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4 折磨!/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唔唔..”我恼怒的低喘叫吼,使劲挣动着朝那个男人瞪眼。

戴面具的男人停下手上的比比划划,用极其邪恶的语调看向我冷笑:“啧啧,你有话要说啊?好的,那我就给你一个求饶的机会。”他晃着身子走到我面前,拽出来我嘴里堵塞的东西,拿匕首尖顶在我的喉咙上。

“哥们,咱都是道上混饭吃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有啥事你们冲着我来,何必难为不相干的人呢?她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放她离开,我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处置,可以吗?”我火急火燎的冲着他出声。

说老实话我现在心里紧张到了极点,如果抓到我们的是成都来的那帮军人的话,起码不会伤害陈圆圆,可是陆吾组织和稻川商会的人就不一样了,这两伙势力毫无底线,毫无人性,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大哥,想要什么,你们直接出声,我有的,你们要的,全都可以给,真的!咱犯不上难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你说对不?”我用恳求的语气朝着他哀求。

“哦,原来她是不相干的人呐?”男人森冷的诡笑,又走回陈圆圆的身边,刀尖划开陈圆圆的衣服上,接着两手猛地一拽,“次啦”一下就将陈圆圆身上的衣服给撕烂了,陈圆圆雪白的肌肤瞬间露出来大半,惊恐的“啊!啊!”尖叫。

“卧槽尼死玛得!你就是个近亲产物,听不懂人话吗?”我疯狂的嘶吼咆哮,试图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身上,我这个人皮糙肉厚,怎么打都无所谓,可陈圆圆毕竟是无辜的。

那个男人全然不理睬我的吼叫,就像是个变态一般的,用刀刃挑断陈圆圆裙子的束腰。

“呜呜..”陈圆圆吓哭了。梨花带雨一般的小脸哭的像只小猫一般的,脏兮兮的,她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碰上这种事情,肯定比杀了她还要屈辱。

我咬牙切齿的咒骂嚎叫,使劲晃动着凳子,扭动自己的身躯,简直要疯掉了,看到我愈发愤怒,那个男人更加得意起来,“哈哈”大笑着将自己脸上的面罩往上拽了拽,露出嘴巴,恶心的从陈圆圆光溜溜的后背上舔舐了一口,吸溜着口水哼叫:“真香呐..难不成还是个处?桀桀!”

“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碰我!”陈圆圆哭的几乎快要岔气,浑身剧烈的打着哆嗦。

听到陈圆圆的祈求,那家伙更加的放肆起来,干脆整个身子趴在陈圆圆的后背上,两手搂在陈圆圆的腰上,扭头冲我病态一般的大笑:“继续?”

“如果老子不死,一定把你碎尸万段!”我瞪得两只眼睛,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不匀称起来。

“是不是很痛苦啊?你放心,我们丑皇交代过,绝对不会让你死去,他要让你痛苦。让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兄弟、女人和孩子一个个受尽凌辱,却无能为力,哈哈哈!游戏才刚开始,接下来会是你的父亲,你的兄弟,还有你在上海的妻子和女儿。”那男人歪着脖颈。站直身子,朝着我吧唧了两下嘴巴。

这个时候,又有人推着坐轮椅的那个男人从阴影处走了出来,轮椅上的男人很享受的摇了摇头,含糊不清的说话:“可怜的小猫咪,你..你只是游戏的道具。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你的成虎哥哥了,谁让他过去难为过我,我们只有通过你才能让她痛苦,才能让我兴奋,一想到赵成虎此刻恨不得自杀的心情,我就亢奋!很亢奋!”

和朱厌的结巴不同,这个男人说话的语调很怪异,吐出来的字极其不清晰,感觉就好像是舌头短半截似的,说话的声音也很难听,像是拿手指甲从黑板上划过一般,听的人心悸难忍,他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露出一副对我恨之入骨的模样。

“卧槽尼玛!是男人的话,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别整这些没用的,那娘们跟我非亲非故,别说舔她亲她,你们就算弄死她,也不能让我心疼半分,轮椅上的废物,你是不是性无能?只会挑女人下手?”我暴躁的朝着对方吐了口唾沫。

听到我近乎癫狂的咆哮,轮椅上的男人“咕噜咕噜”笑了,周边两个戴面具的家伙也笑了,只有陈圆圆一脸不敢相信的望着我,大大的眸子里水雾弥漫,看的就让人心酸,我故意别过去脑袋不敢看她,冲轮椅上的男人接着咒骂:“丑皇是吧?你妈勒个臭嗨,不爽我,就过来捅我两刀啊,咋地?你不敢?老子就点着你鼻子骂你们稻川商会全是窝囊废!”

