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 到底来京城干什么? 【大家元宵节快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张竟天的话,我陷入了沉默,见我不言不语,他递给我一支烟笑着安慰:“三子,不是哥哥我不愿意帮忙,只是有些事情必须你们自己经历,王者一路走过来虽说不算顺风顺水,但也没有经过什么太大的波折,你是在不断的成长,可是你的兄弟们却没有十足的长进,这样不好!”

“可是江梦龙上位,远东集团扎根石市,这些麻烦如果不尽快解决的话,将来只会让我们越来越难。”我咬着烟嘴没有点燃,只是吸了吸烟叶的味道。

张竟天爽朗的一笑道:“你是对他们没有信心。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真正的霸主不怕失败,也不缺从头再来的勇气!”

“谢谢四哥鼓励!”我冲着张竟天抱拳感激,他说的话很对,一直以来王者都是在我的羽翼下成长崛起,我理所当然的成为兄弟们心中的主心骨。但大家缺少了很多锻炼的机会,这次确实应该趁着这股劲儿逼哥几个成长一波,况且天门不会眼看着王者被灭掉,不管是我师父还是别的关系,我们和天门之间实在太藕断丝连了。

“成虎。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不用急着回答,可以在你褪去这身军装的时候再跟我谈。”和尚也起身朝我微微笑了笑,他侧着脑袋似笑非笑的说:“其实我懂你有颗赤子之心,也绝对希望王者成为真正的脊梁。但是你要明白,在咱们国家得不到官方认可的势力终究只是宵小,我不否认第九处在利用你们,但这证明你们起码有被利用的价值。”

“受教了,和尚叔!等我退伍那天一定会亲自对您感谢。”我不冷不热的也抱了抱拳头。

和尚面色僵了一僵。颇为无奈的摇头:“你小子心中不光有戾气,还是很深的执念,看来不给我两拳头,是很难以消除的。”

“不敢!”我皮笑肉不笑的摇摇头。

张竟天拍拍我肩膀道:好好混出个人样,才不枉费苏菲一个女流之辈带着孩子替你撑起王者的半壁江山,石市王者一系明面上是雷少强在做主,其实调兵遣将、经济往来都是苏菲在运作,我最佩服这个女孩子的一点,什么都不会,但是却愿意学,特意跑到经济学院去旁听,自己买了一大摞的兵法、营销的书成宿成宿的看,不是她多喜欢权利,而是她想替自己的男人守护基业。

“四哥你刚才说什么?菲菲和孩子不在上海?”我顿时间有些抓狂。

张竟天点点头说:“你出事没多久,她就知道了,嘴上什么不说,但是我明白她心里有多苦,这个女孩子是真够能忍的,三个月内没有提过一次你的名字,身体修养的差不多后就只身返回石市。挑起了王者的大旗!”

“这..”我心里涌出一股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的情愫,唉声叹气的跺了跺脚。

张竟天拍了拍我肩膀道:“珍惜吧,这样的女人万里无一。”

又聊了几句后,我闷着脑袋走出房间,两腿比灌了铁铅还要沉重。尽管张竟天告诉我苏菲很安全,不光白狼两口子常伴她左右,就连我师傅和医生也跟了过去,但我心里还是特别的纠结,那一刻格外想不管不顾的奔回石市。抱抱她,抱抱念夏。

一楼大厅里装修的就跟武侠电影里的“同福客栈”似的古香古色,木质地板踩在上面“吱嘎”作响,四面墙壁高挂红灯笼,几方八仙大桌上都坐了不少人,朱厌正和他们几个在喝酒,陆舞像个女中豪杰似的也捧着类似电影中的“女儿红”酒壶要跟大家对瓶吹。

罗权踩在板凳上,一手拍着桌子,一手提酒壶,扯着嗓门喊:“朱哥,不就是投资嘛,没啥可犯愁的,我的几个损友家里穷的啥也没有,就剩下钱了,况且这种肯定能赚钱的买卖,我让他们干,他们绝对不带皱半点眉头的,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就安排我那几个兄弟飞去石市,不对。待会我就给他们打电话,朱厌您能不能勉为其难收我为徒啊,我一直特别崇拜你。”

