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 上海,我来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贵挂掉手机冲我说:“程志远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我谈,还约我到裕华区的金色阳光会馆碰面,我没直接答应,说是一会儿给他回个电话。”

我琢磨了几秒钟后说,告诉他,你马上过去!

唐贵点点头,给程志远回拨过去,刚撂下电话,手机还没揣进裤兜里,他手机又响了,接起来聊了几句后,唐贵苦笑着把手机递给我说:“苍蝇打过来的。找你。”

“咋了苍蝇哥?你怎么知道我和唐贵在一块呢?”我接起电话问道。

苍蝇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那边听起来特别的嘈杂,苍蝇扯着嗓门喊:“我找你一天一夜了,刚从刘云飞那问出来你的下落,亲哥啊,你这会儿是在金融街吧?等着我哈,我把狼爷给你送过去,真心扛不住了。”

不等我再问什么,苍蝇挂掉了电话。

“狼爷?白狼?”我舔了舔嘴皮,摸了摸鼻子尖笑了。

十多分钟后,苍蝇开辆白色现代车风驰电掣的一般杀到我们身前,接着他好像逃难似的从车里蹦出来,朝着我双掌合十的作揖:“三哥,三大爷,我求求你快把白狼领走吧,这孙子折腾了我一天一宿了,从昨天我把他扛出医院,带回洗浴中心以后,他就跟老和尚念经似的嘀咕,要找大哥哥,要找金哥,金哥和小七她们在监视远东集团,肯定不能带上他,我这一天一夜啥也没干。就带着他从医院和洗浴中心来回蹿跶了,真的要崩溃了。”

我瞟了眼车里面的白狼,他好像犯了错似的趴在车窗玻璃上,弱弱的望着我们,也不敢下车,我乐呵呵的说:“你丫不是挺会忽悠人的吗?忽悠他呗?”

“哥哥诶,他只是智商变得低龄化了,又不是真傻,他现在的年龄段大概稳定在十四岁左右,根本不听我忽悠。”苍蝇捂着自己红肿的腮帮子说:“狗日的喜怒无常,说翻脸就翻脸,你看看把我这张如花似玉的小脸揍成啥样了,最重要的是我还特么打不过他!”

“哈哈..”看到苍蝇那副委屈的小受模样,我和唐贵全都笑喷了,连带旁边的朱厌嘴角也忍不住朝上翘动两下。

我拍了拍苍蝇的后背安抚说,苍蝇哥,回头我给杜馨然打声招呼,你到她家的医院去实习一阵子,熟悉熟悉节奏和管理模式,等我从上海回来,咱们王者要开一家属于的医院。

“真的假的?”苍蝇一脸惊喜。

我乐呵呵的说,必须是真的啊,老早以前我就有个梦想,等将来有本事了,一定要开家医院和火车站,全中国就这俩地方不打折不便宜,开火车站是没啥戏了,弄间医院应该是没啥问题的。

“好嘞,那我明天我就过去!”苍蝇喜滋滋的点头,他从小就是学医的。肯定特别向往做这一行,如果不是厌倦职场上的尔虞我诈,估摸着丫现在怎么着也得是间大医院的金牌手术师。

“爷,狼爷,您老下来吧?”苍蝇拉开车门,朝着里面惴惴不安的白狼躬身哀求。

白狼慢吞吞的从车里走出来。有些手足无措的朝我低声道:“大哥哥。”紧跟着他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两只手臂架在胸前,像是一只随时准备进攻的小兽一般狠狠的盯向旁边的朱厌。

“嗯?”朱厌皱了皱眉头,一个跨步迈出去,上前就是一记左勾拳狠狠怼在白狼的脸上,把白狼给打趴在地,接着他一步一步走到白狼的身前,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脸,冷声道:“收起眼神。”

“干啥啊你,他脑子不好使,你跟他一般见识?”我走过去拽开朱厌,凑到他耳边轻声生活:“他就是个巨婴。二十多岁的身体,十几岁的智商”。

朱厌又瞄了白狼一眼,没有多说话,背着两手走到旁边。

白狼低呜一声,抹了抹嘴边的血渍,一语不发的爬起来。老老实实的点点头,凑到我身后声音很小的告状:“大哥哥,我怕他!”

