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8 逃离崇州市/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凝视着林昆的眼睛,林昆同样静静的望着我,我们两人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几乎是同一时间,我和他都伸出自己的右臂,碰在一块“啪”的击了一掌。

“保重!”

“保重!”接着我俩熊抱在一起,互相拍了拍自己的后背。

“这张卡你拿着,我手里还有张母卡,发现卡里没钱的话,我会及时往卡上转钱的,密码是你生日。”林昆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我兜里,拍了拍我后脑勺道:“是狼走到哪都吃肉,是篮子去哪都挨揍,这趟京城之行,可能会很苦,但我希望能够等到你王者归来!家里一切交给我,我不死,王者不会散。这是老爷们给你的承诺。”

“妥了,等着大哥万丈光芒,荣归故里!”我重重的点了两下脑袋,蹭着他的身体朝着远处绿油油的庄稼地狂奔而去,一边跑我的泪水一边顺着面颊飞落,没有难过和愤怒。有的只是不舍和不甘。

“三子,交朋友别注重长相,毕竟实力没写在脸上!”林昆从我身后轻声念叨。

等我跑出去得有一两百步后,房屋内的枪声渐渐平息,我听到林昆扯着嗓门吼了一句:“我抓到赵成虎了!”

“受苦了,兄弟!”我使劲抽了抽鼻子继续往前狂奔。

这一趟我虽然狼狈离去。但是林昆承受的心理压力其实更大,因为知道整件计划的人很少,其他兄弟不会了解林昆此刻抓到的那个“我”,并不是真的我。

在整个王者兄弟的眼里,林昆早已利益熏心,背信弃义。亲手把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送到了仇家的手里,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可能是王兴、伦哥和胖子潮水一般的狂轰乱炸,而整个“王者”也将陷入彻底的分裂,石市和崇州市从今往后各成一脉。

“唉..”我叹了口大气,又狂奔出去几百米,我回头望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小镇子。喃声自语:“下一次归来,老子势必要让整个HB省都为之颤动!”

就这样,我手攥一张银行卡,兜装“大黑星”,狼狈的离开了这座曾赐予我无限荣光却又叫我无奈离去的城市,按照程志远之前说的路线图,凌晨天亮之前,我终于来到了崇州市和一座县级市的交界处“汉王山”。

翻过汉王山,就彻底离开了崇州市的地界,这个季节的汉王山上已经郁郁葱葱,到处都是一片鸟语花香,清晨山上的空气还是很清新的,不乏一些晨练的人们在山上遛弯,打拳。

我像个丛林野人似的很突兀的出现在山脚下,立时间引起不少晨练人们的注意,我摸了摸鼻子左右打量自己,禁不住笑了,此刻的我赤裸着上半身,背后一大片青色的纹身,很是扎眼,满是泥泞的裤子上还挂着斑斑血迹,再加上光着的脚丫子,这副模样都不用自我介绍,别人已经很自觉的给我打上一个“坏人”的标签。

我没敢多逗留。脚步带风的闯进了汉王山里,半山腰上碰到一个正趴在地上做俯卧撑的胖子,我寻思现在的模样实在太显眼了,就不漏痕迹的把那胖子打晕,扒下来他的衣裳,自己换上。大步流星的冲向山顶。

站在山顶上,我有幸看了一次真正的日出,望着好像镀金一般的晨曦缓缓升起,顿时间让我有种无比渺小的感觉,我押了押嗓子双手合成喇叭状“啊!啊!”的连续吼叫几声,好将心底的不甘和愤怒全都吐出来。

“强如太阳都会清晨升起。傍晚坠落,老子不过是个凡夫俗子,大起大落还不正常吗!没什么好埋怨的,成王败寇本来就是社会的规则。”我仰望着缓缓上升的太阳,像是个精神病人一般自言自语。

我想人类之所以能生生不息的在痛苦的生活中繁衍下去,或许就是因为老天爷在不断的给予人各种希望,虽然我这次大败离去,但如果我可以从京城卫戍团混出点人样的话,王者不但不会破败,反而可以更加强盛。

我不知道古时候人们说的“悟道”是什么意思,但我现在心理很平静。

从汉王山的另一面走下去,是个不算太繁华的小镇子,我抢来的这身衣裳兜里还有几十块的零钱,我舒舒服服的吃了一顿早餐,然后打了辆“三奔子”摩托车直奔县城,又从县城的提款机里取了几千块钱装在兜里当备用,然后我才到火车站附近来回转悠了几圈。

火车站倒是有一列直通京城的火车,奈何进站口的安检太严格,我兜里揣着枪肯定会被查出来,到时候更加得不偿失,我蹲在车站的门口边抽烟,边打量周围的建筑,寻思着怎么可以绕过安检进入。

“嗨,哥们!打车不?我看你从车站门口蹲半个多点了,想去哪啊?绝对物美价廉。”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穿件碎花衬衫的小青年走到我跟前很是热情的招呼。

类似火车站、汽车站的附近时不时可以看到这种“跑黑出租”的青年,这种人眼皮子格外活泛,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不是本地人,我也不太想多事,摆摆手客客气气的说:“谢了,我等人!”

