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 春风十里,不及那年,那你!/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苏菲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痛苦的半蹲下身子,我慌忙扯开嗓门喊叫:“医生,医生!”

苏天浩和韩沫和杜馨然最先赶到,紧跟着几个护士和医生也急急忙忙推着辆担架车奔了过来,我们合力将苏菲抬到车上,火急火燎的往产房的方向赶。

临进产房前,苏菲脸色蜡黄的攥住苏天浩的手臂,很虚弱的出声:“哥,我和三三已经商量好了,孩子不要了,你帮我去买大白兔奶糖好不好?我想要一睁开眼睛就吃到。小时候我只要一开心,我给你几块大白兔,我马上就能欢呼雀跃。”

“好,哥马上就去买!你等着我..”苏天浩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簌簌”的滑落,仰头看向我问:“你们真的不要孩子了?”

“我们..”我痛苦的咬着嘴唇,看到苏菲那近乎哀求的目光时候。我心比刀子割还要疼,我清楚她有多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抽了口气点头回答:“嗯,不要了。”

苏天浩松了口气,冲着韩沫交代:“沫沫,你帮我照顾我妹,我很快就回来。”

说罢话,他转身就往电梯的方向跑,按了半天电梯始终没上来,苏天浩又慌里慌张的从楼梯口蹿了下去,匆忙间还摔了几个大跟头,接着苏菲神情的凝视我:“三三。如果我能出来,这辈子不管风里雨里,我都永远伴你,如果我出不来...”

“不会的,你一定可以出来!我知道的,就像小时候每次我被人欺负,你都一定会及时出现一样,你要是不出来,以后谁保护我,以后再有人踩在我脑袋上吐唾沫,谁安慰我,老婆,我不能没有你!”我很没出息的嚎啕呜咽,脸上的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从来没有一刻我像现在这般无助,不知道应该跟谁祈求,更不知道谁能帮我。

或许是太过疼痛了,苏菲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唇更是白的吓人,旁边的医生扒开我握在担架车上的手,严肃的说:“必须马上进入产房,否则妇产会有生命危险的,小李通知院长,小王快去通知那几位著名的助产医生。”

接着几个护工将我拉开,“媳妇!”我声嘶力竭的喊叫挣扎,韩沫和杜馨然拽住我,韩沫拍打着我的后背安抚:“不能再耽误了,为了等你来,菲菲已经多坚持两天多。”

“三三,我爱你,很爱很爱!”产房门重重的合上,一道小小的房门,彻底隔开了我和苏菲。

我整个人好像虚脱一般瘫坐在地上,两只眼睛无神的盯着产房的指示灯,心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念想。或者说不敢想象,几秒钟后,我听到苏菲从产房里发出撕心裂肺一般的喊叫:“生,我要生下来!我一定要生下来!”

“媳妇,不要了,孩子咱不要了。我只要你!”我的心几乎完全纠到了一起,泪眼模糊的趴在门上喃呢,如果可以代替,我真的愿意替她承受这份痛苦。

这个时候电梯门开了,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急冲冲的从里面跑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苏菲的师傅医生,显然他也听到里面的惨嚎,一把揪住我的脖领拽到后面,上手就是一拳头打在我鼻梁上,愤怒的咆哮:“这其中的厉害关系,难道苏天浩没有告诉过你吗?为什么不阻止菲菲?”

“我..”我哑口无言。

“如果菲菲有个三长两短,你就不要离开上海了!”医生脸色铁青的一把推开我。朝着同行的几个女医生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小徒,拜托各位了!”

