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 入门试/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爱啥啥呗,反正这一宿绝对不用想消停了,权哥,你也抓紧时间眯一会儿吧。”我摇摇头,缩了缩脖颈,尽可能的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点,闭上眼睛开始打盹。

这阵子我们哥五个被姜扒皮都快折腾成神经病了,不管是吃饭还是睡觉都不带敢放开手脚的,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会是一盆凉水直接浇到你头上,还是大棒子直接招呼。

姜扒皮喊我们起床绝对不会超过三遍。第四次都是直接用实际行动表示,我们也习惯了在参加训练的路上争分夺秒的休息,还别说,这种睡眠方式比正经八百的躺在床上还要舒服。

和以往一样,坐进车里后,姜扒皮一语不发,直接开车载着我们驶出卫戍区,每次都是到达目的地以后他才下达训练任务,估计是防止我们提前做好准备吧。

和平常不同的是,这次驶出卫戍区的大门口。姜扒皮下车将白底红字的军队牌照卸掉,换上一副普通的车牌,然后又每个丢给我们一卷纱布和军用的打火机,才又踩着油门继续赶路。

“班长,我们今天的任务是什么?”班上的快嘴程一笑呵呵的问道。

姜扒皮今天心情看来不错,嘴里叼着根牙签,爽朗的回答:“跟平常一样熟悉战斗手势和隐匿自己,不同的是今天加入了枪械射击学习,你们这帮混小子不是一直都嚷嚷枪里没子弹么?今天我跟上级领导好说歹说求了半天,才总算为大家每人争取出一个弹夹。你们偷笑去吧,别的班的生瓜蛋子们现在都还在学习踢正步,老子已经教你们打枪了,摊上我这么好的班长,一个个不知道感激,还特么总在背后编排我。”

一听说今天有枪械射击的训练,大家瞬间亢奋起来,男人对枪械的痴迷就好像女人对化妆品和包包的喜欢程度一样,都属于天性,我们纷纷冲着姜扒皮拍起了马屁:“班长威武,班长帅气,班长拉屎不放屁!”

“宋鹏,你小子不用喊那么响的嗓门,狗日的,除了山地负重越野,这几天的训练项目你竟然没有一项达标,再这么下去,我早晚把你踢出六班。”姜衡瞪了一眼边上“哇哇”乱叫的宋鹏,不满的斜楞眼睛。

宋鹏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憨厚的保证:班长,俺保证以后肯定努力。

“好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吧,到任务地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姜扒皮没在继续数落什么,反而幽幽的叹了口气,眼神复杂的从我们几个脸上一一扫过。继续拨动方向盘。

车里顿时安静起来,大家纷纷蜷缩起脖颈开始打盹,我凝视着姜衡的背影看了半晌,总觉得这家伙有点不对劲,今天的训练好像也跟平常不太一样。具体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明白。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我摇摇脑袋,也开始闭眼打盹。

现在我的心态变得平稳了许多,遇事也不再像过去那么毛毛躁躁。我在渐渐尝试着让自己变得像天门的“张竟天”一样内敛,生活变得有规律了,留给我思考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闲暇的时候,我会在脑子里认真剖析所有我认识的人,从王兴、胖子到胡金、林昆,再到天门的那几位大拿,我发现这些熟悉的人中,张竟天的气质是最独一无二的,那份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从容不迫的淡定,才是成为一方霸主最应该有的,我开始下意识的模仿他。

胡乱琢磨着,我就睡着了..

这次的训练的地点好像很远,中途我睁了几次眼,都没有到达,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其他战友也发现了不对劲,大家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罗权干咳两声问道:“班长,咱们什么时候到地方?”

“咋了?迫不及待了?”姜衡睁着一对微红的眼睛出声,将近开了一宿车,他眼珠子里的血丝增加了很多。

罗权摇摇头,赔着笑脸说:“哪能啊,我这不是怕您开一宿车太累嘛,想着问问你地点在哪,实在不行换我来开会儿车。我可是地地道道的首都人民,四九城的弯弯道道我都熟悉。”

