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 花有百日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程一黑漆漆的枪口,我朝满脸愤怒的宋鹏递了眼神,微微摇了摇脑袋,当然这一切我都是故意在他们二人的眼皮下完成的,宋鹏把木箱子重重的摔在椅座上,里面的东西撞击着木箱发出两声“咚咚”的闷响声,“以后别让我在卫戍区再看到你们!”宋鹏心有不甘的跳下了车,我也慢悠悠的打开车门。

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敢开枪,别说我们是一起同吃同住的战友,就算是个陌生人,他们也会掂量掂量,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是正常人多一点,没人会想都不想的夺去另外一个人的姓名。

临下车前,我冲着副驾驶上坐着的王志微笑道:“王志,你可得小心了哦。咱一哥平常是个啥人性,六班的兄弟都清楚,手里有瓶醋就敢到处找人借饺子的主儿,跟他谈合作,你不是与虎谋皮么?最后再送你俩句话。花有百日红,人与狗不同,自己领悟精神吧!”

我知道自己的这点小伎俩肯定动摇不了面前那对豺狼虎豹,但是能够恶心他们一下,我也觉得蛮开心的。见利忘义的小人和薄情寡义的废物,往往可以有一段从头到尾的蜜月期。

我“咣”的一下狠狠摔上车门,皮卡车“嗡”的一声迫不及待的离开,我跟宋鹏相视一笑,拔腿就朝着街边的一条巷子里冲了进去。刚才我看的清清楚楚,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部队所在的顺义区,眼瞅着天快亮了,等天亮以后,街上的行人多起来,我们完全可以慢慢的蹭回卫戍区去,反正罗权回来还得一阵子。

“虎哥,你说那两个棒槌什么时候会发现箱子里装的是一堆烂石头?”躲进胡同里,我俩顺着墙头翻过去,出现在另外一条大路上,继续消消停停的游荡。

我摸了摸鼻子,笑着说:“我估摸着一时半会儿他们肯定没时间研究箱子里的东西,开箱之前他俩肯定得掰扯清楚谁立二等功,谁靠边站吧?”

“哈哈,还是这个理儿,他们真是棒槌!”宋鹏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开心的笑了起来。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小子傻乎乎的,猛不丁发现,其实他一点都不蠢,比如刚才从王志和程一面前演戏,我们完全没有经过彩排,他表现的比罗权还要自然,看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世界上哪有真正的傻子。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门道罢了。

此时距离天亮已经越来越近,街边时不时可以看到环卫工人“唰唰”的扫地,我又想起来了家里的那帮兄弟们,过去经常半夜出去处理事,清晨踩着晨曦回家。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还好么?

吴晋国和阎王那个变态有没有难为大家,有朱厌和那个神神叨叨的陆舞在,他们应该不敢怎么样吧,远在上海的苏菲和小念夏现在怎么样了,我家念夏差不多快三个月了吧。从她落生到现在,我总共抱过两次,连满月酒都没来得及给孩子摆,我真特码不是个称职的爸爸!还有陈圆圆,那个傻妮儿...

见我愣在原地发呆,宋鹏轻轻靠了靠我胳膊问道:“虎哥,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使劲揉捏了两下太阳穴,朝宋鹏挤出抹微笑。

“你是不是想家了?”宋鹏闷着脑袋问我。

我抽了口气道:“是啊,想家了,也想她了,入伍快两个月了,除了立正、稍息,也就学了一大堆没用的手势指令,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熬出头,想想三年时间真够漫长的,你说咱们这次回去,姜扒皮会不会教一些真格的东西。”

“虎哥,难道你没打算留在部队么?”宋鹏诧异的望着我。

我撇撇嘴,没好气的说:“留部队干啥?跟你们这群老光棍没事数鸡八毛玩吗?我家里老婆孩子一大堆,一屁股事情等着我处理呢。”

“俺挺知足的。部队里穿得暖,吃的好,而且还能学到真本事,如果有可能,俺真想一辈子穿这身绿军装,万一走运,将来能混个军官当当,我爹在村子里绝对有面儿!”宋鹏眨巴着一对如同孩子一般纯净的眸子笑道。

面对他真挚的笑容,我有点自惭形秽起来,我们班的几个人,只有宋鹏是真真正正来当兵的,王志和程一两个王八蛋心术不正,一天到晚就琢磨些歪门邪道的事情,罗权则是为了给自己家里长辈儿证明,而我更不用多解释,只有宋鹏这个愣头青真是抱着“保家卫国”的目的来到。

