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 心中无佛/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厌说完这话,我惊诧的长大了嘴巴,他竟然真的加入了第九处。

姜衡倒是很平静,点头道:“猜到了,从你刚才在卫戍区门口深情凝望军徽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不管大哥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可以随时褪下这身军装去帮你。”

我惊讶的看向朱厌,没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竟亲密到这种程度。

“三儿..”朱厌微微摇了摇脑袋。

“啊?”

“在!”我和姜衡同时出声。完事我俩又都好奇的瞟了一眼对方,谁也没想到彼此的小名竟然都叫三,同时我也明白过来朱厌一直以来对我青睐有加肯定和这个或多或少有点关系。

朱厌没搭理我,看向姜衡道:“你..你不欠我们,当..当时你父亲重病..你..你不跟我们走..是对的!轻仇者寡恩,轻义者寡情,轻孝者最是无情,我们没有任何资格去指责一个孝子。”朱厌再次奇迹般的变得口齿伶俐起来。

“可我毕竟负了雷蛇六班,负了那些逝去的兄弟!”姜衡泪眼婆娑:“这些年,我尝试过把咱们六班再重新整起来,上头的人也给予大力支持,但是我根本没那个能力。”

“尽人事,安天命!”朱厌微微笑了笑,目光投向我,这句话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

“大哥。其实你大可以回来的,给上面那帮人认个错,不说位列师长团长,起码一些荣誉还是会还给你的,我们毕竟为卫戍区付出了很多。”姜衡苦口婆心的规劝。

朱厌摇摇头,铿锵有力的道:“军人,守家卫国..是天职!不能拿来..拿来作为交换..交换的筹码,我有罪,需要赎罪,第九处。更适合!”

“唉..”姜衡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坐在后排的宋鹏冷不丁出声:“我算他妈听明白了,大概意思是这位大哥年轻的时候跟班长是战友,一起为国家出过力,最后犯了错,军队却要围杀他,对么?狗日的卫戍区,老子突然不想当兵了。”

“闭嘴鹏仔,听了个一知半解就穷叫,你知道这里面有啥弯弯道道不?老实猫着听故事。”罗权自然不乐意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宋鹏。

姜衡拧着眉头说:“这件事情当年确实是卫戍区对不住雷蛇六班,当年一场特务战,如果不是几个玩弄政治的混蛋从中作梗,贩卖消息,雷蛇六班怎么可能伤筋动骨,事后没有任何部门为我们讨要公道,哪怕是我们为之卖命的卫戍区也缄口不言,所以才酿成了后面的惨案。”

“我们是..是军人,我从未怪过..怪过卫戍区,不要误导任何人!”朱厌掷地有声的摇头。

“大哥我懂你的意思。”姜衡点了点脑袋。挨个环视了我们几个一眼道:“其实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心存感激,这从来不是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我们生活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度里,也许这个国家内部有黑暗。有腐朽,但老百姓从来不用担心战乱,从来不用担心睡觉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会有导弹飞过。因为什么?因为我们有一批甘愿隐姓埋名,却又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士,我很荣幸自己曾经是其中一员,你们将来很有可能也会变成其中一员。”

“是!”我们三个如同打了个鸡血一般,浑身热血沸腾。

陆舞驾驶汽车将我们一直带到城郊一家古朴的酒店里,所谓“古朴”,自然都是现代工业仿造的结果,格局也参照了过去那种客栈似的建筑,整个酒店没什么人,应该是被朱厌都包下来了,朱厌指了指木栅栏包围的二楼朝我轻轻点头:“那里..有人找你..速回,我还有急事和你说。”

“好嘞!”我没有任何犹豫,“噔噔噔”爬上木台阶,推开朱厌手指的那间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铜鹤造型的香炉,铜鹤的嘴里叼着一盘檀香,正袅袅冒着轻烟,屋子里香气逼人。

正往前看,是一扇晶莹剔透的珠帘,珠帘的背后有两张过去官老爷们坐的那种蒲椅。椅子上分别坐着两个人,一个人身着白衬衫,刀削斧凿一般的脸上挂着淡定的笑容,另外一个大光头,穿件纯白色的休闲装,衣袂飘飘,清秀的五官,微微逼着双眼,手里攥着一盘念珠在打坐。

