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 加油吧,我的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权人高马大,相对来说速度并没有那么快,眼瞅着姜衡一拳捣向自己,他干脆没有躲闪,伸出自己的胳膊挡在了脸前,这个时候我猛地冲了上去,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甩出去右腿,一记“砍踢”扫向他的右腿。

这两年我就仰仗着当初朱厌教我的这手“砍踢”几次死里逃生,虽然这招的局限性很大,而且也不太容易进攻,但真让我踢中的话。就算是拖布杆也能直接干折。

我的小腿几乎马上挨着姜衡,他如同一只灵巧的猿猴一般跳闪过去,两个错步逼近我身前,那肩膀头一下子顶在我胸口,将我撞了个踉跄,接着他拳头不偏不倚的仍旧砸向罗权,“来的正好!”罗权左膊护在脸前头,右手抡圆了狠狠怼向姜衡的面门。

姜衡嘴角上翘,递出去的拳头和罗权狠狠的碰在一起,两人的拳头刚一贴在一起,罗权脸上就出现一抹痛苦的表情,急忙往回抽手,这个时候姜衡冷不丁腾空跳起,双脚踹向罗权的小腹,罗权被姜衡一脚踢的往后倒退几步。

我趁着机会,踮着脚尖悄悄摸到姜衡的身后,摒住呼吸,猛地一把从后面搂住姜衡。朝着对面的罗权吼叫:“权哥,干他丫的!”

姜衡死命挣扎起来,我两手的十根指头紧紧的扣在一起,几乎把吃奶劲都使出来了,见姜衡根本挣脱不开我,心底还隐隐有点小得意,嘴里嘲讽道:“不过如此嘛,姜班长!”

“嘿嘿..是吗?”前面的姜衡突然诡异的一笑,突然弯下腰杆,两手穿过自己的裤裆,一把攥住我的脚踝,往上一提,我不受控制的就仰头摔倒在地,而且还是后脑勺先着的地,当时就被碰的七荤八素,脑子“嗡嗡”作响。

姜衡扭头奚落我的时候,对面的罗权涨红着脸“喝!”的蛮吼一声,拿自己的身体当武器,硬生生的撞向姜衡,姜衡两腿微蹲,原地扎了一个类似马步似的姿势,两只胳膊张开,一把搂住如同辆小坦克似的罗权,原地一个“旱地拔葱”竟然直接将罗权给抱了起来,接着俯冲两步,将罗权给硬摔倒在地。

“哎哟,妈妈呀!屁股骨折啦..”罗权被摔得直接咧嘴惨叫起来。

我当时真傻眼了,罗权一米八五左右,起码得有个一百七八十斤,竟然被不足一米七五的姜衡轻松抱起,而起还狠狠的摔在地上,这姜衡的两手是得多有力气,这实力应该和胡金不相上下,而且还要强上几分。

最重要的是姜衡对敌,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几乎每一招都是杀招。冲着要害来的,轻松写意的搞定我俩以后,姜衡拍了拍手,从兜里掏出一块铜板大小的秒表看了眼时间:“居然撑了五分二十秒,你们两个新兵蛋子不错嘛!服不服?”

“服了!”

“心服口服!”我和罗权全都趴在地上,异口同声的冲着姜衡狂点脑袋。这次我俩真是不掺杂一丝水分,绝对是大写的服,如果姜衡是个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的汉子,我还觉得对方是仗凭身材的优势欺负我们,可他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说穿了个头比我还矮一点,那靠的可就是绝对实力。

“我喜欢刺头,但是不喜欢不知进取的刺头,这批新兵里,你们两个最不老实,白天当着那帮生瓜蛋子,我不好意思动手脚,但是记住我的话,礼仪不能失,尊重老兵是部队的传统美德!”姜衡将自己领口的风纪扣系好后,朝着我俩打了个响指道:“给你们三分钟时间休整,再有五分钟,食堂关门,别让整个六班会因为你们没有宵夜!”

“老姜头,呸..姜班长,你刚才使的是八极拳么?”罗权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从地上站起来,态度诚恳的问道。

“只是普通的军体拳,加入了一些自己对八极拳的理解罢了,等接受系统的训练后,你们也会很快掌握。”姜衡整理好自己的军装后,从地上捡起来军帽,一板一眼的扣在地上脑袋上,自言自语的说教:“记住我们是中国军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注意自己的军容军仪!”

“老大,你太牛叉了,居然可以自己改编拳路,收我为徒吧。”罗权像个武痴一般冲着姜衡憨笑。

姜衡愣了愣,随即摇摇头道:“在改编格斗术方面我只是个小学生,卫戍区过去有个能人。将来你们会学到的几种攻击方式中,有好几套拳法和腿法都是那人摸索出来的,可惜他退伍了...”

