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 老兵永不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扬六班之名,弘雷蛇之威!

“练什么练,老实的给我滚床上歇着去,你们一个两个是不是都要造反?”姜衡扯住我的衣服喝斥。

“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现在拦住我,半夜我肯定也会出去,早点打完我还能早点休息。”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自顾自的扛起木人桩往前走。

走出去七八步远,我听到姜衡从寝室里破口大骂:“王八蛋,一个个这副屌样,等下放到连队,不被人打死才怪!”

我知道他嘴上虽然在骂,其实心里一样舍不得我们,只是“军令如山”,有些事情他做不了主罢了,同时我心底开始期待起罗权。这家伙也不知道会不会为我们创造奇迹。

六班是姜衡、朱厌抹不去的念想,同样是我们哥仨难以割舍的期望。

将木人桩摆好,我呆滞了半天调整自己的心态,等静下心的时候,一个是一个钟头以后。或许考虑到明天日子的特殊,今天晚上竟然没有吹熄灯号,整个新兵营灯火通明。

“好朋友,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感激你这么久的陪伴!”我伸手从木人桩上轻轻的抚摸。十天的时间,木桩见证了我的汗水和鲜血,也帮助我一步一步的成长,虽然还没有和人交过手,但是我能感觉出来。我现在的实力绝对发生了飞一般的跳跃。

“来吧,今天陪我打够两千拳!”我嗓门骤然提高,一拳重重的捣在木人桩上,木桩发生轻微的颤抖,似乎在迎合我。似乎在为我加油欢呼,我沉息凝气,按照姜衡教我的套路一丝不苟的开始训练起来。

这一夜很漫长,整个训练场寂静无比,偶尔能看到几个巡逻的纠察队战友路过,对于我这种精神病似的训练方式,他们这阵子早已经见怪不怪,甚至还有两个战友跟我打了声招呼,“突突”的拳击声在训练场里回荡着..

人在全神贯注做一件事的时候几乎不会感觉到时间的流逝,直至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我才猛然察觉自己竟然练了整整一夜,两千拳早已经打够,我在朝着三千拳前进,我本来已经结巴的手背再次血流如注,嘹亮的起床号骤然吹响。

各个班组的新兵们有条不紊的排成一列列方队开始大家在新兵营的最后一次操练。

“还有四百拳,再努努力!”我深呼吸两口,继续埋头击打起来。

该吃早饭的时候,宋鹏换上一身干净的军装,满眼血丝的跑到我身边说:“权哥昨晚上一夜没回来。”

“没事儿,没当兵前他可是四九城数得着的顽主。不会有任何问题吧。”我微笑着摇头,我估摸着罗权昨天肯定回去大吵大闹了一顿,想要让他爷爷恢复雷蛇六班的编制,结果可能差强人意,他心里难受找地方喝酒了。

“班长在收拾自己的铺盖。咱们六班是不是真的要解散了?”宋鹏像是个孩子一般小声的喃呢。

我叹口气,连罗权都不能改变的事实,我们这次怕是真的要挥手道别了,不过看宋鹏难过的样子,我忍不住安慰:“六班不会散的。只要咱兄弟心在一起,六班就永远有。”

宋鹏揉了揉鼻子静力在我旁边,沉寂了几分钟后,重重点点头,摆开架势打了一套姜衡教的他的“捕俘拳”,连续打了几遍后,罗权满脸疲惫的出现在我们旁边,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结果跟我猜测的差不多,递给他个笑脸说:“权哥,以后分到别的连队,你不会忘了我们兄弟吧?”

“放你娘狗屁,老子虽然没本事让六班重建,但是可以叫咱们分到同一个连队!你还差多少拳?”罗权咬着牙齿“咯吱咯吱”的作响,扭头的时候,我才看到他脸上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二百多拳吧!”我提了口气回答。

“你打你的,鹏仔,咱们俩互相喂喂招,我怕待会手生,丢人!”罗权冲着旁边的宋鹏说道。接着两人就交起手来,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八点多钟,主席台上的大喇叭开始喊话,无非就是通知各班准备新兵比拼之类的事宜。

