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 王者的近况/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三爷,我特么想死你了!”胡金像个树濑似的直接挂到了我身上。

我心情也无比的激动,一路走来如果说谁是我的贵人,胡金当之无愧,打从崇州市开始,他就替我不知道化解了几次必死的局面,我使劲拍打他的后背笑骂:“金哥别闹,这么多人看着呢!”

胡金如同老小孩儿似的挂在我身上,幸亏我这两个月一直在苦练,要不然都不一定能禁得住他,见他仍旧情绪高亢,我忍不住笑喝:“胡半脑,立正!”

胡金这才抹了抹眼角站稳身体,抽泣着道:“这次朱师傅是陪我来接我媳妇的。”

“红姐伤好痊愈了?”我兴奋的问道,几年前江红因为我们被撞成了植物人。后来被雷少强动用家里的关系送到军区医院,一直都没有音讯。

“嗯,其实去年她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身体还不太利索,一直到前阵子。她完全恢复了状态,院方才通知的强子。”胡金红着眼睛猛点脑袋。

“大哥!”白狼倒是淡定很多,不卑不亢的冲我低了低身子,怕我多心,他又解释道:“大嫂的身边有洪鸾和小七她们保护。我保证不会出任何差错。”

“最近没什么意外发生吧?”我点头问道,我看到白狼的左边侧脸上添了一条筷子长短的伤疤,瞧架势应该是新伤。

白狼迟疑了几秒钟后,抿抿嘴巴道:“没什么意外。”

“你小子怎么那么不实诚呢,从上海返回石市的时候。不是有人要绑架菲菲么?”胡金撇嘴白了眼白狼,看向我解释道:“当初菲菲非要从上海回石市,半路上差点被人绑票,幸亏白狼和洪鸾拼死保护,因为这事儿他们两个都受了不轻的伤。你看..”

说着话胡金一把扯开白狼的胸口,我看到白狼心脏的地方有一个大拇指粗细的伤疤,应该是弹孔之类造成的,胡金冲着我说:“白狼这家伙替菲菲挡了一枪,悬点要了自己命。”

“嗯?怎么回事?”我审视的看向白狼。

白狼不自然的笑了笑,低声说:“之前在狗爷别墅门口保安的那个汉子三哥还记得吧?我没有猜错,他确实不是善类,我们从上海返程的时候,遭到那小子的暗杀,我本事不济,只能拿自己的身体护住念夏,只是没能做掉那个家伙,怪可惜的。”

“你呀你..”一瞬间我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白狼皱了皱鼻子说:“我答应过大哥,除非我们两口子躺下,否则不会让任何人伤到大嫂和念夏,我会陪着念夏一起长大,只是可惜我不知道那个要刺杀大嫂和念夏的杀手到底是什么来路。”

之前我将周琦死了这颗雷子给硬扛下来,其实心底老后悔了,但是还必须得那么干,周琦的老子周泰和是成都方面的少将。单单凭借白狼、洪鸾肯定不足以平息他丧子的怒火,到时候势必会连累雷家,我当时的出发点保护白狼只是捎带的,更重要的是不想雷少强受伤害,但是万万没想到曾经嗜杀成性。甚至有些心理变态的白狼竟然真的懂得感恩。

“谢了兄弟!”我冲着白狼诚心实意的笑了笑,这句话真不是客套。

一番短暂的激动过后,我陷入了冷静,认真打量这次来的几个人,朱厌胡金、白狼。基本上可以算是王者的最高战力,陆舞虽然不是我们王者的人,但看现在的情况,这妞明显对朱厌暗许芳心了,他们一起入京,难道只是为了接江红?我皱着眉头问朱厌:“朱哥,你跟我说实话,这次入京除了接江红,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

“嗯,顺便..顺便杀几个人!”朱厌很平静的点点头,抓起手边的酒壶冲我举起来:“别问..也别管。”

我了解他的性格,如果他不想说,我就算跪下磕头他也一句话不会回答,沉思了几秒钟后问:“有很危险吗?”

问完以后我就后悔了,有种想扇自己嘴巴子的冲动,这不废话嘛,肯定凶险,要不然朱厌也不会将白狼、胡金都带上,朱厌想了想后摇头:“没危险,啊就..啊就..我..只是带着他们..”

“小三爷。你放心吧!一点都不危险,朱师傅只是想教我和白狼一些格杀手段而已。”胡金抢在前面回答。

“真的?”我有些不相信。

胡金狂点两下脑袋道:“真的,朱师傅这阵子不光教了我和白狼很多,而且还手把手的教云飞和幼虎堂那十头虎崽子追踪和反侦察的本事,幼虎堂现在已经逐渐取代山鹰堂,打探消息都是那十头虎崽子来干,小三爷不是我跟你吹,我老胡现在今非昔比,如果再碰上岛国那什么合气道高手,绝对可以吊打!”

