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3 初会红安社/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起初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听王兴那么一解释,敢情就是帮九流的小混混,我们谁都没有再当成一回事,坐下身子,继续该做足疗的做足疗,该聊天的聊天,看都不带多看这帮人一眼。

一般这种娱乐场所里都有看场的,更别提这家“颠鸾倒凤”是红安社的旗下最出名的场子,肯定有自己的一套规矩。我相信这帮小家伙只要敢闹事,就肯定会有人出面。

我估摸着自打我们这帮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休闲中心,恐怕早就引起“红安社”人的注意,他们之所以一直没露面,只是因为我们一直都还算安分守己,而且那个洪鸾应该能猜出来,我想找她谈判。

这种时候大家比拼的就是个耐心,他们要是先露头,就说明谁心里发虚,之后的谈判肯定受制于人,我暗暗揣测着红安社那边的想法,见到我们不鸟自己,带眼镜的青年可能觉得有些下不来台,“咚”的一脚将给我做足疗的那个脸盆给踹出去老远,漂亮的女技师吓得尖叫一声,无助的站起身子,小四眼骂骂咧咧的叫嚷:“滚蛋,没看见老子正在办事么?”

我寻思出来打工的都不易,就朝十几个技师摆摆手说,你们先下去吧。费用我一毛钱不会少结。

十多个技师这才面面相觑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匆忙离去,周边很快看演绎的人也纷纷坐直身子看热闹,就连舞台上“唱二人转”的几个演员也停下手下的活计。

眼镜男很满足自己制造出来的“王霸之气”,干脆摘掉眼镜框。伸手指向王兴和刘云飞恶狠狠的喝斥:“谁前天晚上动手打的我的小弟,自觉跟我滚下楼去,别特么逼我让你们丢人,听懂没?”

我半坐起身子,给自己和王兴分别倒了一杯茶,轻描淡写的瞟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说下楼,就下楼?”

可能真的是眼界上去了,现在看到这种耀武扬威的小混子,我一点都不会动气,甚至还觉得逗逗他们挺好玩的。

“草泥马的,怎么跟我老大说话呢!”眼镜男边上的一个两条胳膊上都是密密麻麻纹身的小马仔,伸手一指我吆喝:“小逼崽子,信不信今天弄死你们!”

我摇了摇脑袋皮笑肉不笑的抿了口茶水道:“不信,求赐死!喂,四眼田鸡你往旁边稍稍,挡着爷看演出了!舞台上的哥们,演绎继续哈,我们可都是花了钱的。”

“四眼田鸡?你他妈说我呢?知道老子是什么人么?在昆山敢跟我这么对话的人不超过一巴掌,你他妈的吓唬我呢!”眼镜男咧开嘴“哈哈”大笑起来,甩了甩自己的手腕道:“脸上纹狼头的那个丑八怪。听说之前你挺凶的是吧?有种跟我下楼!”

刘云飞刚要往起坐,边上的白狼斜嘴叼着香烟,懒散的打了个哈欠道:“在我没坐起来以前,喵悄的滚蛋!刚才骂我大哥的,自觉掌嘴二十下!”说话的时候。白狼的手掌已经攥起了旁边桌上的烟灰缸。

眼镜男刚要说话,这个时候,从走廊通道走出过个穿黑色半袖的青年,后面还跟着两个服务生,青年走来过很熟络的跟戴眼镜的青年招手:“哎呦喂,这不是超哥么,超哥今天怎么这么有时间莅临我们这小地方玩闹呢?话说超哥最近没在昆山吧?”

见到那个青年,刘云飞立马咬牙切齿的坐直了身子,朝着我道:“三哥,就是这个逼崽子往我们住的宾馆里扔了两颗雷子!”

我点点头微笑道:“稍安勿躁。不要打搅人家叙旧,咱们的事情都是小事儿,我不信那位大佬敢往自己的场子里也扔雷子。”

穿黑色短袖的青年,大概三十出头,长得很敦实。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安分守己的人,剃着个半长不长的剪发头,左手臂的地方纹了一条赤红色的蟒蛇,标准的社会人打扮。

小四眼撇了一眼我,得意的笑了笑说:“原来正东啊。鸾姐没在场子么?回成都呆了一段时间,昨天刚下飞机,我听说你们红安社现在都快成咱昆山的一霸喽。”

叫正东的青年,侧头瞟了我们一眼,然后又看向小四眼乐呵呵的说道:“超哥开玩笑了。我们就是一帮混饭吃的苦哈哈,我大姐出去办事了,待会如果回来的早,一定通知她过来跟超哥见个面,对了。超哥今天带这么多兄弟是来咱家捧场的吧?”

