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 太刺激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恩不言谢!诸位以后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绝对尽心尽力!”我站直身子,挨个给几位助产医生鞠躬道谢,没有任何夸张,她们是我一家子的救命恩人。

几个医生略显疲惫的摆摆手跟我客套几句,然后快速走出产房。

屋里只剩下我们一家和苏天浩、韩沫,大家彼此对视了几眼。

苏菲凝视着我问:“三三,你现在什么心情?”

“激动,澎湃,亢奋,五味杂全,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真是太他妈刺激了!”我手舞足蹈的从原地来回蹦跶。

苏菲白了我一眼,柔声道:“当着孩子面。以后说话不能那么粗鲁,你也不想闺女以后跟你似的,张口闭口的脏话吧?除了这些,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有,你们就是我的全世界,我能不沉吗。”我重重点了点脑袋,小家伙很有意思,刚才被我一嗓子吓得“哇哇”大哭,苏菲只是轻轻拍打了两下后,就停止了哭泣。慢慢的睁开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不哭不闹,特别的乖巧。

“妹妹,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大白兔,你尝一颗吧?你得答应哥,以后都不能再骗我了,我真的承受不住。”苏天浩红着眼眶攥着几颗奶糖,拨开糖纸准备放到苏菲的嘴里,旁边的韩沫一把推开苏天浩胳膊上娇骂:“什么都不懂。你是怎么当哥的,快去冲红糖水,你看不到菲菲出了多少汗,留了多少血?”

“有你这个可人懂事的嫂子在,哪用的着我哥操这么多心,大嫂我月子期就劳烦你了。”苏菲眉开眼笑的朝韩沫怒了努嘴。

“嘿嘿,我妹我说的对,跟自己家里人不用那么客气。”苏天浩笨拙的揉了揉鼻子,快速走了出去,韩沫臊红着脸嘀咕:“不要乱说,我什么时候答应当你嫂子的。”

“三三,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私密的话要跟嫂子说,你在不方便。”苏菲虚弱的朝我念叨。

“好!我正想出去给大家报声平安。”我望了一眼枕边的小家伙,想要亲她一口,又害怕自己脸上有细菌之类的东西,迟疑了几秒钟后,我咧嘴哈哈大笑着跑了出去。

门外挤着一大堆人,我师父野狗、苏菲的师父医生,刘云飞、朱厌、王兴和白狼以及“十虎”全都在。我很用力的捶打了两下自己胸脯,情绪激动的冲他们喊叫:“各位,公布一个好消息,我当爸爸了,是个女儿!小公主六斤六两。母子平安!”

“哇吼!”所有人全都鼓起掌来。

“师傅,我当爸爸了,你当师公了!”我亢奋的摇晃着师父的胳膊。

“老子耳朵又不背,刚才孩子哭的那么响亮,一听就知道以后注定不同凡响!”师父满面笑容的点头。

“师父,您徒弟当妈妈了,你以后也是师公了!”我又朝着苏菲的师父抱拳,尽管他刚才揍了我一顿,但我知道他那也是因为心疼苏菲,医生蹩着嘴角“哼”了一声。但是眉眼之间我看的出来他还是很开心。

“朱哥、兴哥、云飞,我当..”我欢呼雀跃的朝哥几个捶胸顿足的嚷嚷道。

他们几个异口同声的冲我喊道:“爸爸了。”声音那叫一个响亮,朱厌也跟着他们一起凑热闹,只不过这家伙天生嘴皮子不利索,说话也慢了半拍。人家都说完了,他才磕磕巴巴的蹦出来:“爸..啊就..爸爸!”整的跟有回音似的。

“嗌!”我拍了拍大腿,朝着哥几个连连带头。

“等等,好像哪有点不对劲儿!”王兴摆了摆胳膊,皱着眉头看向我。猛地回过来味儿,脖子一梗大吼:“狗日的占咱们便宜,揍他!”一帮小青年瞬间叫喊着就扑向了我,先前那股子沉闷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

哥几个从走道里打闹了几分钟后,我衣衫凌乱的爬起来。拿王兴的手机挨个家里人打电话,先拨通我家老爷子的号码,当听到苏菲生了的时候,老爷子那头直接哽咽了,我劝了好半天才止住,接着又给伦哥他们纷纷报了一声喜,除了雷少强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以外,其他人都收到了这个好消息。

等我挂掉电话后,杜馨然脸色复杂的走到我面前,轻声说:“恭喜你成虎。菲菲是个好姑娘,一定要好好珍惜她,我看你们这儿女人少,要不这几天就留下照顾她吧,你不会介意吧?”

