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4 称兄道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嘴上虽然说的含含糊糊,但实际没敢真解皮带,以前听雷少强跟我说过,国外有很多心理不正常的家伙,就喜欢和同性之间发生点什么美好的事情,谁知道这帮肤色各异的家伙是不是有啥特殊的癖好。

同时我在心底狂喷陆舞的祖宗十八代,狗日的明明说为我创造机会跟姓罗的大少认识,还扯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合着这“刀”是特么要往我屁股上捅。

可能是我的出现打破了两帮人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暂时陷入平静,紧跟着那个黄皮肤黑眼睛的青年,将裤子往上猛地一提,朝着我大吼一声:“哥们,麻烦你到999包房帮我喊一声,就说罗权在厕所遇上麻烦了,日后我一定感激不尽!”

罗权?姓罗?我稍稍愣了一下,眯眼瞟了瞟那个青年,心说估计这小子就是我这次的目标人物,那位中将的嫡传孙子,可眼下这情况别说拔刀相助了,我自己都有可能随时变成一盘菜。

“啊?我是盲人,什么都听不到..”我慌忙翻起白眼,两手胡乱摸索着,朝门口的方向慢慢挪动,这尼玛不是跟我开玩笑么,七八个虎背熊腰的老毛子从卫生间里杵着,瞅瞅人家那块头,不用打,我就已经先怂了。答应给他通风报信,我还不如直接让这帮家伙削我一顿来的痛快,同时我从心底再次狠狠的问候了一遍陆舞的祖宗十八代。

本来我还寻思陆舞故意安排了几个陆吾组织的杀手在行刺这位罗大少,只要我一露面虎躯一震,那些杀手就会掉头逃跑。现在看来,情况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妈蛋的!又让陆舞那个臭娘们白白坑了我一百万。

我翻着白眼,哆哆嗦嗦的往前走,哪知道我的手指头刚刚放到门把手上,距离门口很近的一个长得好像头狒狒的黑人小伙,一脚猛地蹬在门上,瞪着牛眼,指了指墙角的方向,冲我怪腔怪调的吼叫:“法克鱿,蹲在哪里,不然打你!”

“还尼玛挺押韵的!”我小声嘀咕着,两手抱住脑袋,心不甘情不愿的滚到了墙角蹲下,别说我怂,那家伙比我高出来两个脑袋都不止,黑黝黝的皮肤上好像抹了一层油,从灯光底下都反亮,身上穿件白色紧身背心,胳膊比我小腿儿还要粗。

我刚刚蹲下身子,那七八个外国小伙儿齐刷刷的叫吼一声。一起朝着自称罗权的青年冲了过去,罗权挺生猛的,跳起来一脚踹倒一个金发白皮肤的家伙,接着随手从边上抓起一把马桶搋子,抡圆胳膊“啪”的一下怼在另外一个棕色皮肤蓝颜色的小伙儿脸上。

顷刻间干趴下两个对手。剩余的四五个外国青年稍稍迟疑一下,互相看了看,没有再急着进攻,而是呈半圆状将罗权给包围起来,罗权两手横在胸前。冷眼看着面前的对手,标准的国字脸上看起来英气十足。

“Beat,him!”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四五个外国小伙再次齐刷刷的冲罗权涌了过去,这个时候我看到罗权两手拖着墙壁,后腿跟公狗撒尿似的,撒开欢的往后猛踢,一下子踢倒两三个对手,紧跟着罗权的裤子又掉了下来,褪到了腿跟前..

