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 我还是更习惯当流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角落突然出声的那个年青人,我并不陌生,说起来还是挺有缘分的。

这小子正是我当初逃离崇州市,在汉王山另一面的小县城里碰到的那个热情的“黑出租”司机,我就是从他嘴里得到“征兵”的信息,后来乔装打扮混进火车站来的京城,如果不是他,兴许我要来京城真得费点劲,我记得他好像是叫马靖来着。

我脑子快速转动两下,冲着他咧嘴一笑打招呼:“是你啊。马靖兄弟!我记得你不是去京城当..”

我话还没说完,他慌忙一脚踩在我的鞋面上,冲着我狂使眼色。

“嘿嘿,没想到老兄还记得我名字,记性真好,我是跟着我几个堂哥到王家镇谈笔生意,这不手痒了,就偷偷溜出来搓两圈,没想到还碰上你了,你说巧不巧,对了,你这是怎么回事?”马靖抽了抽鼻子朝我眨巴眼睛。

我寻思这家伙八成也是到麻将馆里来打探消息了,不过好在他并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个巨大的优势,我笑了笑说:“上次忘记跟你说了。我其实是放高利贷的,主要工作就是给人要账,天南海北哪都去,兄弟要是不忙的话,待会咱们找个地方喝两杯,茫茫人海,像咱们这么有缘分的人,真心不多见!”

“好嘞,那不耽误老兄工作了,我先到门口去抽根烟!”马靖忙不迭的点点头。缩着脖子往门外走,我朝堵在门口的宋鹏使了个眼色,悄悄的递给他个“监视”的手势。

宋鹏将卷帘门拉开,然后又从外面把门拉了下来,麻将馆里顿时只剩下我和一甘小混混们,不知道是经历的事情多了,还是我眼界高了,现在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小痞子包围,我一点都不慌张。

我抚摸着大光头的脑袋,顺手从他面前把“中华”烟拿起来,叼在嘴里,戏谑的说:“刚才被人打断了,感谢大哥配合,咱们回归正题吧,这王家镇是不是就数大哥玩的最开?”

“算是吧,兄弟咱们无怨无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针对我。”大光头脑门上出现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故作镇定的拿余光瞟动着我问道。

我点燃嘴里的香烟,干脆两条胳膊压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大哥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想跟你打听点事儿。王家镇既然就数大哥玩的最明白,那咱们镇子里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肯定躲不过大哥的耳目,大哥能不能告诉我,咱们镇子上最近有没有突然出现一群生面孔?”

“生面孔?”大光头陷入了迟疑。

“我这个人耐心不太好。就给大哥三个数的时间考虑,如果想不好,我就换个人问问!”我对着他的脸吐了口烟雾,伸出三根手指头倒数:“三..二..”

我十几岁就出来玩社会,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底层混混的想法。想从他们嘴里套出来话,就两个法子,第一用钱砸,第二拿命催。

钱,我现在没有,所以只能拿大光头的命来威胁,直到我数到“一”的时候,那大光头仍旧犹豫着没有开腔,我深呼吸一口,直接把烟头捻灭在他的脑袋上,抄起铁榔头冲着他的后背“咚”就砸了一下。

“去尼玛的,给脸不要脸!”我这一榔头直接把他给砸趴下了,他“呼啦”一声将面前的麻将牌全都给推翻在地上,疼的“嗷嗷”惨嚎起来。

周边那帮小混混瞬间哗然了,叫嚣着要攻击我,我一脚踹翻一个家伙,然后又抡圆铁锤,狠狠砸趴下一个混子,奈何对方人实在太多,已经有好几个家伙贴到了我身前。

我这才丢掉铁榔头,直接从怀里掏出手枪,随便指住一个家伙的脑门冷哼:“谁不怕死,动我一指头试试!”

