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 狐有朋,狗有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罗权的盛情邀请,我摇摇头拒绝了,毕竟我本来就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要是再表现的太过积极,势必会引起他的注意。

用雷少强的话说,大家族出来的子弟别看表面上大大咧咧,实际上都是属煤球的,浑身上下全是心眼,我的本意只是在入伍前跟罗权混个脸熟,进入部队以后就可以跟他顺理成章的跟他成为朋友,既然目的已经达到,留不留下,喝不喝酒,其实完全没什么必要。

一想到我竟然花一百万只为了求个眼熟,我就心疼的浑身直抽抽。从卫生间出来,清洗干净脸上的血污后,我摆摆手跟他道别。

罗权一把抓住我胳膊,有点不高兴的说:“兄弟,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请你喝顿酒都这么推三阻四就没意思了啊。你放心,我这个朋友绝对不白交,只要你往后在京城生活,肯定让你受益无穷。”

我权衡半天,最后磨磨蹭蹭的跟随罗权走进999包房。里面正聚着一大堆人在摇头摆尾的嗨皮跳舞。

耀眼的镭射灯晃的人眼睛睁都睁不开,差不多能有半个篮球场大小的房间里都是人,随处可见各种洋酒、啤酒散落在地上,要说这有钱人的孩子确实会玩,包房里总共也就三四个男的。剩下全是穿着比基尼的漂亮姑娘,各种大白腿,小蛮腰来回游走,看的人眼花缭乱。

刚走进包房里,我就闻到一股子好像塑料皮烧焦的味道,眯着眼睛从房间里来回巡视了几圈后,我看到一个留着“飞机头”长相很帅气的青年人正左拥右抱的搂着两个女孩在腻歪。

那青年面前的茶几上面,摆放着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锡纸,有吸管,打火机,还有瓶子,虽然我没卖过“药”,但是不止一次的见过别人磕药,打麻古,自然一眼就看出来那“飞机头”应该是刚刚才嗨完。

见到罗权回来,四五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儿立马跟蝴蝶似得迎了上来,莺莺燕燕的好不热闹,屋里的几个男人也纷纷站起来问罗权去哪了,唯独那个刚溜完冰的“飞机头”两眼发直的坐在原地摇头晃脑,半天没有动弹。

“音乐给我关了,灯光全打开!”罗权一脚踩到茶几上,大声吼了一句。

喧闹的包房瞬间安静下来,包房里的灯光全开,亮的如同白昼一般。所有人全都不适应的眯缝起眼睛看见罗权。

罗权摆摆手道:“公主们都出去,胖猴把账结了!”

“好嘞,权哥!”一个身材跟胖子有一拼,足足能有二百多斤,脸长得却格外像大马猴的男子打了个响指。随手从兜里摸出一张黑色的卡片,嘻嘻哈哈的拥着两个姑娘往门外走。

剩余的十多个身穿比基尼的年轻女孩儿排成一列长队,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了出去,等她们都离开以后,房间里的几个男的纷纷叽叽咋咋的问罗权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权恼怒的指了指自己淤青的眼眶骂娘:“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看不出来我被人给打了吗?我特么刚刚在厕所里差点被加拿大领事馆的那帮家伙给弄死。幸亏了这位兄弟帮忙,你们这帮混蛋,看我没回来,也不知道出去找找我?”

“操!又是领事馆那帮洋杂毛,权哥你说想怎么着吧?实在不行,我现在就回去求求我二叔帮忙,把那帮王八蛋全都拷起来...”一个长得尖嘴猴腮,身高也就一米六多的点龅牙小哥愤怒的踢了一脚茶几。

“快拉鸡八倒吧,你二叔马上要升职了,这个节骨眼上不要给他惹麻烦,真想靠家里的关系,老子也用不上你们,按照咱四九城的规矩,赶明儿跟那帮洋皮子圈个地方,打围点儿!”罗权瞪了眼那个龅牙小伙儿,从茶几上跳了下来,猛不丁看到不远处刚溜过冰的那个“飞机头”,皱着眉头问:“木头这个傻逼是不是又他妈嗑药了?”

“好像是吧,他说家里有点闹心事儿,今天一直都挺不高兴的,我们不让他玩,他就翻脸。”另外一个红脸的男人捋了捋自己的长头发,转动两下脖颈,这男人长得很是清秀,身上穿件好像少数民族的五彩短袖,脖颈上戴一大串文玩,颇有点艺术家的范儿。

“是啊,我们都劝不动他...”龅牙青年解释道。

“都是他妈借口!我说过多少次咱们这个小圈子谁也不允许玩这玩意儿,拿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国宾去给我弄两桶冰水过来!”罗权朝着红脸汉子摆摆手,那红脸的青年叹了口气。也走出包房,接着罗权三步并作两步蹿过去,一把攥住那个“飞机头”的脖颈就提了起来。

飞机头可能还处在亢奋的状态中,脑袋无力的耷拉着来回点动,痴痴的憨笑说:“你也是壁虎吗?”

