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 一错到底/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琦刚打算出声,白狼阴冷的歪着嘴,直接拎起了步枪。

那孙子这次学乖了,慌忙抓起玻璃茬放进嘴里,站在门口的四个当兵的冷眼看着白狼,还是打头那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开腔:“朋友,你知道你在威胁什么人吗?”

“你知道他惹了什么人吗?”白狼皮笑肉不笑的翻了翻白眼。

那青年冷哼一声,朗声道:“肆意凌辱军职人员,是要上军事法庭的!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负隅顽抗”

“原来你们是要为虎作伥呐?”白狼妖冶的脸上,不见一丝怒意,轻飘飘的甩出去一句话后,抬起手里的枪就指向了门口的方向。

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现在捅的篓子已经够大了,再继续闹下去,恐怕真的没法收场了。赶忙朝着白狼怒吼:“白狼你他妈够了啊,还想怎么滴?”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对面的,听清楚了,我叫白狼,这件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白狼说罢话就叩动了扳机。“咔嚓”一声轻响,格外的清脆,我这才松了口大气,谢天谢地,枪可算特么没子弹了!

哪知道我还不及喘息。对面的四个青年互相对视一眼,带头那个大眼睛的家伙轻吐一句:“原地格杀!”四个人化作四条闪电,迅速朝白狼逼近,三个人涌向白狼,那个浓眉大眼的青年伸手抓向了我。

“哥们你别冲动,有什么话咱好好说!”我连连往后倒退,不想跟对方对上,不是因为他有多猛,只是因为他身上的衣裳,看我退闪。那青年不依不饶的一把扯住我的脖领,骂了句“一丘之貉!”接着膝盖绷曲上来一下子狠狠的磕在我肚子上。

把我磕的禁不住咳嗽起来,我仍旧没有还手,冲着他辩解:“误会,都是误会!”

那家伙就好像聋子似的,扭住我的手腕将我反按在地上,一脚狠狠的踹在我的脸上,把我鼻子给蹬出了血,这下把我给彻底打出了真火,从开始到现在老子一下手没还,一直都在好言好语的解释,狗日的倒好,真当我是后妈养的,上来就跟捶傻篮子似的暴揍我。

趁着他拽起来我的空当,我身子向前一倾,用脑袋狠狠的撞击在他的鼻梁上,他“唔”的闷哼一声,被迫松开我,我抬起胳膊就是一记直拳重重的怼在丫的腮帮子上,那小子惯性似的伸手捂脸。我卯足劲儿一个“砍踢”踹在他小腿上,把他给踢倒在地上,接着我跳起来罩着他的脸上就猛跺下去,一边跺,我一边气急败坏的骂:“草泥马。打我?让你打我!”

另外一边白狼跟那三个当兵的也打的正凶,总体来说白狼占着上风,这四个当兵的,就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士兵,手上多少会点擒拿格斗,别说比朱厌,就连洪啸坤都差好几个档次。

洪鸾捏着一把匕首威胁周琦,站在墙角看向我们。

“三哥,你没事吧?”我正踢的起劲的时候,门外刘云飞和王兴赤着身子。就穿条洗浴的裤衩急急忙忙的挤进门内,十虎里还有几个少年光着脚丫,我看到哥几个的身上好像多多少少都挂点彩,显然他们刚刚也经过一场恶斗。

“瞅我这副逼样,我要说没事。你信么?你们几个是咋回事?朱厌呢?”我指了指屋内,不解气的又是一脚狠跺在那个青年的脸上,地上躺着正东和那几个马仔,血腥味重的令人窒息,就算是瞎子进来也能看出来出了大事。

“朱哥不知道干嘛去了!我们在楼下本来正泡澡呢。那个叫马超的小逼崽子带了三四十号人冲进休闲中心,贼鸡八狠!”王兴吐了口唾沫,指了指自己胳膊的位置说:“我被狗操的砍了一刀!幸亏刚才云飞一刀攮残俩家伙,那帮逼养的暂时吓退了。”

“死逼玩意儿!”我瞪了一眼早就已经凉透了的正东,不用说哥几个会被偷袭绝对是那个吃里扒外的傻屌使的手段。不然马超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带着人闯进休闲中心。

“云飞你带几个兄弟过去帮白狼搞定!”我长出一口气问道,眼下的情况完全超出了我的预计,死了几个马仔还是小事儿,只要拿钱肯定能摆平,可是白狼把周琦祸祸成那副惨样。周琦铁定不可能放过我们,可真把他给干掉,我又没那个胆气,和军区公开叫板,就算是天门估计也够呛。

怎么办?难道将错就错?干脆把天捅破得了?我伸手抹了一把脸。一看手上血糊糊的,气的我上去又是一顿暴踹在那个青年的脑袋上。

等我踢完以后,另外一边的刘云飞也带着几头“幼虎”帮着白狼把剩下那三个当兵给彻底干趴下,王兴才拽了拽我胳膊说:“三子,别打了,有人报警了,你听!”

