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 陆吾?陆舞!/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条件反射的转过去脑袋,当时就有点傻眼,这女的长得也太特么带劲儿了吧。

一张精致的好像是从漫画上跑下来的标准瓜子脸,化了一点淡妆,小嘴唇粉嫩的像个樱桃似的,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眼睛大大的,长得有点像《还珠格格》里的晴儿。最要命的是这女人特别会穿,黑色的V领短裙,一双网状的丝袜包裹在她直愣愣的大长腿上,脚下还蹬一双小巧玲珑的粉色高跟鞋,标准的轻熟女打扮。

我咽了口唾沫低声问道:“你好,请问你认识我吗?”

虽然对方长得很水灵,但咱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远的不比,我媳妇苏菲的模样就绝对不会比她差半分,陈圆圆、杜馨然、19姐、韩沫、安佳蓓哪个不是个顶个的大美女,所以她还不至于让我方寸大乱。

身处异地他乡,被一个陌生女人搭讪本来就是件很耐人寻味的事情,况且我太清楚自己的长相了,我属于猛地一看不咋地,仔细端详还不如猛的一看的内种大众脸,莫名被女人招呼。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碰上“钓鱼”的了。

“帅哥,一个人吗?介意请我喝一杯吗?”女孩一脸笑容,很自来熟的单手拖着脸腮朝我又重复问了一遍,她说话的声音软绵绵。而且还是字正腔圆的京腔,别有一番风味。

我摇摇头说:“没,等我媳妇呢!她上卫生间了,呵呵..”

“帅哥,说假话可不是一个优秀男人应该有的品质哦?”她眉眼带笑的朝我跟前靠了靠,嘴里的香味吹在我脸上,一只手很顺势的就搭在了我的肩膀头。

“勾引一个又丑又穷的男人可不是一个优质美女应该有的品质哦。”我学着她的口吻调侃了一句,然后肩膀往后轻轻一耸不漏痕迹的甩开她的玉手,同时挪动屁股底下的转椅朝着她笑了笑说:“我囊中羞涩,比较穷,这杯酒都是赊的,所以不好意思哈。”

虽然还没弄清楚这女人的真实意图,但我始终坚信老祖宗的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看长相,我绝对不属于让夜场姑娘们一见倾心的类型,看内涵。我身上穿的是抢来的一身地摊货,抽的是七块钱的廉价烟,更不可能表露出一丝“土豪”的味道。

“帅哥,未免太小气了吧?”被我拒绝后。那女人也不生气,仍旧是一脸春风得意的媚笑,干脆大腿压着二腿坐到我旁边,伸出一条凝脂如玉的胳臂朝酒保招招手:“waiter。给我调一杯血腥玛丽!谢谢。”

“人穷志短嘛。”我学着王兴的模样憨厚的笑了笑,余光很不礼貌的朝着她的大腿和胸口猛瞅,试图用这种方式赶走她,结果我很快败下阵来,察觉到我在观察她,她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揪了揪自己的领口,朝我调笑:“喜欢看山是么?不如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山清水秀?”

诱惑!绝对是赤裸裸的诱惑!面对这种不知羞耻的调戏,我能惯着她?

当时我就激了,直接举起酒杯,一口将六十度的伏特加一饮而尽,上手从她那肉感十足的大白腿上抓了一把淫笑道:“我不是本地人,不太清楚这边哪有赏山观水儿的地方,美女是否愿意给我当个向导?”

说话的时候,我特意加重了“水儿”字,本来酒吧的氛围就很暧昧,我再故意从她身上磨蹭两下,我觉得周围的温度好像瞬间升高了,冲着她挑衅的眨巴了两下眼睛。

当然我没有色到“见逼就乐”的程度,之所以一反常态是因为我看到她右手虎口的地方纹了一只小巧玲珑的“9”字,寻思着这姑娘八成是第九处的人,既然是第九处的人,那跟我也算半个自己人,姑且看看第九处的人又想耍什么花招。

“好啊。对了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姓陆,陆吾的陆,帅哥还要跟我约会吗?”女人优雅的捏着酒杯,朝我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只是她那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不挂一丝表情。

陆吾的陆?我搭在她大腿上的手掌立马像是触电一般的抽了回去,身子更是如同弹簧一般蹦了起来,急促往后倒退几步。左手同时伸进了胸口的位置,眼睛直勾勾的盯向她:“你是陆吾组织的人?”

