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 六班最强,你不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六班的宋..”宋鹏顿时感觉自己被侮辱了,刚要来个开场白,我直接往前跨出去一步,一脚踹向唐恩的小腹,同时朝着宋鹏低吼:“介绍个鸡毛,开磕!”

我知道那个唐恩肯定是练过家子的,所以也没打算上去就跟他硬拼,之前也和宋鹏商量过,我们这次的目的不求干倒唐恩,只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多拼躺下十三班这帮杂毛几个人,这个创意是从小学课本里的《田忌赛马》得到的启示。

我一脚直勾勾的踹向唐恩,看似凶猛无比,实际上并没使多大力气,唐恩面带讥讽的往后微微侧了一下身体,轻松避开。不等狗日的回过来味儿,我卯足拳头朝着他旁边的马靖腮帮子上面,与此同时紧随我身后的宋鹏跳起来又是一记“直拳”狠狠的倒在马靖的脑门上。

面对我们的双重进攻,马靖哼都没来及的哼一声,“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我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跺在他脑袋上,这个时候唐恩也反应过来,叫骂一声,干拔跃起,一脚“高鞭腿”就扫向了我的脖颈。

“给我滚一边去!”宋鹏两步迈到我身前,身子往后一转,拿自己的后背当盾牌替我挡过这一脚,同时也挡住了唐恩的视线,宋鹏被踢的往前踉跄了几步,我趁着机会从宋鹏旁边绕过去。甩开了膀子就是一拳头捣在唐恩的下巴颏上。

两次交锋,我们基本上都没讨到便宜,这一拳头打的别提我多解气。

我刚准备再补上一拳头的时候,唐恩突然向后仰天斜倚,使了一招“铁板桥”,我的拳头瞬间落空,而他的双脚却仍牢牢钉在地上,说老实话我当时确实有点懵逼,跟人打了这么多次架,头一回碰上有人竟然使这种“杂技”里面的动作避开,而且就在我眼前,不懵逼才是假的。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蹲在皮开车车顶看热闹的那三个平头青年也迅速跳下来,将我们团团包围,而从面前演“杂技”的唐恩,脚尖朝上一勾,直愣愣的踹在我下巴上,整个身体极其轻盈的直起来,猛地提起膝盖,转脚有是一下踢在我的胸口上。

他这一脚格外的有力,我胸口顿时好像被铁锤给砸了一下似的,差点背过气去,往后倒退了四五步才勉强站稳。

“虎哥!”宋鹏暴怒的扶住我,想要往上冲,我摇摇头拧着眉头说:“按照事先说好的行动。”

“可是..”宋鹏的眼珠子变得红通通。

“可是个鸡八!快点!”我一把推开宋鹏。不服输的再次冲向唐恩。

宋鹏“啊!”仰天暴吼一声,朝着旁边的三个平头青年冲了过去,双方很快对打在一起,其实我的计划很简单,我拼着受伤磨住唐恩。而作为最强战力的宋鹏则利用这个时间差干掉其他人,想办法拖到罗权回归,到时候对方恐怕只剩下个唐恩,罗权几乎可以不费任何力气的干掉唐恩,而我们也算彻底完成任务。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真正的“佛头”其实一直都在罗权的手中,等他赶回卫戍区,即便不敌唐恩,至少可以轻松的甩开他,把任务完成,当然这场恶战,我没有告诉过罗权,有些事情说出来不会觉得感动,只有亲眼看到才会触动心扉,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真正走进罗权的内心,让他认可我这个兄弟。

我甩了甩脑袋,再次逼像唐恩,这次唐恩没有直接进攻我,只是用两只狭长的眸子静静的盯着我看,我知道他是在寻找将一击放倒的漏洞,也全神贯注的把两条胳膊放在胸前,做好防守的准备。

如果把十三班比作一个小型社团的话,唐恩应该是整个社团里战斗力最强的刀手,马靖可能扮演“军师”之类的角色,而其他三个青年就是普通的马仔。他侧着脑袋俯览我,那种眼神叫人看着极为不爽。

我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慢慢往后倒退几步,尽可能的跟他保持“安全距离”,他愿意磨时间,我更是求之不得,余光瞟了一眼旁边恶斗的宋鹏和那三个青年,宋鹏已经放倒对方一个人,正跟剩下两个人缠斗在一起,相信给他拉出来足够的时间,干趴下对手只是时间问题。

