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 口服还是心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爱瘠薄是啥是啥呗,再高的手还能高过朱厌不成,装逼照样还揍他!”瞟了那个傻屌姜班长几眼后,我调整好心态,开始拔腿奔跑起来。

幸好我这几年晨练一直没有落下来过,跑个十几二十里地,不说跟玩似的简单,最起码不至于累成死狗。

可是跟我一起闯祸的那帮新兵蛋子们就不同了,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普通小青年,刚开始跑几圈的时候,还不觉得有啥,跑到第五圈的时候。就已经有一半人掉队,到第八圈的时候,只剩下两三个人还能勉强跟在我身后。

跑到第十圈的时候,只剩下我一个人还能大步流星的往前跑,这个时候蹲在床边的姜班长突然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看向我,我挑衅的朝他歪了歪嘴角冷笑,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他,这点小惩罚对小爷来说就是毛毛雨。

姜班长揉了揉红肿的腮帮子,嘴角泛起了一抹坏笑。

“虎子,你丫挺牛逼啊?这会儿差不多快跑够十圈了吧?居然还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罗权故意等了我半圈,跟我肩并肩的往前跑,他侧头看了我一眼“呼呼”喘气的说道。

“权哥这不是打我脸嘛,你比我先跑,这会儿最少跑了得有二十圈。”我朝罗权扬起眉毛,笑着恭维他,此刻我俩完全是闲庭信步一般的晃悠,一点都不觉得疲惫。

罗权咒骂道:“笑话个茄子。我家世代军人,从小我就接受各种体能训练,吃乱七八糟的补品提升身体,要是还跑不过一帮普通人,那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得了,倒是虎子你的耐力为什么这么好?”

我剧烈喘息着,嘟囔道:“没来部队以前我其实是个小偷,整天被人追杀,你说能跑的不快嘛。”

“尽特么扯犊子,你要是个小偷,老子就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夜壶使!”罗权满脸不信的撇了撇嘴巴。

从姜班长身边路过的时候,他冷眼看向我们,得意洋洋的吼叫:“你们两个很不错嘛,还有时间谈情说爱,给我原地再加二十圈,跑不完就在训练场过夜!限时一个钟头,一个钟头之后,汽车会离开,其他人减免十圈,跑不完同样在训练场过夜,前三名奖励丰盛宵夜。”

“日!”我和罗权对视一眼,全都撒开丫的狂奔起来。

这个姜班长简直就是个姜扒皮,他居然可以精确的计算出我们的剩余体力,我自觉跑五十圈没啥大问题,但要是再加十圈的话,肯定得跪着回去,狗日的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看出来了,硬是给我俩又加了十圈。

听到我和罗权又被加罚了,而自己减少了圈数,剩余的那八个战友瞬间来了精神,一个个龙精虎猛的开始加快了步伐,没多会儿这帮家伙就跟疯狗似的撵上了我们。

“姜衡真特码是个人才,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积极性全都调动起来!”罗权咬牙切齿的吐了口唾沫,冲着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道:“虎子,别说哥哥不够意思。我晚上必须得吃点东西,不然睡不着觉,先走一步了哈!”

说罢话,罗权就撒丫奔跑起来。

“卧槽!”我咒骂一句,也快步撵了出去。

拼到最后,我们这帮人全都累虚脱了。几乎全是爬上车的,我只知道罗权这个牲口第一,我是第二。

我和罗权四仰八躺的趴在车里“挺尸”,旁边是大汗淋漓的战友们,经过今天的事情,我俩从这帮兄弟心目中的地位直线上升。哥几个纷纷替我们抱不平,罗权浑身湿漉漉的,好像从水缸里刚捞出来似的,冲着那些马后炮们瘪嘴:“行了一个个,这会儿装的跟人似的,刚才咋不知道让让我和虎子呢,要知道我俩可是比你们多跑十圈啊。”

“权哥,你还有脸说他们,就数你跑的最欢实。”我脱掉被汗水浸透的衣裳,没好气的瞪了眼罗权,这孙子忒不仗义了,刚才玩命的狂奔,领先了我足足一圈半,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身体素质,好到吓人。

“嘿嘿,兄弟,我这不是用另类的方式刺激你嘛!”罗权眨巴了两下眼睛,一把搂住我肩膀道:“不过说正经的,咱哥俩挺有缘分的,昨天我还遗憾没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让胖猴帮着打听,没想到今天就撞上了,还是一个班。”

