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 新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一点小波折,总算把苏菲和孩子有惊无险的送回病房里,得知我们刚刚被偷袭的消息后,“医生”当时就急眼了,安排了十多个“武装保安”到门口守卫,进出的医生、护士全都得接受排查。

所谓的“武装保安”我觉得应该都是天门的精英,十几个青年人大概都是二十七八岁,走路、站姿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那种,身上带着股杀伐干脆的利落劲儿,感觉都和“恶虎堂”的兄弟有一拼。

病房布置好以后。韩沫和苏天浩张罗着回去给苏菲煲汤,而苏菲和孩子都沉沉的睡去了,生小孩儿本来就是件九死一生的事情,苏菲的体质不好,加上之前身体里还有毒,更是耗费了全部体力,能坚持陪着韩沫、杜馨然她们说十几分钟话已经是在硬撑。

我和杜馨然呆在病房里彼此对视,我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杜馨然可能是不太好意思和我说话,我俩僵持了几分钟后,我寻思老爷们得有点老爷们的气魄,朝着她嬉皮笑脸的说:“能让堂堂杜家的二小姐伺候我媳妇月子,也就我赵成虎有这个面子了,将来我家念夏长大以后也有的吹了,谢谢你啊然姐。”

“少臭屁。跟你没任何关系,我照顾自己的干闺女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杜馨然撇了撇嘴巴,往奶瓶里倒了一点水,轻轻的摇晃。

“干闺女?”我诧异的问道。

杜馨然昂着胸脯道:“当然了,刚刚我和菲菲在产房里商量过的,以后我就是念夏的干妈,你有意见吗?”

“没,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还没当妈,就先当上老干妈。嘿嘿..”我干笑着揉了揉头,不知道杜馨然整这一出是图的什么。

杜馨然幽怨的瞟了我一眼,摇摇头,用自己的嘴巴试了下奶瓶里的水温,然后把奶瓶放到了小念夏的嘴边,小念夏立马狼吞虎咽的嘬了奶嘴,我诧异的问道:“孩子不是要吃奶的吗?”

“真服了你们男人,什么都不懂就要当爸爸,不知道难道不会提前问问医生或者自己查查资料吗?小孩儿刚出生,第一餐是要喂点水的,然后才能吃母乳。”杜馨然白了我一眼,那副模样真恨不得要扇我两个嘴巴子。

我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梁,走到熟睡的苏菲身前,替她掖了掖被角,然后又从她的额头亲吻了一口,从生完孩子一直到现在,我都没能好好的跟她说两句话,我累,她其实更累,脑子里无时无刻的不在惦记别人。不用说我也知道,她刚刚把我赶出产房肯定是想替自己哥哥戳穿和韩沫之间的那层窗户纸,要不然刚才苏天浩两口子走的时候,也不能如胶似漆的手牵着手。

喂完孩子,杜馨然轻声问道我:“成虎。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看你眉头一直紧皱不下。”

“没有啊,可能是有点犯困吧。”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

杜馨然“哦”了一声,没有再继续接话,房间里顿时陷入了沉寂,我们再次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我倚靠在窗户口望着底下的医院大院,盼望能看到王兴带着雷少强出现,杜馨然有条不紊的坐在陪护床上替孩子折叠尿布。

“成虎,待会你出去再买几个奶嘴吧,宝宝的奶嘴必须卫生。”猛不丁杜馨然抬起头冲我说道。

“啊?买几个陆吾?”当时我正在琢磨应该解决掉这个陆吾组织。完全是下意识的回问道。

“让你买奶嘴,买什么陆吾,我看你真是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算了,你陪着菲菲吧。我出去买,男人毛手毛脚的,估计买回来也不能用。”杜馨然掐着腰,哭笑不得的朝我撇撇嘴,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开门的一瞬间。我看到白狼正仰着脑袋往里瞅,那副想看又不敢离的太近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小白,你进来吧。”我朝着白狼伸伸手,智力下降后的白狼不光忘记了过去的很多事情。整个人身上那股子残暴的气息也随之被冲淡很多,如果他的情绪没有失去控制,其实就跟普通青年一样,甚至比普通人还多出几分儒雅。

