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4 拍苍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时候我确实搞不懂那些小混混脑子里的想法,眼瞅我们都不爱搭理他们,见好就收得了呗,一个个还非要蹬鼻子上脸往上凑,颠鸾倒凤五楼的餐厅装修的特别像样,不光可以吃炒菜还能涮火锅,我们一帮人分成三桌落座。

我们刚刚坐下,小四眼一帮人紧挨着我们也坐了一桌。

服务员刚把菜和肉端上来,隔壁桌的小四眼的小混混们就开始讥讽挑衅起来。

“最后的晚餐吗?”小四眼戏谑的瞟了我们一眼,故意朝地面“呸”的吐了口焦黄的粘痰。恶心的我瞬间没了食欲。

“老大,你说那帮废物会不会打算在颠鸾倒凤里养老?”

“窝囊废的世界,老子怎么懂,就算他们想赖在这里,洪鸾也不可能让他们无期间的住下去。”

“哈哈”周围的人又笑了起来。

原本我是不打算招惹这帮小崽子的,可特么这帮逼货叽叽歪歪的吵个不停,我就算是泥人也被撩惹的动了真火,我把筷子放下,深呼吸两口气朝着王兴道:“苍蝇太多,恶心的我吃不下饭。”

“那就拍拍苍蝇吧!”刘云飞和王兴“腾”一下站了起来,他俩刚一起身,十虎也纷纷站了起来,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因为我之前压制,恐怕在二楼演艺厅的时候就干起来了,此刻见我表态,所有人全都显得格外亢奋。

原本我是没打算在“颠鸾倒凤”里闹事的,可是看刚刚那个叫正东的马仔的意思,洪鸾估摸是不打算跟我见面,看来得招惹点事儿逼出来她了。

“哎哟喂。这是急眼了么,怎么滴?是不是想干我啊?有本事动我一指头试试,红安社的场子不许闹事,谁敢惹事,谁就是跟红安社作对。废物们,有本事咱们到外面试试!”小四眼有恃无恐的站起来,两手揽在胸前,身体站直像根圆规似的吧唧嘴。

小四眼站起来,周边的那帮小混混们也纷纷耀武扬威的起身,还有几个家伙故意嬉皮笑脸的拿着筷子“叮叮当当”的敲着碗盘,很是猖狂的哈哈大笑。

见到我们两边剑拔弩张,餐厅的几个服务生快步跑了过来劝架。

我把手盘递给一个服务生,满不在乎的说:“今天造成什么损失都算我的,我原价赔偿,另外帮我通知一声洪鸾,就说我想跟她谈笔买卖,一笔事关红安社往后发展的大买卖!”

服务生快步离去,那个小四眼寻思我吓唬他们,歪着脖颈斜楞眼指向我:“光说不练嘴把式,如果你是个男人,就跟我出去解决,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他话还没说完,一直沉闷不语的白狼,三步并作两步的蹿了出去。伸手就攥住他的手指头,使劲朝上一撅,听见了“嘎巴”一声脆响,那小四眼当时就跪下了,“哎哟。哎哟”的惨嚎起来,白狼没理那话茬,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嘴巴子抽在他脸上。

“草泥马,放开我老大!”一帮小混混叫嚣着朝白狼冲了过去。

刘云飞一摆手,“十虎”纷纷抓起一把椅子就迎了上去,十虎的年纪都不大,看上去满是稚气,但是下手是真不含糊,一个个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抡起凳子没头没脑的往对手的身上猛砸。

前后不到四五分钟。那帮小混子就都被干躺在地上,“十虎”按住地上的人又是一顿暴踹,刘云飞一个不留神,被地上的碎酒瓶子划破了脚,气的刘云飞捡起来半截酒瓶。朝着地上一个混混的大腿处使劲划了一道儿,紧接着那人抱着腿就开始痛苦的呻吟。

白狼一把扯住“小四眼”的衣裳,掐着他的脖颈按在餐桌上,随手从边上抓起一只铁质的筷子“噗”的一下直接扎进小四眼的手背上,筷直接把小四眼的手掌和餐桌钉在一起。小四眼立马哭爹喊娘的惨叫起来。

紧跟着,白狼又薅住小四眼的头发要往滚烫的火锅里面按,我赶忙喊了一声:“小白,差不多了,教训一下就好。不要整出人命!”之前听小四眼和红安社马仔的对话,我估摸着这小四眼可能在昆山多少也有点地位。

白狼这才犹豫了几秒钟,松开满脸鼻涕眼泪的小四眼,指着我站立的方向冷声道:“滚过去,给我大哥跪下磕头。否则我今天就活煮了你们的狗脑,保证说到做到!”

