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 疯狂六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虎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说出来,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你这么祸害自己干啥?”宋鹏也扯着嗓门从我旁边喊。

我沉了口气,没理会他俩的碎碎念,仍旧紧闭眼睛,脑子里慢慢回忆着姜扒皮刚才教给我的起手式,朝着面前的木人桩重重的怼了一拳头。

不怪我动作慢,实在是太他妈疼了,拿有血有肉的拳头硬杠比铁皮还硬的木头,这事估计正常人还真干不出来,也不知道当初发明这种方式的奇葩是有多恨自己。

姜衡把罗权和宋鹏拖到旁边。简单说了下我在做的事情,罗权沉思了一会儿劝阻我:“虎子,你别练了!你知道一天打一千拳是个什么概念不?”

我楞了一楞,睁眼问他:“什么概念?”

“一天有24个小时。一个小时60分钟,合计是1440分钟,也就是说,你至少需要1.4分钟打一拳。以你现在的进度你觉得有可能完成么?”罗权一脸认真的看向我。

我咽了口吐沫,苦笑着点点头:“我觉得很有可能!1.4分钟打一拳,如果我加快进度,1.4分钟打两拳或者三拳呢?”

说罢话我回过头看向木人桩,又开始酝酿起来。

“操,真是个大傻逼!”罗权气的原地蹦了起来。

我自己也知道是在自欺欺人,我现在平均两三分钟才能打一拳出去,不是挥拳的速度慢,而是手背真心疼,打一拳至少要缓一分钟,如果真按照罗权的算法,兴许也能完成,关键是他算的是一天,其中包括吃饭,睡觉和上厕所,这些必备的事情。

“想要人前显贵,就得背后受罪!”我自我安慰着又是一拳狠狠捣在木人桩上,没做休息,接连又补了两拳头,咬着嘴皮怒吼:“31,32,33...”

见我不听劝阻,罗权有点急眼,走到我跟前。抖搂着手说:“虎子,你是不是他妈魔怔了?唐恩又不是木头桩子,站在原地任由你揍,再说你这样打下去真的会把手给干废的。”

“我会让唐恩变的比木人桩还老实!”我抿着嘴角冷声回答。“34!”继续又是一拳扫向木人桩打去,此时我击打在木人桩上的声音已经有点像西瓜摔在地面上的那种声音了,手背上的皮全都翻起,鲜血淋漓。看着惨不忍睹,罗权和宋鹏见劝不住我,揪着眉头一语不发的站在旁边陪着我。

其实我早就想停下来了,每一拳头砸出去带来的痛苦都是我这辈子从没有感受过的,可以说我每一拳都到达了自己身体接受痛苦的临界点,而每一拳又把这个临界点再次提高一点点。

“老姜头,你这就是教我们本事呢还是故意刁难人?”罗权愤怒的质问边上的姜衡:“不想教就明说,别特么糊弄人,老子虽然没当过兵,但是从小也在部队大院里长大,从没见过这么荒唐偏激的练法,不管什么功夫,都是从根基打起,如果虎子练过三五年,这么整兴许有用,可是现在..”

“我亲眼看到过一个疯子用这种方式训练成了卫戍区的兵中王者。不掺杂任何水分的兵王,赵成虎学过砍踢,肯定吃过这类的苦,说不定他真能坚持下来,还有,我再强调一遍,我只是教他格斗的技巧,是他自己要求增加拳头硬度的!”姜衡很淡然的打断罗权,接着跳起来回手就是一巴掌扇在罗权后脑勺上训斥:“你特娘的刚才喊老子啥?”

“没...”罗权撇了撇嘴巴。

“你和宋鹏去矮楼的军备处里领属于你们的训练器材,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姜衡指了指训练场不远处的矮楼命令道。

“是!”罗权和宋鹏后腰一挺,眉开眼笑的朝着矮楼小跑离去。

姜衡回头看了眼周边围观的新兵们不耐烦的咒骂:“看什么看,都滚回自己班组去!”那副牛叉带闪电的模样好像他不是个新兵营班长。而是卫戍区的司令员一般。

喝退旁边的“记者们”后,姜衡走到我旁边声音不大的喃语:“循序渐进,欲速不达!”

