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 没底线的组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的车头撞在前面车尾上,巨大冲击波一下子将我给震的站了起来,我脑袋“咚”的一下磕在前挡风玻璃上面,疼的差点没晕过去,忍不住咒骂:“麻痹的,作戏而已,这么认真干鸡毛!”

得亏我怀里抱着的孩子是个布偶,这要是真是我闺女,我绝逼立马宰了开车的司机。

之前我们商量好了,把车开到返回“医生”住所还有几里地以外的盘山公路的时候,故意制造一起刹车失灵的“演出”,没想到前面开车的司机和我们这辆车的司机竟然这么入戏。

医生住在静安区东郊的一座矮山上,山并不高,海拔也就两三百米的样子,进山之前有七八里的盘山公路,这种小山包在北方的丘陵地带极其普遍,不过在上海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绝对数得上凤毛麟角。

盘山路的两边郁郁葱葱的全是树木,很方便埋伏。这也是我们提前为“陆吾组织”的人想好的,既然发生了追尾,我和司机理所当然的从车里出来,临下车前,我还深情款款的把“孩子”递给后面的杜馨然,然后朝着她旁边的“苏菲”交代道:“媳妇。你就在车里老老实实呆着,我去去就来!”

“苏菲”乖巧的点了点脑袋。

“怎么回事啊?”我扯着嗓门问前面的两辆商务车,前后两辆商务车里一共坐了十多个武装保安,此刻全都走了下来。

边说话我边往前走,按照计划,现在打头的第一辆车应该“顺理成章”的引擎出现问题。然后我们被迫在原地等待,没意外的话,陆吾组织的人应该会趁着这个机会蹿出来进行刺杀。

“赵先生,发生交通事故了!”最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急冲冲的跑过来朝着我小声说道。

我还以为已经“入戏”了,急躁的问:“咋地了?是不是汽车出什么问题了?”

“不是。刚才拐弯的时候,我开的太快,不小心给挂到一个骑自行车的老太太!”司机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珠子,冲我急赤白脸的摇头摆手。

呃?难道临时又加“戏”了?我疑惑的看向司机,行动前我们没有商量过有这个细节的啊?司机拉着我跑到最前面,我这才看到车头的地方瘫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妇人,旁边还扔着一辆被撞变形的自行车,车轱辘还在慢悠悠的打着转。

老太太衣着朴素,满脸痛苦的捂着膝盖坐在地上“哎哟,哎哟”的直哼哼,她膝盖和小腿的地方全都被磨破了皮,看起来不像是装的,几个武装保安想要上手搀扶老太太,老太太慌忙挣扎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语速飞快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讲什么。

“她说啥?”我问向旁边的司机,头一次明白多掌握几门语言是多重要一件事情。

司机解释道,她说她腿折了,让咱们打电话报警,打120。

“把她拖到一边去,继续赶路!”我拍了拍脑门有些无奈,如果是平常,我肯定会先把老太太送到医院,但是今天这意外出的未免太蹊跷,不防不行。

司机为难的说道:“这不合规矩,四爷交代过,天门的人不能欺负普通老百姓,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先把老人送到医院去吧?”

老早以前,我师父就说过,越是正经八百的灰色组织越注重小细节。往往西装革履,彬彬有礼,而那帮整天脏话连篇,指爹骂娘的九流混混,只能算作傻逼。

瞅那老太太哭撇撇的模样,我寻思可能是遇上碰瓷儿的了。朝着司机摆摆手说:“不用,汽车开那么快,如果真撞到她,她还有机会哭嚎么?我寻思八成是想讹点钱,赶紧给她点,打发走得了!咱们还有正经事呢。”

我又仔细打量了几分钟,瞧那老太太的样子确实不像是伪装的,盘山公路的两边有一些耕种地,所以出现一个两个的农民,也不是啥稀奇事,况且就算她真是杀手,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妇人也不可能奈何的了我们这么多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所以我并没有太过深想。

司机走上前去跟老太太交涉,我招呼其他保安上车,也不知道那个呆头呆脑的司机跟对方说了什么,瘫坐在地上的老太太突然“哇”的一嗓子哭嚎起来,大声嚷嚷着“打人了,打人了!”同时两只手抱住司机的小腿。死不松手,其他保安赶忙走过去劝解。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两边的树林里蹿了出来,大概能有七八个人,这帮人手里都握着明晃晃的匕首,分工很明确的散成两伙。一帮人冲向苏菲和孩子所在那辆“宝马”车,还有四五个照着我就扑了过来。