说这话的时候,白狼嘴角泛着妖冶的诡笑,不熟悉的人肯定以为他在说笑,不过我很清楚,这家伙绝对没有开玩笑,唤醒另外一面的他,别说活煮人头,更夸张更变态的事情也能干的出来。

“我的手废了,没有知觉了..”小四眼哭撇撇的指着被钉在桌上血流不止的手掌。惊慌失措的喊叫,可怜兮兮的模样,怎么看也没法跟刚才那个耀武扬威的“大哥大”联系起来。

“我数三下,自己滚过去,不然我帮你!三..二..”白狼抱着胳膊站在旁边冷声阴笑。

小四眼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原地就跪在地上,朝着我哀叫起来:“大哥我错了,是我有眼无珠冲撞了你们,求求你们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放我一马吧!”

“看在你爸的面子?”我瞬间别逗笑。侧头看了眼王兴问:“你儿子?”

王兴摇摇头,压根没看出来我是在开玩笑,呆滞的说:“开啥玩笑,我连女朋友都没有,从哪来的这么大的傻儿子。”

我吐了口唾沫。走到小四眼的跟前,拍了拍他的脸颊说,你爸跟我是兄弟么?如果不是,我凭啥给他面子。

“你不知道我爸是谁?你竟然敢欺负我?”小四眼惊愕的长大嘴巴,那副模样就好像他老子的照片印在钞票上,我不认识都不算中国人似的。

“你爸是谁?那是你妈的秘密,这事儿我不能乱说。”我戏谑的抹了一把脸,旁边的兄弟们全都被逗的哈哈大笑。

我朝着小四眼道:“小家伙,今天我让你一马,不是因为怕你爸或者你家什么人,只是觉得谁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虽然年轻没有错,但不分对手的胡乱装逼很致命,希望你记住,以后做人做事留三分余地。手废不了,抓紧时间去医院,还来得及!”

数落玩小四眼一伙人,我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滚蛋了,小四眼的手掌被钉在餐桌上。最后还是几个马仔抬着桌子一块狼狈的离开了。

我们一帮人继续坐下身子吃饭,王兴叼着烟嘴说:“没有苍蝇吃饭真特么的香。”

我则看向白狼劝说:“小白,以后下手不要那么狠,没什么深仇大恨,上去就废人。不是平白无故给自己招惹生死大敌么?”

“对不起大哥,我有时候真的是下意识,做那些事情完全像是本能,以后我会想办法克制自己的。”白狼此刻的表情恢复成平常那副憨乎乎的模样,老实巴交的连连点头。

说话的时候。从外面进来八九个服务生,这帮服务生带着拖把和扫帚,上来二话不说就开始打扫餐厅里的狼藉,我们一帮人吧唧着嘴巴涮火锅,几个服务生从边上“簌簌”的扫地。气氛显得怪怪的。

王兴一边吃东西,一边问我:“三子,这事就这么算了?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呢?”

“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你们刚才没听见那个小四眼喊,红安社不允许有人在他们的场子里闹事,咱们已经坏了人家的规矩,等于打了人家的脸,换做是你,可能就这么算了吗?”我涮着滚烫的羊肉往嘴里塞,含糊不清的说:“先吃饭,吃饱了再研究别的。”

从始至终,我都没把小四眼当成个对手,那种纨绔,估摸着就是家里有俩骚钱,或者是老子有点什么门路。属于一瓶子不响,半瓶子晃荡的那种角色。

白狼抿着嘴角,发了几秒钟呆后出声:“大哥,没那么简单!”

“什么不简单?”我好奇的问白狼。

白狼夹了一筷子生菜吞进嘴里道:“刚才我看到那小子腰上扎着一根军用皮带,皮带头上有八一的标志,我估摸着应该是真的。”

“那小子是军区的人?”所有人全都看向白狼。

这个时候,之前在演艺广场警告过小四眼的那个青年走了过来,脸上不挂一丝表情的道:“赵先生,我们大姐现在有时间跟您见一面,请跟我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