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决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想到姜衡旁边站着的那个家伙竟然真的是朱厌,几个月没见,朱厌好像比过去年轻了很多,仍旧面瘫的脸上带着一丝很呆板的笑容,竹竿似的杵在原地,仍旧我一把搂住。

“老子想死你了!”我使劲拍打着朱厌的后背念叨,情绪真的有点控制不住。

“我也是..”朱厌声音很轻的微笑。

冷不丁瞟见门口站着比标枪还直的哨兵,我想起来朱厌的身份根本见不得光。赶忙抽了抽鼻子,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拽着他的胳膊说:“你他妈的真是大粪缸里游泳,不怕死啊!走走走,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去。”

“啊就..没..没事!我..我再看..一会儿!”朱厌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幻,伸出自己标志的三根手指头,然后怔怔凝视的望向大门正上方那颗镌着“八一”两个大字的红色五角星,眼中带着无限的柔情和缅怀。

五分钟后,朱厌看了眼我,又看了看姜衡,点点头道:“走吧!啊就..有人要见你..我..我也有事和你..和你说..”带着我们径直走向对面停着的两辆银灰色的国产商务车,罗权从身后拽了拽我衣角轻声问道:“谁啊虎子?你二叔?”

“滚你大爷的。你二叔!不对,是你偶像,待会你记得给他要签名,过了这村可没这个店。”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罗权,腰板瞬间挺的比剑还有笔直,每次只要朱厌站在我旁边,我就觉得自己好像天下无敌了。

走到商务车跟前,朱厌将副驾驶的门拉开。朝我歪了歪脖颈:“上车吧!”

“呃?”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朱厌亲自给我开车门,这是啥情况,这王八犊子从来没有对我尊重过,训我比训自己儿子还顺手。

“快点!”朱厌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

我吓了一哆嗦,赶忙蹿上车,屁股还没坐稳,就听到驾驶座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嗨!三哥哥..”

“什么鬼!”我条件反射的往后倚了倚身子。

驾驶座上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慵懒的坐在上面,身穿件黑色的短袖作战服,玲珑的身材曲线毕露,富有雕塑性美感的尖瘦下巴,波浪小卷恰到其好的掩盖住半张侧脸,骨子里散发着一股妖媚,居然是跟我有过一面之缘的陆舞。

“怎么了三哥哥,不认识人家了嘛?真是伤人心呐..”陆舞作出一副幽怨的表情。

“你咋和朱厌混在一起了?”我浑身不自然的缩了缩脖颈,回头看向和姜衡做成一排的朱厌。朱厌宛如没有听见我问话,自顾自的把脑袋转向了车窗外,如果把女人比作鲜花,这陆舞绝对是朵刺愣愣的野玫瑰。看着芬芳无比,你要是敢上手采摘绝对能扎的你满手是血。

“他上次完败了我,我要报仇,当然得如影随形的跟踪他了。万一他被别的人杀掉,我找谁报仇?”陆舞拿修长的手指把玩着自己的发梢,一脸的理所当然。

“哦?我还以为你跟我家结巴怪那啥了呢..”我“嘿嘿”坏笑起来。

“三哥哥,你嘴巴上面是什么?”陆舞拿指尖从我脸上轻轻点了点,瞬间我就感觉自己的嘴皮好像被什么东西刺到一般,疼的摆开她的手,紧跟着我的嘴唇就跟抹了一层辣椒油似的火烧火燎的疼痛起来,而且疼痛感还在慢慢增加。

“卧槽,你特么往老子嘴上抹啥了?”我拿袖子使劲抹擦着嘴唇,透过后视镜我看到自己的上嘴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肿起来,变得跟条香肠一般。

“友情提示,千万不要让一个出类拔萃的杀手接触到你身体的任何部位,否则随时都有可能致命唷!”陆舞很妩媚的拨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笑的那叫一个得意。

“我错了舞姐,快把解药给我吧..”我欲哭无泪的冲陆舞哀求。

“这是对三哥哥你乱说话的惩罚,如果再敢污蔑我。下次肿的地方可能就不是嘴巴了,放心好了,这种毒药的药性来得快,去的也快,最多半个小时你的嘴巴就消退了。”陆舞风情万种的扫视我一眼,将车子发动着,慢悠悠的开始打方向盘。