“咯咯咯..帅哥你怎么了?我腿上有刺吗?为什么你好像被扎到一样?”女人轻轻抚摸自己的下唇,水汪汪的大眼睛从我身上来回游走,目光最后锁定在我的胸口,掩嘴柔笑:“千辛万苦的逃出崇州市,你也不想因为开一枪暴露自己的身份吧?不如坐下来,咱们慢慢聊?”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皱着眉头,狞声问她。我承认她说的是事实,不到危急生死的时刻,我真不该随随便便开枪,京城不比别的地方。从这儿叩动扳机,也就意味着我进入卫戍区“深造”的梦想彻底破灭。

“嘻嘻嘻,我一个弱女子,能把脚踏崇州、石市两市的王者大哥吓得杯弓蛇影。是不是有资格跟人吹嘘一年,赵三哥,放轻松,我只是单纯的想跟你谈谈。如果我要杀你的话,刚才大可以在你背后刺你一刀,又或者悄然无声的往你的酒里下点药,相信我。这点手段我还是有的。”女人轻轻捶打着白皙的玉颈嘟囔:“好不习惯仰着脑袋和人对话呀..”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心一横,直接又一屁股坐到她跟前问:“想谈什么?”

“当然是交易喽!”女人风情万种的抚了一把自己的大波浪头发,玉臂搭在我的肩头说:“石市的金融街现在很有影响力嘛。我们陆吾组织建立的宗旨就是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所以我想要百分之十的股份,外加一千万的现金。你没有意见?”

“既然是交易,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我捏了捏鼻子头问她。

“当然是你的下落咯,如果你同意交易,我就不告诉任何人你如今在京城逍遥自在,否则的话,你就准备承受少将的怒火吧,金蝉脱壳玩的这么纯熟,王者和第九处没少帮忙吧?”那女人娇柔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小猫似的伸了个懒腰道:“三哥哥,不要试图耍任何伎俩,这间酒吧里可不止我一个人,就算你一枪干掉我,消息还是会走漏出去的。”

“最毒莫过妇人心!”我冷笑着左右看了看,起初没太注意周围的环境,现在这么一瞅,感觉谁都像是在不怀好意的偷偷打量我,我抽了抽鼻子问:“你在陆吾组织是个什么身份?我凭什么相信你可以代表你们整个组织?如果你今天敲诈完我,明天又来一个人继续勒索,我找谁哭去?”

“我姓陆,单名一个舞字!陆吾原本叫陆舞,你说我说了算不算?”女人一双如墨般的透亮眸子盯盯的注视着我的眼睛,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道:“当杀手可以没底线,但是一定要有诚信,况且三哥哥现在除了信我的,也没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好,明天我给家里的兄弟去个电话,明天晚上咱们还在这个地方不见不散。”我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就往门外走,自称叫陆舞的女人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嘴角凑到我耳边轻声说:“三哥哥又耍狡猾,明天从这个门口跨出去,明天我还能再找到你吗?今天晚上三哥哥就委屈一下吧,陪我到附近的宾馆凑合一宿。”

“好啊!”我沉思几秒钟,一把揽在她的蛮腰上,轻声问:“我看到你手背上有个9字纹身,敢问你和第九处有什么关系吗?”

“第九处?我没听过什么第九处。”女人的身体微微颤抖两下,反倒不自然的挣脱开我的搂抱,摇摇头解释:“我手背上纹的是阿拉伯数字6,6在汉语中不是陆吗?难道三哥哥不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