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8 别做大魔王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慌忙上手拽住白狼的胳膊,对面的洪鸾明显跟他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虽然这女人办事的风格我很不喜欢,但如果她原先真和白狼是情侣的话,今天说啥也得撮合两人复合,即便不和好,起码不能让伤害再继续了。

白狼的面色冷峻,面对我的拉拽,丝毫不为所动,仍旧举着手枪直勾勾的顶向洪鸾的脑门低喝:“不管什么原因,你和很多男人上床是不争的事实!”

“没错,是事实!你打死我吧。”洪鸾也是个犟脾气,眼瞅事态都到这一步了,愣是没有半丝退让的意思,杏眼瞪圆。泪水从眼眶里打着转,略带嘲讽的冷哼:“当初你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把我抵给金宝,一句你还会再回来的,就骗的我像个傻子一样的等待。我等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第三年的时候我觉悟了,你是把我抛弃了,我一个人女人想要在一帮混子堆里生存靠什么?靠我赌术还是微不足道的模样?你告诉我?我应该靠什么生存下去?”

白狼举枪的手臂微微一震,脸上的表情变得难堪了很多,咬着嘴唇没有吭气,我从边上又拽了拽他摇头道:“小白,人家姑娘说的十有八九是真的,原来的你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但现在不同了,现在你重新开始生活,可以对她好点,来弥补过往的遗憾。”

“弥补?他如果选择自杀的话,或许我可以考虑原谅他!”洪鸾撇了撇嘴巴。伸手擦干净掉出来的眼泪道:“白狼从来都是一个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的可怜虫,五年前为了苟活,抵押自己的女人,出卖一甘兄弟,像条狗似的狼狈逃出昆山,他的那些兄弟都骂他不是东西,唯有我始终坚信,他一定会回来,把我接走,结果呢?他的那帮兄弟说的没错,白狼自私到了极点,怕死到了极点!”

“鸾姐,白狼确实经历了一场意外,掉丢了很多记忆,但是现在的他,绝对是个有责任有情义的好男人,他的智力也是这几天刚刚恢复的,这个我可以拿自己的尊严做保证。”我朝着洪鸾认真的解释道。

同时侧头看了眼白狼,此时白狼一对眸子已经变得通红一片。嘴唇不住的抽动,我想他或许已经记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白狼眼珠子往上猛瞟,竭力不让眼泪掉出来,猛地他举枪的胳膊垂了下来。声音沙哑的望着洪鸾开腔:“鸾鸾,对不起!我差点忘记了你。”

只这一声,两人同时哭成了泪人,洪鸾擦拭着眼睛轻笑:“你一直都不懂什么叫珍惜对么?那么我教你,从失去我开始!”

“我懂了,只是不小心忘记了。”白狼无声的喃呢。

洪鸾一边抹眼泪,一边哽咽的说:“我也是够没出息的,明明都被你伤成了这样,还总是会想起你,就连养的几个小白脸都是因为长得像他。这些年我幻想过无数次再见到你后,应该怎么折磨,可真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我却下不去手,我想过往你们的洗澡水里投毒。想过往你们的火锅放药,甚至想过只要你们推门走进来,我就一枪打死你,可我终究还是舍不得,情花似毒。你如针尖刺骨。”

“鸾鸾,对不起!”白狼泣不成声的蹲下身子,慢慢的跪在洪鸾的面前。

“白狼。”洪鸾使劲抽动两下鼻子,擦干净眼泪后,冷冽的注视着白狼说:“我不可能再原谅你了。女人总共就那几年的好光阴,我却浪费在被你骗和等你上,我恨你,恨之入骨。”

“我明白!”白狼抽泣着点点头,朝着洪鸾道:“可以弥补么?或者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让你不再那么痛苦。”

洪鸾银牙咬着嘴唇,盯盯的看着白狼,猛不丁她咧嘴笑了,指了指白狼摇头:“你又想故伎重演的用苦肉计骗我可怜么?第一次你对我用这招的时候,是让我陪你老大喝酒,中途你老大摸我,亲我,你却装作喝醉酒,事后我跟你哭,你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这些你好记得吗?”