听完胡金的话。我顿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望向朱厌问:“你快要离开了吧?”

他摇摇头,仰头喝了一口酒,微笑:“不走,但..第九处不允许..不允许随便出手,我想帮..帮你带出几个高手。”

姜衡高高举起酒壶,冲我道:“行了,别再问东问西的了,就算知道什么,你又能如何?今晚上领着你们出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放松放松。罗权、宋鹏,今晚上的事情,希望你们守口如瓶,把今天的所见所闻全都烂到肚子里,明天敞开怀的喝。明天酒醒以后该给老子训练的训练,记住了,你们现在的身份只是卫戍区的普通士兵。”

“是,班长!”我们仨人腰杆挺直,齐刷刷的举起酒壶。

大家相视一笑,全都仰头开喝,别的不说,今天能看到朱厌、胡金,绝对是分意外惊喜,酒过三巡,陆舞明显喝多了,一手搭在朱厌的肩头,一边俯下身子盯着朱厌的眼睛使劲的看,此时她的小脸红扑扑的一片,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很深的梨涡,别样的诱惑,唯一不搭调的就是她手里拎着个跟地雷似的酒壶。

朱厌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仍旧自顾自的跟姜衡碰着酒杯,那副画面不知道为啥让我突然想起来被妖精迷惑的唐三藏。

“喂,我问你,你喜欢我吗?”陆舞几乎快把小嘴儿凑到朱厌的脸上喃呢:“要是不喜欢,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你如果..能够喝完..我就告诉你!”朱厌瞟了一眼陆舞手里的酒壶。

陆舞是真不做作,二话没说,举起酒壶仰头就“咕咚咕咚”灌了下去,酒水顺着她的嘴角往下“哗哗”的流。颇有点梁山女好汉的意思,摇摇晃晃的喝完半坛子酒,陆舞一句话没来得及说,直接“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彻底醉晕过去。

朱厌长出一口气。俯下身子将陆舞抱起来,送到了楼上的房间。

刚开始觉得这酒跟水似的没滋没味,哪知道后劲贼鸡八大,我也喝的有点迷糊,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开始打结,我一手搂着胡金,一手搭在白狼后背,不放心的交代:“你们一定帮我保护好菲菲和念夏..”

“放心吧三爷,除非咱们王者垮台,否则谁也碰不到菲菲。就连陈圆圆、杜馨然我们也不会让她们掉一根寒毛。”胡金双眼通红的“啪啪”拍了两下自己的胸脯子保证。

“呃?这里面有陈圆圆和杜馨然啥事?”尽管身体已经有些迟钝了,但是我脑子还清醒。

胡金叼着烟说:“怎么没关系,菲姐掌管大局,圆圆帮着做各种统计和预算,杜大小姐负责和石市官方的一些领导沟通交际,如果没有她们两个,光凭我们这帮糙汉子,王者早就乱套了,而且正是因为有陈圆圆和杜馨然,咱们屡次碰上麻烦,程志远才会帮忙,石市的那帮官老爷也才睁一眼闭一眼,小三爷我跟你说,菲菲绝对是个能人,也幸亏她是个女儿身。要不然王者真没啥事了。”

苏菲竟然把陈圆圆和杜馨然全都喊到身边帮忙,这是要干啥?顿时间我有种一个头两个大的感觉,同时心底还多出一丝窃喜,至于喜从何来,我也说不太清楚。

“对了。经济这块不是一直都有唐贵在负责么?”我不解的问道。

胡金叹口气说,阿贵去美国了,说是看看能不能跟华尔街挂上钩,这年头毕竟挂牌合资的东西更有卖点。

这一宿我们这帮人喝了很多酒,喝到最后,我是怎么睡着的,又是怎么回的部队,一点都记不清楚了,反正第二天一大早,我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姜衡掐着腰冲我和同样浑身湿漉漉的罗权、宋鹏鬼叫:“几点了?还他妈不去训练?老子昨天可是当着三千新兵面夸下海口,如果你们新兵比武拿不到第一,就准备自刎吧!”

我们仨不敢再犹豫,扛起木人桩和把子一溜烟跑了出去。

跑出去以后才发现外面的天色仍旧黑漆漆一片,我们来到训练场的角落,罗权一脸懵逼的说:“虎子,昨天跟咱们一块喝酒那个人真的是朱厌么?我不会出来幻觉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