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9 深明大义的苏菲/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沫哭笑不得的抱怨说:“在书房呢,正跟医生叔吵架,俩老头是真有精神,昨晚上从医院回来就开始吵,今天睡醒又在吵,他们吵就吵呗,还得连累我们给他俩当裁判,成虎,你抓紧时间过去一趟,这样下去,我们都得被整崩溃。”

“辛苦了嫂子,我这会儿就过去!”我笑着点点头,两个老家伙的不着调,我是见识过的,我走到苏菲的跟前,俯下身子轻轻吻了下苏菲的额头,又凑到念夏的小脸前,亲吻了两下。

我正要往门外走的时候。杜馨然脑袋往前猛地一栽,险些要跌倒,赶忙抹了一把脸,眼神迷茫的,急冲冲的摆手道:“狗爷说的对,医生叔说的也在理。我求求两位叔伯了,不要再问我了,我真不知道。”

“然姐,别激动,是我!”我赶忙扶住她的胳膊,当时我真是又好笑又心疼,堂堂石市四大家族,孔家的二小姐,能被逼的这份上,不是说她有多窝囊,只能说明她特别的在意我的亲人,有些话有些情,即便她不说,我心里也很明白。

杜馨然叫苦连天的抓着我的手,跟看到亲人似的,颤颤巍巍的说:“成虎啊,你可算来了,赶快去劝劝你师父和医生叔吧,我们都快被他俩给搅疯了,从念夏的小名叫什么到以后去读什么幼儿园,他们都能吵的热火朝天,吵就吵,还非要让我们当公证人。”

“交给我吧,趁着菲菲和孩子都睡着了,你们也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吧。”我拍了拍杜馨然的后背安抚,正说话的时候,摇篮上的“小祖宗”突然“哇”一声哭了出来。

韩沫赶忙将孩子抱起来,一边哄,一边朝门外喊:“天浩,快给孩子冲点奶去!”

“好嘞!”苏天浩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推开门,接着快速点点头,半分钟不到,他就摇晃着奶瓶走了进来,递给韩沫:“温度正好,我都试过了。”

我伸手想要接过来孩子抱抱,韩沫瞪了我一眼娇骂:“你身上脏兮兮的,别碰孩子,赶紧去搞定你师父和医生叔,就是给我们谋福利了。”

看到眼前这些家人忙忙碌碌的身影,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我知道他们是真拿我和苏菲当成家人看待,真的把念夏视如己出一般的疼爱。

杜馨然叹口气说:“唉。又没法睡了,你家公主饿了,小家伙的饭量特别大,菲菲下奶又不多,幸好狗爷托人从国外送过来一些进口奶粉,本来我们是打算给孩子请个奶妈的。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三三,你回来了。”苏菲可能也被孩子给惊醒了,倚靠着床头问我:“事情都解决了没?”

“差不多吧,还有一些小瑕疵。”我干笑着耸了耸的肩膀,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苏菲娇柔的一笑说,解决了就好,你也该好好休息两天,陪陪我,陪陪孩子。

“媳妇,我说如果哈,如果强子家里出了点意外,可能会危急到生命的大事。我得过去一趟,你愿意让我过去吗?”我搓着两手冲苏菲问道:“你千万别多想,我就是说如果,嘿嘿..”

苏菲不是笨人,两眼滴溜溜的转了两圈,轻声问我:“强子是不是出事了?”

“怎么可能。我就是随口问问。”我赶忙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

苏菲眯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一眨不眨的瞟着我,看的我心底一阵发虚,这个时候房间门突然被推开,我师父和医生两人胳膊拽着胳膊撞了进来,医生脸红脖子粗的嚎叫:“馨然、沫沫,你们给评评理。我说将来让咱家小念夏,学英语,学法语,多学几门外语,狗日的野狗就骂我崇洋媚外,什么是真正的懦夫。就是野狗这样的,不懂还拒绝去了解!”

