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 复杂的情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福来浓眉倒竖,不满的注视着我,一对铜铃般大小的眼珠子瞅的我心底发慌,说出来可能很多人不信,这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拿眼神压迫到对手心底发颤,这个铁塔一般的壮汉很显然就是那类人。

“咳咳,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说她缺心眼,您别这么瞅着我,我害羞!”我不适应的往后倒退了两步。眼珠子快速转动,瞅着宋福来裤裆的位置,心说这孙子要是敢进攻我,老子肯定废了做男人的资本。

虽然我明知道整不过他,但是要让我坐以待毙,肯定也不是我的脾气,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惹我怎么都好说,谁要是拿我当成软柿子捏,拼着一身剐,皇帝我也敢拉下马。

宋福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横冲直撞的走到我面前,猛地伸出一只胳膊。

我立马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啊..打!”怪叫一声,一脚踢向了他的裤裆,结果宋福来直接双腿并拢,夹住了我踹过去的飞腿,我立马重心不稳,弹着一条腿,一蹦一跳的嚷嚷:“宋福来,你不是爷们,有本事松开我,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宋福来松开我,反而咧嘴笑了,朝我伸出自己宽厚的手掌道:“四哥说过。王者和天门是朋友,原本你也应该进入天门的,只是阴差阳错,上次在医院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分青红皂白在先,对不起了!”

“呃?你跟我道歉?”我觉得自己可能出现幻觉了,这家伙不是要削我么?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套路!一定有套路,我瞥了一眼他那只足足大我好几圈的手掌,快速往后倒退两步说:“那啥,握手就不必了,既然是误会,咱们解释开了就好,我们这阵子还会在上海滩住很久,希望福来哥多照顾。”

“下次再见!”宋福来似笑非笑的瞟了我两眼,走到那辆比平常越野车还要高出不少的悍马旁边,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接着一脚油门踩到底,悍马车咆哮着倒了出去。

“卧槽,今天太阳是从北边升出来的么?”直至那辆车消失在我眼底,我才确定那家伙刚才真的只是想跟我道个歉。仰着脑袋看向天空轻声嘀咕起来,一直都以为天门的人飞扬跋扈,不管是张竟天、黄帝,还是宋康、文锦,都给我一种特别狂的感觉。今天透过宋福来,我觉得自己对这座庞大的组织了解还是太片面了,能屈能伸,知错认错,但是这份胸襟,我想就不是平常小组织可以培养出来的。

“窝囊废!看到厉害人就立马怂。”梧桐掐着腰,鄙夷的瞟了我一眼,晃着小蛮腰转身离开。

“我日尼玛..”我刚要还嘴,王兴立马挡在我前面,快速拍打我胸口安抚:“三子。三哥,给我个面子,别闹了,他就是个小姑娘,咱跟他一般见识不是显得掉价嘛。况且你可是咱王者的龙头,气魄,胸怀!”

“别摸了,再摸我都买不上合适的罩杯了!”瞅王兴一脸紧张的模样,他心底那点小九九我还能看不出来么。我撇撇嘴巴笑骂了一句,冲着他说:“你去看看朱厌是不是被毒死了,要是没死的话,喊上他,咱们该出发去医院了。我想早点见到菲菲。”

“好嘞!”王兴痛快的也掉头朝别墅方向跑去,快步撵上梧桐,不知道凑到梧桐的旁边耳语了几句什么,梧桐反而一脚狠狠的躲在王兴的鞋面上,把个王兴疼的捂着脚从原地蹦跳了两下。

“唉,男人呐!一旦碰上对眼的老娘们,瞬间就没了尊严!”瞅自己兄弟那副窘样,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对于梧桐,我其实也没大厌恶。就觉得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如果不是她老说话带刺,我真心懒得搭理她。

杜馨然站在我旁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粉唇轻轻蠕动:“不止是男人,女人看到自己心仪的男人,同样也会变得没有自我。”

我俩的对话,可能引起了刘云飞的回忆,他伤感的叹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

“一物降一物!”我立马接话,刹住丫悲观的想法,打了个哈欠逗趣道:“活在这么一个操蛋的年代。睡会了就结婚,睡过了叫青春,趁着没媳妇,你应该抓紧时间多睡俩姑娘,多当几次人渣,这样以后挂了,会有很多人惦记,会有很多人拍手叫好,那个逼样的总算死啦!”