“好嘞,需要去哪的话,你吱声,咱这小车天南海北可以到处跑!只要钱到位,上北京去上海都无所谓。”青年也没过多纠缠,咬着烟嘴晃晃悠悠的离开。这小青年长得还是挺帅气的,剑眉大眼,如果不是打扮的太“个性”绝对是个帅小伙。

我又从车站门口转悠了半个来钟头,实在找不出好的进口,摇摇头,打算去汽车站再碰碰运气,我刚刚起身要离开,之前那个问我坐不坐车的小青年又叼着烟卷蹭了过来,满脸堆笑的冲我问:“哥们还没等上朋友啊?”

“嗯,我朋友做过站了,明天才能到!兄弟你也没拉上活啊?要不你从这附近随便帮我找间旅馆?我明天再来接他。”我朝着小青年笑了笑,干“野出租的”其实就跟当扒手一个道理,都讲究个“不走空”,我寻思这小伙也挺实在的,冲着他笑了笑说道。

“那敢情好,走着哥们!我一定帮你找家物美价廉的小旅馆,对了哥们需要特殊服务不?”小青年瞬间眉开眼笑,眨巴着眼睛从我坏笑问道:“我知道一家旅馆挺干净的,里面的陪床妹也年轻,最重要的是安全。”

“不用了,我不好这口,随便找间干净旅馆就可以。”我摇摇头,跟在他身后一块往车站的停车场走,这小伙开了一辆半旧的夏利车,车厢内装饰的干干净净,看起来就是利索人,坐进车里以后,我俩随意聊着天。

“老兄,你不是本地人吧?”小伙边打方向盘边问我。

“不是,我跟一个亲戚在这边的镇上开了间小超市,呵呵..”我很随意的敷衍着,眼珠子瞅向车窗外。

青年是个话痨,见我不吱声,他很熟络介绍:“我们这破地方,没啥工厂企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我过几天也要去当兵了,唉..想想马上要离开,我心里还有点舍不得呢。”

俗话说的好“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本来我正愁着应该怎么去京城,听他这么一絮叨。我瞬间来了精神,通常这种小县城,参军入伍都是坐火车离开,临行前那天火车站绝对很繁忙,也就意味着我可以这么机会混进车站里,我装作闲扯的表情问他:“哥们什么时候入伍?”

“再有个三两天吧,怎么了?”年轻人好奇的问我。

“没什么,随便问问..”我微笑着摇头,之后又跟他鬼扯了一些别的,从他嘴里套出点有用的消息,比如他们入伍那天,确实是乘火车离去。

三天以后。我从军用品店自己买了身跟新兵入伍前穿的一样的列兵军装,还特意花钱做了一朵胸前佩戴的大红花,早早的就溜达到县城武装部,之后顺理成章的跟随一大批新兵乘坐军车来到火车站,到了车站以后,部队会留给新兵们和亲友告别的时间,我趁着这个时间段悄悄的混上火车。

我刚刚从厕所里脱掉衣服,大大咧咧的打算混进了别的车厢去,正好撞上一个上车的新兵。

“咦,是你啊老兄。”那新兵一脸的惊喜。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几天前拉我的那个黑出租司机,当时还在想这世界真特么的小。

“是啊,我来送一个亲戚。他也当兵的!”我随后敷衍两句,打算离开,毕竟我是逃票上来的,不适合这么正大光明的晃悠。

正准备走的时候,那小青年鬼鬼祟祟的冲我压低声音道:“老兄,你还不知道吧,我们这批兵有可能直接进入京城军区服役,对了,你亲戚叫什么?到时候我们还可以互相照应。”

“他叫赵德柱,以后劳烦兄弟多照应哈。”我应付了一句,快速离开。

“我叫马靖!”小青年从我身后喊了一声。

我没有应声,径直冲着车厢那头走去,这列火车只留了两列车厢给新兵,其余的还是乘坐正常的旅客,绕了四五节车厢后,我才心有余悸的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心里暗道,那小子也去京城军区,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碰上,转念又一想,京城军区大了,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遇上,况且我要去的是卫戍区,我苦笑着摇摇头,拖着下巴颏开始发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