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 苦到想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梧桐腰系一件粉红色的卡通围裙,笑容满面走到我们跟前开腔:“准备吃饭!”

尽管她嘴角上洋溢的笑容很冷,可我仍旧没觉得有啥大妨碍,心说大庭广众之下,她总不敢往饭菜里下毒,把我们都给弄死在黄帝的别墅里吧,可是当坐到餐桌旁边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想象力还是不够丰富。

两米多长的高档的红木餐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只精致的红酒杯,还有一瓶开口的洋酒。桌子正当中摆着一碟白色的瓷盘,上面堆着一些黑乎乎的东西,我小心翼翼的用筷子拨拉着盘中的东西问道:“这是..这是油煸黑芝麻么?”

“西芹炒牛柳。”梧桐眼帘都没往起抬,冷着脸说:“尝尝吧。”

“呃,我觉得还是等你一块吃吧,这样显得礼貌些。”我咽了口唾沫,瞟向旁边的杜馨然有些幸灾乐祸的挑动了两下眉毛,刚才让她出去吃,她非跟我从这儿耗着,这会儿脸变得就跟盘里的菜一个色。

“笑什么笑?我最近减肥,喝口水就能饱。”杜馨然恨恨瞪了我一眼,一脸厌恶的瞟着盘子里的黏稠状物体。

我赶忙摇了摇头说,我没笑话你,我就是觉得朱厌的运气属实有点逆天。

我们从客厅里聊了差不多半个多钟头,朱厌一直没回来,期间我出去过两次,朱厌好像锈住一般,始终保持一个姿势,盯着小池塘的水面打量,就好像池塘底下藏着什么宝藏一般,同样那个宋福来也一直没走,坐在池塘边陪几个中年人聊天,我觉得两人更像是用一种异样的方式在较量。

很快第二道菜也端了上来,梧桐将一盘花花绿绿的东西放在桌上,我只能勉强辨认出来里面有红色的青椒和葱头。剩下的东西清一水就跟从锅底刮下来的一样,我瞅半天愣是没敢下结论。

“师姐,这道菜是地三鲜吧。”王兴憨厚的抓了抓后脑勺。

梧桐面无表情的寒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仨字:“回锅肉!”感觉她不是跟我们有仇,而是和这些食材不共戴天,说完话又走进了厨房里。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的互相对视一眼,我拍了拍脑门苦笑:“我刚才真应该撕破脸,也要和云飞他们一起出去吃的,兴哥,咱俩多大仇多大恨,你非得这么欺负我。”

“三子,我也不想啊,我师傅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留你在家里吃顿饭,否则就是不给天门的面子。”王兴揪了揪鼻子头,拿起红酒分别给我和杜馨然倒上一杯说:“先喝点酒开开胃吧,待会千万别说她做的不好吃,不然她肯定得给我做一个礼拜的饭。”

“你师傅这是在公报私仇!”我恨恨的嘬了一口红酒。

边上的杜馨然撇撇嘴说,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反正这些东西我是一口不会吃的,我又不认识她。凭什么惯着她。

杜馨然从小生活在大家族里,虽说石市的杜家可能和天门的实力没法比,但在本地也绝对是吃的开的主,再加上她多少也有点大小姐脾气,一瞬间有些急眼了。

王兴朝着杜馨然抱拳道:“杜小姐。你不吃可以,但是千万别说什么冲话,就当给我点面子,拜谢了。”

杜馨然冷哼一声,没有接话,别看她从我面前很温婉有礼,实际上骨子里也是个骄傲的人,老早以前伦哥就告诉过我,女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她们能很快和同类成为朋友。也能因为同类的一块指甲油或者一个眼影互相看不顺眼,反目成仇。

说话的过程,梧桐端着最后一道菜出来了,盘子里是一堆焦糊糊的不明物体,看着有点像小孩儿拿橡皮泥捏出来的一样。我抽了口气说:“大小姐,这道菜是什么,您直接告诉我们吧,哥几个想象力实在欠缺。”

“上海特色排骨年糕。”梧桐坐到王兴的旁边,解下来围裙说。菜齐了,可以开吃了。

王兴赶忙拿起酒瓶给梧桐斟上半杯酒说:“辛苦了,我帮你盛饭去。”

“我不饿,我就想看着你们吃,对吃点。别回头师父埋怨我,说我不懂礼数。”梧桐细指掐着高脚杯,扫视了我们一眼。

王兴从桌子底下踢了踢我脚,眨巴眼睛示意开吃,我硬着头皮添上一碗饭,先夹起来一根“炒西芹”,深呼吸两口直接塞进了嘴里,也不知道她使啥玩意儿炒的,好好的芹菜炒的跟烧火棍似的,苦的让人想掉眼泪。