“你快滚蛋吧,老子只不过说不许念夏学岛国语而已,岛国、韩国这些伪发达国家,没有中国市场的带动,他们穷的要饭的碗都得管人借。要学也是他们学习汉语..”师父同样不甘示弱的仰着脑袋回击。

两人眼瞅就要打起来了,杜馨然和苏天浩苦着脸上去拉架,让人啧啧称奇的是,韩沫怀抱着的念夏,却停止了哭泣,好像看热闹似的眨巴两只小眼睛望着气急败坏的俩老头,甚至还发生可爱的“咯咯咯”声。

“混小子,你来的正好!你说我和医生老贼谁说的对?”见到我从苏菲的旁边杵着,师父立马像是找到帮凶一般,气势如虹的问道。

我撇了撇嘴巴没吭气,而是朝着韩沫和杜馨然出声:“然姐、嫂子,帮忙收拾一下菲菲和孩子的东西,吃的穿的,都帮我收拾好,大舅子,这会儿替我订两张回石市的机票。”

“臭小子你要干嘛去?”师父一把拽住我的胳膊问道。

我斜楞眼睛瞅向他和医生,接着阴阳怪气的冷笑:“师傅您要是不欢迎我们就直说,你和医生师傅整这么一出。算啥事?甩脸给我和菲菲看么?是不是嫌弃我们一家三口吃你们、喝你们的了?”

师父上来就是一个大肘子怼在我后背上,吹胡子瞪眼的骂:“混账东西,老子是那样的人么?”

“不是那样的人,你们吵吵把火的要干啥?不知道菲菲刚生完孩子需要静养?不知道夏那么小禁不住吓唬?你俩自己照照镜子去,看看你们现在像个啥样子,我闺女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总特么让当公证人,你们不是难为我哥哥、嫂子和姐姐么?你俩对他们来说都是长辈儿,说谁对,肯定会惹到另外一个人不快,你们让他们怎么说公道话?他们是我的亲人,你们这么干,不是打我和菲菲的脸么?”我故意装作很愤怒的模样,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面颊,跳起来指着他和医生狂喷唾沫。

“啊?”师傅和医生面面相觑,两张老脸一阵尴尬。

其实我比谁都清楚,俩老人比谁都稀罕孩子和我们,他们只是还不习惯自己的身份的转换,试图用这种方式去证明自己更爱孩子多一点,听到我骂骂咧咧的讨伐声,我师父干咳两声说:“乖徒弟,这次算我不对,以后我再也不跟医生老贼一般见识就算了。”

“菲菲,为师以后也绝对不和野狗这个文盲吵架了,你们就安心的在这儿住,我俩以后都是空气人,行不?”医生可怜巴巴的望向苏菲,弄得真跟自己犯了错似的。

“好了好了,三三,两位师傅也不是有意的。这次就放他们一马,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在野狗师父这里住,绝对固若金汤,什么人都闯不进来。”苏菲冲着我眨巴眼睛,故意找台阶下。

“我能有啥事儿啊,就是觉得气不过。”我嘴角抽搐了两下,愣是没敢把雷少强的事情说出来。

“三三..”苏菲轻唤一声,温柔的说:“你知道么,我喜欢你,不光是因为你对我好,更重要的是你有情有义,对每个兄弟都是掏心掏肺的好,虽然我很想让你陪在我身边,但我清楚,你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如果因为我和念夏,让你做出一辈子都不开心的决定。我们娘俩一辈子同样也不会开心的,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完完全全的去,平平安安的归。”

“媳妇,你都知道?”我咽了口唾沫,没想到苏菲竟然全都看穿了。而且还深明大义的放任我离去。

苏菲抿了抿嘴角说:“傻三三,我和你处多少年了,你什么时候说真话,什么时候说假话我还能不清楚么?我不想给你任何压力,但是得替自己自私一回,你走我不言不语,但你要时刻记住,你现在是有家有口的男人,你也不想念夏以后喊别人爸爸,对么?所以必须平安归来。”

“谢谢媳妇。”我深吸了口气,又挨个给屋子里的每个人都鞠了一躬,如若我不再苏菲和念夏身旁,一切的一切都得靠着这些亲人。

交代完该交代的东西,我和白狼从别墅里出来,借了师傅一辆“奥迪”车,出发前往昆山,往外走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蒙蒙细雨,师傅站在门口朝我摆手:“好兆头,润物细无声,你们这次到昆山,一定会马到功成的。”

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刚好是之前带着我们到师傅别墅去的那个保安执勤,他挺热情的跟我们敬了个礼。白狼踩下刹车,冲我咧嘴一笑说:“大哥,你在车里等我一分钟,我跟那个保安聊几句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