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 一路向西 【为一品蓝山大哥的玉佩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朱厌驾驶着奥迪车急速离去,我心里好像一下子丢了什么东西似的,空落落的一片,站在原地发了几秒钟的呆后,我攥着车钥匙找到他说的那台车牌733的红色夏利。

半新的夏利车里扔着一顶鸭舌帽,还有个小型的女士化妆盒,发动着汽车以后,我拨通师傅的号码,电话很快通了,师傅先是一阵急促的咳嗽。接着才气呼呼的骂娘:“兔崽子,一天到晚尽他妈闯祸,有能耐闯祸,你倒是有本事跑啊,麻了个痹的,害的老子跟你瞎操心。”

尽管是责骂,但我心里听得暖烘烘的,许久都没有听过这种类似父爱一般的“骂爱”,我嬉皮笑脸的接话:“师傅,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徒弟啥脾气,出了事儿,我怎么可能把兄弟扔出来顶缸,这事儿咋处理?我现在到上海么?”

“处理个鸡八,你知道你们弄死的是什么人么?”师傅愤怒的咒骂。

一听师傅这副语气,我心底“咯噔”狂跳两下。抽着鼻子说:“知道,一个军区领导的私生子么,这事儿很难办吧?”

“不是很难办,是根本没法办!如果你早几天弄死那个叫周琦的逼养的,小四还能帮忙想出办法。托天门的后台走走人情礼往,实在不行交几个扛罪的马仔息事宁人,但现在这事儿根本没法处理!”师傅叹了口气说:“周琦的亲爹叫周泰和,大前天刚刚授封少将军衔,位列13军一号首长。光是这个军衔,你自己寻思能不能压死人,操!”

此时我的心完全凉透了,少将?这尼玛级别,我做梦都没敢想过,弄死人家的儿子,得是多大个面子才能帮我压下去。

“那我..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干脆把车停到路边,惴惴不安的问道。

师傅那头沉寂了几秒钟后说,两个选择,第一,你来天门,我让小四想办法先把你送到东南亚去,然后我们再找关系慢慢处理,至于能不能处理,什么时候处理,完全是个未知数,但是你的安危起码可以得到保证。

“第二条路呢?”我接着问道。

师傅干涩的说:“第二条路比较艰难,我不推荐你去。”

“您说吧,多条门路多个选择。”我深呼吸两口,现在没什么事情是比这更糟糕了。我不信师傅会叫我到天安门广场前裸奔或者是到长城上去偷块砖。

师傅叹口气说:“小四之前和孔老爷子的那几位故交沟通了一下,他们可以把你送到京城卫戍团去,假设你有能力混个一官半职,事情自然也可以大事化小,就算你小子没出息。正常退伍,卫戍团的退伍证也足以保命,京城卫戍团的级别没多高,但属于御林军,天子的门生,没几个人敢碰。”

“让我去当兵?”我心里说不上的别扭。

师傅没理我的话茬,继续说道:“但是这条路无比艰难,先不说那种非人的训练你能不能受得了,光是每年几次的海外任务,都有可能随时要掉你的命。当然这条路如果能够走得通,好处也是大大的,你不光可以成功避祸,还能光宗耀祖,给王者正大光明的披上一层保护色。小四和朱厌都断定你会选这条不归路!”

“我现在逃走的话,会不会给王者带来灭顶之灾?”我抿着嘴唇问道。

“肯定会有麻烦,但还不至于伤筋动骨,有天门和韩家的帮衬,咬咬牙可以挺过去。你那步棋埋的特别好,恐吓成都军区的人说你在昆山埋了很多炸弹,昆山毗邻上海,属于焦点城市,如果真有什么大动作。别说少将,就算是再高的级别也负不起责,他们不敢逼迫你太紧。”这半天师傅总算给我说了一件好消息。

“那就成!”我松了口气,用祈求的语气说:“师父,菲菲和念夏..”

“她们你不用担心。老子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们。”师傅斩钉截铁的回答,冲着我说:“如果你还没想好的话,那就再慢慢考虑,眼下只要不被抓到。你都不会有危险,看到车里有个化妆盒没?里面有小四托人帮你做的新身份,你现在仍旧叫赵成虎,但记住自己是上海人,化妆盒里有一个地址和车钥匙。待会你再换一下车,应该就可以暂时甩开追踪,我帮你选的地方,都是人口密集,而且没有摄像头的,总之自己多小心点吧,可惜了朱厌..”

