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 第一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瞪我的人,我一点都不陌生,而且还曾经有过几面之缘,正是阎王的师妹,那个叫梧桐的性感妖物,梧桐束一身紧身的皮衣,下面套一双长筒的皮靴,贴身的皮衣很薄,也很紧,将她身材上的诱惑之处完全勾勒出来了。

梧桐的长相很普通。不过她那黄金比例一般的傲人身材绝对能吸引很多雄性牲口的眼光,此时她正杏眼怒睁的瞪着我猛瞅,同时扫视了一眼旁边的杜馨然,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冷笑,不用想也知道这妞绝对想歪了。

不过我们本来也不算啥好朋友,她乐意咋想咋想呗。

“咋啦小老妹儿,你这么含情脉脉的凝望着我,是不是看上我了?还特意跑到车库门口迎接我们,你是有多思念哥哥们啊?”我舔了舔嘴角,故意搓着两手猥琐的朝她吧唧嘴巴,眼珠子故意冲她的胸口猛剐两眼。

梧桐银牙紧咬,从嘴缝里挤出来句:“不要脸!”

“嘿嘿,就这么点优点还让你揭穿了,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我无所谓的抚摸了一把下巴颏,淫荡的眼神从她的胸口到小腹来回游走,正常女孩被人这么侵略性的打量,肯定会急眼,梧桐自然也不例外,粉拳紧握,朝着我娇喝:“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不信,真不信!来,你抠一个试试。”我故意把脸伸到她跟前。

“你..真无耻!”梧桐使劲从我肩膀上推了一把,恼怒的一把推在我肩膀上,眼瞅着我要还击,王兴赶忙憨笑着走到我们中间劝解,冲着我挤眉弄眼的干咳:“三子,咱们先回屋里去吧,我师傅今天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好吃的。”

同时又回头朝着梧桐恳求:“梧桐师姐,我兄弟毕竟远来是客,而且一路上坐车也怪辛苦的,情绪多少有些不稳定,您大人大量,不要跟他计较。”

“哼!”梧桐甩了甩胳膊,牛哄哄的转身离去。

“这丫头脑子有病吧,招她惹她了,上来就给甩脸子,拿我当她干爹了?啥啥都惯着?”我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王兴“咳咳”的搂着我肩膀说,三子你还不知道嘛,女人心海底针,咱们跟阎王那事儿,她一直都怀恨在心,虽说阎王不是个东西,可梧桐毕竟喜欢了他很多年。看在我的面子上多担待担待。

“嗯?”我疑惑的瞟向阎王,这家伙最近转性了,过去要是碰上这种事情,他指定不分青红皂白的站在我这头,今天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他对那个梧桐有心思?

想到这儿我邪恶的一把揽住王兴的脖颈。压低声音问他:“你丫该不会是思春了吧?”

王兴的脸瞬间就红了,一个劲地干咳掩饰:三子你把我当成啥人了?以为我是胖子那头二性骡子,瞅着个姑娘就走不动道?我这不是寻思,我在我师父手底下学艺,梧桐好歹也算我师姐,大家说起来关系都不远,没必要吵吵嚷嚷。

“真的?”我眉毛挑动,认真的盯着王兴的眼睛。

王兴撇撇嘴,故意转移话题:“我三哥,咱好不容易见一回面。不扯这些没用的行不?石市现在啥情况?老子的巨鳄堂没出啥幺蛾子吧?”

“伦哥带着巨鳄堂在栾城区,出不了意外。”我点了点头,又硬把话题扯回去问他,他兴哥你跟我交句心里话,你是不是相中梧桐那个妮子了?你要是相中她了。她就是我嫂子,该有的礼貌我肯定不能差事。

王兴不容易,这么几年兢兢业业的陪伴我身边东征西战,除了读书那会儿跟刘晴藕断丝连的处过一阵子对象以外,在感情方面他真的是白纸一张。假如他真的看上梧桐了,哪怕我受点委屈也得促成二人。

王兴摆摆手说,别扯犊子了,人家心里始终放不下阎王,我往跟前硬杵算怎么一回事?咱们兄弟又不是差女人的主儿。行了不唠这些了,我师傅在屋里等你呢,过去打声照面。

看王兴不好意思跟我深聊,我也没再多说什么,跟着他东瞅瞅,西望望的往别墅方向走,从住的地方就能看出来天门在上海的势力有多庞大,寸土寸金的大上海拥有这么大一片别墅区,根本不是多少钱可以衡量的。

而且这片别墅区的绿化特别好,随处可见的绿柳红花,点缀的更是美轮美奂,鹅卵石铺成的路面,脚踩在上面特别的舒服,走进别墅前,我们路过一个人工堆砌的小池塘。有几个中年人正坐在池塘边垂钓。

