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6 赌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背对着我们,神秘兮兮的浅笑:“赵三哥不远千里来到昆山,想必肯定是为了雷家的人吧?”

我当时正盯着她那光秃秃的脑门怔怔发呆,一时间没听到她说什么,白狼靠了靠我胳膊,我赶忙干咳道:“对对对,鸾姐说的对。”

“刚刚我手下说,三哥想跟我谈笔交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买卖?”洪鸾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妩媚的女人声再加上她那秃瓢大脑袋。那副画面说不出来的诡异。

其实我哪有啥买卖跟她谈,无非就是想找借口跟她碰上面,完事趁机把她给制服,要挟丫去找那个买办,把强子放出来,可是看她这副淡定的模样,似乎早有准备,我一时间没敢轻举妄动。

我脑子快速转动,信口胡诌道:“是啊,我在石市有条金融街。不知道鸾姐听说没有?”

眼下整个王者能够拿的出手的除了崇州市的两家制药厂,也就是石市的金融街,既然想要诱惑她,总得提点有排面的东西,我抽了抽鼻子说:“鸾姐。我到昆山目的只有一个,我想带走我兄弟,至于雷家是沉是浮,我不感兴趣,如果鸾姐愿意帮忙的话。我可以拿出金融街百分之五的股份,替我兄弟买命。”

椅子背后的洪鸾沉寂了大概五六分钟左右,豪爽的“哈哈”一笑,拍着手掌,慢慢转过来了身子,冲我微笑道:“三哥大手笔,据我说知,金融街现在的市值将近五十个亿,一年能得纯正收入怎么也得两三个亿吧?”

正眼跟洪鸾对上,我还是吃了一惊,倒不是说这娘们长得有多丑陋,恰恰相反,她长得很清秀,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笑起来的样子带着几分英姿飒爽,两片薄薄微微上翘,整体感觉就像是邻家小妹一样,如果带个长发披肩的假发套,很难想像这女人竟然是一方大势力的龙头。

“将近三个亿!”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洪鸾眨动两下眼睛,修长白皙的手指头轻轻的叩击桌面说:三个亿的百分之五,天文数字,而且这笔数字还会逐年增加,三哥用来买个小弟的命。果然是义薄云天,佩服!

“鸾姐有兴趣?”见她满脸笑意,我稍稍松了口气,只要这妞松口,其他事情都好办。最后怎么落实可以使手段,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法使手段,也无所谓,在我眼里雷少强是亲人,别说百分之五,就算是百分之五十来换,我都毫不犹豫。

洪鸾的眉头轻轻向上挑动两下,饶有兴致的盯着我的眼睛。

她的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人的成熟,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总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嬉笑,我俩对视了大概几秒钟的时间,她的目光从我身上抽走,看向了旁边的白狼,紧跟着出乎我意料的摇摇头说:“没兴趣。三个亿的百分之五确实很诱人,可扳倒雷家,我能得到的更多,兴许还会得到成都军区的青睐,红安社成为第二个天门也不无可能。”

“这么说。鸾姐是一定要置我兄弟于死敌喽?”我略微有些愠怒的朝前迈了一步,来昆山之前师父跟我说过,谈判是门学问,得会在谈判桌上恰到好处的表露出自己性格的不稳定,这样对方会在心理上占点小优越。感觉自己的对手傻,然后再慢慢的扮猪吃老虎。

洪鸾丝毫不为所动,两只胳膊拖在办公桌的台面上,本就瘦小的她,被宽大的办公桌一衬托。更显的很纤弱,洪鸾冲我微笑道:“三哥不要试图靠近我,我既然敢单枪匹马的跟你们聊天,就肯定做了充足的准备,关于三哥的为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女人不比男人,心思相对细腻很多,您的这套示敌以弱的方式在我这里行不通。”

被对方拆穿我的目的,我稍稍有点尴尬。抓了抓后脑勺说:“鸾姐想多了,我就是看您桌子上有一副扑克,想看看是啥样,嘿嘿嘿,对女人下手这么没品的事情,我干不出来。”

洪鸾见我目光投向桌面,抓起那副扑克放在手里把玩,流利的洗牌、切牌技术看的人眼花缭乱,我寻思这妞八成以前在赌场里做过荷官,不然不可能把牌玩的那么溜。

“三哥的金融街远在石市。中间的变数太多了,我一个弱女子带多少人过去估计都是填坑,王者的势力,我有所了解,三哥的狠辣。我也大概知晓。”洪鸾将扑克牌从桌面上“唰”的铺成个扇形,冲着我笑了笑问:“三哥平常赌钱么?”