“喝!”唐恩猛呼一声,整个身子直愣愣冲我涌了过来,如同一把出鞘的刀子,拳头径直砸向我的脑袋,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我慌忙伸出两臂护在脸前,猛然间我看到他嘴角泛起一抹狡黠的笑容,暗道一声“上当了!”想要后退,再做打算的时候,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唐恩的拳头猛然收回,原地转身挑起,一招凌厉“回旋踢”重重的踢向我的侧脸。

狗日的这一脚实在太重了,把我踹翻在地不说,还连累我的耳朵也“嗡嗡”的直响,脑子顿时间变的晕沉沉的,鼻血顺着嘴边就淌下来,我感觉眼前好像飞过一片金星,使劲摇了摇脑袋,想要爬起来,唐恩再次压到我身前,又是一脚杠在我后背上,将把我踢了个“狗吃屎”。

“废物!这种实力还敢号称新兵营最强六班?”唐恩背着两手,整的好像是个武学宗师一样,那副装逼的模样真让人恨的牙痒痒。既然大家都知道彼此的身份,他肯定不会对我下死手,鄙夷的撇嘴道:“对,继续装死,我保证不打你!”

说罢话。他转身打算去帮助自己两个被宋鹏摁在地上胖揍的同伴,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朝着唐恩“呸”的吐了口唾沫冷笑:“六班最强,你不服?”

唐恩玩味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冷哼:“跟我装打不死的小强是吧?我成全你!”话音未落下,狗杂碎纵身一跃,又是一记“高鞭腿”踹在我脑袋上,将我重重踢倒。

说老实话,狗日的踢人特别疼,如果不是因为计划还没完成,我是真想认怂,躺在地上装会死,可是眼下罗权没有归来,宋鹏也没用彻底撂倒自己的对手,我还得拼着挨揍,消磨他的力气和时间。

我两手拖在地上,双腿呈磕头的姿势匍匐着,脸上的血迹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流淌,我心里贱嗖嗖的嘀咕:“这得吃多少鸡蛋才能补回来”。

不是我不着调,只是此时脑子还糊了,不乱七八糟的琢磨点别的东西,我真怕自己会昏过去,我重重摇了摇迷糊的脑袋。费劲巴巴的爬起来,此时一点不带夸张的,我看人都是重影的,感觉唐恩后面的那一排柏树好像都会移动似的,我竭力睁大眼睛兽吼:“来啊。继续!草泥马得,论他们挨打老子还没怵过谁!”

唐恩这回脸上出现了一丝好奇的神色,不过狗日只是轻微愣了一下,猛地再次抬腿,一脚踢向我的下巴颏。我使劲咬了自己舌尖一下,如同只暴怒的狗熊一般咆哮着迎了上去:“装逼货,来来回回就会这一招啊!”

我两手猛地抱住他踢过来的右腿,同时侧开膀子,拼尽全力使出一记“砍踢”扫过去,径直踢在他直立的左小腿上,这一脚我几乎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对面的唐恩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竭力想要抽回去右腿,但是为之已晚。他的左腿被我狠狠的“砍”中,狗日的“啊!”的闷哼一声,豆大的汗珠子就顺着脑袋流了下来。

我来不及得意,唐恩借着被我抱住右腿的巧劲,身子弹起,左脚蹬在我脸上,我和他同时摔倒在地上,倒下的一瞬间,我眼前一黑,半天没缓和过来,不用想也知道对面的唐恩一时半会儿肯定也爬不起来,我躺在地上,脑子里就一个想法:真当老子这一个月的打是白挨的?

最后一脚,其实是我偷奸耍滑了,唐恩肯定以为我油尽灯枯,并没有使多大全力,才会让我有机可乘,使出来“砍踢”。

从地上躺了足足能有七八分钟,我才稍微有点力气,双手撑地的爬起来,朝着同样坐在地上捂着左腿的唐恩惨哼的狞笑:“废物,本事不够别乱吼,资本不够靠边走!”

“虎子,鹏仔,老子来了!”这个时候从单行道的的路口传来罗权带着哭腔的大吼声,我眼睛被完全踢肿了,根本看不清楚罗权的模样,但是听到他的声音,我还是会心的笑了,冲着对面的唐恩比划了手枪的姿势:“六班..六班最强!你不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