“说不准还会是上下铺!”我长吁了一口气笑道,之前在寝室,我记得只有我睡的那张床铺上面还空着,想来罗权应该会被安排到我上铺去。

此刻如果能够来上一瓶冰镇啤酒再加上一支香烟,绝对爽到爆,不过我自己也知道这只能是梦想,走进大门的那一刻,孟军就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在部队里不允许抽烟和喝酒,尤其是新兵营,让抓着的话,会被记大过处理的。

路上,罗权问我们为什么会被处罚,我把殴打姜班长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罗权当时就长大了嘴巴,惊愕的说:“卧槽,组团殴打班长?只是被罚跑操五十圈?你们偷笑去吧,姜衡这件事情做的还是挺讲究的,如果真上报,哥几个不说被开除军籍。起码以后分配的时候不会进入正经连队,运气好点的去炊事班养个猪,倒霉点的,从山上看两年弹药库,也不是没可能,虎子,听我的,待会下车给老姜道个歉去。”

“没那么夸张吧?再说了,我们现在也没军籍不是?”我有些不解的问。

“卫戍区不同于别的部队,这里只要你踏进大门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军籍,不同的是将来的去留问题。”罗权语重心长的朝我说道。

“好,待会我就给他道歉去!”我点了点脑袋。

对于罗权的话。我深信不疑,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我再清楚不过,这家伙的爷爷是个中将,对于部队里的条条框框肯定门清儿,听他的指定不会错,下车以后,姜班长带着我们这批残兵败将往宿舍楼里走,大家一个个就跟霜打了过的茄子似的,老老实实的吊在他屁股后面。

快进寝室之前,我快步撵上姜班长,冲着他小声说:“报告班长。我想跟您道个歉。”

“什么?”姜班长歪着脑袋,斜楞眼睛看向我。

“我说我想跟您道个歉。”我提高嗓门道。

“你说啥?”姜班长把耳朵又往嘴巴凑了凑。

“对不起,我为之前的错误给您道歉!”我扯开嗓子嘶吼,寻思着干脆把丫耳朵喊聋算了。

“哦,没事儿!”姜班长很无所谓的笑了笑,指了指我和罗权道:“你们俩留下,其他人先回寝室休息,五分钟时间梳洗,二十分钟后,我会给你们送过来宵夜,不许喧哗!”

“是,班长!”听到集体有宵夜吃。八个战友兴奋的跟什么似的,全都感恩戴德的敬礼。

等他们进去以后,姜班长咧嘴笑着看向我和罗权问:“服么?”

“服,妥妥的服!”我和罗权互相看了一眼,陪着笑脸点头。

“心服还是嘴服?”姜班长玩味的瞅着我俩又问。

“哪都服!”我两异口同声的回答。

“知道你们肯定不服,走吧!跟你们补一下新兵营规矩。昨天你们没来,正好今天一并和你们说了,完事咱们比划比划。”姜班长斜楞眼睛扫视了一眼我和罗权,冷笑着撇嘴:“放心,咱们公平的较量一下,我保证不会喊纠察队的战友帮忙。”

“算了吧,我们真服!”罗权慌忙摆了摆手。

“这是命令!”姜班长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冲着我俩道:“立正!”

我和罗权赶忙站直身子,他转过身子道:“跟我走!”

姜班长领着我和罗权来到住宿楼后面的一片空地上,身子站的笔直的开始道:“卫戍区新兵营规矩,首先..”

他啰里八嗦的讲了一大堆,我也就记住重要几条。首先作为军人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无条件的绝对服从,即便是命令有错误,也要按着指挥行事;第二新兵要懂礼貌礼节,遇到不认识的老兵要主动立正,喊“班长好”。对于不认识的军官,也要积极主动道“首长好”,吃饭洗碗领东西排队要礼让军官和老兵。第三细小工作要做前头,比方说给军官和老兵洗衣服,帮军官和老兵的忙,积极打扫班内和楼道卫生等。

“合着就是让我们得给老兵当孙子呗?”罗权当即有点不乐意。

“不。是礼仪!”姜班长摇了摇脑袋,解开自己外套最上面的几颗扣子,甩了甩自己的手腕,冲着我俩玩味的说:“好了,该讲的都讲完了,能不能领悟在你们自己。现在你俩一起上吧,咱们抓紧时间,饥肠辘辘的战友们,还在等着宵夜!”

“班长,这不合适吧,我俩全是新兵蛋子。什么都不懂,跟您打,那不是找虐嘛。”罗权嘴上说的客气,实际已经把自己袖管撸了起来,斜眼看了看,撇嘴示意“一起上!”

“别废话。快点!”姜衡厉喝一声,率先一拳直捣罗权的胸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