“啊就..我不..我不是收徒!”朱厌比划了三根指头,直接摇摇头拒绝。

见到我闷着脑袋从楼梯上走下来,哥几个纷纷招呼我坐下,罗权大大咧咧的捅咕我的胸口两下道:“没看出来你个狗崽子竟然藏的这么深,还特么是个大帮派的龙头,以后咱们退伍了,介不介意给老子个堂主玩玩。”

“我也要,我也要..”宋鹏喝的脸红脖子粗。小学生的举手。

“别开我玩笑了,心里正烦着呢!”我挤到两人的中间,抓起一壶酒,仰头喝了两口,结果发现这酒跟特么白开水一样,屁味没有,心情极其不爽的“唉”叹了口气,一想到苏菲带着孩子竟然身处石市,我就有股无名火。

“烦个鸡毛烦,不就是资金链断代嘛?待会我给胖猴、国宾他们去个电话。让他们立刻带着现金去投资你的金融街,这帮孙子家里都老趁钱了,就算赔几千万也不过是洒洒水。”罗权一把搂住我脖颈,声音很小的说:“虎子,待会帮我说说情。让朱厌收我为徒吧。”

我知道他说的是入伍前那天晚上,从酒吧里陪着他玩闹的那几个狠茬。

“我烦的不止是这事儿。”我拍了拍脑门,我知道罗权那几个兄弟确实都很有本事,可毕竟他们不可能一直常驻石市,更不可能贴心贴肺的帮我这个陌生人。

“不是烦这个?”罗权猛地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刚才朱哥说石市的那个一把手老找借口整你们是吧?这次资金链断代都是他从中作的梗,我特么怎么把木头给忘了,木头他老子前阵子刚下放到HB省去了嘛,我就不信三品的盐运使怎么也能揍的过四品的小知府。”

“等着,我这会儿就打电话摇人儿!”罗权上下翻了翻自己的口袋,发现压根没有手机,尴尬的冲朱厌伸出手道:“朱哥把你手机借我试试吧?”

“啊就..我不..不用电话。”朱厌摇了摇脑袋。

“用我的吧,有钱人的圈子最混乱,指不定以后还能跟我有点什么买卖。”陆舞很仗义的掏出一支红色的手机递给罗权,罗权没废话,直接当着我们面拨通了号码,然后朝着那头出声:“木头..”

“谁啊?”那边听起来很混乱,好像是在夜店之类的地方,说话的人也显得迷迷糊糊。

“老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我是你爹!”罗权顿时有点挂不住,老脸一红恶狠狠的咆哮。

“卧槽,权哥!快他妈把音乐声给我关了!找不到开关,给老子砸了音响!”那边的木头瞬间清醒过来,慌里慌张的喊叫,几秒钟不到,对面变得安静起来。木头笑着问:“权哥,怎么了?我没溜冰啊,真没溜..”

“你大爷的,脑子还是那么不赶趟!木头我特么警告你,等我退伍那天。你要是还没戒掉那玩意儿,咱们以后就绝交吧。”罗权愤怒的破口大骂。

陆舞从旁边很小声的说,帅哥别把唾沫星子喷我手机上,豪雅Link定制版的。

絮絮叨叨训斥了木头一顿后,罗权才想起来正经事,冲着那边说:“你爸不是调到HB省去了么?我一个朋友遇上点事儿,能不能让你爸去警告一下石市的一把手江梦龙,以后别特么没事找事。”

“行行行,没问题!”那头的木头都快被罗权给训懵了,忙不迭的应承。应承完以后,木头突然出声:“权哥,你朋友该不会是王者的人吧?”

“卧槽,行啊,都会未卜先知了?不错不错..”罗权满意的瞟了我一眼。

对面的木头迟疑了好半天后,才干咳着出声:“权哥,这事儿我爸帮不上忙,江梦龙靠着成都军区那边一位老天爷,身份不比你爷爷差多少,人家那边放出话了,谁敢帮王者就是给他作对,不过你放心,能帮多少我肯定不会含糊,但是我爸毕竟跟对方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

“行了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罗权不耐烦的按掉了手机,扭头看向我问:“虎子,你跟我说实话,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去我再跟你细说吧。”我也知道瞒不住他了,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又侧头问朱厌:“结巴怪,你这次到京城就是单纯为了看我么?”

“接人..”朱厌一如既往的平定。

“接谁啊?”我不解的问道。

这个时候,我身后猛地出现一道带着浓郁哭腔的声音:“小三爷!”

我愕然的转过去脖颈,竟然看到了胡金和白狼,慌忙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