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6 我的胆量你清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背着陈圆圆仓惶的从玉米地里急速奔跑,她的两手紧紧的搂在我的脖颈上,喘息连连的凑在我耳边,弄的我耳朵眼里痒痒的不行,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到她一直咧嘴在笑。

“傻笑什么呢?”我冲着她问道。

陈圆圆把脸靠在我的后脑勺上娇声说:“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真好,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

跑了十多分钟后,我感觉应该已经远离那条公路,我才缓缓停下脚步,冲着她调笑:“你可比小时候勇敢多了,我记得第一次背你的时候,好像还是上小学二年级吧,你跟着村里的小孩儿到后山上捡桑葚,结果跑的太快,脚崴了,人家都嘻嘻哈哈走了,只有我背着你回去。你是一路哭着回去,你爸还以为我欺负你了,上来就给我一个大嘴巴子。”

“嘻嘻..”陈圆圆笑的花枝乱颤。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笑个屁啊,你是不知道我当年有多委屈,本来还想着立了那么大功劳,你爸怎么不得奖励我两块喔喔奶糖吃。黑狗熊到好,直接一巴掌打发走我了,气的我,往你家的锁孔里塞了好几天的卫生纸。”

“成虎,我发现你从小到大都很少哭,特别的坚强。”陈圆圆满脸甜蜜的搂在我脖颈上请问问道。

我叹口气说:“不坚强就得被强奸。还有谁说我不哭的,我只是不当着人前哭,我家啥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小就被村里那帮破孩子指着鼻子骂野种,哪次我跟人干仗,不都是好几个小孩儿一起揍我。别看我当时梗着膀子好像挺厉害,其实暗地里都会躲在被窝里抹鼻涕。”

“成虎,想想你小时候真的太不容易啦,我还总是带头骂你臭,煽动别的小孩不和你玩,真的特不是东西..”陈圆圆幽幽的出声。嘴唇近乎贴在我的脖颈后面,弄的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我傻笑说:“小孩子嘛,很正常的!对了,你后背上的伤口疼的严重不?这地方估计是崇州市的郊区,也不知道有没有诊所啥的,阎王这头畜生,卧槽特妈的,等我避过这次祸,说啥也得彻底废掉那个王八蛋。”

“不疼,不用担心我,我一点都不疼,你想干什么,就按着你的计划走,我保证不会拖你后腿的。”陈圆圆使劲摇了摇脑袋,即便她的脸色惨白到吓人,仍旧强装成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跑的实在太累了,我放下陈圆圆,蹲在原地呼哧带喘的吐大气,点燃一支烟,嘬了几口后,我才来回扭动脑袋打量周围的情况,这附近都是庄稼地,一望无际的苞米、高粱,一人多高。微风吹过,“猎猎”的作响,更难得的是今天晚上的月亮又大又圆,照的周围很清晰,陈圆圆半坐半蹲在地上,一对洁白无瑕的大长腿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漂亮。

“圆圆。你看这片玉米地有没有熟悉的感觉?”我坏笑着瞟向陈圆圆一双大长腿。

陈圆圆迷惑的摇摇头说:“我从来没有到过这里啊。”

“笨呢,我是说你不记得上中学那会儿你被何苏衍给拖到苞米地里,也是我救的你?”我舔了舔嘴唇,两颗眼珠子故意眯成一条缝。

“记得..”陈圆圆的小脸顿时红扑扑的一片,声音如同蚊子哼哼似的嘀咕:“我还记得你..你有次下雨偷偷藏在玉米地里欺负我..”

我没有听清楚她说的话,提高嗓门问:“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成虎。接下来我们打算去哪里?”陈圆圆有些慌乱,赶忙转移问我。

“我们?”我咬着烟嘴摇摇头说:“不是我们,是我和你,圆圆,你不许再任性了,这次必须听我的,你也清楚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处境,我肯定是要去京城的,你先回咱们县城,洪啸坤临去石市之前,特意培训了二十多个忠心耿耿的兄弟保护我爸的安全,你回去的话,安全问题起码有保障。”

“林昆他们不是背叛你了吗?你爸在村里还安全吗?”陈圆圆迷惑的问道。

我摇摇头说,王者里面肯定出来狗了,但绝对不是林昆,我和昆子是过命的兄弟,如果他真的对我三心二意,我也认了!

陈圆圆羞红着脸蛋,吞吞吐吐的问我:“成虎..我可以听你的,可是我想送你去京城,只要确定你在京城绝对安全,我就马上回咱们村子,帮着照顾我爸和..和你爸,你看可以吗?”

