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1 出租房遇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干嘛?把刀放下!”我皱着眉头,朝她跟前走。

陈圆圆呼吸急促的摇头:“我不走,如果你非要把我赶走的话,我就立马死在你面前。”

“好的不学,坏的无师自通,你跟他妈谁学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把刀给老子放下!快点!”我没敢再往前走,火急火燎的厉声喝斥。

陈圆圆固执着摇了摇脑袋,继续开口道:“成虎,我没有想过要让你娶我什么的,你有老婆有孩子,我知道配不上你。我就是想让你能安稳的过一阵子,虽然你没告诉我,但是我清楚你肯定惹了很大的祸,那些抓你的人都是不普通人,你再继续飘下去的话真的会有危险。”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摇了摇脑袋道:“不行。真的不行!”

陈圆圆直直的瞅着我,她一个字都不说,完全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盯着我来回打量。

跟她对视了几秒钟后,我败下阵来,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茶几上,低声说:“算了,你不走我走,这张卡你拿着,如果有时间的话,回去看看我爸你爸,他们岁数大了,别总让他们操心,以后处对象啥的,学聪明点,不要人家说啥你信啥。”

“赵成虎!”陈圆圆突然之间就跪在了原地,她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抽泣着说:“不要再去惹事生非了好吗?你不知道,昨天那些人手里都有枪,是真枪,可以杀人的那种!”

“我惹个鸡毛事儿,我现在就是想找地方躲起来,那帮家伙全都是军人,兴许还是货真价实的特种兵,我留下来干嘛?连累你特么跟着我一块遭罪么?”我暴怒的冲着陈圆圆吼叫:“你给老子站起来!”

“我不怕被连累!”陈圆圆抿着嘴唇摇头,手里的刀刃已经把脖颈划出来一条清晰的血道子,冲着我斩钉截铁的说:“要么你留下,要么带我走,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

我咬着牙齿低吼:“你是在逼我!”

陈圆圆点了点头,泪水又从面颊淌落下来:“反正我贱命一条,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人在乎我,你随便,反正你敢走,我就敢死!”

“何必呢?作践了自己,还为难别人。”我苦恼的叹了口气。

陈圆圆眼中带泪的点点头说:“是啊,如果我能够早点作践自己,我们或许现在也不至于变成这样,成虎,我知道王者是你的命脉,那些兄弟也是你的依托,可你已经为他们做过很多了,为什么从来不为自己考虑呢?兄弟和命哪个对你更重要?”

“兄弟!”我毫不犹豫的出声。

“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多少也得替你爸想想吧,他只有你一个儿子,如果你真的出点什么事情,还让不让他活着了?你不是说想要避祸么?那咱们找个乡下避几年,等事情平息了再回来,到时候你想去找菲姐就找菲姐,想去干嘛就干嘛。我肯定不拦着,不是一定非要去京城的。”陈圆圆盯盯的望着我。

说实话,她此刻的语气和模样,真的触动我心坎了,曾几何时她骄傲的像个公主,可是现在却卑微的跪在我身边。只求我能留下,我慢慢走过去,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问:“圆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为什么一定要拦着我去京城呢?”

“我昨天听到有人说,你下一个目标可能是京城,如果你敢出现在京城。就地格杀!他们要杀了你。”陈圆圆手里的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突然之间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搂住我,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口,哭的稀里哗啦的哽咽:“我求求你了,不要去京城,你已经为了兄弟,为王者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可以为你自己活一次...”

陈圆圆不停的哭泣,哭的我心都酸了,我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说:“可如果我不去京城,这次的事情怕是没法善了,我永远都得像个老鼠似的东躲西藏的过一辈子,我不想..”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的房门好像“吱嘎”一声,声音很轻,好像被风刮开一样,紧跟着我又看到两条被灯光拉长的影子出现在地上,而且正慢慢朝我走过去,我心“咯噔”跳了一下,赶忙俯在陈圆圆耳边低声说:“待会你往出跑,在咱们刚才买日用品的小商店等我。”

陈圆圆猛地抬头,睁大了眼睛,我从她的眼珠里看到身后确实有两个人,我一把推开陈圆圆,弯腰捡起地上的菜刀,看都没看,回头就劈了过去,这一刀我劈的异常用力,直接把身后的一个家伙给放倒在地,不过菜刀也嵌到了那家伙的肩膀上拔不出来。