该死!千防万防,还是着了“陆吾组织”的道儿,我们在计划对方,对方显然也在算计我们,此时所有武装保安全都云集在最前面。想要回头救援明显慢上半拍。

我慌忙从袖管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刀子,往后快速倒退。

跑在最前面的一个青年举起胳膊,手持刀子,径直扎向了我的脑袋,带着一道劲风,我骤然停下脚步,身子一侧,不退反进,用肩膀径直朝他怀里撞了过去,那人显然没有防备,手里的刀子落空,反而背我撞的一歪。我顺手将匕首插进他的肩膀,同时左臂的手肘狠狠的怼在他的心口,那人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紧跟着他左右又蹿出来两个挥着匕首的青年,我想要往后倒退明显来不及了,“去尼玛的!”我一咬牙,甩开腿就是一记“砍踢”蹬在左边那小子的腿上。学了这么长时间的功夫,也就“砍踢”我使的最得心应手,一脚干翻左边的杀手,右边那青年手里的刀子已经刺向了我的脑袋,我来不及多想,直接往后一蹲。一屁股坐到地上,险而又险的避开要命一刀。

我的屁股跟地面亲密接触,疼的我眼里差点没掉下来,当时真的是超常发挥了,坐到地上后,我就地一滚。对方的刀尖“铛”的一声捅在地面上,我双腿飞快的蹬了一出去,正踢在那人的裤裆上,他“哎哟”一声,夹着双腿就跪下了。

我侧起身子,两手撑住地面。快速站起来,结果刚起身,还剩下最后一个杀手已然逼到我面前,那家伙横着脸,刀尖直刺我的肚子,我躲都没躲,硬生生的迎了上去,同时也一刀捅进他的心口。

“赵先生,你没事吧?”十多个保安急冲冲的跑了过来。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等特么你们救援,黄花菜都凉了好几遍了!

那人带着一脸无可思议的表情,痛苦的捂着胸口慢慢蹲下。我拍了拍他的脸颊嘲讽道:“傻逼了吧?爷衣服藏了口平底锅!跟我拼刺刀?呵呵呵...”

没等我继续得瑟,不远处猛地传来杜馨然的尖叫声,我们慌忙望去,看到那四五个杀手手持小铁锤,正围着宝马车“咣咣”的猛砸,“草泥马,别碰我媳妇!”我嘶吼着就冲了过去。

“赵先生,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这个时候从树林里走出来一个瘦长的汉子,那人我不陌生,正是白狼之前看到的那个戴红帽子,拿望远镜偷窥我们的男人。

那个男人单手插兜,手里还攥着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指着我,慢悠悠的踱步到宝马车跟前,很嚣张的吹了吹枪口冲我冷笑:“久闻赵先生才智过人,今日一日不过如此嘛,车里坐着的人可是您的妻子和千金?”

“你给我装你麻痹的文化人!道亦有道。都特么从社会上混饭吃的,有啥事冲着我来,别碰我媳妇和孩子!”我恼怒的瞪着他,这次我看清楚狗日的长相了,他大概二十七八岁,倒三角眼,国字脸,从眉心到右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看上去就像是脸上趴着一只大蜈蚣似的可怖。

“看赵先生这么激动,想来车里的人没错了!”男人得意的扬起脑袋,打了个响指,车边的四五个杀手继续“咣咣”的抡捶猛砸汽车玻璃。“苏菲”和孩子,以及杜馨然被他们抓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你到底想怎么滴吧?咱们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祸不及妻儿,当杀手当成你们这么狗,就没意思了。以后还咋出去接活儿?”我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低吼。

“那人钱财与人消灾,赵先生之前死我两名手下,又伤我左膀右臂,这笔账肯定是要算一下的,不过我的雇主还是希望能给赵先生留一条命,他的要求很简单。赵先生懂的。”男人耸了耸肩膀,很自信的笑道:“忘记自我介绍了,鄙人陆吾。”

“你可真是个逼人啊。”我讽刺的醒了一把鼻涕头子冲他昂声说:“吴晋国不就是想要崇州市么?行啊,只要你放过我媳妇和孩子,崇州市老子送给他了。”

别看我嘴上骂骂咧咧,实际上心底震撼到了极点。没想到面前这位就是陆吾组织真正的龙头,陆吾本人,那句“陆吾抬头,南山血流”说的应该就是狗娘养的。

“NO,NO,NO,我的雇主现在还要石市和你的金融街,包括赵先生的一条手臂。无所谓左右都可以的。”陆吾戏谑的摇了摇脑袋,这个时候,汽车玻璃已经被完全砸烂,车门让几个杀手强制拽开,“苏菲”和杜馨然也被他们给要挟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