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 自残式训练/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不知所措的望向他。

“滚到旁边看仔细,老子只给你示范一次,记不住说明你和这木人桩没缘分,以后别再求我教你什么真本事!”姜衡没好气的一把将我推开,深呼吸两口气站在木人桩前。

我当时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作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优秀战士,他竟然跟我扯劳什子的缘分,这不是逗呢,当然这些想法我不敢有半点表露,老老实实的倚在边上看他的动作。

姜衡扎了标准的马步,双脚稳稳的立在地面,两只倒垂眼盯盯的注视着木人桩,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起来,好像陷入了某种美好回忆当中。难不成这老小子过去搂着木人桩打过灰机?我邪恶的想到。

姜衡沉寂了足足能有一两分钟的时间,我有些忍不住了,干咳着问:“咳咳,班长..您是在给木人桩相面吗?”

姜衡走神儿似的瞟了我一眼,接着赶忙摇摇头。面色又恢复正常,冲着我说:“少废话,看仔细!”

他半蹲着的身体双腿微分,左掌翻了个弧度在身前,似乎在衡量自己和木人桩之间的距离,又像是在转移对方的注意,右掌冷不丁击出,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木人桩上,用的是手背的力量,虽然没有我刚才扇的响亮。但是也确实发出了响声。

接着他又把右臂横在胸前,左拳结结实实的砸在木人桩上,这次的声音比刚才响亮很多,我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的动作,也许是为了让我能够看清楚,姜衡双手击打的动作很慢,有点像早餐遛弯时候老人们耍的太极拳,但是气质明显凌厉很多。

我学着他的样子,对着空气出拳模仿,没有他做的标准,不过单看外观也有个七七八八的相像,姜衡像是念咒似的轻喃:“左掌为盾,右拳作矛!肘为宝剑,膝是匕首!”

说话的时候,姜衡对木人桩的攻击陡然加快了很多,这次他不光使左掌和右拳,还用上了自己的胳膊肘以及膝盖,他猛地蹬地,横转腰胯,拿自己的两边胳膊肘和膝盖攻向对面的木人桩,木桩被他打的“噼里啪啦”的作响,就好像放鞭炮似的热闹。

“班长,我没有看清楚肘击,你能不能慢一点!”我冲着姜衡喊道。

他此刻的动作快到了极致,我的眼睛压根跟不上。姜衡没有回话,也没用半点反应,就像是攻击一个永远不会倒下的敌人一般,继续“噼啪”的进攻着。

打过架的人都知道,抡拳头其实也是件极其费力的事情。哪怕一个人站着不动任由你打,打个七八分钟,自己也得累够呛,可是姜衡则完全像是不止疲惫似的,挥汗如雨的殴打着木人桩。

我突然想明白姜衡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教我们攻击人的套路。他其实是在用另类的方式在帮我们夯实基础,超负荷的透支我们的体力,可以让体力更加快速的增长。

尽量那种速成的方式可能会损害我们的身体,但不可否认,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的身体素质跟过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光耐力和体力强了百倍不止,就连抗揍也强上很多。

要知道没有入伍前如果我对上唐恩那种对手,至多从他手上撑个三五招,可是上次我却一直捱到了最后,甚至还侥幸的干折了他的左腿,这些都是姜衡的功劳。

十多分钟后,姜衡酣畅淋漓的停下手上的动作,侧头看了我一眼,颇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太久没有练习了,刚才有点收不住,咱们再重头开始。”

姜扒皮竟然跟我说“不好意思”,我觉得自己肯定出现了幻听,赶忙挖了挖耳朵眼问他:“班长。你刚才说啥?”

姜衡将自己的风纪扣解开,耷拉着一张死人脸说:“我说,咱们重头再来,有意见么?”

“没..没有!”我摇摇脑袋,又快速走到他身前。

姜衡伸了个懒腰道:“我教的你拳法就是军队最常用的军体拳,不过是经过一个疯子改编的...”

通过他短暂的解释,我大概听明白了这套拳法的优劣势,这套军体拳摒弃了繁琐的套路,招式大多简洁明了,使用者利用自己的双拳、肘击和膝盖锁定对手的前胸进行攻击,没有很凌厉的杀招,比如锁喉、袭咽这类的必杀技法,而且攻击手段单一,步伐变化也偏于单调,但是却让对手很无奈,说直白点,就是我打他哪里,哪里就是他必救的地方,根本用不着袭击要害。

“欲速不达,还是先从最基本的起手式开始吧!”姜衡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重新将左掌“啪”拍向木人桩...