“没事儿哈,他跟你一样,吃错药了。”我拍了拍白狼的后脑勺,我估摸着白狼可能是本能的觉得朱厌很危险。朱厌或许只是单纯的不喜欢白狼的眼神。

“阿贵,咱们走吧!”我招呼唐贵进车,我们四个挤进一台车里,冲着程志远说的地方出发。

白狼可能是真害怕朱厌,两人都坐在后排,朱厌懒散的半闭眼睛打盹。白狼耷拉着脑袋,紧紧蜷缩在车门那头,两人的中间空出老大一块距离。

我心说,让白狼觉得害怕其实也不错,不管他将来会不会恢复记忆,朱厌都会成为他心中梦魇一般的存在。

程志远说的“金色会馆”,其实就是家音乐咖啡厅,我们四个人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我没太细琢磨程志远找唐贵干嘛,只是在想待会见面应该怎么跟程志远谈谈,程志远现在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在偏离王者,好听点他是在独立发展,说句难听话,他其实是想从王者分割出去。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程志远头发打理的明光亮眼,穿件很绅士的商务男装徐徐走来,宛如一个成功人士一般,当见到我的时候。他的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僵硬,脱口而出:“赵成虎”,接着马上意识到失口了,干笑着躬身:“呃..三哥,您也在啊。”

“很意外?”我轻轻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微笑着望了他一眼。他这一个举动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往往人的第一反应最能反应出来心声,直呼我的名字,要么是关系到位,要么就是不屑于我。

“怎么会呢,一直都说想去医院看看你。结果长安区的杂事太多,没有脱开身,三哥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吧?”程志远极其不自然的站在我对面。

我笑了笑说:“没事儿,我这个人天生皮厚!你坐吧,有什么重要事情你先给阿贵谈,谈完以后,我还有些心里话想跟你唠唠。”

“我..我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听说贵哥以前做过烧烤行,想问问他怎么把肉串烤的好吃,最近我特别喜欢吃肉串,老出去吃,又觉得不太卫生,呵呵..”程志远咽了口唾沫,坐下身子。

唐贵也没含糊,直接管侍应生要了张纸和笔“唰唰”给程志远写了几行字,程志远看了看,感激的朝唐贵连连道谢。

“你要讲的重要事情问完了?”我摸了摸鼻梁,戏谑的瞄向程志远。

程志远点点头。一边把玩手机,一边干咳两声问我,三哥有什么心里话想跟我唠?

“也没什么正经事,就是寻思咱哥俩好久没聊天了,闲聊两句,你在长安区呆的还习惯吧?”我手指轻轻叩动桌面,似笑非笑的来回瞟视着他。

“习惯,托三哥的福,要不然我也不能有现在的地位。”程志远慌忙站了起来。

我摆摆手说,别紧张,咱们哥俩之间不需要这么生分,我爸跟你爸是拜拜子兄弟,咱们算起来比一般兄弟还要亲近很多,也没什么事情了,你要是忙就先忙吧,我看你老摆弄手机。

程志远巴不得马上闪人,轻笑着说:“那三哥,我就先走了!这阵子在长安区投资了一块地。想要开家化肥厂,很多杂事需要处理,等化肥厂开业的时候,三哥一定记得过去剪彩。”

“好的,路上慢点!”我摆摆手道别,等他走出去几步的时候,我提了口气说:“阿远,你尾巴露出来了!”

“什么?”程志远下意识的转过脑袋,看自己的屁股。

我“哈哈”大笑说:没什么,我逗你玩呢,好好发展长安区,化肥厂的名字前头记得加上王者俩字。

“我明白!”程志远忙不迭的答应。

等他离开后,唐贵看向我问:“就这么让他离开?”

“你也觉得他找你说的重要事情,肯定不是要什么烤串配方吧?”我舔了舔嘴唇冷笑。

唐贵轻声道:三哥,程志远不防不行呐。

“我明天要到上海,这个节骨眼上处理掉他,长安区肯定要乱,刚才我旁敲侧击了他半天。希望他能迷途知返,而且咱们现在只是怀疑,没什么实质证据,程志远他爸跟我家老爷子是拜把子兄弟,如果有可能,我不想动他!面子里子我都给他了。他要是再不上道,那就不怪我翻脸无情了。”

道别了唐贵,我领着白狼和朱厌回到刘云飞的拳馆,挨个给每个兄弟都打了一通电话,交代注意事项后,我也算彻底了去了担忧,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行人就开车朝石市的机场出发。

考虑到“十虎”身份的问题,刘云飞干脆包了一架专机,长这么大我真是头一次坐飞机,甚至连安全带都不会系,坐在座位上,我兴奋的不得了,特别是刚刚起飞那会儿,我觉得裤兜里凉飕飕的,说不出来的刺激,咧着个大嘴哇哇乱喊:“媳妇,我来了!上海,我来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