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 猎物和猎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狼脸色萎靡,擦拭两下自己的嘴边,满目谨慎的盯着对方沉声重复了一句:“你不是陆吾,我...我见过你!”

“哦?我不是陆吾,那谁是陆吾?”

白狼摇摇头,凝皱眉毛说,我不知道谁是陆吾,但我见过你,你一定不叫陆吾。

“那我应该叫什么?你的记忆力其实已经恢复了,对吧?”自称陆吾的人,戏谑的甩了甩自己的手腕,戏谑的朝白狼扬起嘴角,自眉心到侧脸上那条可怖的刀疤显得格外的狰狞。

白狼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之前那股妖邪的气势迅速消退下去,使劲摇了摇嘀咕:“你是谁?我见过你。但是我想不起来了,你到底是谁!”

嘴里轻声喃呢着,白狼的紧绷的身体也慢慢松弛下来,他迷茫的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很是痛苦的低吼:“你是谁?我又是谁?我到底怎么了。我忘记了什么事情。”

“想知道你是谁吗?”那人满脸堆笑,诱惑的朝白狼勾了勾手指说道:“跟我走,我可以替你解惑,还可以告诉你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和你的大哥哥可不是什么好朋友。你们是仇人,你会变成现在这样,全都是因为他!等你想起来过往,一定会恨不得虐杀了他。”

“真的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吗?”白狼眨动着眼睛回头看向我,口气里已经充满了深深的质疑。

我心神一紧。生怕白狼会被狗日的蛊惑,临了再给我来个倒戈反击,慌忙朝着白狼喊叫:小白你别听他臭白话,咱们是一家人!

“我...你...”白狼先是望了我几眼,接着又看向对面那个自称陆吾的男人踌躇的问道:“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了,你去把杜馨然抓起来,跟着我回石市,有几个美国来的专家在等着你,只要做完手术,你就什么都记起来了!到时候根本不需要我多解释。”男人点点头,指向倚靠在车跟前的杜馨然说道。

“好!你不许骗我。”白狼犹豫了几秒钟,径直走向杜馨然,一把揽住杜馨然的胳膊把她从地上强拽起来。

“小白,你他妈宁肯相信别人,也不愿意信我是么?”我彻底急眼了,杜馨然要是被她们带走,那后果不堪设想,先不说我和杜馨然私聊怎么样,单是杜家的怒火就不是我们王者能承受住的。

“大哥哥,我...我只是想知道我到底是谁,我怎么了?”白狼一脸挣扎的咬着嘴唇看向我,一边单手扣住杜馨然的脖颈,一边推着她往我跟前走,声音沙哑的说:“我不想像个白痴一样每天都纠结自己到底是谁,更不想莫名其妙的变成别人的武器。我想要找回自己丢失的那部分记忆,难道真的是你害得我?你害怕了?”

“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你的过去?难道你对现在的身份很不满意么?”我心急如焚的跺脚嘶吼,现在白狼的情绪变得越来越平稳,说话的逻辑性也愈发的清晰,我感觉这家伙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复苏的境界点。再有点什么事情稍稍刺激一下的话就可能恢复。

如果是平常,我一点都不介意他恢复,可是现在白狼的手里钳制着杜馨然,这家伙本来的面目有多变态,根本无需多介绍,他真有那个胆子弄死杜馨然。

“大哥哥,你告诉我,我变成这样是不是你做的?”白狼盯盯的注视着我。

“我...”我哑口无言,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哈哈,赵成虎你为什么不敢回答?是不是做贼心虚了?白狼。你相信我说的是真话了吧!”不远处那个男人得意忘形的扯着嗓门大笑,濒临绝境,能够突然反败为胜,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变得欣喜若狂。

“我知道了...”白狼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失落,紧接着他抬起头很突兀的笑了:“大哥哥说的对。我确实没必要总纠结过去我是谁,我只需要记住现在我是赵成虎的弟弟,小念夏的叔叔就好!”这个时候他距离我不足两三米,我深呼吸一口气刚准备再劝阻他几句别的。

谁知道这个时候,白狼突然一把将被他勒住脖子的杜馨然用力推向我这边。他自己也迅速往地上一趴,就地滚出去几米,朝着我大吼:“大哥哥,快开枪!”

