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朱厌的弱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机缓缓上升,之前的那股子兴奋劲儿也随之烟消云散,从高空往下俯览,底下一切都变小了,很小很小,摩天大楼变成了火柴盒,公路上的汽车变成了一只一只的小蚂蚁,行人更是直接化作了小黑点,石市在我眼中变得模糊起来。

我心底竟然多出几丝感伤,这座我为之付出几年光阴和血汗的城市渐行渐远。尤其是在万米的高空下,我更有种渺小的感觉,我倚靠在椅座后背,侧头朝后面的朱厌说道:“结巴怪,你有没有觉得人类其实特别的微不足道?拼了一辈子,争了一辈子,图的到底是什么?”

朱厌皱着眉头,没有理我,脸色唰白唰白的,喉咙里很不习惯的抖动着,感觉像是要吐。

“你咋啦?”我好奇的问他。

“晕机..呕..”朱厌话还没说完直接“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得亏是我躲的快,不然的话肯定被他喷一身,早餐我们吃的是小笼包,这货饭量大,一个人整了三四笼韭菜鸡蛋馅的小包子,这一下吐出来,那股咄咄逼人的味道可想而知。

“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朱厌居然晕机?没谁了,我好像找到了你的弱点,下回再给我俩装逼,我就把你绑到飞机上。来回兜圈子,哈哈..”我很不厚道的咧嘴大笑起来,结果笑声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就被朱厌飞快的甩了一个爆栗,我的脑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来一个大包,两个长相可人的空姐帮着收拾,朱厌一边喝水,一边很不适应的咳嗽。

“先吃点晕机药,再嚼片口香糖,不要老往窗外看,你可能是有恐高症,这样可以有效的抑制眩晕。”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色制服,身材妖娆的女人轻步走过来,递给朱厌几粒药片。

刚开始听声音我就觉得耳熟,等看清楚她模样,我顿时吓了一跳,愕然的问:“你怎么跑上来了?”怎么也没想到杜馨然居然会出现在飞机上,我咽了口唾沫来回打量她。

杜馨然穿一身跟空姐制服差不多的制服,脖颈上系一条浅蓝色的小丝巾,说不出的诱惑,此刻她精致的脸上挂着狡猾的笑容,朝我嘟嘟嘴道:“登机的时候,没人拦我,我就自然而然的上来了呗,听你的口气。好像很不欢迎我喽?”

“怎么会呢,飞机又不是我家开的,嘿嘿。”我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这小妞摆明了就是冲着我来的,可我又不能说一脚把她踹下去。或者让乘务员给她个降落伞往外蹦,只能憨笑着装傻。

旁边的刘云飞出声:“三哥,这架飞机就是咱们包的。”

“看我的口型!哥屋恩..”我恨恨的白了一眼刘云飞,明知道飞机是我们包下来的,还特么把外人给放上来了,真不知道这货是咋办的事儿,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刘云飞,不是他办事不力,而是另有隐情。

杜馨然也没拿自己当外人,直接坐到朱厌旁边。葱指揽了揽自己脸颊的碎发娇声道:“我不会白占你们便宜的,包机钱,我和你们一家出一半可好?”

“都是朋友,说这话显得生分了啊,没事没事。不就蹭个机而已,你喜欢蹭就多蹭两下..”我摆了摆手,眼珠子不经意间从杜馨然那对白皙如玉的大腿上瞟了一眼,这妮子穿件仿空姐服,裙子要比平常的短一点。她的坐姿也很妩媚,两腿并拢侧向一边,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一点点侧漏,那种雾里看花的感觉更是让人平添几分遐想。

见我眼光不老实的瞟动,杜馨然干脆从边上拿出一份报纸盖在自己腿上。撇了撇嘴问我:“你到上海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啊,待会我兄弟过去接我,你呢?”我摇了摇脑袋,这话真没扒瞎,我也不知道苏菲现在在哪里,之前给王兴打过电话,他说会准时过去接我。

“我啊?我没想好呢,不如跟你一起去看看你的妻子?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倾国倾城的女人会让你立场如此坚定。”杜馨然拖着下巴颏,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随口敷衍了一句:“行啊,刚好我可以跟我媳妇介绍一下自己的合作伙伴,省的她疑神疑鬼的乱想,相信能认识你这样的美女,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其实我媳妇并没有多倾国倾城,但她在我眼里是最完美的。”

