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0 故人旧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高速路口的时候,很平稳,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卯足了劲儿踩在油门上,车窗口微微打开一点,凌冽的风打在我脸上,我的泪水不自觉的往外飞,不知道是被风刮的还是因为担心朱厌。

师父为我准备这台跑长途的车是一辆雪白色的宝马X5,越野性能很好,而且在上海这样的国际性大都市也不算太显眼。车里有一张从昆山通往京城的简易路线图,想来师傅肯定也早就算到了我会选择第二条路吧。

我顺着地图前行,心里特别的不平静,一会儿想想苏菲和念夏,一会儿又想想正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疾驰的朱厌,家里那帮兄弟的身影也一个接一个的从我脑海里往外蹦跶。

“麻痹的,又成了孤家寡人!”我心烦意乱的骂了句娘,这是我第二次被人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上一次是刺杀钱进,不过那回好赖还能时不时的跟家里那帮瘪犊子们联系,可是这次不一样,师傅告诉我,轻易不要给任何人打电话,军区的监控系统超出我们想象,跟他们联系的越多。只会让他们越危险。

我烦躁的打开车内的CD,一道高亢的歌曲猛然传出,“谁人定我去或留

定我心中的宇宙,只想靠两手向理想挥手,问句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

是“beyond”的歌。我记得十几岁刚认识王兴那会儿,他整天都带着个耳机哼唧他们的歌,一瞬间我想到曾经。

“奶奶个哨子的,不就是一个烂毛少将么,不就是个屌侃军区吗?操!老子从十四岁出来混社会。从一贫如洗,到现在兄弟成群,就算有天真的一无所有,也不缺乏重头再来的勇气!”我把音乐声放到最大,扯开嗓门跟着一起嚎唱起来:“问句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

开车走了两天一夜,因为不熟悉路况的原因,我总算勉强上了HB省的国道,驶入HB声,我一下子松了口大气,虽然没什么卵用,但我仍旧有种“我是本地人”的优越感。

“要不要在去京城之前,回趟崇州市?这趟去京城生死未卜,万一我真特么折了,都没能最后见一面老爷子,心里得多遗憾。”我放慢了车速,没有着急往前开,经过两天一夜的沉淀,我现在的心情平稳了很多。

时不时的换一张电话卡给师父去个电话,询问朱厌的行踪,有惊无险。这几天朱厌大大小小遭遇了十多次的伏击,但是每回都能化险为夷,再加上宋福来帮忙辅助,基本上没有受过什么伤。

犹豫了半天后,我把车开向了服务站。从服务站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又简单梳洗了一下后,瞄准崇州市的方向,踩下了油门。

当天凌晨,我开进了崇州市市区,好几年没有回过来了,这座承载着我太多感情和汗水的城市,变得极其陌生,市中心的高楼大厦林立,闪烁的霓虹灯在夜空下显得格外的灿烂。

我鬼使神差的把车开向了“不夜城”。不夜城没什么大变化,只是比过去的规模更宏伟了一些,仍旧是灯火辉煌,歌声喧天,几条街上游走着一群群的社会小青年。有男有女的流连于夜场K厅,几乎每家夜店的门口都停了不少车,看来这几年崇州市人们的生活水平明显提高。

一号街,最中央的位置,一栋八层洋楼高高矗立。“王者”两个金字招牌分外的抢眼,看到那招牌,我心底说不出的自豪,几年前,我就是从这个地方站起来的。建立王者,带着兄弟们一路披荆斩棘,大步向前!

