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 难兄难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许笑,全都给我严肃!”姜班长几近暴走,上去一把推了罗权胸脯一下,扯着他的衣领吼叫:“你这种刺头,我带不了,跟我一块到营长那里,让营长亲自带你吧。”

罗权长得本来就壮实,将近一米八五多的个头可不是摆设,立在原地宛如一尊小铁塔似的,怎么可能被对方拉扯动。只是很随意扫了扫胳膊肘就把姜班长给推开,俊朗的脸上挂着笑容道:“老哥,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你要是想大姑娘了,晚上我可以自己掏腰包请你嗨一下。”

“哈哈..”一帮新兵再次笑喷。

“不许笑!”姜班长跺着脚,回头指了指那七八个新兵厉喝:“不想吃饭了是吧,那就全都给我从寝室里呆着整理内务。”然后走到罗权的跟前质问:“你叫什么名字?”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罗权,网罗天下的罗,权利巅峰的权!上面把我分到六班,我就是六班的人,别说你一个小小的新兵班长。就算是新兵营的营长也没资格让我换班级。”罗权牛哄哄的耸了耸鼻子,颇有几分霸气的味道。

姜班长气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指了指罗权连说了三个好,甩着胳膊离开寝室,估计是找帮手去了。

“牛逼啊大哥!”

“真尿性,罗权兄弟!”

等姜班长离开以后,七八个新兵全都一窝蜂的涌到罗权跟前,朝着他竖起大拇指,看来大家对这个姜班长心里都有怨气,只不过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好说好说。大家以后都是从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互相多照应。”罗权一副大哥大模样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脯朝周围的新兵们抱拳,我暗暗叹了口气:“看来关系这种事儿,到哪都行得通,有关系就是爷!”

我本来想往跟前凑的,后来又一寻思拉倒吧,这会儿罗权正春风得意,我凑过去摆明了不就是巴结人嘛,还不如等会儿,他自己发现我了再说,于是乎蹲下身子继续练习折叠被子。

没等这帮新兵蛋子们高兴五分钟,姜班长就带着两个胳膊上箍红袖章,写着“纠察”士兵推门走了进来,几乎是连蹦带跳的指着人群当中的罗权吼:“就是这个新兵,目无军纪,刚才竟然跟我动手!”

那两个士兵二话不说,上去就制住了罗权。

“卧槽,我这是犯多大错了,怎么连纠察队的人都给出动了?”罗权并没有敢跟那个士兵动手,只是一脸委屈的喊叫,奈何对方根本不听他解释。直接将他给拽出了寝室。

很显然罗权知道“纠察队”是干什么的,我余光瞟着周边的一举一动,暗暗将“纠察队”从心里头划上坚决不能招惹的角色。

姜班长指着那些刚刚还在拍马屁的新兵道:“很好!所有人原地二百个俯卧撑,做不完不许吃晚饭!”

一帮新兵蛋子顿时傻眼了,纷纷叫苦连天的趴在地上开始做起了俯卧撑。我从旁边忍不住偷笑,心说:让你们一个个拍马屁,该!拍马腿上了吧。

我正偷笑不已的时候,姜班长走到我跟前,拿脚踢了踢我俯身问道:“赵成虎。你从地上蹲着数蚂蚁呢?”

我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强压着自己的怒火,陪着笑脸道:“啊?我这不是认真贯彻您老交给我的任务嘛,在练习整理自己的内务。”

“装什么大尾巴鹰,你也给我麻溜的滚一边做俯卧撑去!”姜班长从我屁股上又踹了一脚,另外一只鞋子直接踩到了我的被褥上,我当时就怒了,“腾”一下站了起来,眼神冰冷的瞪着他低吼:“把你的脚给他妈我挪开!”

我他妈没凑热闹没起哄,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叠被子都能被这个傻缺给刁难,看来狗日的是真当我属柿子的,想捏圆就捏圆,想捏扁就捏扁,这几年从社会上摸爬滚打,虽然不说是顺风顺水,但是真的很久没被人这么侮辱过了。

瞅着姜班长那张其貌不扬的狗脸,我真恨不得一拳捣上去,不住的提醒自己,这是在军营,千万不能由着性子蛮干。

“你跟谁他妈呢?有种再说一次试试?”姜班长一把推在我胸脯上,这孙子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货,刚才面对罗权那么挑衅不敢动手,此刻面对我,能得就好像要飞起来似的,唾沫星子横飞的戳着我的胸口道:“来。再说一句他妈的试试!”