说着话,他扭头问我:“对了,你的砍踢是从哪里学到的?”

“你的一个战友,不过我不能说他的名字。”我“嘶嘶”呻吟着也爬了起来,我后脑勺上这会儿鼓起来一个大包,手指头稍微一碰都疼的要命。

姜衡盯盯的注视着我的眼睛,接着点点头道:“不能说就算了,你们两个的底子都不错,好好努力,如果能够进入..算了。进了那地方对你们也不见得是个好事儿,休整好了吗?咱们去领宵夜吧。”

之后姜衡一语不发的往前走,我和罗权一瘸一拐的跟在他身后,我看的出来刚才我们的交手或者是谈话可能勾起了姜衡一些回忆,要不然他也不会突然沉默起来。

“罗权,赵成虎!”快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姜衡猛地转过身子。

“到!”我和罗权条件反射停稳脚步,身子挺直,洪亮的回答道。

“关于新兵营最重要的思想工作,我这个人不善言辞,只跟你们说一句话,希望你们能永远牢记。从穿上这身军装开始,你们就是人民的子弟兵,这个国家的守护神,不论何时何地,不能做任何有辱军人名誉,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姜衡表情严肃的看向我们。

“是!”

“是!”我和罗权胸脯挺高,昂声回答。

“领夜宵去吧。”姜衡浑浊的眼睛从我和罗权脸上游走几遍,转过身子朝食堂走去,一瞬间我觉得这家伙的背影突然一下子高大很多,这个其貌不扬,又带着一点蔫坏的汉子身上肯定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心酸故事,他会不会和朱厌曾经做过战友?一时间。我特别想问问他,但还是克制自己,忍了下来。

原本我想着京城部队的伙食一定特别棒,结果当领到手一提兜“煮鸡蛋”的时候,我就有点傻眼,姜衡斜楞眼睛瞟着我冷笑:“是不是不满意?”

“没..没有!”我果断摇了摇脑袋,这孙子喜怒无常,我要敢说一句不好,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剥夺我的宵夜。

“知足吧,要不是老子面子大,你以为食堂凭什么给你们准备宵夜?出去打听打听,谁家的新兵还有吃宵夜的待遇。能修到我这样和蔼可亲的班长,是你们祖坟冒青烟。”姜衡白了我一眼,自顾自的往前走。

“切,你怎么不去打听打听,谁家的新兵头一天就越野跑四万米,能碰上我们两个千载难逢的兵王胚子。绝对是上辈子好事做多了..”罗权梭着嘴巴小声从后面嘟囔。

“两个兵王胚子?”姜衡的身体猛地怔了怔,自言自语的小声喃呢几句,最终摇摇头,什么都没有再说。

我们哥俩把一大提兜“煮鸡蛋”拎回去的时候,寝室里那帮战友们瞬间跟过年似的沸腾起来,如果不是姜衡板着脸从旁边盯着我们,我估计大伙绝逼得载歌载舞的合唱一首《社会主义好》。

“不要喧哗,吃完早点休息,明早上五点开始跑操!正式开始你们的新兵生涯。”姜衡没有跟着吃宵夜,而是将自己的外套和裤子脱掉,整整齐齐的叠好后,躺在床上开始睡觉。

吃罢饭。熄灯以后,我躺在床上半天没有睡着,脑子里一团乱麻,现在的生活让我有点回到过去读书那会儿的感觉,但是我的心态可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一会儿想想苏菲和孩子。一会儿又琢磨琢磨王者的事情,猛不丁陈圆圆的模样竟然也出现在我脑海里,搅的我整个人烦躁的不行。

“虎子,睡着没?”猛不丁从我上铺探下来个脑袋,罗权压低声音问我。

“还没,怎么了权哥?”我也把音量控制到很低。

罗权叹口气说:“这个姜衡很特殊。咱们从他手底下训练,说不准真能混出点模样..”

“权哥,你不是军人世家么?难道也要从基层开始混起?”我好奇的问道。

“是啊,老爷子有规定,如果我能靠自己在部队立足,将来他会有所安排。如果我连普通的连队都没法扎根,那混完这三年,就老老实实回去当败家子,他宁肯我当个一事无成的纨绔,也不会允许我来祸祸军队的,我爷爷早就有言在先。我铁定没法从军营里站稳,我也憋着一口气想要证明给他看,可是这才特么头一天啊,简直太难捱了。”罗权从上铺重重的叹了口气。

“咱是爷们,不是废物!加油吧,我的哥..”我笑眯眯的鼓励他。心底暗说,你要是不努力,小爷将来倚靠谁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