我这才如梦初醒,敢情白狼一直都在玩套路。刚才看起来一副要跟我决裂的模样,实际上就是为了麻痹对手,将杜馨然有惊无险的送过来。

而那头谎称自己叫陆吾的青年反应不可谓不快,白狼倒地的一瞬间,他就如同灵猫似得顺着被砸烂的宝马车窗口“跐溜”一下钻了进去,只余下几个倒霉的手下,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望着我们。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我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我刚刚搂住趔趄的杜馨然,就慌忙朝着身后的十多个保安吆喝:“开枪!”

十几把手枪一齐开火。宛如过年时候放的鞭炮一般,噼里啪啦的炸响,震的人耳膜生疼,在盘山公路上久久回荡。

一轮枪击过后,那几个站在原地的杀手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变成“血煤球”重重的摔在地上。

不得不感叹谎称是谎称自己是“陆吾”的那个男人命真心挺大的,竟然躲过了这么密集的枪林弹雨,趁着保安们低头换弹夹的功夫,那台百孔千疮的“宝马车”突然发动,速度飞快的往后倒车。单是凭着倒车,那孙子转眼间已经逃出去老远。

“一半人保护杜小姐,一半人收拾现场!”我一把抢过来身旁一个保安刚刚换上子弹的手枪,蹿进距离最近的一辆“奔驰”商务车里,迅速朝着那家伙撵了出去。

我现在没兴趣知道狗日的到底是不是陆吾。也不想知道他假扮成陆吾是为了什么,我心里就一个念想,必须弄死他,那王八蛋完全没有底线,不光想整死我。还想嚯嚯苏菲和我闺女。

我掉头转弯的时候,副驾驶上的车门猛然被人拽开,白狼满头大汗的跳进来,我来不及多问啥,油门踩到底,疯狂的追赶前面的宝马车。

我开车技术其实特别的一般,明明油门都已经踩到底了,可是离宝马车却越来越远,眼瞅着就要被对方甩开,记得我忍不住咒骂了句:“草泥马。破车!”

白狼喘息着从旁边安慰我:“大哥哥,你别急,他肯定跑不掉,你听我的,换挡,油门踩到底,先朝左边打方向盘,对!好嘞,再从左边打两下方向盘,加速,加速,朝右边猛打两下方向盘。”

按照他的吩咐,我很快撵上了“宝马”车,并且跟那家伙并驾齐驱,我仗着商务车。车型庞大,故意狠打方向盘把宝马车往路边别。

“大哥哥,不用别他,踩足油门,先超过他,我数三二一,你往左边打方向盘,我拉手刹,咱们横挡下他,千万记得踩刹车!”白狼眯着眼睛观察前方。冷不丁冲我说道。

“好!”我深呼吸两口,死踩油门。

“准备,三,二,一!”白狼默默倒数。猛的我朝左边狠打两下方向盘,白狼一把将手刹提了上去,我们的车“嗖”的一声,原地来了个九十度的“神龙摆尾”,

横挡在路边。我赶忙踩下刹车,“下车!”白狼推了我一下,我俩着急忙慌的从车里跳了出来。

眼见前面挡上了障碍,后面的宝马车也慌忙减速,汽车轮胎磨着路面拖出去好几米。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烧橡胶的臭味,不过车头还是控制不住的“咣”的一声撞到了商务车上。

我从怀里掏出手枪,看都没看朝着宝马车的挡风玻璃“砰,砰,砰”连续扣动几下扳机。

不堪重负的挡风玻璃最终被一轮子弹打成了碎片。我看到宝马车方向盘上趴着个人,生死不知,刚打算走过去看看的时候,白狼一把拉住我胳膊,摇了摇脑袋。

他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猛的一把拽起方向盘上趴着的那个人,结果发现只是件衣裳,这个时候,驾驶座椅子靠背突然放倒,一道矫健的身影突然蹿出,手里攥着把寒光凌厉的匕首径直刺向白狼的面门,猎物瞬间变身成了猎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