此刻我的嘴巴已经肿的完全说不出来话,只能用眼神狠狠的剐她。恨不得将丫身上那层薄薄的黑衫全都割碎,露出里面的风景,然后XX再XX。

“美女姐姐,你那种药如果涂到别的地方会不会也肿啊?如果没啥副作用的话,能不能给我点?”坐在最后一排的罗权满眼希冀的讨好陆舞,那副猥琐的模样,我已经想到了狗日想要让自己哪里更加粗肿一些。

“除了嘴巴以外,抹到别的地方都会造成溃烂,特别是遇水会加速,你确定要么?”陆吾伸出自己白嫩的手掌,轻轻晃了晃,我这次注意到她的每个指甲缝里好像都有一些颜色各异的物质,怪不得狗日的朱厌不坐副驾驶,我愤恨的想到。

“呃呃..那不用了,嘿嘿!”罗权尴尬的搓了搓手,跟宋鹏自顾自的聊了别的。

“这是..边疆狙击战..的奖章吧!”朱厌猛地从姜衡的胸口取下来一枚金灿灿的军功章,两眼有神的注视着。

“是,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反正这军功章本来就有你的功劳。”姜衡重重点了点脑袋,讨巧的朝朱厌笑道,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是个小弟弟,正拿着自己最心爱的玩具送给大哥哥,还让对方能带着他一起玩似的。

“啊就..对..对我没任何意义!”朱厌摇摇头。又把军功章重新别回他胸上,胳膊径直搭在姜衡的肩膀上说:“啊就..你明天就跟..就跟上头申请..回..回三师去吧,我没有怪过你..江离也没有..没有怨过你。”

“离哥不在了是么?”姜衡问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我看得出来他竭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朱厌怔了怔,呆板的脸上浮出一抹伤感,轻轻点头,结巴道:“上次..上次我带着江离回京..他..他说想和你见..见最后一面..但是我..进不去卫戍区,不过好在..还在江离看到了军徽,那一天卫戍区、城防团,特警出动了好几百人想要擒拿我们,但是在江离闭眼的时候,他们全都很默契的停下了身子。”

不知道为什么朱厌说着话,突然不再结巴,只是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听着叫人心疼。

“呜呜...”一瞬间姜衡的眼泪蔓延。俯在自己的双腿间痛哭流涕起来,像是个失去心爱之物的孩子一般,先是嘤嘤的小声哭泣,接着变成嚎啕大哭,整个车厢里只能听到姜衡一个人的哭泣,这个敢当着三千新兵面前跟军队领导叫板的爷们哭成了泪人。

悲伤的气氛如同传染病似的蔓延,我瞬间相通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没猜错的话姜衡应该就是罗权跟我说过的那个“雷蛇六班”仅剩的成员,而上次朱厌借我防弹车载着的那个浑身大面积烧伤的家伙可能就是他们口中的“江离”。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朱厌载着那人到京城是为了求医或者报仇,原来他只是想满足战友最后的心愿,带着他看一眼钟爱的军徽,那一刻我的鼻子酸了,眼睛也发涩的不行,被他们之间那种纯粹到极致的兄弟情感动了。

司机座上的陆舞,满脸是泪,哭的稀里哗啦。

“妈的,老子要哭了!为了战友一个心愿,虽千万仇敌仍旧独往前行!爷们,我敬你!”罗权带着哭腔,使劲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冲着朱厌和姜衡“啪”的敬了个军礼,临了他才弱弱的问道:“偶像,请问你是不是朱厌?待会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滚你丫的,什么智商!”姜衡回头就是一巴掌扇在罗权的脑门上。

经过罗权这么一打岔,车内的气氛轻松了很多,只要朱厌若有所思的望着车外,猛不丁他伸出三根指头,出声:“我..我彻底斩断了..斩断和卫戍区的任何关系,从今往后我..我只是朱厌,第九处的朱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