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 这个梁子结下来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也没想到,我竟然会抢了箱子拔腿就跑,等我蹿出房间,往楼下狂奔的时候,后面的人才追了出来,特别是马靖几乎破口大骂:“赵虎,你这是他妈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跟军方..”

他话没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巴,我此刻根本顾不上吭声,说老实话箱子里面的佛头属实有份量,看起来顶多像篮球那么大,可是抱在手里绝对超过五十斤,一边急速往楼下狂奔,我心里一边吐槽:“一个烂石头有毛可抢的。”

可能是我对神灵太过不敬畏,当场就被现世报了。眼瞅着我都要跑到门口,结果没注意到脚下,左腿绊右脚,直接把自己卡了个大跟头,几乎是用飞的形势冲出旅馆。只不过是脸先着的地。

“我勒个槽!”这一跤可把我摔惨了,大门牙磕在木箱上,整的半张嘴没知觉,胳膊肘上磨破一大块的皮,我抱起箱子打算继续逃的时候,马靖和那两个平头青年已经将我包围起来,特别是马靖气的脸色泛红,一只手摸向后腰,若影若现的露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

“呵呵..那啥!兄弟,我要说我就是为了检测一下箱子的份量,看看遇上突发情况,我能抱着箱子跑多远,你信不信?”我讪讪的朝着马靖笑道,说话的时候,我眼珠子来回瞟动。琢磨着有没有可以逃跑的路线。

“信,咱们是合作伙伴嘛,老兄说什么我都信!既然你已经试验完了,那就跟着我回屋吧?我把刚才没说清楚的话继续再跟老兄聊聊!”马靖舔了舔嘴上的干皮,皮笑肉不笑的走向我。

我咽了口唾沫,心底打定主意,我自己先脱身再说,反正已经知道佛头在他们手中,只要密切注意马靖他们三个就可以,等和罗权、宋鹏碰上面,我们再研究“夺宝”的细节。

想通以后,我干脆将木箱子放到地上,冲着马靖耸了耸肩膀说:“老弟啊,我我想了想这次任务太危险,我不能跟着瞎掺和,要不你们另请高明吧,我还有点事儿,就先撤了!”

嘴上虽然说着退,但我没敢乱动弹,对方手里的枪可不是摆设。我就算跑的再快也肯定快不过子弹,而且他们三人站的角度很有讲究,呈锥子形,正好将我的所以退路都给封死,另外我相信。他们一定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就像我们以为他们是“文物贩子”一样。

“老兄,我现在对你的身份充满好奇!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解惑?”马靖冷笑着走到我对面,随时都可以把枪抽出来,威胁的味道很浓郁。我俩的距离不到半米远,我深呼吸两口,打算先束手就擒再说。

这个时候,突然一簇红色的东西从旅馆里面丢了出来,正好落在我们脚跟前,紧跟着“噼里啪啦”鞭炮的响声伴随着浓雾从我们脚边炸开了花。

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一肘子推在马靖胸口,他顺势从腰后摸出了手枪,我慌忙攥住他的手腕举高,先用脑袋狠狠的撞在丫的鼻梁上,接着又抬腿冲他的肚子上使劲磕了一膝盖,他立马疼的如同只大虾米一般弓下了腰杆,我又连续磕了他肚子两下,卸去他手里的枪。

本来还想着顺手给他来一枪的,后来又一琢磨毕竟只是场演习,没必要真要了谁的命,从他脑袋上补了一脚后,我猫着腰抱起木箱子打算趁着鞭炮的浓雾逃离。

“放下。”一个平头青年寒着脸拦下了我,就像王子命令自己的马夫似的,这个青年长得都是很帅气。浓眉大眼,就是脸色白的很不正常,有点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的那种惨白,之前喝酒的时候,我还逗趣的问过他是不是有白血病。

“放下就放下呗,你嚷嚷啥!”我慢慢弯腰将木箱子又放到地上,刚准备掏枪吓唬吓唬他的,谁知道他竟然两个跨步冲到我身前,两只胳膊直接抱住了我,我俩距离的实在太近了,接着一个“旱地拔葱”将我搂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哟,我槽尼娘嗌!”我觉得自己的骨头被他这一下抱摔都快整散架了,仰头躺在地上,手枪落在一米开外,好半天没能爬起来,这个时候鞭炮声渐小,烟雾也慢慢散开,我看到身材魁梧的罗权正在跟另外一个平头青年对打,马靖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制住我的白面青年,看了一眼正跟自己同伴打斗的罗权,然后俯视着我问道。