“记得,过去的白狼是只唯利是图的畜生,现在的我真的变了,我愿意以后好好的陪在你身边,补偿对你的亏欠。”白狼匍匐在地上痛哭流涕。脑门重重的朝着地板撞击,额头磕出来一大片的血迹。

洪鸾长叹口气说:“想让我舒服一些是么?可以啊,只要你现在拿起枪自杀,我就很舒服,说不定还会开瓶香槟庆祝。”

“我自杀?你可以原谅我对么?”白狼抬起头问洪鸾。

洪鸾点点头。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光头道:对,只要你死,我就原谅!

“好!”白狼一把抓起手枪顶向太阳穴,朝着洪鸾笑容带泪的哀求:“我可以马上自杀,但能不能求你放过大哥他们,如果可以的话,给雷少强一条活路。”

我一看白狼认真了,赶忙跑过去,劝阻他:“小白,你别特么这样!强子可以慢慢想办法,咱们也绝对能够完好无损的离开,你他妈把枪给我放下!”

“大哥,有些事情你不懂,过去的我确实很畜生,现在是时候为以前的错误买单了。很高兴能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认识你,认识小念夏,只是遗憾没办法陪着小念夏了,将来念夏长大,你能不能告诉她。曾经有个小叔叔,很想陪着她长大!”白狼停止抽泣,朝着我说:“你带着大家走吧,我清楚洪鸾的性格,她说话算数。我死可以换回雷少强,也算这趟没有白来,不要阻拦我,不然我活着也不会开心的。”

“兄弟,你不能这样,你这不是存心让老子添堵么?后半辈子我什么时候回忆起来,什么时候都觉得愧疚难安。”我再次拉扯白狼,但他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洪鸾神经质似的哈哈大笑,指着我们摇头:“别演戏了,这招我免疫!白狼。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只要你死,其他人安然无事,说不准我一高兴,真的会替雷少强求情。你还不知道吧?成都军区在昆山的买办是我的姘头,要不然他怎么会不遗余力的帮助我呢?”

“鸾鸾,希望我的死可以让你不再那么仇恨,以后好好生活,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加倍补偿你!”白狼深呼吸两口,枪口顶住太阳穴,慢慢的闭上眼睛,朝着洪鸾轻声:“过去的我骗过你,但我也爱过你!”

说罢话。白狼叩动了扳机,我揪心的把脑袋转到了别处,等了几秒钟并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枪声,我迷惑的又看了过去,只见白狼同样惊诧的望着洪鸾。声音颤抖的问:“枪里没有子弹?”

“嗯,你走吧!看来你也确实变了,起码现在的你,知道什么叫守护,懂得男人应该有情义,只是我没有运气遇上现在这个你。”洪鸾泪如雨下,浑身的力气好像抽空一般,颓废的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朝我们摆手。

枪里没有子弹?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洪鸾就没有打算伤害我们,不管那局牌最后谁赢谁输,洪鸾应该都会放我们走,这姑娘或许想要的并不是白狼血溅三尺,她要的可能仅仅只是一句抱歉。

“我走?你呢?”白狼没有从地上起来,仍旧跪在地上。

洪鸾耸了耸肩膀,做出一副很豪迈的样子说:“我当然要留下继续雄踞昆山,付出了这么多,我才换到过去你一直都想要的一切,怎么能不好好把握呢?”

“跟我走吧,别做混世大魔王了,当我的小公主吧!”白狼抿着嘴角站起身,慢慢的走向洪鸾,把手朝她伸过去,温柔的说:“这次我拿自己的命起誓,如果谁要再伤害你,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趟过去,我们忘记过去,抛弃曾经,从今往后,我陪着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