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 捅篓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权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后,点点头说:“好像是吧,我没太看清楚正脸。”

宋鹏穿条大裤衩,盘腿坐在床上狂点脑袋:“没错,那个男人长得确实和虎哥形容的一样,没精打采的,好像个面瘫,俺最后出的门,当时俺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那家伙在虎哥的床上坐了一会儿!”

“卧槽,真的假的?你确定?”我瞬间亢奋起来。

被我反复一问,宋鹏又有些不确定起来。抓了抓头皮含含糊糊的憨笑:“好像是的,咱班长一直往外轰我们,咋了虎哥,是不是丢啥东西了?”

我上下白眼着他。又重新躺下身子道:“鹏儿啊,抽空把你的护心毛刮刮吧,瞅着辣眼!”

躺下以后,我翻来覆去彻底失眠了。总觉得那人肯定就是朱厌,可是又觉得不太可能,朱厌从部队离开的时候都已经是整个卫戍区了不得的高手了,如果姜衡跟他是同期战友,怎么可能只是个区区的新兵营班长。

尽管姜衡一直表现的很与众不同,但是肩章肯定不能作假,特别是在军区这种等级森严的地方,更不可能儿戏,再有朱厌虽说勇猛无比,可毕竟是个通缉犯,怎么可能跟进自家后院一样随意进出卫戍区呢?所以我心底的疑惑特别大。

可如果那人不是朱厌的话,为什么模样又会跟我形容的一样,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越想我脚丫子越痒痒,忍不住挠了起来,这阵子训练,我脚汗出的特别厉害,再加上军靴又不透气,自然而然生了脚气,每天晚上总得死去活来的挠半天才舒坦。

我“蹭蹭...”的挠了半天后,小床也被我压的“吱嘎”作响,总算过了那个劲儿,惬意的“呼”了口气,这个时候罗权幽幽的从上面递下来一团卫生纸,朝我眉飞色舞的坏笑:“擦擦吧兄弟。别总整被子上!毕竟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啊?擦啥?”我一脸懵逼。

罗权意味深长的把卫生纸抛给我道:“我懂的,咱老爷们嘛,都是下半体思考的生物!从部队戒了这么久的色,是个人肯定都受不了!”

我这才听明白他的意思。笑骂的将卫生纸又丢了上去:“懂你大爷!你才是特么用下半体思考的生物!”

罗权一脸理所当然的点头道:“一个男人用下半身思考说明什么?说明他有慧根!”

我一激灵从床上爬起来,冲到上铺,朝着旁边装睡的宋鹏喊:“啥?你骂鹏仔是傻根儿?这我就不能惯着你了,鹏仔...”

“日!傻屌权哥...”宋鹏也快速奔了过来。我们仨人从罗权的床铺上打闹起来,一边闹一边“哈哈”大笑,结果乐极生悲,让查夜的纠察队给按住了,二话没说就把我们几个拖出了宿舍。

直到傍黎明的时候,姜衡才黑着脸把我们给带出来,一边往回走,姜衡一边从后面挨个踹我们屁股,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老子的脸都让你们丢干净了,精神好是吧?别他妈睡了,待会给我跑操去,一人三十圈,二百个俯卧撑,赵成虎加倍!”

“凭啥啊?我又不是小妈养的。”我不乐意的顶嘴。

“就凭你师...凭老子喜欢!你不服?”姜衡这逼绝对喝酒了,满脸通红不说,说话还大舌头。一张嘴带着股酒腥味。

“老大,你今儿晚上从哪喝的?”罗权陪衬笑脸凑到跟前,伸手轻轻拍打姜衡的后背安抚。

“就在咱卫戍区前面的招待...”姜衡下意识的回答,猛的回过来味儿,一巴掌甩在罗权的后脑勺上骂道:“滚一边贱去,你也给老子翻倍!”

“嘿嘿...”宋鹏捂嘴偷笑。

姜衡回过脑袋就是一脚,绷着脸咒骂:“笑什么笑,你也给我加倍!”

之后我们三个苦哈哈拍成一列纵队绕着跑道开始奔驰起来,一边跑罗权一边冲我俩吹口哨,拿下巴颏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姜衡低声:“我打赌老姜头今晚上铁定有喜事,你们看他那个傻笑的屌样,像不像哈士奇?”