他来来回回做了十几遍演示后,让我自己上手试验。

我学着他的样子,左掌作防守,右拳化攻击,当拳骨跟木人桩碰在一起的时候,我“嗷”一嗓子捂着拳头就蹲在地上,刚才看他打的那么轻松写意,我还以为不会有多疼,哪知道这破木人桩简直比铁还要硬,一瞬间让我想起来当初朱厌教我“砍踢”时候的情形。

“你知道你和猪八戒的区别在哪么?”姜衡走到我身边问道。

“不知道。”我现在哪顾得上考虑这些屁事,噙着眼泪“呼呼”的直吹拳背,手背上擦破了一大块皮,火烧火燎的疼。

“猪八戒是猪头人脑,而你是人头猪脑!自己什么承受力自己不清楚?”姜衡一脚把我踹开,从口袋掏出刚才擦木人桩的那块抹布抛开我嘟囔:“包上。别中风,真特码麻烦!”

我瞟了一眼比我袜子还脏的抹布,干笑说:“男子汉大丈夫,流点血怕啥,班长不如您告诉我。怎么让拳头变得更硬。”

“两个方法!”姜衡翻了翻白眼,想了几秒钟后,伸出三根手指头。

当看到他突然伸出三根手指头的时候,我有点失神,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三根指头可以代表全宇宙是朱厌的专利。没想到姜衡也会这一手,那一瞬间我心里形容不上来的亲切,特想问问他,过去跟是不是朱厌是好朋友。

见我一脸二逼的盯着自己的手指头看,姜衡对着我脑门就是一个“爆栗”,冷着脸说:“两个方法,第一忍住疼,不停的攻击木人桩,哪怕流血结疤也不停歇,最多一个月手背的硬度会强五倍不止,第二循序渐进,先从沙子、软木、橡胶之类的器具开始练习,三五年左右也可以提升几倍拳头的硬度。”

我揉捏着被他敲出来个大包的脑门哭丧着脸问:“还没有第三种方式?”

“有,你别练了,下次见到唐恩的时候直接给他跪下。我估计他能不打你的脸,不过你张脸嘛..毁容就等于整容!”姜衡瞥了我一眼,甩了甩自己的胳膊道:“怎么取舍,看你自己!”

我倒抽了口凉气,再次走向木人桩。牙一咬,腿一蹬,“啊!”的大吼一声,朝着木人桩就是一拳头怼了上去,刚刚被擦破的皮的手背瞬间破了个更大的口子。鲜血止不住的冒了出去。

我使劲闭着眼睛,照木人桩“突突”的挥起了拳头,基本上打一拳,吼一声,感觉这样好像能让我的疼痛减缓一些。连续捣了二十几拳,我感觉自己的两手完全都快麻木了,才停下动作,朝着边上看热闹的姜衡问道:“班长,是不是这样?”

周边围满了好多看热闹的新兵,他们纷纷用瞧精神病人似的眼神瞄着我。

“大概是吧...”姜衡一脸愕然的看着我,接着咽了口唾沫,特别心安理得吧唧嘴巴道:“反正我是通过第二种方式加深自己拳头的硬度!”

“卧槽!”我当时差点没哭出来,“呼呼”的往手掌上吹气,手握拳头突出的那几根骨头此时疼的好像不是我自己的了。手背上也有很多地方破了皮,手指红彤彤的,像是煮熟的螃蟹腿。

“当初发明这种方式的疯子说过,不止是拳头,还有膝盖和胳膊肘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迅速加深硬度,反正他自己每天会对着木人桩打至少一千拳,这种方法太极端了,你自己考虑还要不要继续!”姜衡侧了侧脖颈微笑说:“毕竟你家里人送你是来当兵的,不是为了让你自杀!”

“继续,肯定继续!要不然我刚才那二十几拳不就白打了吗!”我喘着粗气重重点了点脑袋,别看我这个人平常懒懒散散的,但是一旦有目标,就会不择手段的去执行,我想这也是我这么多年能够不断攀爬的原因吧。

而且让我坚持下去的理由不止是这样,我心里隐隐有个猜测,姜衡刚刚提到的那个“疯子”很有可能就是朱厌,这套加深硬度的方式简直和他教我的“砍踢”一模一样,我心说既然朱厌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让自己变得强悍如斯,为什么我不可以?

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后,我再次走向木人桩,说老实话我此刻有点犯怵这木人桩,毕竟我是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明知道会受伤还使这种自残的方式,确实有点智障。

“不就是每天一千拳么!”我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木人桩上,疼的忍不住“嘶”了一声。

这个时候罗权和宋鹏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罗权呼哧带喘的问我:“虎子你咋了?是不是对社会有啥不满?还是你脑袋被自己给踢了,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谈,千万别自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