听到师父的最后一句话,我一下子怔住了,急忙问道:“朱厌怎么了?”

“他得负责替你吸引所有的注意力,驾驶着那台奥迪车一路向西,这趟活儿,生死未卜!”师父长长的叹息一口。

“只是负责吸引注意力么?那以朱厌的本事应该没啥大问题的。”我缓和了口气。

师父嗓门立时间提高,破口大骂:“没啥大问题?你知道成都军区最出名的是什么吗?是他妈特种部队,全国十大特种部队,成都独占两支。世界十大特种部队,只有成都军区上榜,西南猎鹰,成都猎豹,你知道这意味着朱厌要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么?”

“啥?”我瞬间哑口无言。

师父愤怒的低吼:“朱厌的单兵作战能力确实很强,可他现在要武器没武器,要支援的没支援,而且还需要给你腾出来足够的时间逃匿,至少得坚持半个月,半个月面临国家最顶尖的特种兵追杀,你觉得他有多少活的把握?”

“师傅,你能不能帮我想办法?朱厌一定不能出事儿,他和你在我心目中地位一样高!”我慌忙恳求起来。

师父嘬了口气说,天门没办法正面帮忙,否则就是和国家作对,而且我实话实说,为了你得罪一个少将,小四也绝对不会答应的,天门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招惹这么大麻烦,包括我也不行,所以我们只能派出宋福来带上天门的一支精锐打打辅助,我刚刚联系过和尚了,看看第九处能不能再帮忙想点办法,你未来嫂子也回京城去了。不过我跟你交个底,他们能给的帮忙都是微乎其微,毕竟军和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体系。

“我懂了,谢谢师父!”我失魂落魄的干笑两声。

“朱厌是个纯爷们,我们计划商量好以后。他二话没说直接挑起了这根大梁,假设他能侥幸活下来,一个月后,他会在京城和你碰面,孩子,做人要懂得感恩,朱厌救的不是你一个人,而是整个王者!”师父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记住了!师父,家里的事情拜托你了。”我觉得自己的眼角有些发涩,脑子里好像过电似的回映和朱厌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他从来话不会太多,却几次救我于水火,我们之间的关系亦师亦友。

挂掉电话以后,我死死的攥着方向盘喃呢:“结巴怪,你丫千万不要出事儿,等咱们碰上面,我请你玩最漂亮的瘦马,睡最好看的姑娘,拜托你,千万不要出事..”

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从化妆盒里找到地址和车钥匙,快速行驶出去,师傅为我准备的第二辆车在昆山市政府旁边的一家招待所大院里,车上放了一身崭新的西装和几张银行卡,还有一部新手机和十几张没有拆封的电话卡。

我迅速换好衣服以后。安上一张电话卡,尝试着拨通雷少强的号码,因为之前朱厌是用雷少强的手机给马超打电话的,不想那头“嘟..嘟..嘟”响了几声后居然接通了,朱厌结结巴巴的问:“谁啊?”

“结巴怪,你现在咋样?”听到他的声音,我莫名一阵激动。

朱厌“啊就,啊就”了半天后,总算跟我说明白,大概意思是十分钟前他刚刚甩掉一拨追击的家伙,还没跟对方交过手,不太清楚对方的实力。

“结巴怪,你丫千万不能出事,算我求你了!”我冲着朱厌凝声说道。

朱厌“嗤嗤”的笑了,不用看我也知道,那头的他一定惯性的比划出三根手指头,冲着吭哧道:“啊就..我命硬..死..死不了,而且我还想继续当爷,没..没什么傻子肯像你..你一样有情有义..供着..供着我!”

“挺过这档破事儿,老子一辈子供着你,老爷们说话算数,一口唾沫一个坑,这算咱俩的约定,ok不?”我打着方向盘,朝着高速路口的方向驶去。

“必..必须的必!又有人追上来了,不聊了,手机我扔了,咱们..咱们京城见!”朱厌匆匆挂断了电话。

“娘西皮的,你咋就那么肯定老子一定会去京城,操!”我笑中带泪的骂了一句,踩足脚下的油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