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 背道而驰的考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眯缝眼睛扫视马靖和他身后那两个剃着标准“小平头”的青年,心里一瞬间蹦出来很多想法,迟疑了几秒钟后,我点点头笑着道:“当然方便了,兄弟有什么事情找我?进来谈吧。”

马靖杵在门口,扫视了一眼麻将馆,干笑着说:“这里人多口杂,老兄要是愿意挪屁股的话,我订好了饭店,咱们边喝边聊,你看咋样?”

“行啊,我这个人没事儿就好整两口,咱走着!”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笑呵呵的起身跟随他们一块往门口走,临出门的时候,我一只胳膊揽在大光头的脖颈上,凑到他耳边低声说:“老子让你安排小弟监视,你的人是不是都他妈睡着了?这是第一次。如果再有下回,你给我等好了!”

大光头吓得打了个哆嗦,脸色泛白的点了点脑袋,声音很小的说:“爷爷,你朋友身后那两个青年我见过,他们身上有枪。”

“嗯?我知道了。”我朝宋鹏昂着下巴颏道:“鹏仔。你就从这儿陪着大哥打牌,要是他敢乱来,直接咔嚓,身上的家伙式不是让你拿来点烟的!”

宋鹏抽了抽鼻子,重重点了点脑袋。

交代好一切后,我才满面笑容的跟随马靖离开麻将馆,大光头说马靖他们有枪,我一点都不意外,既然都是来做任务的,姜扒皮可以给我们发枪,他们班长也肯定有办法帮他们搞到家伙式。

我们从镇子中心的一间还算比较大的小饭馆分别落座,马靖随意点了几个菜,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两个平头男子冲我笑道:“老兄,这是我大堂哥,那个是我二堂哥,跟我都是本家的亲兄弟。”

“两位堂哥好!我姓赵,单名一个虎,多指教!”我抱拳朝着两人打了声招呼。余光扫视这两人,论岁数我们可能都差不多,这两人的五官绷得很紧,脸上挂着不苟言笑的神情,只不过那种淡定是强迫自己的表现出来的,让人看着格外的怪异。

“老兄,虽然咱俩接触的时间不长,如果不是你刚才自我介绍,我甚至连你的正名都还不知道,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爽快人,也是个有本事的人,眼下我们哥仨碰上一点难办的事情,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能不能劳烦你帮帮忙,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这次到王家镇是自己开车来的,还是坐大巴来的?”马靖替我倒上一杯啤酒,毕恭毕敬的笑着举杯。

“自己开车来的!”我眼珠子来回转悠了两圈,咧嘴笑道:“兄弟你是不是也碰上烂尾账了?如果真需要收账,我肯定帮忙,这行我擅长,但是咱可得说好了,亲兄弟明算账,我的收费比较高哦。”

“不是要账。是希望老兄能帮我们护送一件东西回京城,都是自己人,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你也知道前阵子我不是应召参军了吗?我要护送的这件东西,是我们首长的救命药材,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们不能亲自护送,一口价十万块钱酬劳,从王家镇到京城,总共也就多半天的时间,如何?”马靖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来回转动,一脸狡黠的笑容。

“护送药材?什么时候出发?”我装作思考的样子。沉寂了几分钟后问道。

可能是看我露出感兴趣的模样,马靖瞬间表现的极其热情,捶胸顿足的给我保证:“如果有可能得话,今天晚上出发是最好不过的,当然老兄这边的账要是没收回来的话,我们也可以等到您明天,最晚明天晚上,救人如救火,我用自己的信誉做担保,只要老兄你把东西帮我们送到指定地方,一毛钱的报酬都不会少。”

“可以,不过我要看看护送的东西,兄弟你也知道,老哥我干的是刀口舔血的买卖,万一你们让我运毒或者运别的什么东西,到时候出点事儿,解释不清楚,你说对吧?”我深呼吸两口气点点头。

其实我也特别好奇马靖这帮人到王家镇是干什么的,跟我们要做的任务是不是一档子事,如果是的话,我们完全可以联手,毕竟多个人多份力量,姜扒皮虽然说过,集体完成任务没奖励。但是并没说过这个集体包不包括别人,眼下王志和程一那两个王八蛋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得随时防止他俩耍暗贱。

马靖和旁边两个“平头”青年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马靖左手抚在右边耳垂的下方,看似好像在挖耳朵眼,实际上食指和无名指在轻微的搓动,这是个典型的战斗“指令”,大概意思是“怎么办?”