我刚想吐出来。王兴又踢了踢我的脚,拿严厉的眼神制止住,他自己也夹起来一根烧火棍,眼神发直的硬咽了下去,看到此情此景,我真心有点同情王兴了,听刚才谈话的架势,王兴已经不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佳肴了。

“味道怎么样?”梧桐侧着脑袋问道。

“好吃,真好吃,我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么地道的上海菜。”王兴连连点头。如果他能不皱眉毛的话,我想光是这个语气就是满分,看来大城市真的是个染缸,过去说瞎话都会脸红的王兴,愣是被历练的没羞没臊。

我低着脑袋扒拉米饭,竭力控制自己不笑场。

梧桐深吸口气说,好吃就多吃点。

王兴倒也配合,夹起来一块被称为“排骨年糕”的东西看都没看,直接塞进嘴里,一边大口咀嚼,他还一边奉承:“这道菜炒的最有味儿。”他用力嚼了一下,两道黑色的汁液顺着嘴边流了下来,王兴皱着眉头硬咽了下去,打着哈哈说:“色香味俱全。”

我原本以为这菜可能只是样子难看点,味道说不准还凑合,就算再难吃也肯定比不过烧火棍似的“西芹炒牛柳”,也赶忙夹起来一块放进嘴里,随即一股子苦涩到极点的味道顺着我的舌头就传遍整个脑神经,刺激的我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两眼笔直的盯着王兴,从桌子下面冲他竖起大拇指,低声道:“真是条汉子!”

我现在更加由衷的愿意去吃那盘烧火棍。很快三道菜,在我和王兴自杀性的大快朵颐中干下去一大半,别人做菜都是五味杂全,梧桐炒的这三菜就一个劲。苦!极度的苦!我基本上都是靠着红酒往下顺米饭。

我心说,我和王兴早几年要是能拿出来吃菜的这份狠劲去混社会,绝对早就功成名就了,还剩下一大半,我是实在吃不下去了,朝着王兴哭撇撇的望了一眼,嘴型告诉他:“兄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整个吃饭的过程,杜馨然一口也没夹,同时也没说过一句话,可能是看我实在太痛苦。她冷哼一声,直接拉着我就站起来,走到窗台边说:“成虎,我饱了,你不是要到医院去看你妻子吗?咱们走吧。”

“你不给我们天门面子?”梧桐“腾”一下也站了起来,这妞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力女,当初她在酒吧里废掉几个青年的事情,我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生怕丫一激动,冲上来甩杜馨然一巴掌。我赶忙挡在前面说:“老妹儿,你这就有点欺负人了,光是米饭我就干了两大碗,还叫不给天门面子?”

“我凭什么给天门面子?你又算什么东西?就会拿着家世耀武扬威的废物!”我身后的杜馨然也不是善茬,梗着脖子要往前冲。

我一瞅这是要干仗了,赶忙朝着还坐在餐桌旁边扒拉米饭的王兴喊:“吃个鸡八,赶紧拽开你家师姐啊!”

王兴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走到梧桐跟前劝阻。

梧桐不怒反笑,指着杜馨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你是在藐视天门吗?”

“不不不。我只是单纯的藐视你!”杜馨然的回答还算得体。

梧桐抽了口气说,这菜是不是很苦?苦的让人想哭?其实就跟我现在的心情一样,赵成虎你害死我师兄...

“真能装,还借菜抒情,呵呵..”杜馨然牙尖嘴利的打断她的话。

见骂不过杜馨然,梧桐又把矛头指向了我,冷笑着说,赵成虎你是真够不要脸的,你老婆怀胎十月翘首以盼的等着你,你居然还明目张胆的把情人领过来。就不怕把她气的她流产么?

本来我寻思看在王兴的面上,不跟她一般见识的,可是这娘们却蹬鼻子上脸,我的火一下子也蹿了起来,恶狠狠的低吼:“你他妈脑子有病吧?站在一块就是情人关系,那我要是跟你妈聊聊天,是不是就能当你爸?”

“有种你再说一句!”梧桐推开王兴就要往我跟前凑,我站在原地没动弹,心说只要这娘们敢碰我一指头,我立马大耳光甩她。

这个时候,刘云飞突然从外面急冲冲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打起来了,三哥,外面打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