“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京城,妈的!统共也就几百里地,愣是把我堵的严严实实,好几股子势力想要弄死我,我就这么招人恨吗?”我也一屁股崴到地上,跟坐自己家炕头似的,盘起来两腿叹气:“成都的大头兵,稻川商会的变态组,陆吾组织的地老鼠,还有王者内部的白眼狼,操!”

“成虎,你不用太着急了,办法肯定会想出来的。你那么聪明,什么事情都难不住你的。”陈圆圆挪到我跟前,靠的很紧,低声安慰着,她身上穿着我的半袖,显得特别的宽松,但是却别有一番味道,可能是因为后背有伤的缘故,陈圆圆的嘴唇微微有些发紫,脸色惨白惨白的。

我赤裸着上半身,仰头望着天上的月亮,一阵轻风刮过,吹干身上的大汗,居然还有点冷飕飕的,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陈圆圆赶忙又往我跟前靠了靠,小声问:“成虎,你是不是冷啊?”

“不冷,就是愁得慌,这鸡八地方前不着村,后不靠店,你身上的伤不能再耽搁了,天气闷热很容易发炎的,万一再留下什么刀疤啥的,那我可真是罪过了。”我胡乱的摇了摇脑袋,心里面说不上的纠结。

陈圆圆对我的心意我很了解,如果放在过去,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她,可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她为我做了很多事情,受了那么多的伤,如果我再把她赶走,那就太有点不是人了。

见我愣着发呆,陈圆圆干咳着问我:“成虎,之前我要自杀的时候,你说的那些话还算不算数了?”

“啊?哪句话算不算数?”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故意装傻充愣。

陈圆圆摇了摇嘴皮,没有再说话,把脑袋倚靠在我的肩头说:“我觉得自己身上有点烫,可是又特别的冷,你能不能..能不能抱抱我?”

我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热的烫手。赶忙说:“你是不是发烧了?”

“不知道,就是觉得身上忽冷忽热的。”陈圆圆摇了摇脑袋,无力的把脑袋耷拉在我的肩膀上,“不行,不能再耽搁了,走吧!我带你去看医生。”我深呼吸两口,将陈圆圆重新背起来,认准一个方向大步流星的奔跑起来。

大晚上的庄稼地很潮湿,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蹿,脚上的鞋子都给跑丢了,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我们总算奔出了那片庄稼地,出现在一个小镇子上。

从镇上转悠了半天,总算找到一家写着“诊所”的店铺,我手忙脚乱的拍打卷帘门,一个岁数挺大的老医生,睡醒朦胧的打开门,见到我俩这副样子,那医生给吓了一跳,挡在门前说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叔,我们是外地人,到崇州市旅游,结果碰上劫道的了。你救救我朋友吧。”我冲着老医生哀求。

“这..”医生仍旧有些不敢相信。

我慌忙从兜里掏出一些钞票塞给医生说:“老叔,我们真不是坏人,我朋友的后背被抢劫的砍了好几刀,不相信的话,您待会看看..”

可能是看在钞票的份上,医生才勉强让开身子,把我迎了进去,我把陈圆圆放到床上,冲着医生说:“叔,您看着处理,劳驾用下您的电话,可以吗?”

医生帮着处理陈圆圆的伤口,我用诊所的固定电话拨通林昆的号码,电话刚一接通,我就出声:“昆子,阎王没死,现在流窜到崇州市了,我不管你使什么办法,一定要给抓出来他,碎尸万段,还有程志远也是个祸端,你想想辙,把他..”

我话还没说完,从诊所的门外突然开过来几辆汽车,车门打开,一大群年青人从车上跳了下来,程志远走在最前面,朝着我很绅士的一笑道:“我三哥,您这是给谁打电话呢?有什么事情,您吩咐我做就可以的。”

“喂,三子,你在哪?”电话那头林昆焦急的问我。

我深呼吸一口道:“你自己根据号码找我吧,我最多撑一个小时。”然后挂掉了电话,直接从怀里掏出手枪,指向了程志远轻笑:“枪里有五颗子弹,我兜里还有两个弹夹!我敢不敢杀人,你心里很清楚,马上滚出去..”

看到我拔出手枪,程志远慌忙退出诊所,蹲在汽车后面朝我喊:“三哥,圆圆受伤了,我只想带她去好点的医院,至于你是走是留,我完全可以当作没看见,我劝你早点离开,军区的人马上就要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