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 是福不是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不太熟悉大巴车的驾驶流程,王兴开到检查岗旁边的时候,没能及时刹住车,不光碰倒了减速的障碍物,还差点撞到一个交警。

险些被蹭到那个交警愤怒的拿警棍敲了敲车门呵斥道:“妈的,怎么开车的?马上熄火!行车证驾驶证拿出来!”

“我...俺...”王兴想要辩解的,又想起来我之前交代过得,不能随便开口。吭哧了半天,涨红着脸憋出句:“八嘎,豆子地里长鸡爪!”

“你说什么?”交警有点傻眼。

“码嘎呀路,八嘎!”王兴一瞅有效果,吹胡子瞪眼的拍着方向盘骂骂咧咧起来,连喷唾沫带骂娘的那股子狠劲真的电视剧里演的那帮“鬼子”有一拼。

立时间几个交警围了过来,其中有个剃着小胡子看起来像是队长之类的中年人走过来,一脸卑躬屈膝的贱笑问:“您好,请问是岛国友人么?”

“唔里呱啦..”王兴也是越装越上瘾,唾沫横飞的摔打着方向盘。

我赶忙打开车门准备下去打个圆场,朱厌快我一步起身,蹿了出去,朝着交警微微欠了欠身子,很正经的出声:“啊你啊塞哟!则嫩,憨孤该瑟,瓦思木尼达,尼好,窝们来自韩国仁川,窝是导游,请问有什么指教?”

“我擦,朱厌韩语说的这么溜?”我舔了舔嘴唇,小声喃呢,这家伙说起韩国话一点不带打结,再加上他原本说起话就来磕磕巴巴,猛地听起来真跟外国人没啥差别。

“原来是韩国的友人啊!”小胡子交警慌忙点点头,甚至还朝朱厌“啪”的敬了个礼,客客气气的说:“例行公事检查,上面的规定,打搅了!”

“可...可以的,窝们需要怎么...怎么配合?”朱厌很平静的问道。

小胡子交警毕恭毕敬的笑着摆手,什么都不需要,您只需要上车跟友人们说清楚,我们走正常程序进去转一圈就好。

“好的!”朱厌微微弓了弓身子,韩国人学的真心有模有样。

那一刻我仿若有种时光倒退的感觉,好像我们现在身处的不是新中国,而是几十年前那个炮火连天的旧社会。面前的这几个交警化身成了那个年代的“二鬼子”。

总共上来六七个交警,点头哈腰的朝着我们打招呼,很走马观花的把大巴车两层溜达了一圈后就快速下去了。

唯独让我不爽的是,临我下车的时候。那几个交警拿着个小型的摄像机朝车里拍了几秒钟。

“打搅了先生,旅途愉快,中国人民欢迎你们!”小胡子交警朝朱厌摆摆手,胳膊一挥,高喊了声:“放行!”

几个交警将障碍物挪走,王兴发动着车子慢慢开过去,从“人民公仆”身边路过的时候,我听到一个交警跟旁边的同事嘀咕:“一帮韩国人出来旅游怎么会雇了个岛国司机呢...”

“你懂个屁。说明人家两国人民的感情好。”

“可我听说棒子和鬼子是世仇,针尖对麦芒的那种...”

随着车子慢慢驶进高速路,我一直高高悬浮的心脏才总算沉下来,抹了把额头上的细汗。上去捅咕了朱厌一把道:“有惊无险,你丫牛逼啊,居然还会说外国话!”

朱厌撇了撇嘴巴没理我,把脑袋转向了车窗外。我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梁,一屁股坐到雷少强旁边搂住他的肩膀逗趣:“这以后你可以正大光明跟着我混社会了,石市四大家族,孔家眼下落魄。你们老雷家完全可以顶上去。”

“唉,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我雷家两次迁徙,还叫个屁的家族。家族在昆山苦心经营了这么久,一遭打回解放前,真特么憋屈!”雷少强恨恨的拍了下大腿,实在是碍于我的情面。要不然我估计他敢马上去给洪鸾拼命。

“人的命天注定,尽人事安天命!”我倚靠着椅子后背安慰他道:“老天爷既然安排这一场,就说明昆山终究不是你雷家二次崛起的地方,到石市去,说不准马上翻身。”

“其实我更担心的是周琦的事情,周琦的身份不一般,就算洪鸾把“颠鸾倒凤”炸掉,可那么大个活人不明不白的失踪了。他背后的成都军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军区想要打听什么事情太容易,这事儿怕是不能善了,别的我到不怕,就怕对方迁怒整个王者。”雷少强苦着一张鞋拔子脸,禁不住唉声叹气。

“走一步看一步吧,待会到上海,先找找我师傅,说不得这趟又得求着张竟天了,前面欠的人情我还不知道怎么还,马上又要欠份大人情。”我同样苦恼的点点头。

雷少强眨巴两下眼睛沉思了几秒钟后开腔:“我们雷家有个本亲在沈阳军区,多少能够说点话,就是不知道成都那边买不买账。”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眼见几辆挂着白底红字军牌照的奥迪车“嗖”的一下从我们旁边疾驰而去。

“是昆山武装部的车!”坐在后排的洪鸾猛然站了起来,紧张兮兮的望向我说:“大哥,刚才那几台车有两辆是昆山市武装部的,还有一辆好像是成都军区的,我认识他们的牌照。”

“别紧张,他们爱谁谁,现在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咱们已经离开了昆山。”我朝着洪鸾微笑着摆摆手,别看我嘴上安慰她挺无所谓的,其实我此刻心里比谁都紧张。

倒是旁边的白狼一脸的风平浪静,自打上车以后他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脑袋始终保持侧望着车窗外,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成都军区,很麻烦!”朱厌倚靠在车门口上摇了摇脑袋,自打认识他以来,朱厌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无所不能,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犯愁,但是此刻他明显有些动容。

“你了解成都军区么?为什么说他们很麻烦?”我好奇的问道。

朱厌摇摇头结巴道:啊就...啊就,任何军区都很麻烦。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王兴突然猛的踩了一脚急刹车。汽车轮胎摩着地面拖出去老远,车里的所有人全都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涌的差点冲出去。

“咋回事啊行哥,碰死我了!”刘云飞扯开嗓门问,刚才车刹的太猛。他从后排一下子滚到了前面,把脑门给磕破一大块皮。

“被挡住了!”王兴抽了口气,我站起来看向车前,前方的路上并排横停三辆奥迪车。全都开着双闪,正是之前从我们跟前超过去的那几辆军车。

“堵高速路?真他妈疯了!”我忍不住咒骂一句,不用说对方肯定也是冲着我们来的。

“三哥怎么办?干还是不干?”刘云飞打了个响指,“十虎”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干鸡毛。对方车上挂着军牌,跟他们动手那就是和国家作对,你们有几个脑袋?都给我消停坐下,对方不一定认识咱们。朱厌待会再用韩国话跟他们沟通,如果情况不对,我拖着,其他人找机会跑。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准跟他们动手!”我沉思了几秒钟,朝着兄弟们吩咐道。

“三哥,哪有老大留下来垫后的,要垫也是我们来!”刘云飞冲着我说道。

我撇撇嘴不耐烦的骂了句:“闭嘴吧,别的组织啥规矩我不知道,但是在咱们王者,从今往后不管遇上什么麻烦,必须是兄弟们先撤,大哥才能走!强子,以后雷家就在石市扎根吧,时刻记住王者也是你的家。”

我盯着前面的几辆奥迪车,心底涌出一股子不好预感,那种感觉,以前我也有过,但是都没有今天这么强烈。

我深呼吸两口气冲着王兴说:开车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