路灯下的姜衡一脸春风得意的笑容。低着脑袋时不时小声嘀咕两句什么,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被喜欢的女神亲了一口似得。

一个小时后,我们哥仨呼哧带喘的完成惩罚,走到姜衡的跟前,罗权低声道:“班长,我们完事了!”

姜衡蹲在地上没吱声,“班长,我们完事了!”罗权又往跟前凑了凑。姜衡仍旧没有反应,罗权伸手轻轻推了姜衡一把,结果姜衡“噗通”摔倒在地,仰头扯着呼噜睡着了。

“卧槽?”罗权茫然的回头看了看。

“卧槽!”我同样费解的点点头,心说这逼到底是喝了多少逼,把自己给祸害这样,蹲地上都能睡着,然后我和罗权一块扭头看向宋鹏。

“卧槽...”宋鹏摸了摸鼻梁。一脸无辜的把姜衡扛起来,跟在我俩身后,返回了寝室。

原本我还打算套套姜衡的话,问问他晚上跟他一起的是不是朱厌,现在看来只能等明天了。

回到寝室,哥几个手忙脚乱的把姜衡安置好,然后我们仨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真希望咱们一辈子能这样!”姜衡把手伸了出来,我知道从现在开始他算是真正认可我们了。

“三年的战友,永远的兄弟!”我把手放了上去,我不想欺骗他们。这个兵我最多当三年,外面还有太多我难以割舍的东西。

“一直在一起!”宋鹏把手摞到上面。

我们仨正热血沸腾的时候,姜衡猛不丁坐了起来,闭着眼睛喃呢:“吵吵个毛。集体五十圈!”

我们瞬间吓出了一头冷汗,齐齐回头看向他,姜衡说完话,又躺下身子继续睡觉。那呼噜声扯的跟越野摩托似得,从走廊里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虎子,去不去?”罗权压低声音问我。

我瞟了一眼酣睡的罗权,比划了“嘘”的手势。朝着他俩摆摆手:“去个篮子,上床睡觉。”

我们仨迅速蹿回各自的床铺,合上被子,闭眼就睡。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傍中午,如果不是纠察队的踹门,我估计大家能一觉干到天黑,一个班的人不参加训教大白天从寝室睡觉,其中还是班长带头,新兵营瞬间沸腾,而且还有传遍整个卫戍区的趋势。

新兵营领导召开紧急会议,最后决定晚上八点半开全体新兵大会,到时候宣布对我们的处罚结果。

姜衡气呼呼的领着我们回寝室,本以为他肯定会劈头盖脸的训斥我们一顿,谁知道进屋以后他竟然出奇的冷静,甚至还把门反锁上,从自己的储物柜里掏出一包没有标志的军烟挨个给我们发了一圈。

我们哥仨接过烟谁也没敢点,全都静静的望着他,毕竟捅这么大篓子,大家心里都挺内疚的。

姜衡一个人自顾自的嘬了几口烟后说道:“抽吧,多大个鸡八事儿,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天天跟着那帮虎逼战友上台念检讨,不也照样过来了么?放心,卫戍区不敢怎么着,他们舍不得你们这几根好苗子,都给我腰板挺直了,记住了,你们是六班的兵!”

“是,班长!”我们仨齐刷刷的站起来,朝着姜衡敬了个军礼。

姜衡押了口烟圈,站起身问:“我问你们,有没有信心在九天以后的新兵比武大会上给我露脸?”

“有!”我们齐声回答。

“没他妈吃饭是不是?”姜衡不满的瞟了我们一眼。

“有!”我们扯足嗓门吼叫。

姜衡满意的点点头,摆摆手道:“去洗个脸,完事该训练的训练,剩下事情交给我办!晚上八点半我带你们出去放松放松。”

“班长,营领导不是说晚上八点半开大会批斗咱们么?”宋鹏干咳着问道。

“他们批他们的,咱们休息咱们的,谁又不影响谁!滚滚滚,看到你们闹心。”姜衡满不在乎的驱赶我们,接着他又喊了我一声:“赵成虎,你做好心理准备,晚上我带你去见一个熟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