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 谈话的技巧/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突然出现,我们仨人全都怔了一怔。

“双手抱头蹲下,配合检查!”那几个警察气势汹汹的慢慢朝我们走了过来。

“权哥,怎么办?”宋鹏有点傻眼,很小声的问道。

“不用慌,八点钟方向,厕所正当中有个一人能过的厕所,虎子牵扯对手。鹏仔和我迅速撤退,看我手令!咱们在镇政府门口碰头。”罗权回头看了眼几个警察,不动声色的朝我们比划了一个“行进”的手势。

“是!”

“是!”

我和宋鹏同时点头回应,接着我两手抱头,朝着几个警察扯开嗓门喊:“警察同志,千万不要开枪啊!我们身上真没有任何任何管制刀具。”

这种乡镇派出所的警察身上根本不可能有配枪,我越是这么小心翼翼,他们越是会掉以轻心。

我一脸恐慌的掉转身子朝他们慢慢走了过去,往前走了四五步,一个不小心“晃荡”一下摔倒在地上,疼得我“哎哟,哎哟”的哼叫起来。

几个警察楞了一下。这个时候罗权和宋鹏掉转身子就朝厕所的方向狂奔起来,见到他俩狼狈逃窜,几个警察立马叫嚷的追了出去。

只留下两个警察冲过来制住我,“大哥别开枪。我不反抗!”我弱弱的朝着他俩小声求饶。

他俩一个反扭住我胳膊,另外一个从腰后掏出手铐打算铐我。

“咦?老大你怎么来了,救我!快救救我!”我猛的朝候车室门口的方向扯开嗓子喊叫起来,他们两人一齐朝门口的方向望去。

这个时候我猛的用脑袋“咣”的一下撞在反扭胳膊那个家伙的鼻子上。然后伸手猛的推开另外一个警察,拔腿就朝候车室的门口的狂奔而去。

那两个警察手忙脚乱的从后面追我,不是看不起他们,单拼百米冲刺他们肯定不可能撵的上我,如果不是为了给罗权和宋鹏争取更多逃跑的时间,我早就把他们甩开了。

汽车站的外面是条不算太平整的公路,我从前面甩开膀子的狂奔,那两个“人民公仆”咬牙切齿的从身后撵。

跑了大概五六分钟,我估摸着他两个应该已经逃离了,我才突然加速,直接把后面的两个追兵甩开。

这个小镇子的不算太大,汽车站外围是一大片的庄稼地,我闪进地里七拐八拐的转悠了半天,彻底把两人甩的无影无踪后,我才蹲在原地喘息。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程一和王志报的警

。这两人不一定是想把我们置于死地,不然也不可能只说我们身上有“管制刀具”,他们的目的很单纯,让警方把我们控制住。然后他们自己独立完成任务,说老实话,我当时真动了杀心。

“叛徒比敌人往往更让人憎恨!”我愤愤不平的咒骂两句,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来应该怎么反咬那两个叛徒一口。

休息了十几分钟后。我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起身走出庄稼地,一个人顺着路边慢慢往前走,随口问问了老乡镇政府的方向。

姜扒皮告诉我们这次任务的唯一线索是这个镇子的镇长,一开始我也确实以为姜扒皮说的是真话,刚才逃跑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他有可能是在跟我们玩“声东击西”的把戏。

那个镇长肯定是知道一些线索的,但是绝对不太好接触,否则的话姜扒皮也可能如此轻松告诉我们。

佛头?文物贩子?小镇?

我脑子里快速转动起来,不知不觉就走进了镇子的中心地带,不过我没有直接去镇政府,而是先绕着镇子的几条街转悠起来,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整个镇子逛了一遍,这个镇子的规模还是挺大的,前前后后加起来差不多有四五条主干道,整体呈“井”字形,说起来也算四通八达。

踩好点以后,我才消消停停的往镇政府走去,还算气派的政府小楼门前没什么人。距离老远我就看见正蹲在马路牙子边聊天的宋鹏和罗权。

这哥俩也是够有闹的,一会儿没见面,两人不知道从哪又淘换了一身青色的工作服,宋鹏脸上戴了副四方形的大号眼镜框。罗权特意往脸上抹了一大片的油污,如果不是熟人,真还认不出来他俩,隐匿的技术确实不一般。

“虎子!”我看到他们的时候。罗权也见到了我,朝我挥了挥手臂,带着宋鹏走了过来。

“没事吧?”

