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 狗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雄赳赳气昂昂的吼完最后一嗓子,两眼一抹黑,直接倒头昏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我们宿舍,嗅着空气中熟悉的味道,我眼珠子微微转动。

“醒了!”

“班长,虎哥醒过来了。”面前突然出现两张大脸,一个是王志,一个是程一,这两人没羞没臊的聚在跟前,手舞足蹈的欢呼,紧跟着姜衡寒着一脸驴脸也出现在我眼前,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唔囔:“自建国以后,你是唯一一个让人抬回卫戍区宿舍的,有脸没?”

直接无视他那张臭脸。我开口问道:“我们考核任务算通过么?”

“嗯,通过了,集体通过!”姜衡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我心头一热,瞬间亢奋起来,想要往起爬。结果浑身的骨头就跟快要断掉一般,疼的直抽抽,姜衡撇撇嘴道:“如果你想内脏受损,就继续蠕动,反正最后受疼的不是我。”

“既然是集体通过,为什么这两个货还呆在班里?我们这趟任务不算他们!”我冷眼瞟了瞟边上的王志和程一,一场普普通通的夺宝训练,让我看透了他们的人性。

“罗权是这么给我汇报的,最后交到我手上佛头的也是罗权,我自然是以他的话为基准。你先好好养着吧,我去看看罗权、宋鹏还有那个被你踢骨折左小腿的十三班生瓜蛋子,饿了、渴了招呼他们两个搭把手,要珍惜战友情!”姜衡很不客气的瞟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他们怎么了?”我赶忙攥住姜衡的手臂问道。

“还能怎么了,无非是受了点小伤呗,真是一帮贵公子,身子骨太娇柔了。”姜衡嘴上虽然骂着街,实质上脸色缓和很多,叹了口气说:“先说那个被你踢骨折小腿的唐恩吧,他是十三班的精英,也是新兵营全力培养的对象,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人家班长交代。”

“交代啥?许他们围追堵截咱,不许我们还手反击?踢折他一条小腿都是轻的,我跟你说老姜头,这要是放在社会上,不是跟你吹,就B班的那伙圣斗士,篮籽儿给他们撅出来!”我愤愤不平的喷着唾沫骂叫。

“看把你能得,真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的,喝几碗稀的了!还有B班是什么东西?”姜衡笑骂,我看出来他的眉眼之中带着笑意,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我干折那个装逼货的腿。

“十三的阿拉伯数字怎么写?你自己意会呗。”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坏笑着说:“谁关心那个装逼货怎么样了,我是问你鹏仔和罗权到底怎么了?”

“罗权这个傻狗脚底大面积磨伤。连夜长途跋涉,从房山一路跑回顺义区,将近七十公里,用时十七个小时,见到我的时候。鞋底都磨穿了,脚上的血肉都跟袜子连在了一起,看来这小子平常隐藏实力了嘛。”姜衡眼中闪过一抹心疼,皱了皱鼻子说:“宋鹏更是个憨货,打几个半残废的蠢货自己都能断掉两根肋骨。总之这次训练真是亏大了。”

“班长,入门试我们也通过了,您能不能教我点真本事,我真腻歪每天稍息、立正的苦逼日子了!”我猛地坐直身子,冲着姜衡吼叫,嗓门一大,我受伤的胸脯又是一阵剧烈疼痛,不由让我加深对唐恩的恨意。

“什么叫真本事?”姜衡玩味的打量我。

我深呼吸两口气说:“最起码可以吊打那个唐恩的的本事!”

“哦,我考虑考虑吧!”姜衡很淡然的应付了我一句,转身就离开了寝室,等他走远以后,我又重新躺下身子,开始打盹。

“嘿嘿,虎哥,您渴不?我帮你泡壶茶去。”程一从边上卷着大舌头问道。

我闭着眼睛没作声,紧跟着又听到王志开腔:“滚一边去,明知道咱虎哥受伤了,还让他喝茶,你是成心的吧?虎哥,食堂马上开饭了。想吃点什么,我给您打回来。”

这俩人跟绿头苍蝇似的,一个劲儿没皮没脸的从我耳边哼唧,搅合的我心烦意乱,我干脆坐起来,冲着他俩微笑说:“你俩省省吧,别从我跟前演了,如果你们还有点羞耻心,就抓紧时间跟姜扒皮说一声调换班组,不然我有的是法子让你们当不下来这个兵。”

“虎哥..您再给我们次机会吧。”

