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4 你不是陆吾/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罢话,陆吾嘴角上翘,得意忘形的瞅着我。

“吴晋国想要崇州市和石市,还想把金融街据为己有?你能不能受累现在帮我打电话问问他,想不想再多要个爸爸,如果他愿意喊我声爹,我死了以后一切都是他的,毕竟子承父业,没毛病!”我龇牙瞪眼的嘲笑道,拳头攥的死死的,真恨不得一拳砸烂狗日的脑门。

被陆吾几个手下擒住的杜馨然抱着孩子,惊恐的朝我小声呼救,而头上戴顶孕妇帽,身上罩件宽大风衣的“苏菲”则一语不发的低着脑袋,符合她一贯的性格。

“首领还少一个人。那个叫白狼的青年不在车里。”一个杀手低声站在陆吾身后汇报。

陆吾看了一眼车里,又从我身后的十多个保安脸上一一掠过,“哈哈”大笑着说:“赵先生,让白狼出来吧,他躲在暗中偷袭我们的计划恐怕泡汤了。他的旧主也很想念他,还特意从美国为他请了几个著名的医生。”

“我能理解成你是在害怕他么?”我眯缝眼睛望向陆吾。

“怕?”陆吾怔了怔,接着仰头大笑道:王者没有任何让我惧怕的人物,除了朱厌我稍稍有些忌惮以外,其他人在我眼中都是爬虫。白狼只是一个稍微大点的爬虫罢了。

“哦,动我王者无所谓,可碰我媳妇和孩子,你就不怕跟上海的霸主天门杠上么?我和我妻子可都是天门大哥的门生,我闺女更是两位大佬的徒孙女。”我看实在吓唬不住他。就又把“天门”给抬了出来。

陆吾迟疑了几秒钟,侧了侧脖颈,抚摸自己的下巴颏低语:“确实比较麻烦,看来最近几年不能再接上海的生意了,赵先生不要试图拖延时间了,这附近被我装了几个信号屏蔽器,就算卫星定位也找不到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

“断我一臂,窃走崇州,石市两地,然后你给我们一家三口留下活口是么?”我舔了舔嘴唇,慢慢向前挪动几步,尽可能离陆吾近一点。

陆吾轻蔑的扫视我的小动作,看起来很是胸有成竹,点点头道:“理论上是这样,如果你愿意为自己增加点买命钱,或许我可以考虑不让你断臂。”

“假如老子拒绝呢?”我昂起脑袋,眯缝起眼睛盯着他的眼睛,他同样一眨不眨的瞄着我,这家伙两只眼珠的颜色很特殊,居然是罕见的深棕色,看人的时候,仿佛一头野兽,让人心底发慌。

“那就对不起了!”陆吾回身一个大撤步,硬生生的从杜馨然的怀里将捂的严严实实的“孩子”。阴沉着脸低吼:先从令千金开始!

把孩子抢到手以后,陆吾的脸色骤变,急忙掀开包裹孩子的被褥扫视两眼,气极反笑:“怪不得有恃无恐,原来是假的!”

他重重的将布娃娃摔到地上。扭头看向戴着孕妇帽,长发盖脸的“苏菲”,狞声道:“孩子是假的,你的妻子恐怕也是被人假扮的吧?赵先生果然诡计多端。”

他一把将“苏菲”拽到自己身前,阴鹫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来这老孙子是真动怒了。

“好说,对付奸狐狸就得上好猎手。”我扬嘴一笑。

陆吾“咔擦”一声将手枪上膛指向我低斥:“妻儿是假的,无所谓,你赵成虎不可能也是假的吧!杀掉你,我也算完成任务。赵成虎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妥协与否?”

“当杀手的都像你这么废话连篇吗?真替这个职业的未来感到担忧,知道电视里那些反派为什么死的早么?就是因为话太多!”我伸了个懒腰,轻描淡写的打了个响指。

我身后的十多个保安齐刷刷的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了对面的陆吾一伙人。虽说上海滩的治安要比石市更加严格,但对于天门来说,搞点火器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你...”陆吾一副不可思议,身体很机敏的往后倒退。

我笑着说:“陆先生,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的过子弹,带着你的人,双手抱头蹲下,兴许我可以大发慈悲。给你个痛快,陆吾组织,不过尔尔!”