我刚要说话。我师父走过来冲我屁股就是一脚,虎着脸问:“臭小子,我徒孙女的名字想好没?”

我仍旧没从喜悦中回过来神儿,脱口而出道:“想好了,是菲菲起的,赵念夏,寓意我和菲菲是在那年夏天相识的,师傅我刚才跟你说没说?我当爸爸了..”

“我觉得你丫是魔怔了!既然知道当爸爸了,该准备的都准备好没?”师傅没好气的揪着我的耳朵问道。

“准备啥?是不是煮红鸡蛋啊,给每个人都发一下?”我不解的摇摇头。模模糊糊记得小时候村里人生孩子,好像都需要给亲朋好友送几个煮熟的红鸡蛋。

“红个毛线!小丫头的尿布、屎步片备了没有?小衣服、小帽子,还有儿童床准备了没有?菲菲月子期总不能一直在医院吧?过了这几天你们是直接回石市,还是留在上海,难道都不需要准备?”师父扯着我的耳朵揪到自己脸跟前,唾沫横飞的训斥。

我一阵傻眼,师傅说的这些,我还真没想过,毕竟初为人父,而且我从小没妈,我爸和苏菲他妈也没在身边,周边又都是一帮年青人,谁也没想过这些玩意儿。

“老子就知道你丫肯定没心没肺,我都准备好了,等菲菲出院,到我那去住吧,过了月子期,你们爱往哪滚往哪滚,咳咳咳..”师父松开我,剧烈咳嗽了两声。

“师父,你身体不碍事吧?”我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心里满满的感动,师父师父,亦师亦父,过去他总是看我横眉冷对。哪哪都不顺眼,没想到却事事都为我操心。

边上的医生一下子不乐意了,梗着脖颈,胸脯一仰谩骂道:“你懂个屁,毛手毛脚了一辈子,我徒弟到你那住,那我这个师傅的老脸往哪搁?还有谁伺候她月子?你伺候吗?万一我徒弟有个头痛脑热,你懂吗?别说话,你会的那点三脚猫医术,还都是我教的。我徒弟哪都不去,就在静安区了!”

“嗌我说,你个丑八怪还讲不讲理了?你徒弟是我徒弟的媳妇,理所当然到我那去住,住在娘家算个什么事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徒弟混的多次似的,出院以后必须到我的普陀区。”我师父当仁不让的也昂着脑袋嚷嚷起来。

“老狗,你一定要跟我争是吧?”医生勃然大怒,直接挽起了胳膊。

我一看两人这是要干起来,赶忙走到中间去劝架。“滚犊子,没你事儿!”两人不约而同一把推在我身上,把我给推了踉跄。

我师父呲牙咧嘴的解开领口扣子道:“你想怎么滴吧?丑八怪,做人要讲良心,要是没有我。没有我徒弟,你有那么好的命收下菲菲?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咱们就按老规矩走吧,三局两胜!”

“来就来,谁啊谁啊!三局两胜太慢了,一把定输赢!”医生急赤白脸的伸手比划着。

“操,来呗!”我师父眉头扭到一起。

眼瞅两人要大打出手,我赶忙朝着走廊那头的王兴他们摆手,示意过来拦架,这俩人加起来都有一百岁了。要是真因为这事儿闹的不可开交,到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张竟天交代。

王兴他们赶忙跑了过来,这个时候我师父和医生一齐往后跳了一步,同时抡圆了胳膊,嘴里大声喊叫:“石头,剪刀,布!”

“噗..”我们一帮小青年集体喷了,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是用这么“科学”的方式定输赢。

两人跟老小孩儿似的连蹦带跳猜了半天拳,最终医生三比零完胜我师傅,医生当时春风满面的哈哈大笑:“老狗,你天生反应慢,还非给我整这么刺激的比试,自己说说,从年轻那会儿跟我斗,哪次你赢过?”

“擦,老子是故意让你的,你给我等着!”说着话,师傅气急败坏的就往电梯口走。

“师傅,你干嘛去?”我弱弱的撵了出去。

“都怪你个没用的东西,连累老子输,我特么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就搬到丑八怪那住,他长得太丑,万一吓到我徒孙女怎么办?”师父恼火的一巴掌甩在我后脑勺上,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我委屈的捏了捏鼻子头,这个时候王兴走到我跟前,低声说:“三子,我现在带云飞和十虎去一趟昆山,强子可能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