“十赌九输,我不玩。”我直接摇了摇头。

洪鸾神经兮兮的点点头说:“是啊,牌桌上赌的不是往往不是钱,而是命!牌如刀锋。伤人害己,那位大哥你赌钱么?”说话的过程,洪鸾直勾勾的看向白狼。

白狼迟疑了几秒钟后也摇摇头道:“不会玩。”

“不会玩还是不玩?”洪鸾的音调顿时提高。

“不会。”白狼舔了舔嘴唇,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他一眨不眨的看着洪鸾。好像认识对方一般,眼中的情愫极其的复杂,犹豫半晌后,白狼出口问洪鸾:“我们是不是认识?为什么我感觉你很熟悉。”

洪鸾笑了,仰头哈哈大笑。像是患了失心疯似的笑的弓下腰,“啪啪”的拍打桌面,一边笑她的眼泪一边往下掉,朝着白狼翘起大拇指说道:“失忆了是么?这么理由真好,假如人真的可以说失忆就失忆,那该有多好。”

“你认识我兄弟?”见到洪鸾这副表情,我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洪鸾指不定真认识白狼,而且之前关系很不一般,喜的是雷少强八成是有救了,男和女之间的关系其实没那么复杂,要么是因爱生恨,要么就是互相深爱却又互相伤害,也不知道小白和洪鸾这种属于哪类。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场合不合适,我真想抱住白狼亲一口,好小子平常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处个对象还是昆山的大姐大,这特么牛逼哄哄的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洪鸾把玩着桌面上的扑克牌,随手从抽屉里取出一根细长的女士烟叼在嘴里。徐徐的吐了口烟圈道:“赵三哥,不如我们来赌一局吧。”

“赌注是啥?”我心“噗通噗通”狂跳起来,原本还准备费点唾沫星子劝说她和白狼,现在看来好像不需要费那么大劲了。

“命!”洪鸾将扑克牌码放整齐,来回的切着。朝我浅笑说:“如果你赢了,你们俩今天可以活着走出我的办公室,如果你们输了的话,那就留下来。”

“赌我们的命?”我一阵愕然,本来以为她说的是赌雷少强的命。

洪鸾嘴角上扬。一阵冷笑说:“对的,如果今天你没带旁边那位大哥来昆山,兴许咱们见面谈一谈,随便给我点股份意思意思,我就放走雷少强了。毕竟王者和天门对我们来说都是强敌,无怨无仇,犯不着以死相拼,但现在不一样了,我和白狼的仇。不死不休!雷少强不可能放过,你们如果赢不了我,也别想活着出去!”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洪鸾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桌上,疯癫似的朝着白狼狞笑:“怎么样,这副场景是不是似曾相识?”

我暗暗心惊,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恨,可以让一个女孩脸上出现狰狞的表情。

“对不起,我真的想不起来你是谁了!如果咱们过去有仇,你有什么火朝我发就可以,放我大哥一马,放雷少强一马,我留下来要杀要剐都随你高兴。”白狼眉头拧成了“川”字。

洪鸾满是愤怒的脸上出现一丝惊奇,随即冷笑起来:“啧啧啧,你现在改变套路了吗?开始打感情牌了?为了别人不顾自己的死活?哎哟,真的震到我了,白狼不要装了,我了解你,就像你了解我一样!”

“对不起,我真的记不得了。”白狼押了口气摇头。

“够了,别拿失忆当幌子!”洪鸾粗暴的打断白狼的话,梗着脖颈轻笑:“就算你真的失忆了,你记得别人,难道会记不得我?你说我相信么?白狼,洪鸾?白和洪,洪好像和红是同音字,你觉得会是巧合么?白狼,这把牌和五年前一样,赌命!不同的是,这次赌的是你和你大哥的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