把狗日的刚才对我的嘲讽,原封不动的还给他,陆吾五官拧在一起,猛不丁看到了边上的杜馨然,瞬间喜上眉梢,张牙舞爪的就朝杜馨然抓了过去。

路过假苏菲身边的时候,假苏菲突然突然动了,“簌”的一下从怀里掏出一柄尖刀狠狠的刺向陆吾的脑袋。陆吾快步闪躲开,回头手肘一下狠狠的磕在假苏菲的胸口,假苏菲踉跄的往后倒退几步,同时一把掀下头上的孕妇帽和假发套甩向对方。

“是白狼!”周边的几个杀手忍不住齐呼,同时一齐围攻过去。

没错!装扮成苏菲的人正是白狼。此时的白狼脸色冷冽,嘴角上幅,脸上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邪恶笑容。

在我们的计划里,原本是没算计到会把陆吾这尊大神给引出来的,本来我就琢磨着让白狼装成苏菲。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给对方这次行动的带头人来个致命一击,不曾想陆吾一直都很机警,跟白狼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

当然我们也没想过陆吾手里会有枪。

“赵先生我们开枪么?”医生派给我的保安头头轻声问道。

望了眼场上的局势,我摇头压低声音道:“不能开。伤到我姐,我就罪过了!再等等!”

杜馨然还在宝马车跟前,虽说这会儿没人注意到她,可是万一枪走火的话,这个责任可就大了。

让我好奇的是。我们是因为忌讳杜馨然才没敢开枪的,而陆吾为什么同样也迟疑着没有开枪,他把身体藏在几个手下的后面,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白狼几乎不躲不闪,迎着一个杀手冲了过去,他双手抓住那人的手臂,腰部用力,一个潇洒的过肩摔把他丢了出去。

轻松撂倒一个杀手,白狼腾空一米跳起,然后右腿准确的踢在另外一个杀手的胸口。一个非常凌厉的回旋踢,那人也轰然倒飞倒地,这还不算完,那杀手躺地的一瞬间,白狼再次压身过去,弯下腰,手起刀落,匕首尖狠狠扎进对方的眼里,“啊!”杀手惨嚎着从原地打起滚来。

“桀桀桀...血腥味,真好闻!”白狼拿刀尖从杀手的衣服上蹭干净,甚至还极其病态的舔了一口刀尖,身体佝偻朝着躲在两个手下后面的陆吾狞笑:“伤害大哥哥,你当诛!”

“弟兄们把枪收起来,给傻逼一个公开挑战我兄弟的机会!”我回头朝十多个保安摆摆手,同时冲着杜馨然眨巴眼睛。示意她躲起来或者慢慢移动过来。

“陆吾,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可敢与我兄弟一战?赢了我放你滚蛋,输了就留下给两边的柏树当化肥!”我朝着陆吾“哈哈”大笑。

“君子一言!”陆吾强压着怒火,任谁碰上这种逆转,肯定也会暴走。

“几匹马也难追!”我爽朗的点了点脑袋。

眼下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杜馨然安全,只要杜馨然脱险,我们就可以马上开枪把狗日的嘣成筛子,至于什么君子不君子的,我挺无所谓。反正好名声也换不来人民币。

见我们的人集体把枪都收了起来,陆吾才从手下身后走出,脚下速度骤然放快,只见他身形微晃,步伐腾挪之中。双臂已然轮圆,右手一拳直捣白狼的心口。

白狼“哼”了一声,陆吾这一招简单的黑虎掏心,力道和速度却运用到了极致,快的我根本看不清楚。

白狼退后半步。单手横在胸口,等陆吾的拳头擂过去,白狼顺势往怀里一拉,身子一退,又反手捏住他的手腕。同时攥起匕首朝着陆吾的胸口就刺了过去。

陆吾被迫身子向前倾倒半步,白狼高高弹起,一脚朝着他的左边肩膀踢去,陆吾只得无奈的抬起左臂抵挡,眼瞅白狼要占上风。陆吾却突然绷曲膝盖,一下子狠狠的磕在白狼的下巴颏上,白狼的嘴巴瞬间浸出一抹鲜血。

“咚”的一声轻响,两人全都踉跄的往后倒退几步,暂时分开身子,看架势白狼是吃了大亏,陆吾戏谑的摇摇头轻吐:“蝼蚁!”

白狼摊开两步,擦了擦嘴边的血迹,阴沉着脸,冷声道:“你,你不是陆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