁边的朱厌坏笑说:“有没有感觉,咱俩跟土老帽似的?”

“你更像!”朱厌白了我一眼。呆板的打了个哈欠。

“你滚犊子吧,老子才是这条街真正的主人。”我撇了撇嘴巴埋汰他,笑归笑,闹归闹,我始终觉得自己跟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让我拎刀砍人行,让我出谋划策阴掉谁也没问题,但要让我西装革履的从这地方呆一天,跟人谈买卖,做生意,我还真就不是那块料,术业有专攻,这种事情还就得唐贵这种有文化的人干。

没多会儿,唐贵一身精神的黑色西装的从一栋大楼里疾步走了出来,恭敬的朝我们打招呼:“三哥。朱哥。”

看得出来这两天唐贵绝对很辛苦,脸色熬的泛白,一对眼珠子里全都血丝,嘴唇上的干皮特别显眼,我轻轻怼了他胸口一拳说:“辛苦了阿贵,明天正式运营都搞定没有?”

“大体谈妥了,半个小时后有一个地方小银行的行长说要过来考察,三哥要不要跟他们见个面?就在咱们会议室里。”唐贵舔了舔嘴唇冲我儒雅的一笑,指了指他刚才出来的那栋大楼,那栋楼是整条街上最高的,足足能有二十多层,楼顶上很嚣张的立着“王者”两个金字招牌。

我摆摆手说:“拉倒吧,这些玩意儿我哪懂,一直都是你操办的,你就再辛苦一点吧。我也不上楼去了,既然说过金融街交给你负责,就得给你绝对的权威,我需要的是年底看到汇报和通过金融街咱们建立起来的关系网!”

“我是怕三哥会觉得我..”唐贵抓了抓后脑勺朝我憨笑。

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一把揽住他肩膀说:“既然是兄弟,那就不存在这些卵事儿,大家的心思都是奔着让王者变得更强大,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唐贵感激望了我一眼:“谢谢三哥信任,最多半年,我一定让石市金融街响彻整个北方,其实我并不喜欢钱,我只是很享受那种操作大量资金的感觉。”

我绝度相信他说的是真话,这样一个随随便便就能从别人银行卡里盗出去几百万的狠人,如果真喜欢钱。完全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犯不上累的跟孙子似的整天东跑西颠。

“明天正式运营,我和兄弟们需要做什么?”我好奇的问他。

唐贵摇摇头说,什么都不需要,还和平常一样该干嘛干嘛。运营,指的是那些投资银行和外贸公司正式挂牌,引资和外汇,跟咱们没什么实质关系,打个比方说,咱们是房东,他们就是租客,他们做买卖不管赔了还是赚了,都得给咱交房租,他们挣得是投资人的钱,咱们挣得是他们的钱,唯一有区别的就是,咱们不收房租而是变成了干股,所以以后在金融街上市的每间公司,咱们都有话语权。

“虽然听不明白你说的是啥意思,但我还是觉得挺牛逼的,你直接告诉我,今天年底,咱们能收多少银子吧?”我笑着点点头。

唐贵深邃的眼眸放出一抹精光,笃定的伸出三根手指头。

我一把拍打他的手,笑骂:“你特么啥时候学的跟朱厌那死出似的,三根手指头就能代表全宇宙,说人话!”

唐贵干笑说:“保守估计,差不多能盈利三个亿,三哥,你放心吧,这些只是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咱们会变得越来越强盛,终有一天,不靠一兵一卒,也能让远东集团滚出石市!”

“我日,就这么两条街,能赚三个亿?”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唐贵点点头说,如果还有更大的投资银行或者企业家入驻的话,不止这个数。

之后我们又闲扯了一会儿别的,我把准备去上海的打算跟唐贵聊了聊,刚说到一半的时候,唐贵接了一个电话,挂掉后,冲我迷惑的说:“程志远打来的,说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