我竖着耳朵听,隐隐约约确实听到一阵警笛的声音。

“洪鸾,有后门没?”我冲着洪鸾问道。

“有!”洪鸾点点头,指了指蹲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周琦问我,大哥这个人怎么办?

“一不做二不休,我说过谁欺负洪鸾,我就要谁的命!”白狼夺过洪鸾手里的匕首,径直从周琦的天灵盖上直接扎了下去,周琦“嗷嗷”的惨叫着在地上打滚,那声音就好像指甲从玻璃上划动一般的让人心寒,接着他越滚越慢,最后抽搐了两下,停止了怔动。

“卧槽尼玛!你是要彻底害死老子们么?”我瞬间就炸了,周琦不死一切都还有可能。可他这一挂,我们就等于是狠狠的扇了他所在的成都军区一嘴把子,这件事情彻底没完了。

气的我抬起胳膊就是一巴掌呼在白狼的脸上,然后连续又是几拳头狠砸在白狼的脸上,白狼被我打的鼻子和嘴巴立时间冒出血来。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闪,木然的望着我问:“大哥,你说咱们放过他,他会感恩戴德吗?会以后都不再跟咱作对么?他不会,他只会变本加厉,说不准还会迫害王者,人是我杀的,罪我来扛!保证不会让你们惹到任何麻烦。”

白狼的话说的很对,就算我们真给周琦一条活路,他仍旧不会放过我们。这家伙只要稍稍打听一下,到时候再跟江梦龙、吴晋国来个里应外合,王者怕是就要散架,尽管这样,可是一想到弄死个和张竟天身份一样的军区买办,我的心还是打鼓似的狂跳。

“洪鸾,你带着大哥先走,我留下!”白狼擦拭了下嘴角上的血迹,朝着洪鸾温柔的微笑,接着攥起匕首走向那几个当兵的,手起刀落,四个青年瞬间毙命。

“闭嘴吧,抓紧时间走!先他妈离开昆山再说,洪鸾你知道雷少强被关在哪吧?带我们去把他抢出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定!”我狠狠的瞪了一眼白狼。挥挥胳膊冲着哥几个招呼,此时警笛声已经很近了,再不走我们就真别想走了。

洪鸾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来两个很小的遥控器,按了两下,从办公室的门槛旁边缓缓降下来一道铁门,接着她又推开办公桌背后的一面墙,领着我们匆匆忙忙的走了进去,敢情墙面是一扇暗门,直接可以通向休闲中心后面的停车场。

一边往下跑,洪鸾一边拿着两个遥控器跟我解释:“大哥,办公室外面现在的那道门经过特殊加工,轻易打不开,周琦他们的尸体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人发现,等咱们逃的远点,我启动炸弹。直接把整栋颠鸾倒凤炸掉,会不会有点作用?”

“炸掉整栋楼?太他妈疯狂!”我怔了怔,摇摇头说:“别那么干,休闲中心里还有不少无辜的人,咱们是混子,不是杀手!”

洪鸾不愧是当大姐大的人物,思路清晰的跟我分析道:“发生命案,警察肯定会清场的,等十几分钟,我再给警局打个匿名电话。告诉他们,楼里有炸弹,估计所有人都会撤出去,咱们这么干只是为了毁掉尸体,只要死不见尸,成都军区那边应该不会震怒,到时候咱们再慢慢想办法吧。”

说话的过程,我们已经出现在停车场里,洪鸾犯难的说:“我只准备了一台汽车,咱们这么多人,根本没法都带走...”

此时除了我和白狼、洪鸾,还有王兴和刘云飞,外带“十虎”,加起来差不多小二十号人,大家面面相觑,刘云飞抽了抽鼻子说:“三哥你们先走,我带着十虎再想别的办法。”

“说什么屁话呢,要走一起走!”我白了他一眼,眼下闹出这么大的乱子,从这地方多呆一分钟都有危险,况且大家基本上都光着膀子,穿条洗浴的裤衩,走哪都无比扎眼,我环视了一眼停车场说,不行撬几辆车吧。

这个时候,一辆银灰色的大巴车缓缓开了过来,朝着我们“哔哔”按了两下喇叭,紧跟着头戴一顶鸭舌帽的朱厌把脑袋从驾驶座的窗户口伸出来朝着我们伸出三根手指头,磕磕巴巴的嘟囔:“啊就..上..上..”

“上车!”不等他说完,我赶忙摆了摆胳膊朝兄弟们下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