“壁尼玛大腿!”罗权抡圆胳膊上去就是两巴掌甩在飞机头的脸上。接着按住飞机头的脑袋照着墙壁“咣咣”的猛撞,三两下过后那飞机头的脑门就被磕出了血,这个时候先前那红脸汉子也拎着两个水桶走了进来。

罗权按住飞机头的脖后颈,将他的脑袋硬塞进水桶里,瞬间飞机头开始挣扎起来。罗权随手抄起另外一只水桶直接淋到飞机头的身上,瞬间就把他浇成了落汤鸡。

“阿嚏..冷,冷!”飞机头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打哆嗦,那副模样真是叫人可怜又可笑。

“怎么回事?”先前出去结账的那个长得像马猴的黑胖子跑进来。身后拦开罗权,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权哥,你咋又跟木头磕上了?”

“为啥,你说为啥?老子就上趟厕所的功夫,你们就又没看住他?”罗权本来长得就高大。虎眼一瞪,瞬间喝住了自己的几个同伴。

胖猴咳嗽两声说:“权哥,你别生气,我们这不是觉得你马上去当兵了,今晚上尽情的放纵一下。”

“放纵个鸡毛,咱兄弟祸可以闯,架可以打,马子也可以睡,但是这毒绝对不能碰,回去问问你们家里的老爷子,哪个不是对这玩意儿恨到了极点?咱们是纨绔,但不是脑残!”罗权余怒未消的又从飞机头身上踹了两脚,猛然间看到我,这次像是刚想起来似的,长出两口大气。朝着我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哈虎子,让你看笑话,我这帮狐朋狗友就是这副德行。”

接着罗权摆摆手,招呼自己几个死党坐到沙发上,指了指我介绍:“这个哥们,是我刚刚在厕所认识的,人很实在,要是没有他,今晚上我铁定被揍的毁容,虎子我跟你介绍。那个是胖猴,他老子是国家商业部的科员,虽然职位不高,但胜在有实权,你要是想做个买卖啥的。找他肯定好使。”

长得像大马猴似的胖子,憨笑着点点头,朝我伸出手掌。

“这个是国宾,他大伯是国家开发部的主任,在京城虽说是个清水衙门。但是到地方上绝对有排面,他自己也在开发部当司机,以后你在老家有什么小灾小难,找他肯定能办!”罗汉又指了指那个长得很有艺术家范儿的红脸汉子介绍。

“您好!”我赶忙跟他握了握手。

“这是兔爷,他二叔是东城区警局的总负责人,往后在京城有什么麻烦,随时可以联系他。”罗权一把搂住龅牙笑呵呵的介绍,又指了指自己恨低调的说:“我叫罗权,之前咱俩也认识了,我们家世代军人,在四九城的各个圈子也多少有点面儿,不过我马上要去当兵了,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了,如果你打算在京城长期发展,我这帮狐朋狗友绝对可以捧起来你,这几个王八蛋都是我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发小,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老话说的好:“狐有朋,狗有友。”可这罗权几个玩伴们的身份未完也太逆天了吧,一个个都是直接跟国家挂钩,光听名头就能唬倒一大片人,如果我能早点认识他们的话,什么江梦龙、吴晋国,全给我跪一边去,我倒抽了口凉气,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连连点头:“好好好,以后少不了麻烦各位大哥。”

“对了,还有这个瘾君子!他叫木头,他爹马上要下放到HB省去了。”罗权一把提起来趴在地上直哼哼的那个飞机头,朝着我耸了耸肩膀道:“你要是在HB省有亲戚的话,找他没问题。”

“下放?HB省?”我惊愕的长大了嘴巴,转念又一想,从京城到地方,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可不就是下放嘛,不过这个“下放”简直放到了我的心坎,王者现在不缺人,不差钱,唯一少的就是一个硬邦邦的背景,我不由多看了几眼那个飞机头。

“虎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胖猴看起来在这伙人中的身份不低,扭头似笑非笑的问我。

“我..我过去在老家瞎混,前阵子家里托关系让我到京城当兵,大概也就是这一两天可能会入伍吧。”我表情不自然的摸了摸鼻梁,本来还想编点借口啥的,后来又一想,万一我跟罗权在部队上真遇到了,那到时候更尴尬。

“巧了!”胖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两眼。

“呵呵,是啊!刚刚听权哥说过阵子他也要去当兵,我觉得挺巧合的,你们这么金贵的身份也去当兵么?”我干笑着点点头。

“家训难违呗。”罗权拍了拍大腿,挥挥胳膊道:“相逢就是缘,来!咱们好好喝一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