“你的逻辑总是叫人无语。”杜馨然鄙视的瞄了我一眼。

趁着等朱厌的功夫,我没话找话的问杜馨然:“然姐,你上学的时候早恋过没有?”

“我小时候削苹果,不小心削倒了手指头,到现在还有一道疤呢!”杜馨然答非所问的伸出一根指头,从我脸前晃了晃。

我不解的问:“手上有疤,跟你早恋有啥关系啊?”

“对呗,那我早没早恋过,跟你又有啥关系?”杜馨然一双漂亮的眸子来回眨巴两下,嘴巴一歪,转到另外一边,把我整的那就一个尴尬,刘云飞从旁边想笑不敢笑,整张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骂:“瞅个篮子,去看看十虎和白狼他们吃完没有,吃完集合一下,咱们准备往医院出发。”

刘云飞一路小跑的就蹿远了。跑出去七八米,我看到这货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哈哈大笑。

“傻篮子!”我嘴唇抽动两下轻声骂道。

杜馨然回过来脑袋,直愣愣的盯着我,我以为自己脸上有饭粒还是别的,赶忙抹了抹面颊,低声问她:“你瞅啥?”

“你说我这么远跑到上海是不是疯了?就为了验证你到底有没有媳妇?明明知道可能是真的,我却仍旧不信邪,你说我是不是有病?”杜馨然脸色的表情很复杂,说话的声音也闲的有气无力。

“感情这种事情,我不是行家。也不好做任何评价,其实就算你不到上海,等我媳妇生完孩子,我也会领着她到杜府拜访,说老实话,上次在宾馆里面,我确实差点没把持住,我可以骗你一时,但是不能骗你一世,其实我这个人挺渣的。瞅着漂亮女孩,心里就痒痒,但只限于发生身体上的摩擦,绝对不能擦出来任何感情的火花。”我咽了口唾沫,难得正经的朝她说道。

“唉..”杜馨然幽幽的叹了口气,凝视着池面,清风拂面,荡起一层层的涟漪,也吹乱了杜馨然的秀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也猜不透她此时的心境。

十几分钟后,王兴和朱厌从别墅里出来,我们一行人终于朝着苏菲所在的静安区出发了,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苏菲和我师傅,我亢奋的根本没法安静下来,一个劲的问王兴:“兴哥,我媳妇最近胖没?”

“还好吧,菲姐挺注意养生的,身材保持的不错。”王兴神不守舍的打着方向盘,随口敷衍我。

“兴哥。她师傅帮没帮她检查过,肚子里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嘴巴跟开了外挂似的接着问道。

王兴摇摇头说,没有!菲姐说想要给自己和你一个惊喜,这样不管生男孩还是生女,你们都不会感到失落,其实菲姐压力挺大的,她一直都说想要给你生个男孩,这样你们赵家就有后了。

“无所谓的,反正我们还年轻,生啥都一样。”我忙不迭的点了点,又张口问道:“兴哥,兴哥..”

“三子,你敢不敢让我安静的开会儿车,上海的道,我也不太熟。”王兴皱着眉头瞟了我一眼,我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感觉王兴可能有什么不痛快的事情,不过没好意思多问。

两个多小时以后,我们出现在了苏菲入住的医院,是一家名为“圣保罗”的私人医院,从车里下来,望着住院楼的方向,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紧张的甚至不知道该迈左腿还是右脚,王兴靠了靠我肩膀问“咋了三子?”

我深呼吸两口说:“紧张,激动,忐忑和幸福,我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除了远在崇州市的老爷子,那栋住院楼里有我人生当中最珍贵的两个亲人,我心里现在特别复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