“你们没事吧?”我们仨异口同声的问对方,脸上的关切之情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

罗权从腋窝下面拿出来一件工作服递给我道:“换上吧,后面的尾巴甩干净没?”

我无所谓的摆摆手,将那身油乎乎的工作服套上,冲着哥俩说道:“妥妥的,这个镇子不大,那七八个警察估计就是全部警力,咱们先去吃口东西吧,完事我给你们说说我的计划。”

“咱拿啥吃啊?兜里都没钱,这身衣裳还是宋鹏去偷的。”罗权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撇撇嘴吐槽:“狗日的姜扒皮除了给了咱们一人一把大黑星,一个弹夹以外,什么都没留下,真特娘的是个扒皮,等老子将来升职了,一定罚狗日的天天去门口站岗。”

“虎子,要不咱们先去找找镇长,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话?”罗权拿嘴巴努了努镇子的方向问我。

“找找也行。不过我觉得没啥用,就当聊胜于无吧!”我想了想后,点点脑袋。

其实我觉得打听消息最合适的人群还是本地的地痞流氓,这个镇子满打满算也就有个几万人,突然涌进来一帮模样生疏的文物贩子,势必会引起本地混混们的注意。

不过看罗权的架势好像非想去见见那个镇长,我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长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我掌握出来一条不算经验的经验,与人相处,一定不要最开始就表现出来自己很聪明,不然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戒心和反感。

罗权这种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二世祖通常都是相当自负,相当自命不凡的,在他们有自己想法的时候,最好还是顺着来,等他们撞到“南墙”上。无计可施的时候,我再有意无意的提醒两句,既不会耽误事情,还能替他们挽留颜面。

“咱们以什么借口去见镇长?”我扭头问罗权。

罗权眨巴眼睛沉思了几秒钟后。指了指工作服的标牌说:“咱就说咱是这个红星汽配城的工人,老板拖欠咱们三个月工资不给,请镇长大人给做主,你们说呢?”

我和宋鹏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点了点脑袋。

商量好说辞以后,我们仨就朝镇政府走去,按部就班的从门口填写了下登记表,门卫指引我们到小楼的二层会议室去等待。

从会议室里呆了十多分钟。一个穿得板板正正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颇有股子“妇女主任”的气质,她和蔼又严谨地接待了我们,让人不自觉地想起学校里“勤奋上进活泼严肃”的标语。

“你们找镇长?”妇女审视的问向我们。

“是的,阿姨!劳烦您帮我们通知一声可以么?”罗权礼貌的点点头。

“你叫谁阿姨呢?谁是你阿姨?”妇女立时间有点不悦,瞪着一对“倒八字眉”气鼓鼓的掐腰白眼。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最稀罕的无外乎两件事,一个是外貌,一个就是年龄,看她不高兴了,我赶忙接话:“姐姐。不好意思哈,我同事出门没戴眼镜,麻烦您了!”

“哼!”妇女不满的撇撇嘴,耷拉着一张大脸嘟囔:“等着吧,镇长在接待另外两个上访户,今天也是奇怪了,怎么那么多上访户。”

“还有两个上访户?”我立时间警惕起来。

妇女点点头说:“是啊,也是两个小年轻,有一个好像还是个大舌头,话都说不利索,你们慢慢等着吧...”

“姐姐用的什么牌子香水,真香呐,回头我给俺媳妇也买瓶,我媳妇太土了,就得让她照着您这个模样打扮,嘿嘿...”我赶忙凑了过去,陪着笑脸走到她跟前拍马屁。

妇女有些傲娇的拨拉了两下自己的头发道“我从来不用那些香水什么的,刺激皮肤。”

“姐姐真是天生丽质,不用想也知道姐夫每天多幸福。”我不知羞耻的贱笑道:“姐姐,您能告诉我们,那两个上访的家伙在哪么?说不定是我们老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