“女为悦己者容。她真幸运,有个欣赏自己美貌的人。”杜馨然幽幽的叹了口气。

我没往下接话,主要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干脆管空姐要了一份报纸,装模作样的打发起时间。

从石市飞到上海大概也就两个多钟头。快到我连盹都没来得及打,就已经听到了悦耳的报站声,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苏菲,我心里形容不上来的激动,感觉大上海的天空好像都比石市的要湛蓝很多。

终于等到飞机落地。从通道走进机场,远远的我就看到王兴举着一个大牌子朝我们招手,我兴奋的跑过去跟他拥抱了一下,乐呵呵的问:“怎么样傻狍子,从大城市呆的还习惯不?”

“还好,除了看不到你们这群傻篮子,其实没啥区别,强子本来也想来接你们的,后来家里摊上点事儿,估计是来不了了,待会咱们到我住的地方去等他吧。”王兴憨厚的拍打两下我的后背,又跟刘云飞打了声招呼,见到白狼搀扶着朱厌的时候,王兴明显愣了一下,又看到一身空姐装扮的杜馨然。王兴直接错愕的长大了嘴巴:“他们...三子,你这是啥情况?”

“一句话两句话解释不清楚,待会我慢慢跟你唠。”我搂住王兴的肩膀往出走。

王兴准备了两辆奔驰商务车,我们哥几个坐一辆,十虎和白狼坐一辆,路上我听王兴大致聊了聊他的在上海的情况,总得来说他在这边日子过的还算惬意,天门对他很照顾,他自己也能学到东西。

“三子,待会会碰上个熟人,她可能说话比较难听,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儿。”王兴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冲我憨笑。

“谁啊?整的这么神秘,该不是你丫恋爱了吧?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我坏笑着逗他。

王兴要带我们去的地方是上海的虹口区。属于比较繁华的一个区,汽车驶入街道,林立的高楼大厦跃入眼底。

上海号称东方的“魔都”,中国最为富饶的国际性大城市之一,繁华程度根本不是几个字组可以诠释出来的,一座座立交桥宽阔平坦,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看的人眼花缭乱,可能是刚刚下过雨的缘故,宽阔的马路在雨水的冲刷下十分干净,川流不息的车辆给人一种特别紧迫的感觉。

刘云飞伸手捂着自己半张纹了狼头的脸,朝我低声说:“三哥,不行我待会下车买个口罩或者别的什么吧,这副鬼样子千万别把嫂子再给吓到了。”

“不碍事的,胖子长那么丑。我媳妇不也看好多年了嘛。”我摆摆手,心情大好的说道。

王兴抽了抽鼻子说,三哥咱们先吃饭,吃完饭我再把你们送到静安区去,静安区是菲姐她师傅的地盘。距离这片还有点距离,反正你人已经到上海了,不差这一会儿,菲姐的预产期是后天,昨晚上我去探望过。

尽管我此时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到苏菲的旁边,但是又不好驳了王兴的热情,打了个响指说:“稳妥!强子也住这片吗?”

“没有,强子的老家昆山,距离上海特别近,我之前去过一趟,雷家在昆山很有影响力,绝对比咱们王者在崇州市站的还稳,只不过他家族最近不太平,算了,等会儿你亲自跟强子谈吧。”可能是觉得杜馨然也在车里坐着,王兴没有把话说的太透彻。

很快,我们到了王兴住的地方,是一片很豪华的别墅区,门口几个孔武有力的青年,很认真的检查车辆,确认没事以后,才挥手放行,王兴笑着跟我解释:“这片别墅区都是我师傅,住的人也都是他比较亲近的下属和亲人,检查会比较严格。”

“你不是黄帝的徒弟么?难道也没特权?”刘云飞不解的问道,虽说这次我们来的时候什么武器都没带,可是被人反复的检查,多少还是有点恼火的。

王兴憨厚的抓了抓后脑勺说,我本来可以例外的,只是不想那些保安大哥们难做,我如果开了先河,他们以后的工作肯定更难办。

我们一行人刚刚从车里下来,还没来得及进门,就看到车库门口杵着一个俏丽的身影,正横眉冷对的怒视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