“中国人!土生土长的龙的传人!”我戏谑的吐了口唾沫,费劲巴巴的从地上爬起来,被人居高临下的逼问,任由谁都不可能老老实实的作答,这个傻逼现在的神情让我莫名其妙想起来阎王和吴晋国,他们也总是用这种藐视的眼神打量我。

“去尼玛的!”我忍着后背的剧痛,猛地抬起拳头就朝他的腮帮子怼了过去。

“不说是么?”白面青年霍然出手抓住了我挥过去的胳膊,我立马就如同小鸡过电一样软了下来,狗日的手上一使劲,冷冷的喝道:“跪下!”

我瞬时间只觉胳膊像被夹进了老虎钳子一般,毫无挣扎的余地,脑门上的汗珠子瞬间就淌落下来,不过嘴上却倔强的扯开嗓门嘶吼:“儿子要老子磕头,可是要遭雷劈的!”

当时我脑子里一直存在一个疑惑,明明是我先出的拳头,为什么他却后发先至,抓住了我的手腕,还有明明同样是新兵,为什么这小子的功夫会如此凌厉?难道是别的班作弊了?

“跪下!”白面青年冷笑着,再次加大手上的力度,嘲讽:“再不跪下你这条胳膊就别想要了!”

“你喜欢就拿走吧!”我额头上的汗水“唰唰”的往下滑落,身子也渐渐不由自主地佝偻起来,但我死咬牙关不肯弯腰,当时我脑子里就一个想法。老子是王者的龙头,还是六班的士兵,这一跪可就把王者和六班的人全都丢了,尽管对方肯定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另外一边的打斗的罗权,一个利索的“背摔”将自己的对手给抛飞。冲着我凝声吼叫:“虎子,你他妈别死撑了!暂时服个软,不丢人!”

“谁说的不丢人,我丢的..丢的是整个六班的脸..”我觉得自己的胳膊真的快要折掉了,此时完全麻木,只剩下一口不服输的精神还在硬撑着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街头的方向踱步而出一个身影,呼哧带喘的低吼:“六班的人不是你想欺负就欺负的!要么松手,要么跟我打!”

宋鹏那个憨小子也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

“我要是不松呢?”压制住我的那个白面青年,狞笑着扣紧我的胳膊,将我的脑袋又往下按了几分,绷着一张脸沉笑道。

“那随便吧,反正你治住我们一个人,我们却抓住你两条狗!这波买卖不亏,鹏仔帮忙!”罗权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从身上掏出手枪,威胁的指向马靖和另外一个平头青年,宋鹏疾步走过去,拿自己的胳膊肘勒在马靖的脖颈上。

我们双方当时就陷入了僵持,沉寂了一两分钟后。反扭我胳膊的白面青年押了口气问:“你们想怎么样?”

“先把我兄弟放了,然后再把那个木箱子送给我们,咱们两情!”罗权眨巴两下眼睛,瞟了一眼地上的木头箱子微笑着说道,他虽然不一定知道箱子里装的什么。但是绝对看的出来我拼命也想带走。

“做梦,不可能!”白面青年愤怒的厉喝。

“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耗,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要么答应我的条件,要么你掐死我兄弟。我干掉你同伙,咱们继续血拼,我估计警察一会儿就能到!”罗权有恃无恐的耸了耸肩膀,“咔嚓”一声将手枪上膛。

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子鞭炮燃烧完的火药味,钳制住我的白面青年,犹豫了再三后,一把将我推开,气急败坏的吼叫:“滚!”

我甩了甩自己几乎失去知觉的左胳膊,冷眼看了看那青年道:“下次见面,我一定把场子找回来!”

“嗯?你知道我的身份?”白面青年眉头拧成“川”字形。

我嘲讽的吐了口粘痰说:“不用装了,大家手里的家伙式都一样,互相也应该猜到彼此是干什么的了,你刚才明明有机会可以一枪嘣掉我的,但是没那么干,显然是有这方面的忌讳,虽然你今天没杀我,但是严重侮辱了我,这个梁子咱们彻底结下来了!”

“随时恭候,我叫唐恩,新兵营十三连的!佛头你们带不走,回去的路上准备被我们拦截吧。”青年是真的一点心眼没有,我随口一诈唬,他居然全盘托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