“四哥,和尚叔..”看到两人。怎么也没想到张竟天跟和尚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和尚会在,这事儿我早有心理准备,毕竟朱厌刚刚宣布他加入第九处,可是张竟天来,又是几个意思?我稍微愣了愣,赶忙掀开珠帘走了过去,毕恭毕敬的冲他们打招呼。

“哟呵,不错嘛,部队呆了一阵子明显结实了不少,胸脯子都鼓起来了!”张竟天上下打量我两眼,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还好,比以前抗揍多了。”我像晚辈似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侧脸。

“部队的生活还习惯吗?”和尚停止摆弄念珠,睁开看向我,一瞬间还真有点超凡脱俗的感觉。

“托您老的福,舒服到了极点!阿弥陀佛。”我半真半假的嘲讽着笑了笑,说实话我对和尚厌恶到了极点,我不反对朱厌加入第九处,相反朱厌进入第九处和林昆一起成为我王者的两尊大神,今后王者的路会顺畅很多,但是我很反感他是用这种方式被胁迫进去。

“你有信仰么?”和尚冷不丁问了我句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道。

虽然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很快做出反应,摇摇头:“我没有信仰,如果非要说有的话,我的信仰可能就是我的兄弟和妻儿。”

“你应该尝试着信佛,你心中的戾气太重了!”和尚抓起旁边八角桌的香茗,轻轻抿了一口。

“信佛可以让我免除世间苦难么?可以让我马上褪下军装,回归王者么?可以让我的王者主宰江北各省么?”我挑衅的看向他。

他微微摇头:“一切皆有定数。”

“既然帮不到我,我拜佛何用?”我腰杆挺的笔直。一眼不眨的看向他:“我觉得佛就是魔,佛若不贪,为何要世人供奉?佛不爱慕虚弱,为何要让世人跪拜?我心中无佛!”

“成虎,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张竟天骤然起身,赶在和尚前面瞪了我一眼,回头朝着和尚微笑:“别看小孩儿一般见识,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是甩开裤裆就敢日天的主儿。”

我也知道自己说的过分了,诋毁出家人的信仰,就跟当着普通人面扇他爹娘耳光一样,但是我心里有怨气,不吐不快的怨气。

和尚摇头苦笑,朝着我说:“算了,人各有志,成虎我今天跟你见面,是有事要跟你谈的,朱厌加入第九处的事情你知道了吧?第九处想要跟王者合作,就如同我们和天门的关系一般。”

“我们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收起刚才的不敬,一本正经的问他。和尚这个人从来不会做亏本买卖。

“彻底征服HB省。”和尚一字一顿。

“王者要是有本事征服整个省,还需要跟第九处合作么?”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实话实说的笑道。

“和第九处合作,可以加快进度!而且将来我可以帮忙给你一个和小四差不多的身份,王者成为真正的王者,第九处给予王者帮助,王者同样要付出汇报,我需要HB的官场一片清明。”和尚捧着茶杯,慢悠悠的抿了一口道:“决定权在你,执行权在我,这是朱厌加入的条件,也是我心里的想法。”

“王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沉思了几秒钟后问道。

“以雷少强、王兴、胖子、胡金为代表的石市一系和崇州市的林昆一派开战了,打的不可开交,好处是他们两方很有默契的沿着石市到崇州的这一条线开战,这条直线上的所有县市现在基本上都已纳入了王者的版图,等你回归,相信王者的势力扩张五倍不止。”张竟天笑嘻嘻的回答:“林昆和雷少强这两个孩子不错,难得的帅才!”

“我的对手们呢?”我低声问道。

张竟天接着说道:“石市江梦龙上位,远东集团欣欣向荣,稻川商会彻底在石市扎下了根,还有个不算太坏的消息,你过去的小跟班程志远和他们成为了亲密的盟友,不过只是盟友关系,再有就是成都那位少将成为他们三方的后台,唯一的好消息是金融街基本成型,在北方几省都很有名气,但是最近资金链被扼住了,待会朱厌肯定会跟你细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