“那几个是过去跟着天门一起打江山的老人,有的是我师傅的战友,有的是天门的门徒,年龄大,或者是受伤了。为天门做过特殊贡献的,都有资格搬到这里住,平常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听他们讲四爷、我师傅他们过去的故事。”王兴指了指正在钓鱼的几个中年人冲我小声解释。

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王兴挨个跟几个中年人打招呼问好。几个中年人也特别友好的朝我们点头,走出去没几步,我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夸赞,说什么“王兴比阎王懂事不知道多少倍”之类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如同怪兽咆哮一般的汽车马达声猛然从身后响起,我看到一辆军绿色的悍马车由远及近行驶过来,刘云飞舔舔了嘴角说:“天门真是财大气粗,军用悍马车都能搞上。”

“是啊,天门有很多名贵的豪车,刚来那几天,我每天的爱好就是蹲在门口看车牌子。”王兴点了点脑袋,招呼我们继续往前走。

“啊就..你们..你们先去..我看会儿钓鱼!”朱厌突然停下脚步,冲我言语了一声,转身又返回了池塘边,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池塘的附近出现一个身高两米左右的彪形壮汉,那壮汉不是别人,正是号称天门战神的宋福来,当初在医院的时候,宋福来直接掐着我脖子拎了起来,所以留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显然宋福来是从那辆庞大的悍马车里下来的,背着两手笑容满面的跟几个钓鱼的中年人在聊天,眼睛时不时的瞟动我们两眼。

朱厌一直都想跟宋福来过过招,只是阴差阳错没有合适机会,眼瞅着朱厌战役盎然的转身,我赶忙喊叫:“朱哥,别闹事儿,咱们是客,砸了主人的场面不好看。”

“我..我就看看。”朱厌习惯性的伸出自己三根手指头,朝我咧了咧嘴。继续迈着脚步往前走,我紧紧的盯着他,生怕这家伙情绪上来了,不管那么多,直接就跟宋福来杠上。

朱厌走到池塘边,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般,伸直脖子往池塘里瞟动,跟宋福来保持四五米的距离,宋福来也没有走过去的意思,两人没有产生任何交集,宋福来憨笑着跟人说话,朱厌面色平常的盯着池面。

注视了大概五六分钟,我长舒一口气说:“应该打不起来,咱们走吧!”

走进别墅里,放眼望见的是一间极尽奢华的大厅,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一般的白色烤瓷墙砖,给人一种华丽却不失威严的感觉,水晶垂钻吊灯闪闪发亮,底下摆放着几组松软的欧式沙发,旁边是一个旋转的室内楼梯。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更是让人有种置身过去皇宫一般的错觉。

“真特码的气派啊!”我豁了口凉气,傻愣愣的从原地来回转着圈打量。

冷不丁梧桐从楼上走下来,腰上系着一个围裙,寒着脸讽刺道:“土包子!”

“呵呵..俺们乡下人肯定没你们城里人见多识广,老妹我特好奇,你穿一身皮衣皮卡,万一要是想放个屁,那味儿能不能散出来?晚上拖裤子,屁会不会从裤子里发酵?”我同样嘲讽的回了一句。

“无耻!”梧桐没有理我,而是看向王兴冷着脸说:“王兴,师傅有事出去了,交代我照顾你们的中午饭,你带着你的几个朋友现在客厅里休息一会儿吧。”

“你做饭?刘妈呢?”王兴一阵愕然。

梧桐不耐烦的皱着眉毛说,刘妈回家探亲了,我做饭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王兴拨浪鼓似的摇了摇脑袋。

等梧桐走远以后,王兴压低声音冲刘云飞说:“云飞,你带着幼虎堂的兄弟们和杜小姐到别墅外面的饭店随便吃口吧,他们正长身体呢,千万别因为一顿饭再有个好歹。”

“我不去,我是个路痴,容易迷路。”杜馨然摇了摇脑袋。

我直接无视了杜馨然的话,问王兴:“一顿饭而已,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而且女人主动下厨是好现象,犯不上这么紧张吧?”

王兴苦笑说:“三哥,你不知道,梧桐一不开心就做饭,每次看到别人吃完她做的饭就能开心,今天她摆明了就是要做饭给你做,你委屈委屈吧,不然以后我的日子不好过。”

我一直都觉得漂亮的姑娘手艺应该不会太差,而且我这个人对吃饭什么没啥太大的讲究,能做熟,能吃饱就成,也没太当成一回事,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即便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可是当梧桐得意洋洋的把几盘菜端到餐桌的时候,我还是傻了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