姜衡拖着一个行李箱,耷拉着脸走过来通知我们,顺便跟我们说了下规则,敢情是先进行比武,然后才开始队列的阅兵。

很快训练场上以班组为单位集结起来,放眼望去一片军绿色的人海。煞是壮观。

比武分单人和班组,首先进行的是班组,规则也很简单,抽签决定,不知道是上面有意安排还是真的很有缘分,第一组比试的班级就是我们六班对阵十三班。

关于我们六班和十三班的矛盾,早就被有心之人宣扬的全新兵营都知道,还没有开打,我们已经吸引了足够的关注度,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的第一反应是紧张,接着还带着一丝期待,那种感觉就好像当年我设计阴上帝时候一样,说不出来的亢奋。

“成虎,你还差多少拳?”姜衡皱眉眉头问我。一分钟前宣布比武的哨声已经吹响,十三班九个人一身崭新迷彩装站在比武的圈子里等待我们,所有新兵们全都好奇的打量我们仨。

主席台上军官按耐不住已经开始催促我们,说什么三分钟不进场视为主动放弃比赛,顿时间嘘声四起,已经有人风言风语的嘀咕,我们在装腔作势,怕被十三班KO。

“喝!”我重重的一拳头砸在木人桩上,收起拳势,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还有三拳,不打了,送给唐恩,咱们走吧!”

没走两步,我猛地停下,回头看向姜衡道:“班长,六班不光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什么?”姜衡怔在当场。

我没有继续说话,接着扛起我的木人桩,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宋鹏、罗权排成一列纵队走进比试的地点,我把木人桩丢给姜衡保管,然后我们仨摘军帽,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两个担当裁判的老兵搜了下我们身子,确定没有带任何武器后,放我们入场。

说是擂台赛。其实就是从训练场上拿白石灰圈了一个大圆圈。

看到我们仨人走进来,对面的十三班迅速排成一个锥字形,唐恩应该是主攻,站在锥尖的位置,一脸冷峻的看向我:“六班只有你们三个人么?”

“嗯。六班没有废物!”我松了松自己的领口,将缠在手上的纱布一层一层解开,朝着唐恩微笑:“今天我要正大光明的踢折你的腿!”

“哈哈..”对面十三班的青年们全都狂妄的大笑起来。

“老兄,咱们只是比武,不拼命!”马靖还算地道的冲我笑了笑。

我和罗权、宋鹏横站成一排,一齐回头望了眼圈外的姜衡,“感谢班长教导之恩,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敬礼!”罗权猛然厉喝,我们三人“啪”的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异口同声的扯足嗓门嘶吼:“扬六班之名,弘雷蛇之威!”

那一刻姜衡的眼睛红了,颤抖的也朝我们回了个板正的军礼。

“来吧!”礼毕之后,我左手张开,右手攥拳,挑衅的朝唐恩扬起嘴角。

“告诉他们,什么是狼!谁是新兵营最强!”唐恩寒着一张几乎结冰的脸,嘴唇蠕动,身后的十三班青年齐声吆喝:“钢铁十三班,新兵营的王!”

“战!”我胳膊一挥,朝着唐恩就冲了过来,两侧的宋鹏和罗权紧随我身后。

“跪下!”唐恩跳起来就是一记高鞭腿,身子猛地跃起,脚尖朝着我的下巴颏就扫了过来,这十天里我绝大部分的时间身体都在不停运动。敏捷性已经和从前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段时间里我打的都是纹丝不动的木桩子,现在一有会快速移动的物体就会引起他的应激反应。

从来没有人教过我该怎样躲避,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我和罗权跟姜衡交手的时候。学着他当时的样子,左手使劲拨开他踢过来的飞腿,蓄力已久的右拳径直砸向他高高跃起的小腹。

没有任何悬念,我这一拳头狠狠的砸在唐恩的肚子上,唐恩直接被我给打落在地上,场边的围观的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呼,大概谁也想到我们会一上来就这么全力以赴的搏命。

“还差两拳!”我没有追击,立在原地盯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唐恩微笑,此刻唐恩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本就惨白的脸上更是出现一抹不正常的潮红,我知道他肯定受伤了,“你说什么?”唐恩往后轻轻挪动两步,跟我保持有效的距离。

另外一边,宋鹏和罗权已经和十三班的另外几人混战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