“你的伎俩我懂..”轮椅上的男人古古怪怪的狞笑,摆了摆手:“继续吧!”

先前那个拿匕首的男人,攥着刀子从陈圆圆雪白无暇的后背上轻轻的划了一刀,陈圆圆瞬间疼的“啊!”的惨叫起来,“成虎,我疼..”鲜血顿时间顺着她的后背蔓延出来。

“我发誓,我他妈一定活剐了你们!”我的眼睛完全红了,疯子一般晃动身体。

“痛苦了吗?是不是很想杀人?三哥,你怎么了?怎么哭了?骂呀,吼叫呀,你越是痛苦我就越亢奋!”轮椅上的男人转动脖颈。后面的人推着他来到我面前,他嘲讽的盯着我,冲着我狞笑:“你的怀里藏着把手枪,裤子兜里有子弹,但你却没办法杀我,哎呀。真是好遗憾!”

“成虎,不哭..我不疼!”陈圆圆朝着我扯开嗓门喊叫,她死死的咬着嘴唇,自己把自己的嘴巴都咬出了血,可想而知此刻到底有多痛苦。

“你不疼啊?”轮椅上的男人看了眼陈圆圆旁边拿匕首的家伙,那混蛋没有半丝犹豫,手起刀落,连续又是几刀划在陈圆圆的后背上,本来刚才一直在挣扎惨叫的陈圆圆,突然之间恢复了平静,也不挣扎了,也不叫喊,除了身体在剧烈的颤抖以外,愣是死死的咬着嘴皮不出声。

戴面具的男人又从陈圆圆的背上划出去一刀,鲜血不停的往出流,就像是拧开的水龙头一般往下滴滴答答,这边的我疯了一样的咒骂,但是对面的陈圆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就任着鲜血往下淌,就好像受伤的人不是她一样。

我了解陈圆圆,小时候削铅笔割破手指头都会哭半上个钟头,此时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又怎么会真的不疼呢,她只是不想让我痛苦,不想让这帮人的阴谋得逞。

看到陈圆圆半点反应没有,我对面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诡异的笑了:“怎么了?为什么不挣扎哀求了?你要是这么淡定的话,那游戏可就没意思喽,快点,继续喊,继续哭!”他伸手一指陈圆圆,玩味的冷笑:“给她加点料!”

拿着匕首的男子“桀桀”的鬼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大不点的小瓶子,瓶子写的是盐,接着,他把盐撒到了陈圆圆的后背上,均匀的洒在陈圆圆那些受伤的地方。

“啊!!!!”陈圆圆突然之间疯狂的叫喊了起来,使劲扭动着身躯。痛苦的哭泣起来。

“啊哈哈,对嘛!玩游戏要讲究规则,让你喊,你就必须喊,否则我玩的没乐趣!”轮椅上的男人,操着嘴里明显短半截的舌头,得意洋洋的摇头晃脑。

我近乎崩溃的挣扎,哀求,哭嚎,咆哮,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我挣不断身上绑着的麻绳,你走不到陈圆圆的身边,甚至连一口唾沫都吐不到“丑皇”的脸上,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像今天这般的废物。

“赵成虎,我要你..”轮椅上的丑皇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白纸,展开后,放在我眼前。纸上写着四个血红色的大字“血债血偿!”

“我要让你血债血偿!让你痛苦到想自杀却不能,不然不足以泄我心头的憎恨!”轮椅上的男人一字一顿的朝我怪叫。

这时候,铁钩上的陈圆圆只叫喊了一声,之后,就不再出声,她看了看周围的人。精致的脸上满是汗水,脸色变得蜡黄无比,最后,她把目光盯在了我的身上摇头:“我不疼,你不哭..”

“继续..”轮椅上的家伙好像被踩到尾巴似的疯癫狞叫:“继续,我要让赵成虎心如刀绞!”

那个拿匕首的男人“桀桀”大笑。将匕首“咣当”一下扔到地上,开始解开自己的皮带,邪性十足的两手拖在陈圆圆的腰上,我当然知道这个王八蛋要干嘛,“啊!”我大吼起来。

“成虎,我深爱你!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我们还可以早点认识,但不再错过,我再也不会欺负你,嘲笑你,一定好好的跟在你一起,这辈子我不后悔认识你...”陈圆圆两眼盯盯的看着我,两行清泪无声蔓延出来。

“快,抓住她的嘴,她要自杀!轮椅上的男人慌忙喊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