我“噗”一下笑喷了,这一幕简直喜感十足,估计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罗权也是在使这一招,只是我想不明白,用这招难道还有什么忌讳么?为啥非要脱下来裤子。

我随即想通了,罗大少绝对是在羞辱对方,故意拿自己的屁股嘲讽他们无能,这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连骂人都骂的这么生动形象,胡乱琢磨着,我看到罗权被剩下的三四个人围到身前,抡拳猛揍,他裤子褪到小腿上,想跑都没法跑,直接两手抱头的蹲在地上生受着,我赶忙站起身,左右打量了两眼,从墙角一个灭火器,就冲了上去。

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拔刀相助”,此刻罗大少正被人胖揍。我突然窜出去,绝对可以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想到这儿,我不由加快步伐,举起灭火器“咣”的一下砸在之前吓唬我的那个黑人脑袋上。那老黑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直接“咚”一下摔倒在地上。

我准备再来个二轮进攻的时候,一个烫着爆炸头,鼻子和耳朵上扎满图钉的黑人转过来脑袋,甩开膀子就是一拳头砸在我脸上。狗日的拳头上面绝对镶铁了,一拳头上去我就有点眼冒金星,鼻血当时就喷了出来。

当然我也没让他好过,举起灭火器冲着丫的腮帮子就是一下,接着我条件反射的抬起腿准备再给狗日的补上一记“砍踢”的时候,突然犹豫起来,思索了几秒钟后又把腿给蜷了回去。

在我迟疑的时候,一个光头的白人汉子一记直拳捣在我眼窝,我“哎哟”一声,捂着脸就蹲在了地上。接着剩下的几个人全都涌向我,伸胳膊踹腿的就是一顿暴揍。

我两手护着脑袋仍由他们猛打,同时透过缝隙看旁边的罗权,那小子这会儿也不轻松,正被两个非洲小伙儿“咣咣”的猛踹。虽然被打的很大,但是我心里却乐开了花,根据我从社会上混了这么久的经验来说,一起打人,绝对没有一块挨揍来的感情深厚,相信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以后,罗权就算跟我成不了哥们,但是最起码也能算上印象深刻的朋友。

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堂堂中将的亲孙子,怎么会被一帮外国痞子这么欺负。他难道没配个私人保镖啥的?根据电影里演的,这种身份的人最起码身边常年游走四个膀大腰圆,戴着黑超墨镜的中南海保镖才对啊。

可能真是挨打挨多了,这种程度的殴打,我竟然不觉得有多痛苦,甚至还有闲情雅致盘算接下来应该怎么干,打了我们十多分钟后,一个金发蓝眼睛的白人小伙指着罗权叽里呱啦絮叨了一通英语后,挥了挥胳膊带着一帮朋友扬长而去。

等他们都走远,我才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呜呜”的哭嚎起来,实在是挤不出眼泪,我都埋着脑袋,拿小拇指蘸着唾沫往脸颊上抹。

好半天后罗权才从地上爬起来,他先提了提自己的裤子。接着抹了抹自己鼻子上的血迹,低头咒骂了几句后,才一瘸一拐的走到我跟前,轻声道:“哥们,啥也不说了,谢谢你刚才仗义相救,要是没有你,我今天晚上铁定被揍惨了,咱都是男子汉大丈夫,挨顿打没啥大不了的,走吧,我请你喝酒,我叫罗权,哥们怎么称呼?”

“我叫赵成虎。”我一边抽抽搭搭的抹脸,一边指着自己的鼻子邀功:“我不是想哭。只是鼻梁骨被人干折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小事儿哈,赶明儿我帮你联系个整形医生,想整成什么样整成什么样,。”罗权很豪爽的摆摆手。都兜里掏出一包没有包装的香烟,递给我一支道:“兄弟,大恩不言谢,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权哥,我能不能问下。那帮洋鬼子为啥揍你啊?”我点燃香烟抽了一口,自来熟似的问他,这个罗权很好接触,身上一点都没有世家子弟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男人干仗无非就是为了女人和钞票呗,我把人家的女朋友给撬了,结果今晚上被他们给堵厕所了,本来就有点拉肚子,再加上我裤子上的松紧带莫名其妙断了,所以战斗力大打折扣,我跟你说,要不是因为松紧带断了,我一个人捶那几个洋杂种跟开玩笑似的简单。”罗权一边提着裤子往前走,一边靠了靠我肩膀调笑:“虎子,你也挺猛的嘛,竟然敢拎着灭火器给人开瓢。”

“虎子?”我愣了下神儿,随即笑着点点头,心里暗自提醒自己,我现在不是什么三哥、三爷了,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小青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