“大哥哥,你喊我?”白狼倚靠在门口,没有敢走太近,眼珠子时不时张望两眼婴儿床上的小念夏。

“你是想看看你的小侄女吗?”我走到念夏的旁边,笑眯眯的问道白狼,让白狼进屋,其实对我来说就是一场豪赌。如果这家伙突然兽性大发,我都不敢想想后果,可是他那对孩童一般的真挚目光又让我狠不下心拒绝。

白狼揉搓着衣角,先是点点头,又赶忙摇摇头。

我犹豫了几秒钟后。朝着白狼勾了勾手指头说:“你走近一点看看她吧,她叫念夏,是咱们王者的第一条新生命,其实你也一样,现在的你。也是一条新生命,过去的事情,如果想不起来,你就不要去想了,或许真的恢复记忆,你不一定会比现在开心,你看念夏戴着你送给的那串手链,漂亮不漂亮?”

“新生?对,新生!”白狼忙不迭的点头,像是个孩子一般亢奋的咧嘴傻笑:“漂亮!好漂亮,小念夏长得好白,眼睛大大的,以后上学一定是校花。”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大,白狼又赶忙捂住嘴巴,快步往后倒退。如同犯了错一般的朝我小声说,大哥哥,我会不会吵到念夏和嫂子?

我搂住白狼的肩膀走到窗台,笑着说:“没事的,念夏长大以后一定会觉得很自豪,她的出生或许间接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好好的陪着念夏长大,你也慢慢长大。”

我想感情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妙不可言的东西,有时候可以叫人癫狂,恨不得屠天戮地。诛杀漫天的神佛,有时候又可以化腐朽为神奇,让一个丧心病狂的侩子手变得比稚童还要天真。

白狼狂点两下脑袋说:“等念夏长大,我每天送她上学,带她放学,不让任何人欺负她。”说着话的时候,白狼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冽起来,阴测测的狞笑:“谁骂念夏一句,我就拔掉谁的舌头,谁打念夏一下。我就扭断谁的手腕。”

“小白,你不许有这种想法,所谓的成长就是要经历形形色色的各种人和事情,不管好的还是坏的,我们都应该感谢和缅怀,念夏要和平常的小孩子一样,上学、读书、结婚、生子,自然也免不了有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我皱着眉头抓住白狼的肩膀,刚才有那么一刹那间,白狼的情绪又变得不受控制起来,不过相比起前几次,这次他居然能够自己控制住了。

“感谢经历..”白狼费解的望向我,沉默了几秒钟后,朝着门外走去:“大哥哥,我上趟厕所。”

“真不知道,留他一条命到底是对是错。”望着白狼的背影,我轻声嘀咕。

我和白狼聊天的过程,苏菲已经醒了,只是没有出声,一直怔怔的望着我。如果不是我不经意间回了下头,都没有发现,我赶忙凑过去问她:“是不是声音太大,把你吵到了?”

“三三,突然觉得你变的成熟了好多,记得刚认识你那会儿,你整天嚷嚷着要当老大,要做龙头,现在的你,变得比过去稳重大气了很多。越来越喜欢这样的你了。”苏菲伸手握住我的手掌,仰着脑袋眨巴眼睛巧笑:“允许我自恋一下,你说你的变化,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是不是因为你,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媳妇是仙女,常年跟仙女睡一个炕头,或许我沾染了点仙气吧,媳妇有你真好!”我把脸靠在苏菲的额头上,轻轻喃呢。

“成虎,我跟你说,以后买奶嘴,就买这样的..”这个时候,杜馨然突然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塑料袋,朝我说道,见到这副场景,她尴尬的脸一红,慌忙准备离去,苏菲朝着杜馨然招招手呼唤:“馨然姐,你回来的正好,我想解手..”

这个时候,白狼也回到病房,站在门外朝我低声说:“大哥哥,你出来一下,我看到一个奇怪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