“虎哥,我们真知道错了。”二人还要辩解。

我摆摆手打断道:“记住我这句话,狗友就像人的影子,在人光线辉煌的时候如影随形,当人陷入黑暗的时候不见踪迹,以后再跟人交往,即便做不到像左膀右臂一样不离不弃,也不要再当影子,这要是在社会上混,你们得被人打死。”

我说完话,就又重新缩躺下身子。闭眼假寐,这一打盹哪知道直接给睡过去了,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六班的寝室里空荡荡的,我特意看了一眼王志和程一的床铺已经空了,不由感慨万千的叹了口气。

讲道理,我应该给他们一次机会,但是本心里,我实在又没法跟两个如此不堪的家伙同处一室,即使今天我没有爆发,早晚有一天也会跟他们起冲突,到那时候就肯定不是小打小闹,搞不好会出人命。

“唉..”我仰头看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临近傍晚的时候,几个医护兵将罗权和宋鹏抬回宿舍,我们哥仨再次聚首。尽管已经从姜扒皮的口中得知他俩的情况,但是亲眼看到,我心里还是免不了肉疼。

我冲两只脚上裹着厚厚纱布的罗权埋怨:“权哥,你丫也太他妈生猛了吧,抱着五十多斤的佛头。徒步奔袭了一百四十多里地,真拿自己当神行太保了?”

说老实话,一开始我总觉得我和宋鹏吃了大亏,毕竟我俩负责吸引火力,直接面对唐恩那个装逼货。罗权应该承我们人情,他只是负责把佛头带回来而已,可是当得知他徒步穿越一百四十多里的时候,我知道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止我想的那么简单,同时心里真的是说不上的震撼。

以罗权的背景,我敢打赌,他从小到大绝对没有吃过这种苦,就算是那些马拉松运动员也够呛能够做到罗权这样。

“你懂个屁,如果不是因为后有警察追击,前有十三班的阻拦,鬼才愿意坐土飞机跑这么远,老子当时都无奈了,瞅谁都像必有用心,拖拉机都不敢坐,只好步行!”罗权翻了翻白眼。虚弱的笑骂我一句。

“十三班的人阻拦?卧槽,这么说来,十三班的人不止我们遇上的那五个?”我有点傻眼。

“不可呗,十三班这次出动九个人,除了咱们面对的五个以外。还有四个家伙封锁了王家镇的国道和汽车站,那四个狗逼一路追着权哥回来的,我就是跟他们拼的时候受的伤。”

“妈蛋的,这场演习真特码不公平!黑哨,绝对的黑哨。”我当时肺都要气炸了。碰上唐恩那种变态级的对手,我就已经要骂娘了,不想对方竟然还比我们多出一倍的人数。

“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这次训练虽然险而又险,不过咱们仨撞大运了。集体三等功,嘿嘿..新兵营就能立下战功,除了好几年那批雷蛇六班的变态,也就咱们哥几个了,我觉得咱们要飞啊!”罗权亢奋的坐直身子冲我咧嘴笑道。

“集体三等功?也不错..”我抚摸着下巴颏满意的点点头。

罗权越说越兴奋,干脆坐直身子拍着大腿道:“虎子,姜扒皮还没告诉你吧?那个佛头确实是被走私的,十三班的人酝酿了很久,冒充文物贩子好不容易才骗取到王家镇镇长的信任,又被咱们横插一杠。确切的说是被姜扒皮横插一杠,姜扒皮是故意给咱们创造立功的机会,你是没看见,我和鹏仔出院的时候,十三班班长铁着脸色训斥那帮家伙的表情有多精彩,乐死我了!哈哈..”

“虎哥,你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啊,一脚把唐恩的小腿给干折了,俺听咱们班长说,唐恩入伍前是连续两届四十公斤级的全国搏击冠军,虎哥你真硬!我服!”宋鹏憨乎乎的朝我翘起大拇指。

“闭嘴,一帮窝囊废,还有心思舔个大脸笑,我要是你们早就拿被子蒙着脑袋装死了,简直不知羞耻。”姜衡手里举着个特别大的托盘,盘子上盛放了好几盆饭菜,黑着脸走了进来:“吃饭!”

“那你就当你是我们呗。”宋鹏干笑着舔了舔嘴皮,被姜衡从脑门上甩了个“爆栗”后,立马老实闭嘴。

我不漏痕迹的打量着姜衡,总觉得他明明很想笑,却又故意板着脸的模样其实也蛮可爱的。

“老姜头,我们通过测试了吧?啥时候教我们真功夫..”罗权扯着嗓门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