“我去尼玛!”我甩开胳膊,一拳头砸在丫的脸上,抬腿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身上,接着拿自己身子当武器,蛮野的撞在他身上,两手搂住他的腰,把他给压倒在地上,恶狠狠的大吼:“给老子把被褥上脚印舔干净,弄不干净,我特么弄死你!”

屋里的其他人估计谁也没想到我竟然敢动手,一时间全都傻眼了,纷纷扭着脑袋观望,大概僵持了几秒钟后,这帮家伙才赶忙跑过来拉架,将我和姜班长分开。四五个人拉扯我,我仍旧不依不饶的往狗日的身上狠踢。

姜班长勃然大怒,嘴里骂骂咧咧的叫吼:“反了!反了!你们这帮混蛋是要反天对吧,全都给我等好了!”说着话他从兜里掏出哨子要吹。

我眼尖手快的一把推开拉扯我的人,上手将他的哨子给夺过来。冲着屋里的其他人喊:“狗日的,欺人太甚,咱们刚才只不过笑了笑,就被他体罚,你们也看见了。刚才我说一句话了吗?就被丫这么侮辱,以后咱们还得从这地方至少呆三年,坚决不能这么惯着他,是男人就揍他,出了事儿我扛着!”

听完我的话,所有人愣了愣,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揍他!”

“揍他!”

“干特娘的!”

一帮小青年瞬间包围上了姜班长,大家都是二十啷当岁的大小伙子,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有人带头。马上就全都刹不住车,有人抓起我的被子猛地罩在姜班长的脑袋上,剩下人纷纷扑过去拳打脚踢,把个姜班长打的“嗷嗷”乱叫。

几分钟后,一阵急促的哨声响起。六七个胳膊肘上箍着“纠察”的士兵冲进来,不由分说的将我们全都给按倒在地,姜班长才捂着脸“哎哟,哎哟”的爬起来,连蹦带跳的指着我们吓唬:“全都给我等着!”

大家这才面面相觑的望向我。我心想刚才既然承认出事我兜着,就不能出尔反尔,很硬气的挺起胸脯吼叫:“事情是我惹的,有啥事冲我来,跟其他兄弟无关。”

“你给我闭嘴。赵成虎,我记住你了!”姜班长像被谁踩着尾巴似的蹦跳着咆哮。

“记住就记住呗,最好记得死死的。”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最后我们这帮人被纠察队的押进一辆解放车里,直接带到了一个好像训练场似的空旷野地,鼻青脸肿的姜班长在几个纠察队士兵的帮助下。逼迫我们跑操,我们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跑操。

纠察队的人不好惹,此刻我还有些轰鸣的耳朵就是最好的证明,刚刚我们这帮热血小青年尝试过跟“纠察队”的人比划比划拳脚,结果被对方两个人完虐。我的鼻子和嘴巴都被揍出了血,耳朵到现在还“嗡嗡”不止。

我们排成一溜长队,绕着足足能有八百米开外的操场慢跑,狗日的姜班长不让纠察队的人把事情上报,强制要求我们跑够五十圈。今天的事情才作罢,否则的话,我们这些人都有可能随时卷铺盖哪来的滚回哪去。

开始跑的时候,我发现操场上居然还有一个身影,定睛一看正是之前跟姜班长叫板的罗权,罗权此刻光着脊梁板儿正满头大汗的从操场上疾驰,看起来喜感十足。

跑到半圈的时候,我们跟罗权碰到一起,罗权眯着眼睛看向,一脸惊喜的道:“咦?虎子?”

“我靠。权哥!好巧啊!”我也装作刚刚才看到他的样子打招呼。

“待会再叙旧,我还有四十圈没跑完呢,你在哪个班,完事我找你玩去?”罗权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我。

“新兵营六班!”我冲着他回答。

“日啦,真他妈巧!我也六班的。你该不会也是招惹了那个傻屌姜衡吧?”罗权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问我。

我苦笑着点点头说:“是啊。”

“咱们可真是难兄难弟,先跑吧,待会再聊。”罗权摇摇脑袋,拔腿继续狂奔起来。

经过刚才的斗殴事件,我们这八个人此刻已经变成了哥们,一边跑大家一边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姜班长真是个窝囊废,自己整不过咱们,就派纠察队的人镇压,操..”

“嘘,我听说姜班长好像是卫戍区的格斗高手,会不会是他故意让着咱们..”

“姜班长是格斗高手?”我扭头看向正蹲在操场边和几个纠察队说话的姜班长,怎么看也没法从丫的身上找到一丁点“高手”的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