“快到了,座椅的最后一排有一些便装,你们自由分配!”姜衡揉了揉自己的眼眶,透过后视镜瞟了我们一眼吩咐道。

“咱们不穿作训服训练么?”我多嘴问了一句。

“不该问的不要多嘴。保密协议都白签了吗?”姜衡很不给面子的怼了我一句,我撇了撇嘴,接过后面战友递过来的衣裳开始换了起来,不得不说这姜衡训练人是把好手,但是在穿衣打扮上来说,绝对是个非主流,给我们挑的这些便装,不是花花绿绿的小衬衫就是胸口画个龙或者描个虎的半袖,这些衣裳丢给石市的那些九流小混混,我估摸着他们都嫌弃。

换好衣裳以后,我们彼此瞧着对方,全都咧嘴笑了,一个个身上透都漏着股浓浓的乡村卡哇伊的气质,见我们都穿装打扮好后,姜衡皱着眉头瞥了几眼小声嘀咕:“好像还差点什么。”

接着他从自己身上掏出好几张都叠出褶子的纹身贴纸丢给我们道:“自己找显眼的地方贴上。”

我眯着眼睛打量姜衡。再看看我现在的穿装,心说这家伙还真是要让我们乔装成地痞流氓啊,我随便拿了一张老虎头的贴画,蘸着唾沫贴在自己胳膊上,同时回头看了眼后面的宋鹏他们。当时就“噗”的一下子笑喷了,宋鹏竟然从自己脑门上贴了一个骷髅头。

我捂着肚子大笑道:“鹏仔,你这是打算去演沙悟净么?”

“班长不是说找显眼的地方贴么。”宋鹏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膀。

前面开车的姜衡也被逗乐了,拍着方向盘破口大骂:“蠢货!”

本来有些紧张的气氛,瞬间被宋鹏这个逗比给闹的轻松起来。

很快姜衡把商务车开进了一间客运站里。他自己也换了一身大花格子的衬衫,从后备箱里拎出来一个半米多高,特别笨重的皮箱子,带着我们一块走下车,我们从车里出来。天色已经彻底放亮,姜衡带着我们五个买了六张汽车票。

买票的时候,我多留了个心眼,特意瞟了眼地址,是一个叫“王家镇”的地方。

因为我们几个的独特造型,上车后,那些乘客纷纷躲的远远的,我们顺理成章的霸占了大巴车最后两排的位置。

大巴车穿过城市中心,上了高速,经过半上午的行驶又下了高速。在并不宽敞的路上走走停停,上下车的人的言谈举止和穿着打扮也渐渐有了城乡结合部的特色。

我终于忍不住问姜衡:“班长,咱们现在是不是已经不再京城了?”

“严格说没有跨市,所以你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姜衡从车上眯了一觉,这会精神异常的好。时不时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特别类似九十年代特别流行的BP机似的东西按两下。

“班长,我们这次的训练肯定很不一般吧?”罗权也凑过来问道。

姜衡歪着脑袋看了我们几个一眼,沉寂几秒钟后点点头:“嗯,这次训练是场入门试,你们当中只能有三个人继续留在六班,剩下的两个,我已经给别的连队打好招呼了,新兵期结束后,可以直接过去。”

“啊?”这次哥几个全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啊什么啊,你们不是早就盼着逃出我的魔爪么。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用眼红留下的三个,他们的苦训还没正式开始!当兵不需要看天赋,但是成为六班的人必须得有天赋,其实能被淘汰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姜衡叹了口气,不再出声,低下脑袋继续把玩起手里类似“BP机”的东西。

我们五个面面相觑,将近一个多月的朝夕相伴,我们其实已经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猛不丁听到姜衡说会被刷掉两个同伴,心里都有点不得劲。

“咳咳,哥几个不用伤感!”这个时候一直作为班组老大哥的罗权拍拍手打气儿道:“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要紧,书上还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只要咱们哥几个都从卫戍区混着,以后有的是日子聚,现在全都打起精神,应对这次的训练!”

“是!”哥五个齐齐的站了起来,把车上的乘客全都吓得往后观望起来。

下车的地方是“王家镇”的长途汽车中转站。四下望去可见小镇风貌。

这是中国北方最常见的那种小镇,有宽敞的马路也有泥泞的小道,城乡结合气质浓郁,可能有一两个比较有名的中型工厂,有些行销省内的著名小吃作坊,单元楼贴着亮晃晃的马赛克,穿得土里土气的老乡骑着三轮在街边卖水果和蔬菜,偶尔也有豪车扬长而过。

“好了,我简单跟大家说下这次的训练任务..”姜衡慢丝条理的提着那个笨重的大皮箱最后一个走下客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