身后是两个穿一身黑色运动装的年轻小伙,被我砍中的那个倒霉蛋留着长头,另外一个家伙剃着个光溜溜的和尚头,手里攥着一把跟筷子长短差不多的匕首。

我慌忙伸手摸向胸口,准备掏枪,没想到另外一个光头速度更快,跳起来就是一个飞踹,蹬在我胸口,把我踢的往后踉跄两步,差点摔倒,光头如同只敏捷的猎豹一般,一脚踢中我,又很快的贴到我身前,手里的匕首直愣愣的刺向我的眼睛。

被逼无奈,我只好快速往后倒退,手边抓起来什么就拿什么砸他,我的胳膊和侧脸上,瞬间被他划出来好几条的血道子,很快我就退到了墙角。眼瞅着陈圆圆还从屋里跟个木头似的站立不动,我扯开嗓门骂:“瞅个鸡八毛,赶紧滚!”

我喊话的时候,光头手里的刀尖再次从我的脖颈上划开一条口子,疼的我忍不住低吼一声,紧跟着那光头的手腕反转。刀尖又刺向我的眼睛,“去尼玛得!”我也豁出去了,把脑袋竭力往旁边一闪,拼着自己肩膀受伤,拿脑袋狠狠的撞在他的鼻梁上。

这个时候,陈圆圆居然悄悄的挪到光头的身后。手里还拎着一个暖壶,她把暖壶高高举起来,“咣”的一下狠狠砸在光头的的脑袋上,暖壶瞬间破碎,里面的开水把光头的脸上、脑袋上瞬间烫出来一大片的燎泡,光头抱着脑袋从地上打滚。发出一声声哭爹喊娘的惨叫。

“快走!”我一脚狠狠跺在光头的脸上,顺手捡起他使的那把匕首,拽着陈圆圆就摔门逃了出去,我们租房的院外停着一辆白色的丰田小轿车,车里面既没人又没熄火,估摸着应该是那两个刺杀我们的人开来的,我犹豫了几秒钟,拽开车门冲陈圆圆说:“上车!”

完事,我驾驶着那辆车朝着路口就开了出去。

“成虎,你没事吧?”车子开出去几分钟后,陈圆圆惊魂未定的问我。

“你猜呢?”我身后摸了摸面颊和脖颈,掌心里全是血迹。大口喘息了两下后,我把车子靠在路边停下,街对面是个很大型的啤酒广场,此时人山人海,看起来很是热闹,我寻思到啤酒广场上去躲一会儿。应该不会被人轻易发现。

“昨天说要在京城杀掉你的人,就是刚刚那两个人,那时候你往慢摇吧外面跑,那两个人从一个卡间里出来,声音很小的聊天,他们说的是粤语。以前我们宿舍有个同学也说粤语,我跟她学过一些。”陈圆圆心有余悸的冲我说道。

“粤语?”趁着下车的功夫,我拿出刚才捡那个光头的匕首看了两眼,刀把手的地方,镌刻着两个楷书小字“陆吾”,我当时就炸了,破口大骂:“草踏马的,陆吾这帮地老鼠居然也跑出来凑热闹!”

一开始交手,我就感觉出来那个光头不像是军人,身上没有半丝阳刚之气,反而给人一种阴嗖嗖的感觉,此刻看到匕首,我可以确定下来,陆吾组织的那帮狗犊子也参与进来了,陆吾的人参与围杀我,就说明稻川商会的人肯定也不会闲着,看来这帮逼养的,是打算合起伙来把我弄死。

“成虎。那边有家药店,我下去给你买点纱布和止疼药吧。”陈圆圆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药店,担忧的问我,我看到她的手背上也有好几条血口子,冲着她轻声说:“圆圆,你下车吧。现在去找林昆,让她安置你一下,既是帮我,又是帮你自己,你也看到我现在的情况了,在我身边你很危险。”

“我不怕!”陈圆圆脸色泛白的摇摇头。浑身止不住的打着哆嗦。

“滚,马上滚!你不怕,老子还嫌弃你是个拖油瓶,如果不是你刚才跟我腻腻歪歪,我至于受伤吗?我发现你不是喜欢我,而是他妈的想要害死我。陈圆圆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就别特码再祸祸我了,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我暴跳如雷的大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