我知道他是劝我不一定非要打够一千拳,咧嘴笑了笑继续一拳头击在木人桩上,狞喊:“五十一!”

方才他和罗权他们的对话,我听的清清楚楚,他说有人用这种方式练成了卫戍区的兵王,我不求什么王不王。只希望自己下回再和唐恩对上,不至于被揍的那么惨,但凡是个男人,骨子里都有点唯我独尊的念想,从县城到崇州,再从崇州到石市,一路走来,我虽然不算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但是这点苦如果都受不了的话,还来当个球的兵。

“老子答应过兄弟们,这次回去,一定会扬眉吐气!我要成为真正的王者!”我歇斯底里的嘶吼着,同时落在木人桩上的拳头也不由加大了力度,很疼!疼的让我呼吸简直难以呼吸,但是再疼也疼不过跟妻儿分离,再疼也疼不过被人逼的离开家乡假死从戎。

那一瞬间。我把面前的这栋木人桩当成了将我逼到如此田地的那个劳什子少将,“成都军区,周泰和!”我死死的咬着嘴皮,一拳赛一拳用力。“五十五,五十六...”

十多分钟后,罗权和宋鹏一人抱着一个人形的塑胶把子走过来,看两人满头大汗的模样。我估摸着那人形把子肯定也不会太轻松,姜衡低声道:“觉得累了,就休息休息,谁都不可能一口气吃成胖子。”

然后。他就朝罗权、宋鹏走了过去,隐隐约约中我听到姜衡说什么“擒拿格斗”之类的话,也没有太在意,继续拳拳到肉的攻击我面前的木人桩。当堪堪打够三百拳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分,训练场上那些操练的新兵们全都喊着号子解散了。

只剩下角落里的我们仨人在不知疲倦的疯狂训练着。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已不能放弃。除非我现在倒下,不然以前吃的苦就白吃了,打一千拳,固然没有想的那么容易,但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边上和人形把子斗殴的罗权和宋鹏汗流浃背的走到我跟前,罗权冲着我喊:“虎子,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练,反正谁也没规定,第一天你就必须得打够一千下,大不了咱从明天开始,我和鹏仔陪你!”

“放弃会养成习惯的!今天没有打够我可以找借口,明天没打够,我仍旧能够找到借口,这样下去永远都不会打够!权哥你和鹏仔先去吃饭,我待会就去!”我摇摇头咬牙挤出抹笑容,此时我的两条手臂已经完全木然,机械似的击打面前的木人桩。

“真是他妈头倔驴!”罗权气愤的吐了口唾沫,带着宋鹏骂骂咧咧的离开。

此刻木人桩上已经是血迹斑斑,我的眼睛比拳头还要红很多,一拳接着一拳的捣出,那种钻心一般的疼痛让我忍不住骂娘,我已经没了刚开始时候的豪情壮志,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下一秒倒地或者放弃。

“再坚持一百拳..”我像个精神病似的自我嘀咕,晌午的烈日火辣辣的晒在我身上,我的衣服完全被汗水浸透,豆大的汗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抖落。

“哟,这不是号称新兵营的最强六班的赵成虎嘛,别来无恙啊!”猛不丁我身后传来一阵奚落声,还有几个人的冷笑声,我没有回头,仍旧一语不发的击打着,不用看也知道,嘲讽我的人绝对是我们这次演习的对手十三班的人,整个卫戍区认识我的人有数,能连名带姓外加攻击我们六班,除了那群傻篮子不会有别人。

反正我此刻站在卫戍区的训练场,我不相信谁有那么大本事弄死我。

见我没有搭理他们,“怎么了赵成虎,是不是被我们唐班副把耳朵也给打聋了?”身后那人反而来劲了,贱逼嗖嗖的笑着讽刺,说话的功夫走了我的身边。

我扭头看了眼左手边,四五个身穿作训服的平头青年,耀武扬威的斜楞着我。

“呵呵..唐恩的腿好了?或者说你们准备替唐恩来讨个场面?”我夹枪带棒的回击,两手没有空闲,反而愈发用力的击打木人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