小眼镜听完话,跟个二傻子似的“哈哈”笑了两声,拍了拍正东的肩膀道:“原本我确实是想来泡个澡的,结果刚脱完衣裳,手下的兄弟就告诉我,前两天被人欺负了,元凶就在对面,正东你看这事儿怎么处理?”

听两人聊天的架势,那个“小四眼”貌似还真在昆山有点实力,我朝周围的哥几个使了个眼神。暗示大家,如果待会情况不对,马上开磕!

正东眯眼瞧了瞧我们,从兜里掏出烟盒,递给小四眼一支,客客气气的点上火候,笑着说:“超哥,颠鸾倒凤是谁的场子您也知道,如果玩,那小弟举双手双脚的列队欢迎,可你们要闹事的话,那就是难为小弟了,昆山的人都知道,我红安社的任何场子禁止斗殴,您别让我没法给上面交差。”

小四眼沉思了几秒钟后。重新把眼镜框戴起来,挤出个笑容说:“刚才跟你开玩笑呢,我们就是来消费的!”说完话,他大胳膊一挥,冲着身后的几个小混混招呼道:“咱们也从旁边看会儿演艺。慢慢等这帮窝囊废!”

“一群废物!”几个小混混嘲讽的笑骂,坐到了我们后面的那一排沙发上,一个个牛逼闪闪的,说话的嗓门也格外的高调,各种污言秽语的谩骂。

那个叫正东的青年,见小四眼一伙人落座,朝着舞池上发呆的几个演员摆摆手喊道:“继续演出吧!”然后走到我面前,面带微笑,不卑不亢的出声:“我大姐说了,你们在我家的场子玩。很安全,几位吃吃喝喝潇洒几天后就哪来的回哪去吧,昆山的水很深,你们趟不起!”

我顺手端起旁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仰着脑袋同样微笑的说:“替我谢谢你大姐,告诉她,我们在哪玩都很安全!我也没打算趟任何浑水,只是听说红安社的龙头是个女中豪杰,想要跟她碰个面而已。说不准大家以后有合作的机会,我叫赵成虎,在HB省的省会混饭吃。”

“好的,我会原话带到的!”正东点点头,回头朝两个服务生吩咐:“照顾好几位贵客。如果谁在场子闹事的话,记得及时通知我,大姐最近身体不舒服,不要让她烦心。”

正东离开后,坐在我们后面的小四眼一伙人。立马又跟苍蝇似的“嗡嗡”的叽歪起来,刘云飞气不过本来想要跟他们干的,我起身伸了个懒腰道:“你们见老虎啥时候会因为狗叫唤两声就回头的?行了,饿一天,咱们吃点东西去吧。”

我们一帮人纷纷起身,朝着通道口走去,我们刚刚站起来,小四眼也领着那帮小混混爬了起来,阴阳怪气的冷笑:“走,兄弟们!我请你们吃大餐。早就听说颠鸾倒凤里有一道澳洲碳烤龙虾很不错,今天尝尝鲜!”

我们往前走,这帮人就跟在我们身后,一路上跟老娘们似的喋喋不休的冷嘲热讽,王兴都给气笑了。冲着我说:“三子,你说现在的人是不是都缺心眼,打又打不过,人也没咱多,我就纳了血闷。那四眼天鸡凭啥那么狂?”

“因为他觉得咱们不敢跟他动手,或者说,他觉得自己的名声足够响亮。”我整理了下自己的浴袍,回头朝着小四眼问:“喂,四眼天鸡,你叫什么超?”

“老子叫马超!不服气的话,昆山你随便挑地方,老子奉陪到底!今天我给洪鸾面子,不在她的地盘闹事,有能耐你们就在这儿住到老!只要出去,老子肯定干你们。”小四眼恶狠狠的低吼。

“马超?我还尼玛还叫赵云呢!白狼叫黄忠,朱哥叫张飞,搁这儿唱大戏呢?”刘云飞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王兴耸了耸肩膀道,那我就是刘备!

“行了,别逗傻小子玩了!”我笑着摆摆手,脑子里琢磨怎么样把那个洪鸾给逼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