“鹏仔,你将来肯定是个好兵!”我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

宋鹏拱着嘴巴道,错了虎哥,我将来肯定是个好军官,不对,咱们哥仨肯定都是好军官,咱们得一直一直在一起。

“必须的必!走吧,先找地方洗干净手脸去!”我俩肩并着肩,有说有笑的朝着街头的一间网吧走去,从拉煤车的后斗里蹲了大半宿,我们现在根本不用化妆,估计都能被别人当成非洲来的友人。

按照原计划,我和宋鹏负责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除了应付王志、程一以外,还包括那个虎视眈眈的十三班。所以我俩溜达进一间网吧没有多做逗留,洗干净脸后,又顺走两个正全神贯注瞪着眼睛打游戏的高中生外套,就悄悄的离开了。

从网吧门口的马路牙子上,蹲着休息了十多分钟后。我闲着无聊翻了翻口袋,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兜里竟然有五块钱,我晃了晃钞票,朝着旁边的宋鹏道:“走,哥带你去吃大餐!”

宋鹏吞了口唾沫道:“虎哥,我有点疑惑,你说咱们到底是来当兵的,还是做偷衣贼的,我怎么越来越觉得画风不对呢?在王家镇的时候。我和权哥就偷了人家三身工作服,这次刚刚回到京城,咱俩又顺走两件小孩儿的校服,这..”

“什么这那的,战争时期,能够让自己不择手段的活下去,才能更加有效的剿灭敌人!班长的话,你都忘了?”我一本正经的训斥道,就知道这个老实蛋又开始钻牛角尖了,只得搬出姜扒皮的话怼他。

宋鹏歪着脑袋想了想。顿时间茅塞顿开,冲我狂点两下脑袋道:“虎哥说的对,是我迂腐了!”

之后,我俩从早餐摊上买了几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又顺便打听了一下卫戍区的方向,一边大口咀嚼着包子,一边冲着“回家”的方向迈腿,走出去大概半个多钟头的样子,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路段。

我和宋鹏亢奋的互相看了看对方,宋鹏将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冲我唔侬:“虎哥,咱到家了!”

我笑着看向面前那条人迹罕至的单行道,只要穿过这条路,就是京城卫戍区,每次负重越野训练,姜扒皮都会带着我们走这条路,此时天色已经完全大亮,路边军区指示牌的标志格外显眼。

更为显眼的是指示牌旁边停着的一辆没有熄火的皮卡车,程一和王志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直哼哼,皮卡车的车顶上蹲着四五个身穿黑色运动服的平头青年。跟我有过数面之缘的马靖赫然在列,旁边是那个叫唐恩的家伙,剩下三个青年眼生,我没有太见过,虽然跟我们原计划的人数略微有出入。不过还没到接受不了的程度。

我转了转脖颈,伸了个懒腰道:“鹏仔,准备战斗吧!”

“虎哥,救命啊!”

“鹏哥,快救救我们吧..”躺在地上打滚的王志和程一瞬间像是看到亲爸爸一般朝着我和宋鹏呼喊起来,一瞬间皮卡车顶的人全都直愣愣的看向我们。

“这两个祸害,直到现在都不忘记祸害咱们一把!”宋鹏愤怒的吐了口唾沫,我摇摇头,和宋鹏小心翼翼的继续往前走,想回卫戍区,就必须走这条道,这一战避无可避!

“老兄,别来无恙啊,可算等到你们了,你把我骗的好惨啊,没想到咱们竟然还是战友!地上那两个废物是你们六班的吗?”马靖和唐恩从皮卡车上蹦下来,马靖眼角黑青,一脚踏在程一的脑袋上,面露讥讽的问道。

“我不认识他们,你认识么?”我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装模作样的问旁边的宋鹏。

“我也不认识!”宋鹏气鼓鼓的摇头。

“我不想说废话,佛头呢?”唐恩耷拉着一张吊死鬼似的长脸,狭长的眼睛盯盯的注视着我问:“是不是在那个大傻个儿身上?”

“你猜呢?”我打了个哈欠,面色无惧的冷笑,反正今天这顿打肯定是免不了,我索性硬气到底,下意识的揉了揉之前被他掐黑青的胳膊肘。

“看来你的皮又紧了!我帮你松松...”唐恩拳头攥的“咯吱”作响。

旁边的宋鹏直接伸手一指唐恩,“呸”的吐了口唾沫,低吼:“装逼货,敢不敢跟我单挑!”

“你要跟我单挑?”唐恩戏谑的回头看了眼车顶上的几个青年,他们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什么了不得笑话似的,笑的那叫一个谄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