看到“不夜城”,我心底沉寂很久的那股子野性也突然苏醒了,自打在石市站稳脚跟以后。我变得越来越从容,做事也越来越小心,不管对上什么人都是一想再想,人是变得成熟了,可血性却降下去很多。

麻痹的!当初柳志高没能摧毁我。赵杰没能消灭我,大老板同样没能把我怎么样,这些人在当年的我们眼中何尝不是高高在上,可结果却是我和王者却越挫越勇。

现在不就是惹到个什么鸡八少将嘛?操!人生的路上就是要遇到一些比自己强横的狗,才能让自己跑的更快。跳的更高!我坚信这次仍旧不可逃过一劫,并且带着王者展翅高飞。

从不夜城出来,我又开车朝着当初读书的市一中奔去,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根本没有经过思考,就好像我身体的本能告诉我,要来这里一趟,否则的话自己可能会错过什么。

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市一中早就熄灯锁门,我从门口站了一会儿,抽了根烟后,寻思着吃点东西,往我们县城返程,路过我和王兴、胖子过去总吃的一家大排档的时候,我停下了车。朝着正从门口摇摇晃晃收拾东西的老板打招呼:“还有饭没?”

“没了,打烊了!”那老板可能喝多了,蹲在地上吐了两口,含糊不清的冲我摆了摆手。

“别瞎说,生意都是被你这么赶走的,喝多了就滚回去睡觉,请问客人吃点什么?”这个时候从大排档的帐篷里走出来一个女人,女人背后还背着个孩子,一边使毛巾擦手,一边招呼我,当看清楚女人模样时候,我愣住了,她也同样有些傻眼。

“是你?”

“是你!”我和对方异口同声的瞪向对方。

我俩尴尬的互相笑了笑,接着又一齐问出:

“还好吗?”

“还好吧?”

我俩大眼瞪小眼的又干笑两声,她朝我伸了伸胳膊道:“快进来坐吧,还没吃是不是?我马上给你准备点吃的。”

“好的,多谢!”我冲着她点了点脑袋,从车里下来,朝着大排档走去,要进门的时候,那个老板面色不善的拦住了我,很是忌讳的问:“你谁啊,你怎么认识我老婆?”

“我和她是同学,几年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差点成了亲人!”我朝着老板微笑着解释。我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刘晴,当年王兴狂追猛求的那个泼辣女孩子,几年不见,刘晴看来已经结婚了,孩子都那么大了。

“亲人?”老板仍旧皱着眉头阻拦我。

我点点头说:“对的。没错!好好对她,她是个很不错的姑娘。”

“张兴,你有事没有?没有看会儿孩子,没看着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刘晴带着袖罩,腰系围裙从大排档里走出来,将后背的孩子塞给老板,拽着我胳膊往里拉:“快进来坐吧,你想吃什么,我请!”

“随便整点啥吧。”我礼貌的笑了笑,现在的刘晴看上去比原来沧桑了很多,头发灰蒙蒙的,脸上也遍布灰尘,可能因为常年操劳,我看到她的头上竟然隐约还有几根白头发,要知道这姑娘跟我们同岁,也才二十出头,见到此情此景,说老实话,我有点心疼她,当然是不掺杂任何男女感情的心疼。同时有些厌恶的瞧了一眼,那个骂骂咧咧的男人。

那男人虽然嘴巴臭,但是还算听刘晴的,老老实实的走到一边去哄孩子了。

很快刘晴炒了几碟小菜端上来,我俩面对面坐着。一时间有些尴尬,不知道应该怎么交流,我随便夹了两口菜,囫囵个吞了下去,朝着她翘起大拇指道:“好手艺,味道真棒!”

“太虚伪了,你都还没咽下去呢!当了大老板的人就是不一般,嘻嘻!”刘晴捂嘴笑着说道,我们再次陷入了僵持中。

“你结婚了吧?”我没话找话的先打破僵局。

“嗯,孩子都两岁了,你们还好吗?”刘晴点点头,有些伤感的问道。

我自然知道她嘴里的那个“们”是指王兴,干咳两声说:“我还好,他也不错,其实你俩最后没在一块挺遗憾的。”

“阴差阳错吧,缘分这种东西很奇妙的,有时候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现在过的也不错,有吃有喝,老公虽然爱喝酒,但是很疼我,孩子也懂事..”刘晴说着话眼角就有些湿润了,我想她不是真的快乐。

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多钟头,我和刘晴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提前是提到我们以前在国道路口卖西瓜的时候,刘晴就忍不住骂王兴,傻乎乎!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准备要走,刘晴轻声说:“圆圆也在市区,听说她也快结婚了,你要跟她见一面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