“去特么的,不用怕他,他手里的肯定是假枪!”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我歪了歪脖颈,朝着面前那个高高举着凳子的马仔脚跟前“呯”的就开了一枪,那小子吓得直接“啊!”一嗓子蹦了起来,围在我周边的混混们,顿时间全都抱着脑袋蹲到了地上。

我微笑的抽了抽鼻子说:“谁刚才说假枪来着?来来来。往前走一步!大光头,你给我五秒钟时间,麻溜滚回来!”

刚才趁着混乱,那个大光头已经连滚带爬的逃到了门口,此刻被我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大光头苦着脸又老老实实的挪了回来,我抚摸着他肉感十足的光头森冷的说:“告诉我,最近镇子上有没有突然多出一批陌生面孔?”

“有!”这回大光头学精了,忙不迭的狂点两下脑袋。

可能是听到枪响,宋鹏急匆匆的从外面拉开卷帘门闯了进来,我递给他个放心的眼神后,继续盘问大光头:“他们在什么地方?”

“前几天住在镇子上的客临门旅馆,这几天我也没看见他们。”大光头一脸死了老爸的表情低声回答。

“马上帮我打听出来他们现在在哪,然后再让你的手下给我找找一个用石头雕刻成的佛头,事成之后我给你五十万现金。如果办不成,哼哼..”我搬起一把椅子坐在大光头的旁边,一手把玩着手枪,一手拍了拍他那张大脸。

听完我的话,大光头好像被谁踩着尾巴似的“噗通”一声就跪倒在我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爷爷,你绕过我吧,那伙人跟你一样,手里都有枪,上次我欺负他们是外地人。想要仙人跳讹他们一笔钱,就差点被打死,现在想起来小腿肚子还转筋,我真的不敢..”

不等他说完,我直接把枪口塞进他嘴里。不挂一丝表情的说:“他们上次差点打死你,我这次可以真的弄死你,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办还是不办?”

大光头泪流满面,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最终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脑袋。

我把枪拿出来,拍了拍他的脸颊说:“这就对了嘛,不要惹我生气,大家好说好商量,现在给我麻溜安排下去,来!我陪你打两圈麻将!”

大光头冲着周边的马仔恨恨的摆摆手咒骂:“还特么愣着干嘛,没听见这位大哥说的话么?快点打听去,记住千万给我小心点。”我心说这大光头还挺仁义的,至少知道交代小弟们注意安全,哪知道狗日的后面那句话直接打消了我刚刚升出的好感,他哭丧着脸吼叫:“被他们发现,干死你们不要紧,谁要是连累了老子,小心你们一家老小!”

一帮小混子立马急冲冲的跑出门外。

“鹏仔,刚才跟我打招呼那小子还在门外么?”我朝站在门口的宋鹏问道。

宋鹏摇摇头说:“不在了,他让你忙完了,到镇子中心的客临门旅店去找他。”

我想了想后说,你去看看权哥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让他也过来吧,我估计咱们这次行动,还有别的同行介入,至于对方是敌是友,我就不太清楚了,咱们一起商量商量。

接着我又看向大光头说:“你再安排你几个手下去客临门给我盯住刚才跟我说话那小子。他们也是个团伙,密切注意那帮人的一举一动,如果有半点差池,我保证让你的光头变成蜂窝煤。”

大光头抽抽搭搭的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一切安排妥当后,我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跟大光头打麻将,手枪就放在我跟前,如果狗日的有任何异动,我立马可以干掉他,一边吞云吐雾的抽烟,我一边吸溜着热气腾腾的香茗,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还是更习惯当流氓的生活。”

半个多小时后,宋鹏一个人回来了,朝我摇摇头道:“权哥不知道去哪了,应该是跟踪目标出发了。”

“那就到晚上九点再到咱们约好的饭馆跟他碰头吧。”我点了点脑袋,随手甩出去一张“八万”。这个时候马靖领着两个同样剃着小平头的青年走进了麻将馆,马靖笑嘻嘻的冲我摆手道:“老兄,我有点私事想和你商量,方便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