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 猪尾巴小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以为这一天的训练总算走到尽头,神清气爽的一屁股崴到地上,仰头望着天空中的繁星点点轻啸:“再有二十九天,大哥就天下无敌了!”

姜扒皮说过按照这种自杀式的训练模式,最多一个月就可以看出来效果,软坐在地上我脑子里已经开始YY唐恩那个傻狍子跪在地上求我的画面,就喜欢看那种自命不凡的人抱头痛哭的模样。

我正幻想到时候应该先使左手扇唐恩嘴巴子,还是拿右拳怼他鼻梁的时候,姜衡就跟铲球似的一脚踹在我屁股上,掐着腰骂:“鬼喊什么..把木人桩扛回寝室去!”

“啊?”我当时有点傻眼,木人桩起码得二百斤往上,扛着它上楼就跟背着胖子没多大差别,说老实话我这会儿连挪挪胳膊的力气都没有,听到姜衡的命令我真差点掉出眼泪来。

“班长爸爸,要不明天再搬吧。我现在真是一点劲儿没了,骗你我是你儿子。”我祈求的朝着姜衡作揖。

“老姜头,要不我替虎子背回去吧,他手都成那样了,你别为难了!”罗权很讲究的挺着胸脯走到我们身边开腔。

我立马朝他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姜衡瞥眼冷笑:“要不以后你也替他吃饭得了?或者上战场的时候替他完成所有任务,毕竟你们兄弟情深嘛!”

“我靠,你这话啥意思?你丫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了?”罗权瞬间暴怒。

姜衡扶正自己的军帽,沉声道:“你觉得你现在帮他就是情深意重了?我告诉你,你才是真正的在害他。眼睛不瞎吧?看看训练场的围墙上贴着什么标语?”

我侧头望向四周的围墙,几乎每面墙上都挂着十个大字的标语“练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赵成虎你身子可真娇贵,要不你明天别训练了,就从寝室里给大家绣鞋垫呗?”姜衡用一种极其侮辱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两手抱起木人桩就扛到了自己肩上,然后回头冲罗权和宋鹏命令:“你们两个也把自己的训练器材扛回寝室,器材就像是咱们的伙伴,你不把它当回事,它们凭什么好好配合你们训练?别像某些人似的,生了一张爷们脸,偏偏扮点娘们事儿。”

明明知道姜衡是在激将法,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忿忿的爬起来,一把抢下他肩膀上的木人桩,让罗权和宋鹏帮忙扶到我肩上,大步流星的朝寝室楼的方向走去。

回宿舍以后,宋鹏帮着我将手上的纱布换了一遍,然后大家一起去冲了澡,躺到各自的床上休息,躺下以后,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丝睡意!

盯着手上缠绕的白纱布,斑斑血迹渗透出来,此时我的两只手掌几乎完全麻木,肉体上的疼痛现在已经不是我的最大困扰,最让我难受的还是精神上,一想到这种疯狂的训练还得持续二十九天,我就想死,即便没有去军医那里诊断,我也猜得出来我现在肯定肌肉拉伤。拳骨轻微变形,甚至还有可能骨裂。

但是姜衡说过,这种极端的训练方式就是为了让骨头错位,达到一定程度的麻木,用以增加拳头的坚硬度。“也不知道当年朱厌那个变态是怎么想到并坚持下来的!”我小声的喃呢,潜意识里,我已经把发明这套方式的人当成了朱厌。

“不对,姜衡说过,发明这套方法的人不光练自己的拳头还练胳膊肘和膝盖。也就是说那人一天绝对不止对着木人桩打一千下!”猛不丁我想起来姜衡之前说过的话,一屁股坐了起来。

睡不着索性不睡,我悄悄的爬起身,看了看罗权和宋鹏哥俩,他俩已经打起了呼噜,而姜衡最近晚上不知道在忙什么,回寝室报个道就不见了人影,我踮起脚尖将竖在屋里的木人桩费力扛起来,又偷偷的跑到训练场里。

完事我深呼吸两口气,站定步伐、腰腹发力、配合着肩膀,双拳快捷无比地“啪啪..”击在木人桩上,可能是休息了几个钟头的事儿,现在除了疼痛感还在以外,我觉得自己身上再次充满了立刻。

此刻的木人桩也不再像是对他冷嘲热讽的敌人,而像是一个在默默鼓励他支持他的战友,我开始尝试拿自己的胳膊肘和膝盖击打木人桩,又是新的一轮疼痛顺着我的神经性传遍大脑,不过好在最难熬的时光已经过去,我的身体依然难受,但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夜深人静的训练场上。只能听到我一个人“啪,啪”的击打声,悠长却又动力十足。

我自己估摸时间,练了差不多有两个多钟头,又扛起木人桩往回走,毕竟明天还得训练,我就算是个铁人也熬不住这么干,快走到寝室楼的时候,我突发奇想,要不扛着木人桩尝试跑两圈八百米试试?