几个女医生不再耽搁,快步走进产房里,医生拿出电话走到另外一边,不知道跟什么人打电话,听起来口气的特别狂躁。

我靠着墙壁。两手捂脸哭泣。

“成虎,这是菲菲让我转交给你的,早几天前,她以为你可能不会赶到上海,背着他哥,偷偷给你写下这封信。她爱你爱到深入骨髓。”韩沫从包里拿出一张折叠的信笺和一枚星星造型的小耳钉,红着眼睛,捂着嘴巴低声哭泣。

见到那枚耳钉的时候,我愣住了,这颗耳钉是当初还在崇州市的时候,苏菲硬拉着我去打的“情侣耳钉”。苏菲左耳,我右耳,我的那枚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没想到过了这么几年,她的仍旧完好无损的保存。

我记得她当时说,耳钉代表她对我的爱,即便她没法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让我只要摸到耳洞的时候,就会想起她,我揉了揉眼睛展开那张信笺,当看到苏菲娟秀的小字时候,我的心又一次忍不住颤抖起来。

三三:

当你看到这份信的时候。宝宝可能已经降生了,我或许也走了。

我很想等到你出现,然后亲口说声想我爱我,抱抱我,可我知道你忙,知道有很多人翘首以待的等着你。凭心而论,你不是个称职的丈夫,可我就是爱你,或许是在十七岁时候那间网吧的巷子里,你一手抄着板砖,一手攥着弹簧刀呼喝刀疤的时候,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吧。

我一点都不后悔认识你,能够在最正确的时间遇上最对的人,陪伴他走过最苦涩的年华,我知足了,你不帅,但你在我心中足够爷们,你没有钱,但却愿意为我倾尽所有。

我明白你想让我过最好的日子,享受最好的生活,即便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可是每天一睁眼只要想到你,我都会不由自主的笑,能够拥有你,我很幸福,幸福到经常会忍不住想跟你讲,别再拼了,你已经做的够好了!

三三,我很久没有看到过你会心的笑容了。答应我,不管我最后能不能从产房里出来,以后你都要阳光的笑,每天都笑,咱们的孩子,如果是女孩的话。就叫她赵念夏,因为我是那年夏天认识你的,如果是男孩的话,就叫赵平,平平安安,平平淡淡。

我不要你傻乎乎的为我孤独终老。更不允许我们的孩子没有母亲,如果你爱我,如果我不在了,就找一个爱你胜过爱自己的女人,那样她会爱屋及乌的疼惜孩子。

春风十里,不及那年,那你!

我抓着信笺,泪水“吧嗒吧嗒”的打落在地板上。

这个时候,苏天浩从楼梯的方向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上来,朝着韩沫问:“沫沫,手术怎么样了?我妹妹她..”

“她选择把孩子生下,几天前就做好的决定!”韩沫揉着眼角低声回答。

苏天浩一脸杀机的回头怒视我,几步跨到我身前,一拳狠狠的怼在我鼻子上,然后一脚狠踹我的小腹,将我给踢出去老远,唾沫横飞的指着我咒骂:“赵成虎,你他妈答应过我什么的?菲菲的身体。你不是不知道,她会死得!”

“天浩你干什么?成虎心里不比你好受!”韩沫和杜馨然慌忙上去拉拽苏天浩,可是两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拦的动暴跳如雷的他,苏天浩一个闪身之间又蹿到我跟前,两手揪住我的衣领,将我一下子撞到墙上。

我没有出声。更没有还手,甚至脑海里还隐隐盼着他干脆把我打死最好,苏天浩膝盖弯曲,朝着我的小腹“咣咣”猛磕两下,接着又是一脚把我踢出去老远,本来就气急攻心。再加上我身上的伤一直都没好利索,我直接“噗”的吐出口猩红的血液,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苏天浩从边上抄起垃圾桶,冲着我的脑袋就玩命砸了过来,我不躲不闪,干脆闭上眼睛。这一垃圾桶将我重重的砸躺在地,苏天浩抬起脚就朝我脖颈踩了过来,我平躺在地上喘息着。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道身影快速冲了过来,拿自己的身体撞开苏天浩,背转身子挡在我前面。

“师傅..”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我脸上的泪水和血水交织在一起,哽咽着出声。

“有师傅在,谁也伤害不了你!”师父佝偻着后背,一阵剧烈的咳嗽,但是言语里却带着浓浓的不容置疑,师父指着苏天浩低吼:“你苦,你有成虎苦吗?你是至亲,他是挚爱!”

产房里猛然间再次传出苏菲的喊叫声,师傅将我搀起,冲着满脸是泪的苏天浩说:“菲菲还没有出来,你就那么确定她会有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