这个动作已经彻底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他们三个绝对和我们一样都是从卫戍区里出来的,只是让我好奇的是,新兵营难道不止是我们六班在经受特殊训练,还有别的班组?

靠近我左手边那个青年,眨巴两下眼睛,伸手在鼻子上轻轻摩擦,比划了个大拇指的手势,马靖瞬间笑着朝我点头:“小心一点是应该的,老兄越是小心翼翼,我越觉得这次没有委托错人,那就等咱们吃完饭,我带你去看看东西。”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跟他们三个把酒言欢,没多会儿就互相熟悉了,也许是为了探底,期间马靖装作好奇的样子,问了我很多关于收账的细节,得亏我从社会上混的久,这些事情知道的八九不离十,这要是换个人来,肯定被问的露馅。

吃罢饭,我跟着他们回到入住的“客临门”旅馆,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马靖从床底下搬出来一个小木箱,费劲巴巴的将木箱打开,当看到木箱里的东西是很,我瞬间呼吸开始加重。

箱子里面竟然是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那个石雕的佛头。

“这..兄弟,你不是说送药么?这佛脑袋是几个意思?该不会是文物吧?”我咽了口唾沫,很是诧异的问道。

马靖笑呵呵的把箱子又重新封上,压低声音冲我道:“这佛头只是个药皿,仿制品罢了,其实真正的药材藏在佛头里,因为药材比较珍贵,所以我们才出此下策,万一真碰上拦路抢劫的,看看就是块石头,估计也不会有啥兴趣,老兄,你难道还信不过我么?这笔任务,你接不接?”

“我再考虑考虑..”我揪着眉头,一脸犹豫的耷拉着脑袋深思,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还真是特么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姜扒皮四处给我们放迷雾,谁知道“佛头”竟然就在我眼前。

看我举棋不定。马靖接着说:“老哥,我再给你交个底,这趟活儿绝对安全,半路上不会有任何交警、路政盘问,你要是还不放心的话,咱们可以同时出发。我们先走,你跟在我们后面,但是你必须得装出和我们不认识的样子,半路上如果有人拦截的话,我们来打发,你只需要帮我把东西送到我指定地方就可以。”

我瞬间想明白了,看来我们这次的训练,确实是场联合演习,我们六班的人负责把佛头抢出来,马靖他们一方则负责把佛头送回去,那帮文物贩子,没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马靖他们,或许是怕出现纰漏,马靖才想出利用我玩一招“声东击西”的把戏,不得不说,这招确实高明。

再想想我离开麻将馆出来的时候,大光头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基本上可以确定。马靖一伙人正是“文物贩子”。

“怎么样老兄?你要是还没想好的话,那就再回去琢磨琢磨,明天上午前给我的答复就可以,但是这事儿关乎军队的机密,你可千万别出去乱说。”马靖靠了靠我肩膀。

“算了,不考虑!都是朋友。这个忙我帮!王家镇的欠账,我基本上已经收清楚了,不是越快越好么?那我今晚上就走!”我牙一咬,脚一跺,做出一副壮士断臂的模样,重重点了点脑袋。

刚说完话。房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头发谢顶,穿件白衬衫的中年男人,神色慌张的走进来,张嘴就喊:“出大事了,今天...咦?你怎么在这儿?”

说着话。那中年男人看向了我,露出一脸的迷茫,我同样也有点傻眼,这个中年男人竟然是王家镇的镇长,在我们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我猛地一弯腰,抱起那个装佛头的木箱子,撞开中年男人就往出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