想到就去做,我神经病似的背起木人桩开始朝跑道上奔驰。

最终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只跑了多半圈我就累的差点晕过去,足足从地上躺了半个多小时我才起身,这个时候我冷不丁看到两个身影从寝室楼的方向走过来,一高一低。等他们距离我近一些的时候,我和对方都愣住了。

那两人我不陌生,矮个子的是跟我有过几面之缘的马靖,高个子的正是唐恩,两人全都一副苦大仇深的瞪着我,我心说要怀菜,这让对方抓着我落单,不得往死里敲我,同时心里直犯嘀咕,不是说唐恩的小腿骨折了么。难道狗日的属僵尸的,会自愈?我警惕的冲他们笑了笑:“早啊两位战友,你俩也起床撒尿?”

“赵成虎,咱可真是冤家路窄!”马靖狞笑的走向我。

唐恩一语不发的也往我身边逼近,我细细一看,他的腿脚还是有点不利索,做起路来稍稍有些跛,我咽了口唾沫,挑着眉头贱笑道:“你们十三班的人,不是这么输不起吧?白天才刚刚说好十天以后开磕。晚上你俩就跟踪我,偷袭我?如果你们十三班都是这种性格,那不用比了,我们肯定输,毕竟我们有军人的骨气,再说了,大晚上的打打杀杀多伤和气,咱们可是战友呢,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嘛,嘿嘿..”

别看我嘴上说的好像挺大义凛然的。实际自己都替自己脸红,白天不讲规矩先动手的好像是我。

唐恩停下脚步,先是审视的看了眼我肩上的木人桩,然后又瞟了瞟我缠着纱布的两只手,嘴皮上挑。冷声道:“给你时间,十天以后,我会在新兵比武大会上,打倒你跪下叫爸爸!”

“肯定会有人叫爸爸,但一定不是我们!”这个时候他身后传来一道嘹亮的嗓音。罗权和宋鹏精神抖擞的横挡在他们身后,跟我一前一后将二人夹击,我一瞅自己来帮手了,直接“咚”的一下将木人桩放倒在旁边,挽起胳膊。牛逼哄哄的呼喊:“咋地了?牛逼啥啊,刚才谁说想跟我比划比划来着?大哥接了!”

“老兄,你又一次刷新了我对无耻这个词的定义!”马靖横眉冷对的盯着我冷笑。

“我无耻?那你是没见过江梦龙,否则的话,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君子!”我翻了翻白眼。接着又补充道:“江梦龙是我们村办澡堂的搓澡工。”

“少说废话,你想怎么着吧?”唐恩不耐烦的打断我的扯皮。

“放心,大哥言而有信!你俩该干啥干啥去吧,十天以后咱们正式开磕。”我很大气的扬了扬手,朝着对面的宋鹏喊:“鹏仔。帮我把木人桩扛回去..”

回到寝室里,罗权一副见鬼模样的审视我,虎子,你刚才竟然那么轻松就放过他俩了?不像你的性格啊。

“鬼毛的性格,要不是我手疼的要命,肯定打哭那俩棒槌!”我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回答,然后又问他:“你俩怎么好好不睡了,半夜梦游呢?”

“姜扒皮把我们踹醒了,说你出去训练了,让我俩也跟上!”罗权欲哭无泪的骂娘,接着压低声音说:“虎子,我怀疑姜扒皮好像是个同性恋。”

“咋地了,非礼你了?”我兴趣满满的问道。

“放你娘的狗屁,刚才姜扒皮领着一个男人来咱寝室了,那人虽然也穿着作训服,但是一看走路的姿势就知道不是新兵,而且他脑袋上扎着个猪尾巴小辫,我天呐,老子头一次看到扎小辫的兵,哪怕是少数民族参军也必须得剃头,你不知道两人有多亲密,搂搂抱抱的,跟两口子似的...”罗权口若悬河的冲我带说带比划。

“脑袋上扎着个猪尾巴小辫?是不是脸型消瘦,耷拉着个眼皮,感觉像是没睡醒似的?”我嘴巴瞬间咧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